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篇章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

完整篇章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

悦语清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悦语清言”大大创作,端木鸿瀚龙靖修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女扮男装团宠医妃=超甜】穿成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公子,还一来就赶上被抄家,不想等死,那就只能先找个大腿来抱一抱。嗯,这刚从边疆战胜归来的战神王爷,瞧着腿就够粗够壮,还金光闪闪。王爷,我医术比太医院的厉害,做饭比御膳房的好吃,谈生意比皇商还狡猾,您要不要考虑点个关注断个袖,然后顺手替我家洗个冤屈翻个身?王爷一脸冷漠:做梦!后来,靖王疯了,他发现自己取向出了问题。皇帝疯了,他儿子连皇位都不稀罕了。天下女人疯了,战神说他不娶妻不纳妾不生子了。唯有端木栩清笑了:王爷,您可看仔细了,...

主角:端木鸿瀚龙靖修   更新:2024-06-11 21: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端木鸿瀚龙靖修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篇章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由网络作家“悦语清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悦语清言”大大创作,端木鸿瀚龙靖修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女扮男装团宠医妃=超甜】穿成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公子,还一来就赶上被抄家,不想等死,那就只能先找个大腿来抱一抱。嗯,这刚从边疆战胜归来的战神王爷,瞧着腿就够粗够壮,还金光闪闪。王爷,我医术比太医院的厉害,做饭比御膳房的好吃,谈生意比皇商还狡猾,您要不要考虑点个关注断个袖,然后顺手替我家洗个冤屈翻个身?王爷一脸冷漠:做梦!后来,靖王疯了,他发现自己取向出了问题。皇帝疯了,他儿子连皇位都不稀罕了。天下女人疯了,战神说他不娶妻不纳妾不生子了。唯有端木栩清笑了:王爷,您可看仔细了,...

《完整篇章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精彩片段


在她快要被晒得蔫儿巴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一句天籁之音:“我摘得够了,我们回去吧!”

端木栩清瞬间有了精神,可抬头一看,刚刚被这个二逼三小姐指挥着,这船都快游到湖中z央去了。

她指了指离河边比较近的一个方向:“我们从这边回去,距离会近一些。”也比在那满是荷叶荷花的地方穿行要省力一些。

对此两位小姐没有异议,想必坐船上在这大太阳底下转悠这么久,她们也是真的热了。

倒是那些个等在岸上的丫鬟嬷嬷,都不知道找个阴凉的地方歇着,而是一直关注着自家主子的情况,发现船要从另一边靠岸,赶紧哗啦啦一群人小跑着绕到这边来,站在岸边最近的地方等着。

栩清心中吐槽,这些古代的小姐,出个门带这么多人干什么啊?一定要前呼后拥才能彰显出身份和地位吗?

她划船的技术还行,以前去景区玩儿的时候练过,眼看里岸边越来越近了,三小姐秦玲突然开口问道:“清公子,这湖里的水深吗?”

“种荷花的地方不深,到了这边,应该是会深一点的。”

栩清第一次去摘莲子捞虾米的时候,没人帮忙,都是自己站在湖的边儿上,那个时候确实觉得不深。

秦玲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突然一阵风吹来,湖面水波荡漾,小船儿轻轻飘荡。

端木栩清正想感叹终于凉快一点儿了,小船的晃动弧度就突然大了起来。

紧接着秦玲声音颤抖的说:“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船会翻掉吗?”

栩清一看,秦玲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怎地,两手一下推左边船舷,一下又抓右边船舷。

“你别动,你别动,你不动船就不会晃了,再晃船就翻了……”

话还没说完,那个蠢女人居然扶着船篷站了起来。

“坐下,蹲下,别……”

然后随着船身晃动,蠢女人可能是没站稳,直接栽进了湖里。

“我靠!”端木栩清忍不住飚脏话了,使劲划水,对秦淼吼道:“你抓稳了,别动。”

因为她已经看到秦淼也站了起来,半个身子探出船要去拉秦玲。

这一拉可好,船身一翻,秦淼也噗通下去了。

端木栩清严重怀疑秦玲是故意的,因为瞧着她在水中的样子,像是会凫水的。

反观秦淼,掉下去就挥舞着双臂咕嘟咕嘟往下沉。

栩清现在后悔得想哐哐撞大墙,她就不该跟着来摘什么鬼莲子,两个表妹要是在她面前出了事,靖王还不得都算她头上啊?

