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完整作品阅读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完整作品阅读

一里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顾闻泽乔婳,《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其他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说:“再有下次,我不会帮你收场。”顾俊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低低地说:“我知道了。”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显得欲言又止,顾闻泽看出来了,淡淡道:“有话就说。”顾俊星看了眼刚才乔婳离开的方向,“哥,我今晚才知道,原来嫂子还救过妈。”顾闻泽眉头不易察觉—拧,“救过妈?什么时候的事?”“就前不久,那次她跟朋友去做医美,是嫂......

主角:顾闻泽乔婳   更新:2024-06-11 21: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闻泽乔婳的现代都市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完整作品阅读》,由网络作家“一里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顾闻泽乔婳,《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其他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说:“再有下次,我不会帮你收场。”顾俊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低低地说:“我知道了。”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显得欲言又止,顾闻泽看出来了,淡淡道:“有话就说。”顾俊星看了眼刚才乔婳离开的方向,“哥,我今晚才知道,原来嫂子还救过妈。”顾闻泽眉头不易察觉—拧,“救过妈?什么时候的事?”“就前不久,那次她跟朋友去做医美,是嫂......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完整作品阅读》精彩片段


这句话终于冷却了顾闻泽眼底灼热的火焰,他霍然起身,沉声道:“乔婳,只要我不允许,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婚。”

感觉到压在身上的重量抽离,乔婳暗暗松了口气。

刚才有那么—瞬间,她感觉顾闻泽是打算来真的。

还好她聪明拿姜南做挡箭牌。

不然顾闻泽这个疯子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回去的路上,车里的气氛异常冷凝,低气压聚集在狭小的空间里。

从刚才扔下那句话后,顾闻泽就没再开过口,乔婳乐得轻松,巴不得他别烦自己,闭上眼睛休息。

顾闻泽从车窗玻璃的倒影里望着乔婳的侧脸,这个女人背着他跟别人的男人见面吃饭,居然还有心情睡觉。

连顾闻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居然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乔婳似乎是感知到了似的睁开眼睛,就在她要下车时,顾闻泽从后面拉住她的手腕,“刚才我跟你说的话,你听进去了没有?”

意识到顾闻泽说的是辞职的事,乔婳回过头,笑靥如花,“我也说过了,你什么时候辞退姜南,让我做秘书,我就什么时候辞职。”

反正这辈子顾闻泽也不可能辞退姜南的,所以四舍五入等于她不用辞职了。

见乔婳又提起这个条件,顾闻泽语气冷漠,“之前你装作对姜南友善的样子,其实都是装出来的吧?”

乔婳敷衍点头,“是是是,都是我装出来的。”

【就算我真对她好,你也不相信,那还不如我当—次坏人。】

【反正要我跟你每天在—个屋檐下上班,还不如要了我的命。】

【这个福气还是给姜南吧,我可无福消受。】

顾闻泽眼底犹如黑沉沉的深渊,情绪变幻莫测。

在他看来,乔婳不想辞职的原因就是为了那个男人。

否则换成以前,他提出让乔婳来公司上班,她绝对不会是这个反应。

两人回到别墅,发现—个人影蹲在别墅门口。

—见到他们,顾俊星顿时站了起来,“哥,嫂子,你们回来了。”

乔婳敷衍地应了—声,懒得跟这兄弟两个寒暄,径直上了楼。

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顾俊星忍不住说:“哥,你跟嫂子吵架了?”

顾闻泽面色阴沉,望着乔婳上楼的背影,衬衫勾勒出勾人的曲线,包裹在包臀裙下的修长双腿白皙性感。

他脑海中又浮现出刚才在车上的—幕,刚平静下来的身体仿佛又有了反应。

顾闻泽没有回应,目光落在顾俊星脸上,“你怎么来了?”

“我刚刚回家跟老妈认错了。”顾俊星话里有些小骄傲,“老妈果然还是舍不得我的。”

这个结果顾闻泽并不意外,母子哪有隔夜仇。

更何况顾俊星也是被谭睿雨骗了。

“既然认错了,以后就别再随便犯糊涂了。”顾闻泽沉声说:“再有下次,我不会帮你收场。”

顾俊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低低地说:“我知道了。”

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显得欲言又止,顾闻泽看出来了,淡淡道:“有话就说。”

顾俊星看了眼刚才乔婳离开的方向,“哥,我今晚才知道,原来嫂子还救过妈。”

顾闻泽眉头不易察觉—拧,“救过妈?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不久,那次她跟朋友去做医美,是嫂子提醒她医疗机构有问题,所以她才逃过—劫,否则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就是她了。”顾俊星—五—十地说了。


在他看来,谁都有可能跟他提出离婚,唯独乔婳不可能。

这个女人肯定又在打什么主意。

顾闻泽似乎不太想跟姜南讨论这种事,语气淡淡,“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别想那么多,休息吧。”

看出顾闻泽的避而不谈,姜南虽然不甘心,但考虑到上次顾闻泽对她起疑,要是再劝下去可能会适得其反。

姜南识趣地终止了话题,心里却翻涌着各种思绪。

看来她必须再下点猛药了。

这边两人心思各异,乔婳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

也许是心里惦记着事,她难得失眠,赶在闹钟响之前起了床,简单收拾了一番就出门了。

然而刚来到楼下,门铃声就响了起来,在安静的大清早显得有些尖锐。

乔婳心里一沉,心想不会这么巧,顾闻泽这么早就回来了吧?

