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全文豪门千金回归,怼遍全天下

精选全文豪门千金回归,怼遍全天下

长万里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豪门千金回归,怼遍全天下》主角叶叶宅,是小说写手“长万里”所写。精彩内容:流落在外二十年,却被突然告知是叶家的千金,换做旁人早就欣喜若狂了,可是我却隐隐感到事情并不简单。在这个家里,假千金都比我受宠,而我所谓的亲人却一个比一个过分,都想压我一头。哦,对了,我还有一个素未谋面的残疾未婚夫。在来之前院长告诉我一定要继续演一个乡下小哑巴,这件事情有了转变是因为和未婚夫交谈过后确定自己不会轻易被赶出叶家。我开始发挥我的毒舌技能,把欺负我的人都给狠狠反击了。在所有人都觉得我完了的时候,我那名门之首的未婚夫缓缓从轮椅上站起来,对我说:“以后请多指教,我的未婚妻。”...

主角:叶叶宅   更新:2024-07-10 21: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叶宅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全文豪门千金回归,怼遍全天下》,由网络作家“长万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豪门千金回归,怼遍全天下》主角叶叶宅,是小说写手“长万里”所写。精彩内容:流落在外二十年,却被突然告知是叶家的千金,换做旁人早就欣喜若狂了,可是我却隐隐感到事情并不简单。在这个家里,假千金都比我受宠,而我所谓的亲人却一个比一个过分,都想压我一头。哦,对了,我还有一个素未谋面的残疾未婚夫。在来之前院长告诉我一定要继续演一个乡下小哑巴,这件事情有了转变是因为和未婚夫交谈过后确定自己不会轻易被赶出叶家。我开始发挥我的毒舌技能,把欺负我的人都给狠狠反击了。在所有人都觉得我完了的时候,我那名门之首的未婚夫缓缓从轮椅上站起来,对我说:“以后请多指教,我的未婚妻。”...

《精选全文豪门千金回归,怼遍全天下》精彩片段


温璨面无表情:“不勉强。”

秦染秋笑了一下,转移话题道:“好了好了,喝得差不多了,心舟,你们准备的曲子呢?该拿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了吧?”

“林心舟,家里的富裕程度比不上其他人,但她爸是副市长,不出意外的话还会是下一任市长,所以在一众二代里地位很高。”温璨的说明又来了,“不过她本人倒是对政治没有兴趣,她喜欢音乐,喜欢写曲子搞乐团,算是个好人。”

温璨的介绍刚结束,另一边的叶宝珠也站了起来。

“姐姐,我去去就回。”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叶空,然后走向了林心舟。

“她也是林心舟演奏团的一员,负责钢琴部分——对了,她在钢琴方面好像是演奏级的,很厉害。”

叶空没什么表情地听着,直到第一个音符响起,她才终于提起点精神。

可就在这时,秦染秋突然越过她,说要和温璨商量点事。

对上她的视线,女人好脾气的笑笑:“放心,不抢你的未婚夫,只是有点工作上的事想交流一下。”

叶空耸了耸肩,看着秦染秋推着温璨的轮椅走出去了。

·

隔着一扇玻璃门,激昂的旋律也变得闷闷的。

秦染秋站在树下,没有看温璨,只望着远处,慢慢道:“真的要和她订婚?”

“嗯。”

“这个叶小姐真的是亲女儿吗?”她忍不住八卦起来,“叶海川真的能忍受自家出现这种乌龙?”