船桨一扔,她也任命的跳下湖去。

岸上的一群丫头婆子看到这水中的变故,几乎是吓傻了,回过神来的两个婆子跟着就往水里跳,然后飞快的朝这边游来。

路过的靖王看到这变故,也过来了岸边:“怎么回事?”

带着冰碴的声音吓得本就腿软的丫鬟们直接跪在了地上:“两位小姐说要摘莲子给老太君做汤羹,本来一直好好的,怎知起风了,小船不稳,小姐们就掉进河里了。”

“泽洋,救人!”靖王一声令下。

小说《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松子皱眉看着她:“你真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栩清莫名其妙。

小松子翻了个白眼:“刑部那边虽已加强护卫,但王爷还是下了令,除了咱们王府的人,一律不准其他人探监端木家的人,可难保有人动歪心思,所以这几日,焰阳都在大牢替你守着呢。”

端木栩清心中惊讶:“焰阳这几天不在府中的时候,都在大牢里?护着我家人的安全?”

“嗯!那日我说要告诉你,他说他自己同你说。”

“他……自己的身体就不重要了吗?都说了要卧床休息。”栩清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感动,温暖,自责,担忧……

“是王爷让他去的?还是他自己要去的?”她接着问。

“王爷本是让泽洋留下,但焰阳说,林杨一个人离京办事无人接应,不妥,所以他去守大牢,让泽洋跟林杨一块儿去办差事。”

“可他的身体……”

不等他说完,小松子摆摆手:“他们几个啊,跟咱主子一样的,从不把自己身子当回事儿,每回儿受伤了,我都说要躺着,要养着,结果没一个听我的,只要还有一口气儿在,就绝对是能爬起来飞檐走壁打打杀杀的。”

说起他们,小松子觉得自己都快成了磨破嘴皮子的老嬷嬷,可依旧没人听他的,好气哦!

“不过现在好了,咱府上有你,有大夫了,栩清啊,以后你没事就多做点各种药丸子,止血的,解毒的,治伤的,给他们随身带着,没事就吃两颗,还有还有,那有毒的丸子也做点,带着,有备无患……”

小松子话是多了一点,但人真的挺好,心也很细,栩清应:“嗯,好,我记下了,过两日就开始做,你和四个羊,一人一份救命小锦囊,可好?”

“嗯,好!不对不对,王爷呢?你不能把主子忘了啊?王爷的要是最好的才行,万一有哪个不长眼的想要暗害咱们王爷,咱得防着。”

“好好好,都有,行了吧……”栩清笑着应下。

心中盘算,明天天黑就出发,先去苏府,再扫荡付家,等有了足够的积分,就可以使劲嚯嚯了,给四羊准备各种药丸子,还要兑换最贵最好的祛疤凝胶给王爷使用。

为了这次行动,端木栩清做了充分的准备,今日的皇宫是如何热闹,她毫不关心,午饭后就等在屋子里,待太阳下山,便闪身进了系统的操作间。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换上了提前备好的丫鬟装,梳了简单的丫鬟发髻,万一倒霉,行动的某个时候暴露了,她也可以趁黑装作自己是府上的丫鬟,从而蒙混过关。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面,看着自己的女儿装扮,端木栩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才能名正言顺的做个女孩子啊?

深呼吸,给自己加油打气,出发,今天的努力,不就是为了明日的自由吗?

从靖王府出来,没走多远就是京城最繁华的街道,虽已经到晚上,但依旧是热闹非凡。

端木栩清人在系统内,带动整个操作间前行,穿梭在这人山人海之中,所有的人和物还有景,在她眼中都是半透明状,她可以看清所有人,身边的人却看不见她,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好像是置身其中,又好像是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毫无关系。

一路走来,非常顺利就进了苏公公的府邸,即使见识过王府的占地,可到了这里,她也不得不骂一句:该死的太监,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还搞这么大的房子干什么?