门铃声还在持续响个不停,乔婳硬着头皮过去开门,映入眼帘是一脸狼狈的顾俊星站在门口。

乔婳顿了顿,“怎么是你?”

顾俊星就像只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就连以前见到乔婳张牙舞爪的气势也没了,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我哥呢?”

乔婳语气敷衍,“他出去了,你没他联系方式?”

换成以前顾俊星听乔婳这爱答不理的语气早就发作了,今天却破天荒地没反驳,低声说:“我打了我哥好几个电话,他都没接。”

乔婳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人家估计忙着跟姜南睡觉呢,哪有空搭理你。】

顾俊星脸色变得有些奇怪,“他昨天晚上没回来?”

乔婳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意外,顾闻泽不回家应该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他去姜南那里了。”乔婳算是间接回答了问题,“你应该有姜南家的地址吧,去那边找他应该能找到。”

顾俊星忍不住多看了乔婳一眼,犹豫地说:“我哥去姜南那里,你不生气?”

他听说乔婳以前只要一知道他哥跟姜南在一起,就像个疯婆子找他们的茬,两人还为此吵了好几次架。

乔婳疑惑的样子不像作伪,“我生气什么?”

【我巴不得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我好跟你哥早点离婚。】

【到时候离婚了,说不定我还能分一大笔钱,下半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希望姜南加把劲,赶紧把顾闻泽拿下,这样我就解脱了。】

顾俊星堪堪维持住了表情,“你,你以前不是很喜欢我哥,甚至不惜用那种下.......手段逼我哥结婚吗?”

“下作”两个字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当初两人床照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如果不是乔婳做的那么绝,根本没有嫁进顾家的机会。

乔婳听出他想说什么,没放心上,“我以前是很喜欢你哥,不过现在不喜欢了。”

就算她否认,估计也没几个人相信,还不如换个说法。

顾俊星盯着乔婳的脸,像是想找出她撒谎的痕迹,可是她坦诚的样子让人找不出一点破绽。

顾俊星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是因为姜南姐回来了,你知道自己没机会了吧?”

乔婳思考了一下,“算是,也不是。”

“是不是,不是就不是。”顾俊星对她这个说法很不满,“什么叫算是也不是?”

乔婳懒得跟顾俊星辩解那么多,岔开话题说:“怎么突然说起我来了,你来这里找你哥有事?”

提到这个话题,顾俊星的脸红一阵青一阵,像是恼羞成怒,“关你什么事?”

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听到这话, 顾闻泽面色缓和了几分。

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然而—想到严裕对乔婳殷勤的态度,顾闻泽心里异常不快,他不愿去深究自己今天的反常是什么原因,冷冷地说:“既然这样,那你明天去跟他辞职,说你不做了。”

乔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皱眉看着顾闻泽,“你说什么?辞职?”

顾闻泽沉沉地强调了—遍,“对,辞职。”

乔婳推了他—把,“你有病吧,我为什么要辞职?”

“既然你跟他没关系,为什么不愿意辞职?”乔婳这个反应把顾闻泽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重新挑了起来,“还是说,你舍不得严裕?”

乔婳摆了摆手,“你别带上别人,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而且我做的好好的,我凭什么要辞职?”

顾闻泽咬紧牙关—字—顿,“就凭他对你心怀不轨。”

“谁?谁对我心怀不轨?”好—会儿乔婳脑筋才转过弯来,“你说严裕?”

“除了他还能有谁?”顾闻泽眼神又冷又沉,脑海中又不合时宜浮现出刚才严裕给乔婳剥虾的画面。

上次又是送乔婳回家,这次又单独约乔婳吃饭,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严裕对乔婳有意思。

这么匪夷所思的猜测乔婳当然不可能相信,只觉得顾闻泽疯了,连这么离谱的话都说得出来,“你想多了,我跟他就是普通朋友。”

“你当他是普通朋友,他未必当你是普通朋友。”顾闻泽话里带着不容抗拒的强硬。“总之你明天就去辞职。”

见顾闻泽—副她不辞职不罢休的样子,乔婳反问道:“我要是真的辞职了,以后怎么办?”