“能不能忍受都是已经是事实了,况且,比起抱错孩子这种乌龙,这圈子里更荒谬的事还有一大堆呢。”

秦染秋沉默了一下,转头看向他,眼含担忧:“你真的打算动手了?你爷爷看着还算身体健康,只怕你的行动不会那么顺利。”

“所以我才需要叶空。”温璨弯了弯嘴角。

“真是可怜啊,”秦染秋调侃道,“这位新来的叶小姐,刚进入陌生的圈子,只怕还把你当做依靠呢,瞧她刚才看我的眼神,分明是真的把你当未婚夫了,结果你却在背后利用人家。”

“……”温璨在说出真相被继续追问,和保持沉默之间选择了后者。

秦染秋却一下轻松了许多,她长出了一口气:“你一定要好好处理和叶小姐之间的关系,无论如何她现在毕竟是叶海川的女儿,头上还有叶亭初这个姐姐在,你要是把她骗得太深了,只怕以后不好甩开。”

“……”温璨继续沉默。

秦染秋看着他的侧脸,又看了眼他的腿,问:“还有你的腿,到底伤得怎么样?之前车祸的消息传来,可吓死我和江叙了。”

“你就算了,江叙会被吓到?”

温璨拍了拍自己的腿,嘴角勾了个淡淡的笑:“放心吧,在该站起来的时候,它自然会好的。”

两人接着聊了聊工作上的事,直到里面的演奏停下来,秦染秋才推着温璨回去。

正撞上叶空被“围攻”的画面。

·

杜若微不知何时坐到了叶空身边,她手里把玩着一支竖笛,正笑嘻嘻地问叶空:“第一次参加我的聚会,叶小姐你觉得怎么样啊?还有刚才这首曲子,你能点评一下吗?这可是心舟自己写的哦~”

叶空认真想了想:“好听。”

“诶?”杜若微等了半晌没等到后续,惊讶道,“就这样?”

“不然?”

“你好敷衍啊,是对我不满意吗?还是觉得心舟的曲子不过如此?”

“没有。”

“哦,”杜若微恍然大悟,“那就是你不会点评咯?你以前是不是都没听过现场演奏啊?你进过音乐厅吗?不对,我听说你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而且还是在乡下地方,那我是不是该问你——你认识那些乐器吗?认识几样啊?钢琴你应该认识吧?就是你妹妹宝珠弹的那个。”

她笑眯眯道:“宝珠的钢琴弹得特别好,年纪很小就过了十级,后来更是师从世界级钢琴家,在世界各地进行过巡回演出哦,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

“你为什么不说话啊?心里不舒服了?我听说你才是叶家真正的小姐?可怎么昨天叶奶奶好像并不承认啊?难道叶奶奶并不喜欢你这个亲孙女?”

“……”

“哎,你也怪可怜的,叶奶奶在叶家地位很高,如果连她都讨厌你,你恐怕很快就会被赶走了,我说,你要不也加入我们演奏团吧?不会乐器也没关系哦,可以拿三角铁,三角铁你知道是什么吧?不知道待会儿给你解释。”

杜若微好似很兴奋地坐直了身体,对着叶空道:“我杜若微呢,在这个圈子还是有一点地位的,不管是来参加我的聚会,还是加入心舟的演奏团,都可以成为你留在叶家的砝码哦,你说是不是,李因?”

跟着杜若微一起把座位换到了叶空对面的李因,漫不经心地抬眼,看灰尘一样地扫了叶空一眼,语气很麻木道:“是是是,杜大小姐可是公主,你哪怕是成为公主殿下的女佣,也会在这个圈子获得无上的地位哦。”

“李因!”杜若微瞪他一眼,却显然并不生气。

她眼神里有种天然的优越感,笑得再灿烂也掩盖不了她的居高临下。

“他说得太夸张了,但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你考虑一下?”

叶空默默叉起一块水果塞进嘴里,继续两眼放空,一言不发。

“……”

安静中,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微妙。

杜若微更是渐渐僵硬了脸色。

李因微微皱眉,第一次认真看了叶空一眼,眼神冷漠而不悦:“第一次来参加别人的聚会,怎么连主人的问话都不回答,这么没教养吗?”

“……”

叶空把果肉咽下去,奇怪地看了李因一眼:“不是你的公主求我来的吗?舔狗先生。”

“……”

“……”

“……”

一片石化中,叶空继续看向叶宝珠:“来,你把接到的那个电话内容重复一遍,是不是你们的公主殿下威胁你,硬要我来的?怎么我来了之后你们就不认啦?原来这就是玉洲的上流社会吗?”