这样阁那样院,十步一花园,三步一亭台,绕来绕去都快给她绕晕了,还没能找到仓库,偏偏又没法问路。

没辙,她只能冒险一试了,趁着夜色,找了几个没人的地方小心翼翼从系统中出来,做上记号,然后再进系统里往前走,继续找。

有一次,明明看见周围没人,可刚出来就被个神出鬼没的老太婆叫住了,还要给她分配工作让她去干活儿,把一袋衣服送去哪个哪个夫人的院子。

还好她提前做了丫鬟打扮,也没让人起疑,接了任务转个身就把手中衣服丢进鱼塘里去了,啊呸,一个太监还有夫人?野猪插两根葱就能装大象了不成?

小说《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嗯,好!”端木栩清笑着应下,就往厨房的方向去了。


这个时候做什么大鱼大肉的也不太可能,毕竟时间有限,到处翻看了一下,见还有一大锅没动过的米饭,就简单炒个蛋炒饭好了!

厨房守夜的厨子听见动静走了过来,揉了揉眼睛:“清公子啊?您这么晚还要做吃的?要做什么?小的给您帮忙吧!”

“嗯,行,那你帮我烧火吧!”这古代的灶她是真用不惯,掌握不了火候,有人帮忙自然是最好的。

虽然只是个蛋炒饭,但栩清依旧做得很认真,炒的金黄的鸡蛋和胖胖的大米饭颗粒分明,再点缀上碧绿的葱花儿,然后,还煮了个鲫鱼豆腐汤,撒上一把香菜,唔,完美。

这不知算夜宵还是早餐的一顿饭,又香又好看,王爷吃饱了再去上班,就不用饿着肚子站在朝堂之上了。

端木栩清就是这样一个人,你待我好,那我便是要更加尽心回报才安心。

龙靖修在书房里看从兵部带回来的一些册子,听到脚步声的同时,也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看到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心想:这小东西果然是有些用处的。

饭菜很合胃口,靖王很快就吃完了,在端木栩清收拾碗筷的时候,突然问道:“你那铁棒,是个什么兵器?”

栩清愣了一下,抬头看他,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

但很明显,他问起了,想糊弄过关是肯定不行的:“王爷稍等,我去取来给你看。”

“不是一直带在身上?”靖王漫不经心的再问。

端木栩清被噎住,好吧,果然不好糊弄,她手伸到身后,再回来,手里已经拿着电棍了:“就这个,王爷请看。”

靖王看了她一眼,接过,好像也没什么特别:“这是如何让敌人近身不得的?”

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多的问题?我总不能演示给你看吧:“这是暗器,保命用的,原理就跟麻沸散差不多,只要我打开,对方撞上了,就会全身麻痹。”

靖王回想那日,小东西举着这个,靠近他的人确实瞬间倒地不起,原来是上了麻沸散的暗器:“能否多做些出来?”

端木栩清想扶额:“不行,这个材质特殊,而且很难很难做……”说着说着,她没法自圆其说了。

靖王点点头,也没再强求,将棒子还给了他:“下去休息吧!”

从书房出来,端木栩清松了一口气,还好靖王不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要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编说辞了。

她不知道的是,靖王之所以没有再细问,是因为他见多识广,见过许多的能人异士。

既然已经确信端木栩清是个有本事的人,所以她拿出些新奇的东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栩清回到自己的院子,没有急着睡觉,洗澡换衣服之后,就开始熬药,二哥和四弟都有内伤,需要吃药,也需要营养。

天亮她找管家安排了辆马车,带着汤药和早饭,又往刑部跑。

到了大牢,只见泽洋和林杨一人搬了把长凳靠在父亲他们的牢房门口睡觉,说不动容是假的。

听到脚步声,惊醒的二人睁开了眼睛,泽洋起身:“怎地又来了?”

栩清对他笑笑,然后扬了扬手中的食篮:“给你们送早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