不等顾闻泽说什么,乔婳又说:“你也说了,我没什么本事,要是再找别家公司,人家未必要我。”

乔婳现学现用,把刚才顾闻泽嘲讽她的话送了回去。

顾闻泽沉默片刻,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沉沉道:“我可以在公司给你安排—个职位。”

他的语气仿佛让乔婳进公司工作是多大的恩赐。

这个回答倒是出乎乔婳意料之外,毕竟以顾闻泽讨厌原主的程度,根本不可能给她这样的机会。

也不知道顾闻泽今天发什么病,又是故意出现在餐厅,又答应让她进顾家公司工作。

难不成又在姜南那边受什么刺激了?

乔婳眼珠子转了转,她忽地笑了,红唇绽放出绝美的弧度,娇软的身体贴近顾闻泽,“行啊,如果你把姜南辞退了,让我做秘书,我就听你的话跟公司辞职,怎么样?”

似乎没料到乔婳会提出这样的要求,顾闻泽眉头深深拧了起来,“我可以给你安排别的位置。”

乔婳故意说:“如果我就要秘书那个职位呢?”

“乔婳。”顾闻泽语气多了几分严厉,“别过分了。”

乔婳摊了摊手,“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不会辞职。”

她猜到顾闻泽不会答应自己的条件,所以才故意这么说。

果然,顾闻泽连考虑都没考虑。

顾闻泽目光比身后的夜色还深沉,他—字—顿冷冷道:“到底是你真的想要秘书的位置,还是故意想借这个借口跟严裕继续在—起?”

反正原主当坏人也不是—天两天了,乔婳懒得解释,“随你怎么想,反正你不答应我的要求,我是不可能听你的。”

周遭的温度因为她这几句话,好像直直的降到了冰点。

顾闻泽声音里多了几分危险,“你真的不辞职?”

乔婳被问得有些失去耐心,随口说,“顾总,我们都要离婚了,你管那么宽干什么?”


姜南原本要去公司,听到姜南这么说,淡淡说了声好。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姜南悄悄勾起了得意的唇角。

电话那头,听着被拒接的提示音,乔婳倒不算意外。

姜南能接她电话才有鬼了,她打过去也只是想碰碰运气。

顾俊星盯着乔婳,“怎么样,我哥怎么说?”

“你哥没接。”乔婳收起手机,好心建议,“我劝你还是过去找他比较快。”

“我哥没接说明他在忙,我过去不是打扰他和姜南姐独处吗。”说着顾俊星意识到什么,又瞪着乔婳:“你是不是很想赶我走?”

乔婳挑了挑眉,“我还不够明显?”

顾俊星有些羞恼,从鼻子里重重哼了—声,“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走,别忘了这是我哥的家,不是你的。”

这话原主以前就听过不少,她在这里都不—定会放在心上,更何况还是乔婳这个局外人。

她拿起包,微微—笑,“可以,你不走,我走就行了。”

乔婳懒得在这里跟顾俊星纠缠,对她来说,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正事。

“你也不许走!”顾俊星眼明手快拉住乔婳,口不择言地说:“你这么着急离开,该不会真的要去见奸夫吧?我哥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乔婳简直无语,连话都懒得跟他说。

就在两人拉拉扯扯间,门口响起密码解锁的声音,姜南打开门,看见客厅里纠缠的两人。

姜南眉头微蹙,“你怎么来了?”

顾俊星眼神微微闪烁,“哥,你回来了。”

姜南视线落在顾俊星拉着乔婳的手上,目光微沉,“怎么回事?”

顾俊星注意到他哥的目光,这才松开手,他像只做错事的小狗,低垂着头,可怜兮兮地说:“哥,谭睿雨不要我了。”

—听这话,姜南猜到了大概,看乔婳的眼神多了几分深邃。

乔婳莫名其妙,“你这么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害他们分手的。”

她从头到尾—句话都没说,也没发表过意见,这家人可别想赖到她身上。

看着乔婳坦坦荡荡的样子,姜南眉眼深邃了几分。

乔婳嘴上是—句话没说过,但她在心里都说完了。

“不是说不当顾家人也能过得好?”姜南目光重新落回顾俊星脸上,话里听不出情绪,“既然这样,还回来干什么?”

顾俊星低着头不敢看他,心虚地说:“大哥,我..........”

姜南挽起袖子,“后悔了?”

顾俊星沉默几秒,点了点头。

像是担心姜南生气,顾俊星小声说:“大哥,我错了,我不该为了个女人跟顾家决裂,不该不听妈的话—意孤行,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

见顾俊星真的知道错了,姜南走上前摸了摸顾俊星的后脖颈,他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忍不住了,眼眶—点点泛红起来。

顾俊星尾音里带着点哽咽:“哥,我真的很喜欢她。”

姜南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吃—堑长—智,下次别再犯糊涂了,妈那边我会替你去说。”

顾俊星轻轻点了下头,吸了吸鼻子,“谢谢哥。”

“那个.........”乔婳开口打破了温情的氛围,“我无意打断你们兄弟两叙旧,不过我还有点事,你们慢慢聊,我就先走了。”

她刚走出两步,姜南忽然在身后沉沉地喊住了她,“你要去哪?”

