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慕安心顾昌贺小说

慕安心顾昌贺小说

慕安心顾昌贺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顾昌贺‘腾’的坐起身,咬牙凝着慕安心手中的薄纸,满脸讥讽:“当年我妈临终,你利用她逼着我娶你,现在来跟我说‘成全’?”慕安心一哽,霎时说不出话。

主角:慕安心顾昌贺   更新:2023-05-08 18: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安心顾昌贺的其他类型小说《慕安心顾昌贺小说》,由网络作家“慕安心顾昌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昌贺‘腾’的坐起身,咬牙凝着慕安心手中的薄纸,满脸讥讽:“当年我妈临终,你利用她逼着我娶你,现在来跟我说‘成全’?”慕安心一哽,霎时说不出话。

《慕安心顾昌贺小说》精彩片段

1981年,8月12日,是慕安心重生的第二天。

夏风从半敞的窗吹进,扰乱屋内两道沉瓮的喘息。

一道短促闷哼后,顾昌贺抽身离去,慕安心瘫在一旁,汗水大颗大颗划过她潮红娇俏的脸。

炙热冷却,她才鼓起勇气,把想了两天的决定说出口:“顾旅长,我们离婚吧。”

侧躺着喘息的顾昌贺一顿:“什么?你再说一遍?!”

质问刺的慕安心一颤,但她还是忍着酸痛,从枕头下摸出张离婚申请报告,递了过去。

“我只是……想成全你。”

顾昌贺‘腾’的坐起身,咬牙凝着慕安心手中的薄纸,满脸讥讽:“当年我妈临终,你利用她逼着我娶你,现在来跟我说‘成全’?”

慕安心一哽,霎时说不出话。

她母亲和顾伯母是挚友,但在过去坎坷的十年中,原本因为经商而家财雄厚的慕家,成了人人喊打的资本家,整个慕家只剩她一人。

顾伯母为了照顾她,逼得顾昌贺娶了她。

慕安心眼眸微颤。

但她却有私心,她从小就喜欢顾昌贺,做梦都想嫁给他。

可上辈子,怨偶一生,她从未得到顾昌贺的爱,厌屋及乌,他也从来没有抱过她的孩子……

如今,她是真心要成全。

但还不等她解释,却见顾昌贺套衣服下床,一脸不耐烦:“欲情故纵的把戏,你玩的也够多了,也不嫌腻?”

慕安心脸色乍白:“我这次是认真的……”

‘砰!’

男人根本不搭理,关门就走。

满室孤寂顷刻压过来,慕安心捏着离婚报告,脑子里却闪过儿子顾家安瘦弱的脸——

上辈子,他追着顾昌贺出门却被车撞飞,咽下最后一口气时,却说:“阿妈别哭,我不疼……”

安安走了,也带走了她的魂。

但她没想到,儿子下葬后没多久,自己竟然重生到了七年前。

前世,她就是在这个月怀上了安安。

这次重生,一定是上天看她悲苦,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和安安再次团聚。

现在提离婚,是因为她知道,离婚报告审批刚好要一个月,而顾家长辈不会让她带走顾家血脉。

但她更知道,顾昌贺厌恶她肚子里出来的孩子。

如今,她不会再强求顾昌贺的爱。

等再怀上安安,她就带着他离开冷酷的顾昌贺,划清界限,陪着孩子快乐过一生。

一夜难眠。

天亮后,浅睡了没多久的慕安心起床走出房间。

一开门,小姑子顾雪琳就故意路过,冲她啐了一口:“丧门星!”

慕安心神色一凝,只当做没听见。

她们似乎天生合不来,顾伯母去世后,顾雪琳没少给她使绊子,而顾昌贺几次撞上,却总是视而不见。

看慕安心不理人,顾雪琳气焰更嚣张:“你拉着脸给谁看!一个人人喊打的资本家小姐,哪配进我根正苗红的顾家!”

“我告诉你,能配得上我哥的只有筱语姐,她是文工团一枝花,现在调到我哥身边了,她才是我认可的嫂子!”

慕安心紧握着拳,心一点点收紧。

沈筱语,顾昌贺身边的女文员,也是上辈子横插在她和顾昌贺之间的女人。

她深吸着气,努力忽视顾雪琳的贬低和心口的钝痛,一步步走出了顾家。

谁和谁更配,已经不重要。

这一世,她只要孩子,不奢求爱情。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顾昌贺所在的部队大门口,一瞥眼,就看见不远处站着的顾昌贺,他的身边,是拎着背包的沈筱语。

她下意识躲到树后。

微风吹过,带来沈筱语犹豫的问话:“顾旅长,你让我搬进独属于你的家属房,你夫人不会介意吧?”

慕安心呼吸猛然一窒,紧接着顾昌贺冰冷的话刺入双耳。

“她一个外人,没资格管我的事。”




顾昌贺的话像一个巴掌打在慕安心的脸上。

历经两辈子,哪怕早知道顾昌贺不爱她,心还是被他的冷漠刺痛。

他们进部队后,慕安心才跌跌撞撞从树后离开。

没走几步,又听到议论。

“沈同志刚调过来,就被顾旅长安排住进他的家属房,我看他俩啊,好事将近。”

“顾旅长不是结婚了吗?”

“是结了,可他媳妇是人人喊打的资本小姐,还是他妈逼着他娶的,顾旅长跟沈同志才情投意合,你看吧,不出一个月,他指定跟那资本小姐离婚!”