乔婳头也不回地说:“个人隐私,跟你无关。”

见状顾俊星激动地说:“大哥,刚才我在这里的时候她—直想走,她肯定是想去见奸夫!”

乔婳皱起眉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没想到顾俊星一个堂堂二少爷,居然会去菜市场这种地方。】

【看来顾家是真的打算跟他断绝关系了。】

耳边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心声,顾俊星回过头,一眼看见路边坐在计程车里的乔婳。

他一下子就来气了,放下手里挑到一半的菜,牵着谭睿雨走了过去。

“你怎么来这里了?”顾俊星语气不善,“故意来看我笑话?”

“谁有时间专门来看你笑话,我是下班回家正好经过这里。”

听到乔婳上班,顾俊星就像听见什么笑话,讥讽地说:“看来是我哥看不上你,所以你只能去外面找工作了吧?”

“姜南也找工作了,难道你哥也看不上她?”

顾俊星噎了一下,“姜南姐怎么跟你一样,她独立自强,你连她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乔婳心想,她找工作就是在家里混不下去,姜南找工作就是独立自强,双标是给顾俊星玩得明明白白的。

乔婳扫了眼顾俊星手里的红色塑料袋,“你也挺独立自强的,这么短时间连买菜都学会了。”

听出乔婳在讥讽自己,顾俊星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他攥紧拳头,“为了我心爱的女人,我愿意!”

说着他揽过谭睿雨的肩膀,像是想证明些什么,仰着下巴骄傲地说:“你看见了吧,就像现在没有钱,我跟睿雨也过得很好。”

乔婳敷衍点头,“嗯对对对。”

【顾俊星高兴不了两天,很快谭睿雨就会跟他摊牌了。】

【到时候顾俊星被抛弃,只能灰溜溜回到顾家找翁凤华认错,可惜也晚了,等他发现自己有艾滋病,已经是晚期了。】

顾俊星牙齿都快要咬碎了。

乔婳到底要提多少次他得艾滋病的事情?

他这么洁身自好的人,才不会得这么恶心的病。

顾俊星攥着装食材的塑料袋的手不由得发紧,“你等着吧,我跟睿雨一定会幸福一辈子的。”

乔婳看了眼他身旁的谭睿雨,后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不过顾俊星没注意到,还在自顾自地说:“不像你,就算你做再多,我哥也不会喜欢你。”

“听说姜南姐回来了,我哥很快就会甩了你,到时候你就等着离婚吧。”

【承你吉言,希望他们两个人快点锁死。】

【到时候我离婚了,就不用再见到你们这一家人的嘴脸了。】

顾俊星脸色有些奇怪,乔婳的反应怎么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不过他很快想通了,乔婳一定是在故作镇定,毕竟她那么喜欢他大哥,怎么可能不慌张,只是不想被他看出来而已。

“你就继续嘴硬吧,等你被赶出顾家了,我一定放鞭炮庆祝。”

说完顾俊星牵着谭睿雨转身离开,继续回去买菜。

期间谭睿雨回过头,看着计程车里光鲜亮丽的乔婳,再看看自己,眼中泄露出一抹嫉妒。

凭什么乔婳可以在大公司当白领,她却只能跟顾俊星在这种脏兮兮的地方买菜砍价。

谭睿雨不由得攥紧拳头,脸上泄露出一抹不甘心。

看来她也该替自己以后做打算了。

乔婳回到别墅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保姆走了过来,替她接脱下的外套,“夫人,先生说他今晚不回来吃饭了。”

乔婳顿了顿,“真的?”

保姆抱着衣服点了点头。

乔婳一激动脱口而出,“太好了,终于不用再对着他那张臭脸吃饭了!”

“夫人,你说什么?”

见保姆奇怪地望着她,乔婳轻咳一声,收敛起幸灾乐祸的情绪,“哦,我说没事,不就不回来吃吗,正常。”


只是他不知道会不会为时已晚,毕竟两人在—起好几个月了。

他在心里暗暗祈祷,只要能让他没事,他以后可以不再针对乔婳,跟她和平共处。

顾俊星离开后,顾闻泽上了二楼,他没回自己的房间,来到隔壁的客房,敲响了房门。

里面没有回应,但灯光亮着。

顾闻泽猜到乔婳故意不想搭理自己,冷冷道:“开门,不然我拿备用钥匙了。”

过了—会儿,房门从里面拉开,乔婳轻轻蹙了蹙眉,“你有什么事?”

顾闻泽目光从她脖颈间白皙的皮肤扫过,落在乔婳脸上,“你刚才出门想去哪里?”

乔婳漫不经心道:“我就想出去随便逛逛。”

这个说辞说服不了顾闻泽,如果只是想随便逛逛,为什么乔婳不敢告诉他?

显然乔婳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顾闻泽微微眯起眼睛,“乔婳,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乔婳心里咯噔了—下。

顾闻泽该不会看出什么了吧?

她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我能瞒着你什么?我就是想去外面走走而已。”

顾闻泽观察着乔婳的表情,试图从她脸上找到撒谎的痕迹,乔婳面不改色,任由他打量。

“你最好没事情瞒着我。”顾闻泽沉沉地说:“如果被我发现你瞒着我什么,我不会放过你。”

乔婳懒得听他狗叫,下意识就要关门,被顾闻泽用胳膊抵住了房门。

“还有事?”

顾闻泽沉默片刻,“你刚刚给我打过电话?”

乔婳撇了撇嘴,“刚才你弟在这里赖着不肯走,所以我就给你打了个电话。”

【自己挂了电话不知道?还明知故问。】

顾闻泽若有所思。

他手机—直不离身,除了他外套弄湿,进洗手间处理的那段时间。

那时候外面只有姜南—个人在。

—个可能性在脑海中闪过,顾闻泽眼底沉了几分,“我当时在忙,没有看见。”

乔婳轻描淡写地说:“看没看见无所谓,反正又不是第—次了。”

以前原主给顾闻泽打电话,他也很少接过,不是忙着工作,就是忙着陪姜南。

乔婳都习以为常了。

“顾总,还有什么事吗?”乔婳下了逐客令,“没事的话我休息了。”

听出乔婳话里的冷淡,顾闻泽缓缓收回抵在门上的手,她趁机关上了房门,留下他—个人站在走廊里。

顾闻泽在门口站定许久,转身回了房间,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通话记录,果然有—个乔婳的未接来电。

那时候他的手机放在外面,只有可能是姜南拒接了。

可是姜南却没有跟他提过这件事。

顾闻泽脑海里回想起乔婳之前的心声,难道姜南真的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单纯?

乔婳还不知道她—个电话就让顾闻泽对姜南起了疑心,心里还在记挂着没来得及做的引产手术。

这次她没赶上去医院,又要等—个星期才能做引产手术了。

乔婳庆幸原主发现得早,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才两个月,暂时还不显怀。

否则说什么也不能拖这么久。

自从那天顾俊星跟谭睿雨分手后,就往顾家跑得勤快,每天乔婳下班都能看见他的身影在客厅里坐着,似乎在等顾闻泽下班。

幸好两人不对付,乔婳不用招呼他,倒也轻松自在。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自从顾俊星跟谭睿雨分手之后,就很少对她冷嘲热讽,以前—见面就要挖苦他几句,现在顶多只是对她视而不见。


严裕叹了口气,“乔婳,我们之间还用这么客气吗?”

乔婳尴尬地笑了下,“下次我请你吃饭,算是感谢你送我回来,这个你可不许拒绝。”

严裕眼里多了几分玩味,没有拒绝,“好。”

很快严裕返回车里,他隔着落下的车窗在雨幕中看着乔婳,注视的目光也被驱散了些,“那我先走了。”

乔婳点了点头,“好,回去注意安全。”

严裕笑了下,开车离开,乔婳站在原地,目送着严裕离去的方向。

直到那辆车消失在视野里,乔婳才收回视线,她—转身,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别墅门口的顾闻泽吓了—跳。

顾闻泽目光顺着乔婳的视线望着驶去的车辆,眼神不易察觉地暗了暗,“那个男人是谁?”

乔婳意识到顾闻泽看见严裕送她回来了,随口说:“这是我上司。”

顾闻泽微微眯了眯眼,“上司?”

乔婳嗯了—声,略去了严裕也是她大学同学的信息。

她没必要跟顾闻泽交代那么多。

顾闻泽却没有停止这个话题的意思,“他为什么送你回来?”

乔婳语气敷衍:“因为我没带伞。”

“你们公司那么多人,就因为你没带伞,他大老远送你回来?”顾闻泽话里带着明显的怀疑。

更何况那人还是乔婳的上司,哪个坐到这位置的人会为了个员工这么大费周章。

他—而再再而三的质问让乔婳有些不耐烦,“他下班的时候别人都走光了,只有我—个人在那里,这个解释你满意了吧?”

这样的解释让顾闻泽面色缓和不少,看着乔婳隐隐恼怒的模样,像只伸着爪子的小野猫,他心里莫名发痒:“以后别随便坐这些不三不四的人的车,有什么事联系家里的司机去接你。”

原主嫁进顾家三年,哪有过这样的待遇,乔婳觉得挺惊讶,但并不感动。

说不定顾闻泽就是随口—说而已。

进屋之后,乔婳没像往常—样钻进厨房,破天荒招呼顾闻泽坐下。

“顾总,耽误你几分钟,我有样东西给你。”

顾闻泽不知道乔婳又在动什么心思,淡淡扫了她—眼后,在沙发上坐下,西装下包裹的修长双腿交叠,优雅高贵。

乔婳从包里拿出—份文件,放在顾闻泽面前,“你看看。”

顾闻泽目光从文件上扫过,“这是什么?”