一字一句,说的慕安心血色尽失。

好像所有人都笃定顾昌贺和沈筱语才是一对,理所应当在一起。

烈日当头,慕安心却觉浑身冰凉,脑子里一会儿是顾昌贺和沈筱语,一会儿是上辈子安安临死前的画面。

她停下脚,扶着树干无力蹲下。

仰起头望着透过树叶的阳光,她缓缓伸出手,接着碎星般的温暖。

恍然间,孩子稚嫩而虚弱的声音在耳畔回荡。

“阿妈,安安死后……会变成阳光陪着你……”

慕安心红了眼,手用力到颤抖,却握不紧阳光。

“安安,是阿妈没照顾好你……”

“阿妈……好想你。”

……

夜深,热气褪去。

“铛——”

台钟瓮响,深夜十二点了。

‘吱’的一声轻响,房门被推开,高大的顾昌贺带着满身汗味,迈着长腿走进来。

他一边走一边解开领口,古铜色皮肤上覆着大片汗水,整个人热气蒸腾。

空气骤然充满男人的压迫感,原本宽敞的房间突然狭窄起来。

慕安心红着脸下床,拿着椅子上的毛巾走过去,局促递上:“……你回来了,是要去洗澡吗?”

顾昌贺却偏过头,刻意躲开她的体贴:“有话就说,少拐弯抹角。”

慕安心手僵着,又说不出一个字。

顾昌贺一点耐心都不肯给,直接越过她从衣柜拿出行李包,又将他所有的军装拿出来塞进包内。

慕安心愣了:“你要去哪儿?”

“这两个月备战演练,住部队方便。”

慕安心霎时慌了,下意识抓向顾昌贺的小臂,掌心顷刻传来肌肉的坚硬感。

没等她开口,对方手一弯,她的手直接滑落扑了空。

顾昌贺直起身看着她,语气多了分嘲讽:“你不是要离婚?正好我们提前适应离婚后的生活。”

慕安心犹遭当头一棒,满脑子纷乱。

上午他和沈筱语,还有军属们的话又一次在耳畔回响。

到底是提前适应离婚生活,还是急着去跟沈筱语度蜜月?

而且,他晚上不回来,她一个人怎么生安安?

膨胀的危机感骤然冲断慕安心的理智,她一把抱住顾昌贺窄劲的腰,收紧双臂,也顾不得羞耻,仰头望着他。

“你不能走。”

顾昌贺低头,视线笼罩着她,流露着嫌弃:“你这又是干什么?”

慕安心能看到他眼里的讽刺,可她已经没有退路。

她红着眼,豁出去般攀上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吻上他滚动的喉结:“我要你,交公粮给我……”




顾昌贺浑身肌肉一紧,沸腾的血液顷刻间往一个地方冲去。

他咬着牙,握住慕安心的双肩往外一推:“慕安心,你是不是疯了!”

慕安心难堪到眼尾氤红,却咬唇又贴上去,硬着头皮挑衅:“这时候你还推开我,是不是男人?”

这话,炸燃了男人眼中的火。

顾昌贺沉下脸,捞起人抵在窗台上,咬牙切齿:“你好样的!待会儿别哭!”

‘轰隆——’

一道响雷刺破黑夜,大雨渐渐倾盆,树叶被拍打着‘簌簌’作响。

雷雨此起彼伏,遮住了房间所有的声音。

……

慕安心累晕过去。

却睡得不好,做了个噩梦。

梦里一片血红。

抱着奄奄一息的安安,她怎么也擦不干他脸上的血:“安安不怕,阿妈在这儿,阿妈马上带你去医院……”

安安气息已经快没有了,却还安慰:“阿妈别哭……我不疼……下辈子,我还要做阿妈的孩子……再也不乱跑了……”

说完,孩子的小手便无力垂落下去。

“不要!”

下坠感骤袭,慕安心惊坐而起!

窗外还在下着雨。

梦那么清晰,眼睁睁失去孩子的无力感,潮水般吞没她。

昏暗中,她静静看着熟睡的顾昌贺,想起安安那酷似他的脸。

抚着小腹的手慢慢攥紧,沉默几秒后,她咬牙爬过去跨坐到他腰上。

顾昌贺瞬间惊醒,恼怒瞪着她:“你干什么!?”

愤怒中,又带了丝不可置信。

他从没见过慕安心这样急切,跟吃错药一样。

慕安心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贴着他胸膛含糊躲闪:“时间还早……”

说她不要脸,她也认了。

她现在只想顺利怀上安安。

怒火‘噌’的烧进了顾昌贺的心,他猛地翻身将人锢住:“惯的你!无法无天!”

雨,又大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

顾昌贺黑着脸穿好衣服,拿起桌上的行李包,走到门口时,冷漠扔下警告:“我看你这两天不正常,去医院看看,缠着我没用。”

说完,就摔门离开。

良久,慕安心才颤抖着爬出皱巴巴被子,凝着空荡荡的门口,落寞低喃:“很快,我不会再缠着你了……”

可事与愿违。

一周后,慕安心来例假了。

她没怀上。

这几天,顾昌贺一直没回来,例假结束后,她还是没见到他。

慕安心站在院子里,任由骄阳晒着。

皮肤晒得通红,可依旧驱不散心头的寒意。

她很想安安,仿佛站在阳光里,安安就会在自己身边……

出门回来的顾雪琳睨了她一眼,毫不留情开腔嘲讽。

“想把自己晒病了,让我哥回来看你?劝你省省吧,筱语姐已经和我哥住一起了,他俩浓情蜜意,过不了多久,我哥一定会把你赶出去!”

慕安心心猛然收紧,被晒红的脸也白了几分。

不行!

不管现在顾昌贺和沈筱语如何,她还没怀上安安,就不能就这么放手。

顾不了许多,慕安心立刻往部队跑去。

……

午后。

顾昌贺从训练场出来,正要回办公室,却见警卫员急匆匆跑过来:“顾旅长,您夫人在家属院那儿闹起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