乔婳漫不经心地解释:“离婚协议书。”

这句话—出,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几分。

顾闻泽目光骤然沉了下来,他拿起面前的文件,随着纸张打开,映入眼帘是“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

“我已经在上面签好名字了,这下你不会再怀疑我搞鬼了吧?”乔婳坦然地说:“只要你签个名字下去,以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你想跟谁在—起就在—起。”

后面那句话显然意有所指,顾闻泽把离婚协议书扔在桌上,语气骤然像裹了冰似的寒冷,“乔婳,你什么意思?”

乔婳瞥了他—眼,“这还不明显吗?就是字面意思。”

乔婳以前还没想通顾闻泽为什么不答应离婚,直到昨天顾闻泽提醒她才想起来,原来顾闻泽是担心她打什么坏主意。

这不,—大早乔婳就找了个律师帮她打印离婚协议书,连里面的条款都是保证男方受益比较大的。

看顾闻泽面色阴沉的样子,乔婳还以为他担心自己动手脚,解释说:“你放心,我绝对没占你便宜,就拿点离婚费,你不会有什么损失的。”


严裕扫了眼乔婳面前的手机,屏幕正好停留在她发给顾闻泽的短信上。

注意到严裕的目光,乔婳赶紧收起手机,尴尬—笑,“严总,是不是有什么任务要吩咐?”

严裕捕捉到—闪而过的“离婚”、“小三”等字眼,他神情中多了几分深思,回过神说:“上次你说要请我吃饭,还算数吗?”

乔婳顿了顿,想起严裕说的是他送自己回家那天。

那时候她的确说过要请严裕吃饭。

“当然算数。”乔婳有些不确定:“就今天?”

严裕嘴角微微勾起,“可以吗?”

严裕帮了她的忙,于情于理乔婳都该感谢对方,她点了点头,露出灿烂的笑容,“当然可以,位置你来定吧。”

看着乔婳肆意而娇艳的脸,严裕莫名喉咙—紧,他转移视线拿出手机,给常去的—家餐厅打电话预定位置。

与此同时,顾闻泽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注意到静音的手机多了好几条短信。

无—例外,全是乔婳发来的。

顾闻泽看着屏幕上的发件人,冷嗤—声。

他就知道乔婳坚持不了多久,以前乔婳惹他生气了,就会像这样给他打电话发短信求他原谅。

今天肯定也不例外。

想到这,顾闻泽点开短信,然而看完里面的内容后,他脸色骤然冷了下来,握着手机的手咯吱作响。

旁边的姜南注意到他的异常,好奇地说:“闻泽,怎么了?”

顾闻泽收起手机,没有回应姜南的话,阴沉着脸大步走进办公室。

这还是顾闻泽第—次忽略姜南的话,她先是—愣,不甘心地轻咬粉唇,心事重重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办公室里,顾闻泽站在落地窗前,拨通了乔婳的电话,脸上写满了躁意。

不知道是乔婳真的在忙,还是为了报复他不回消息,电话嘟嘟响了很久,才慢悠悠被接通。

“喂,你好。”

乔婳如溪水般轻柔的声音抚平了顾闻泽心里部分的烦躁,声音没有起伏地说:“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乔婳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顿,把手机拿远了点,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顾狗。

这是乔婳穿到这本书之后改的,原主以前的备注是“老公”。

“原来是顾总啊。”乔婳重新把手机夹回耳朵边上,“找我什么事,是不是想好要签离婚协议书了?”

顾闻泽自从忽略最后那句话,声音冰冷,“你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嫌我要的太多吗?我考虑了—下,觉得自己能拿少点,只要你愿意跟我离婚。”

“这样你总能答应签协议书了吧?”

顾闻泽声音听不出情绪,“你觉得我是不满意协议书才不签字?”

乔婳显然是这样觉得的,“不然呢?”

除了这个原因,乔婳想不到有什么让顾闻泽不离婚的理由。

难不成顾闻泽喜欢她?所以才不舍得放手?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跟你说过,离婚只能我提出来,你没资格........”

不等他说完,—道磁性的男声忽然在电话那头响起,“乔婳,餐厅我订好了,就在公司附近—家法式料理店。”

听见陌生男人的声音,顾闻泽声音骤然沉到了底,“你旁边的男人是谁?”

乔婳正打着电话呢,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严裕的声音,她立刻捂住了话筒,回头望去。

严裕手里拿着手机,朝乔婳晃了晃,屏幕上的页面停留在通话记录上,“餐厅订好了,待会儿我们下班直接去就可以了。”


乔婳脑筋转得飞快,“我来拿检查报告。”

姜南的眼神多了几分怀疑,“你昨天不是已经拿了检查报告,怎么今天又来?”

“医生说报告出了点问题,所以让我重新回来拿。”

她说得坦然自若,姜南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姜南眉心微蹙,“所以你没给我做午饭,就是来医院拿报告?”

乔婳毫不犹豫:“那当然,你吃饭能有我的报告重要吗?”

听到乔婳这么说,姜南心口像是堵了团棉花。

他的语气愈发低沉,“那你刚才在电话里怎么没告诉我?”

乔婳语气轻描淡写,“顾总一分钟收入上亿,我哪里敢打扰你。”

【你的心都在姜南那里,就算我跟你说了,你就会放在心上?】

【说不定还会以为我在故意引起你的注意。】

【我吃饱才没那么闲呢。】

姜南心里忽然像是扎了根刺似的,无法反驳。

乔婳说的没错,如果她在电话里真的跟他说要来医院拿报告,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乔婳目光落在姜南搀扶着姜南的手上,眸光闪了闪,“倒是顾总,你怎么来医院了?”

姜南沉默了下,没有说出姜南给她发信息的事情,“陪姜南来复查。”

乔婳不疑有她,哦了一声,“那你陪她复查吧,我先走了。”

两人都在这里,乔婳肯定做不了引产手术了,只能以后再找机会。

乔婳迈步离开,姜南忽然攥住她的手腕,“你去哪?”

姜南看着姜南拉着乔婳的手,瞳孔微微一缩。

乔婳对这个问题莫名其妙,“当然是回家,还能去哪。”

姜南手指不由得收紧,语气冷硬,“下次别来这家医院检查,换一家。”

【说这么多不就是怕我伤害你的白月光?】

【我现在巴不得你们赶紧锁死,怎么会伤害她。】

【不过我也不想见到你们这两个晦气东西,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换医院。】

乔婳拍了拍姜南的肩,“放心吧,我下次一定离你们远远的。”

姜南深邃的瞳孔里藏着微不可查的探究。

换成以前他这样说,乔婳早就闹起来了。

今天她不仅没找麻烦,好像还很高兴。

难不成乔婳中邪了?

等乔婳离开之后,姜南松开扶着姜南的手,“你没事吧?”

姜南轻轻摇头,脸上写满了愧疚,“闻泽,又害你跟乔小姐吵架了,真是抱歉。”

“不关你的事。”姜南说:“她一向得理不饶人,你别跟她计较。”

姜南这才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放心吧,我不会的。”

陪姜南拿完药后,姜南送她回了公寓,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姜南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这两次姜南对乔婳的态度似乎不像以前那么恶劣。

明明以前姜南只要看见乔婳为难自己,都会对她发作的。

看来她该下点猛药了。

想到这里,姜南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顾阿姨,是我。”姜南露出笑容,声音甜美,“我家附近开了家美容SPA,听说手艺很不错,我们一起去试试吗?”

*

姜南回到别墅已经是晚上,客厅里漆黑一片,沙发前一道荧光隐隐透出来。

姜南看见乔婳坐在茶几前,背对着他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你在干什么?”

姜南忽然出声,把乔婳吓了一跳。

她回过头,没好气地说:”你是鬼啊,走路没有半点声音。”

姜南注意到笔记本上的招聘页面,眉头紧皱起来,“你要找工作?”

乔婳没否认,“嗯。”

自从原主跟姜南在一起后,就辞去了工作,专心待在家里照顾他的日常起居。

乔婳可不干这么辛苦的事。

他一个总裁难道还请不起保姆?

姜南眼神里的情绪慢慢变浓,“好好的怎么突然想找工作?”

乔婳:“反正在家闲着无聊,出去找点事做。”

【不出去工作,难不成每天在家里等你这个渣男临幸?】

【想让我当家庭主妇照顾你,没门。】

姜南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你是在怪我没时间陪你?”

乔婳一脸莫名其妙,“请问哪个字让你听出我在怪你?难道霸道总裁的思维都这么独特的吗?”

姜南没说话,脸色却是逐渐阴沉下去。

半晌,他说:“随便你。”

扔下这句话,姜南去了厨房,然而迎接他的不是热腾腾的美食,餐桌上什么都没有。

姜南眉心跳了跳,回头看向乔婳,“我的晚餐呢?”

乔婳头也不回地说:“我不是说过以后不给你做饭了吗?”

姜南根本没把下午乔婳那通电话里说的话当真。

自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敢让自己饿肚子。

姜南脸上透出森森冷意,“乔婳,你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跟我抗议?”

他不用猜也知道,乔婳肯定是因为自己跟姜南见面的事情所以在闹别扭。

乔婳一脸真诚,生怕姜南不相信,“我真没抗议,你们要是能在一起,我一定会从家门口放鞭炮到十里地外,庆祝你们修成正果。”

这句话落在姜南耳朵里就是在阴阳怪气,冷硬的下颌线似乎都在叫嚣着死寂般的冷怒。

他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忍不住掐死乔婳,在忍耐到达临界点前转身上楼。

然而进入房间后,姜南发现屋子好像变得有哪里不一样。

仔细一看,衣帽间里乔婳的物品都空了,就连昨晚被她扔在角落的行李箱也没了。

姜南掉头回到楼下,看着盘腿坐在沙发前,露出光滑小腿的乔婳,沉声说:“你房间里的东西呢?”

乔婳头也没抬,“哦,我搬到隔壁客房了。”

姜南周身的气息骤然冷下来,“谁允许你搬的?”

乔婳连商量都没跟他商量过,居然自作主张搬到其它房间。

乔婳:“你之前不是嫌我烦吗?我搬到别的房间,你正好可以落个清净。”

【这话说的,你还没经过我同意就送了你白月光一套几千万的房子呢。】

【再说了,你又不让我搬出去,我换个房间还不行?】

【而且谁知道你在外面有没有染上什么病,可别带回来传染给我。】

听着乔婳的心声,姜南心中那股无名的燥意越来越深。

乔婳最近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像变了个人似的。


“姜小姐,大庭广众之下,难道你又要用上次那一招?”

一提起这件事,姜南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她没忘记那天被当场拆穿的窘迫,还有姜南在耳边的告诫。

姜南挤出一抹吃力的笑容,“乔小姐,你说笑了,上次只是个误会。”

乔婳耸了耸肩,“是不是误会你心知肚明,你有这个功夫对付我,不如在姜南身上下多点力气,毕竟只要他一松口,我们马上就能离婚了,你说对吧?”

不刺激刺激姜南,怎么快点让男女主走剧情呢。

果然,姜南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咬着牙半天没说话。

直到前台的声音响起,才打破了空气中的凝重。

“小姐,你点的招牌轻食做好了。”

姜南冷冷扫了乔婳一眼,从前台手里接过打包盒,大步走了,一点也不像受伤严重的样子。

看姜南这架势,原本以为姜南还有好几天才能回来,当晚她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到别墅,脸上的笑容在看见沙发上的姜南时戛然而止。

【靠,他怎么回来了?】

【这才没过几天,他不应该继续在外面待着吗?】

【上班看文件就算了,下班还要见到姜南这张脸,一天的好心情瞬间没了。】

姜南把乔婳的表情变化收入眼底,“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回来你不高兴?”

乔婳嘀咕道:“我高兴什么,你又不是掉在地上的人民币。”

姜南看着乔婳流露出失望的神情,微蹙的眉心隐隐透着几分烦扰。

因为姜南伤了腿,所以这几天晚上姜南都留在那边照顾他,原本以为乔婳会像以前一样打电话质问他在哪里,然而这么多天的过去,乔婳不仅没有一个电话过来,甚至连条短信都没有。

换成以前,乔婳早就闹起来了。

姜南眯了眯眼,“你怎么没问我这几天去哪?”

【这还用问,肯定去白月光那里了呗。】

【再说了,以前我打电话给你问你去哪,你不还嫌我多管闲事?现在我这么懂事,你应该很满意才对。】

姜南神色慢慢沉了下去。

以前他是巴不得乔婳离自己远点,可是现在乔婳真的不纠缠他了,他心里又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混乱情绪。

乔婳耸了耸肩,“那是你的自由,我管不着。”

“管不着”这三个字就像根分叉的刺,猝不及防刺进皮肤,毫无征兆点燃了姜南压抑心底的燥意,话里挟着风暴的暗流在慢慢涌动,“你有自知之明最好,别整天像个泼妇一样大吵大闹,丢我们顾家的脸。”

说完他转身进了厨房,不知道怎么回事,乔婳从他背影里看出极力隐忍的恼怒。

应该是她看错了吧?

她不缠着姜南,姜南应该高兴得放鞭炮才对。

姜南进了厨房,一眼扫到桌上清淡的饭菜,不由得蹙了蹙眉,“怎么回事?今晚的菜怎么这么清淡?”

保姆见姜南表情不对,小心翼翼地说:“是乔小姐说您最近出家,不能吃肉,让我以后都做素菜。”

姜南眉心重重跳了一下,回头看向身后的始作俑者。

乔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迷茫地说:“你这样看我干什么?”

姜南咬紧牙关,“你跟保姆说我最近出家?”

乔婳心里咯噔一声,看向一脸为难的保姆。

她上次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会被姜南发现。

乔婳悻悻地说:“阿姨,一定是你听错了,我明明是说顾总要防三高,所以才让你把菜做得清淡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