叶空放下光光的果盘,拍了拍手:“早说是给公主殿下办舔狗聚会啊,那就算你们把叶宝珠踢出玉洲我也懒得来参加。”

“你说谁是舔狗?!”

李因拍桌而起,额角青筋直蹦。

叶空漠然地看着他:“当然是你啊,公主殿下的,忠诚的狗。”

“你……”

“哦还有,让我举三角铁?”

叶空笑了一下,转身大步朝钢琴走去。

小说《豪门千金回归,怼遍全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十—……”

薄唇在她耳边无声开合,她却再也听不清剩下的话了。

眼前清晰起来的只有女人平静下隐含痛苦和震惊的眼神。

叶空看到她笑了—下,演技非常自然的微笑,就好像叶臻说的话对她没有任何影响:“啊,是吗?那就最好了。”

她迈步走开,在经过两人身边时脚步稍停,声音很轻地道:“希望这—次我们是真的彻底结束了,这样才好干脆利落地做回普通同事。”

“那么之后的节目里,就合作愉快了,叶先生。”顿了顿,她说,“祝你和你的新女友,百年好合。”

女人在众星拱月中走远了。

叶空好像听见咔嚓的碎裂声。

她转头看向叶臻,略显凌乱的金毛下,他垂着—双眼,因为精致而显得冰冷不近人情的五官,此时从侧面看去,竟也显出—点颓废而忧郁的味道来。

但这仅限于低眉垂目的时候。

当他抬眼看过来,眼尾自然上挑出桀骜的弧度,不需要说话就像是无声的挑衅。

叶空迎着他的目光,重重—脚踩住了他的鞋。

“嗷!!!!”

猝不及防下叶臻根本控制不了声音,惨叫中所有人都投来了不可思议的眼神,叶空却旁若无人,还没松脚。

她冷眼瞧着叶臻痛得弯腰,想推开她又不敢下手的样子,又用力碾了碾才说:“算你利用我的利息。”

说完她才挪开了鞋子,转身时却撞上了童小雨的目光。

她不知何时在远处转身停住了脚步,正定定地望向这边。

遇上她的视线也没有立刻转头,而是又对视了好几秒,才无声地离去了。

叶空琢磨了—下那个眼神,觉得颇有意思。

回到办公室后,她主动问童经纪人:“童小雨是你的侄女吗?”

得到肯定回答后,她又问:“那童小雨知道叶臻的身份吗?”

童女士看了她—眼,镜片后的眼睛里闪过些许讥诮:“您是说叶家二少爷的身份吗?您担心小雨会因为这个就和叶臻复合?”

后面单脚跳进来的叶臻闻言便皱起了眉,看向叶空的视线下意识变得晦暗。

“为什么用的是‘担心’?说得好像我很不怕他们复合—样。”

“抱歉,如果不是那就算我误会了。”童女士不带情绪的道歉,“不过小雨从—开始就知道叶臻的身份了,甚至可以说,他们很多次的分手理由,就是因为这个……”

童女士看起来还有更多想说的,但看了—眼叶臻已经冻结成冰的表情,还是捏了捏眉心,放弃道:“算了,不聊这个。”

叶空也没有当面追问。

只在吃饭时找小蓝打听了—下。

菜香扑鼻的明亮食堂里,小蓝有些为难地咬着筷子,好—会儿才慢吞吞道:“你可千万要替我保密,别跟臻哥说是我和你说的。”

叶空小鸡啄米般点头。

自然光洒在她点漆般的眼睛里,自然带着点期盼的意味。

小蓝便在这目光里不由自主地详细讲述起来。

的确就如童女士所说,童小雨—开始就知道叶臻的身世了,但叶家二少爷这个金光闪闪的身份,并没能给他们的感情带来好处,反而让童小雨失去了很多安全感。

叶家父母虽然都很开明,但毕竟都是正统豪门出身的少爷小姐,即便做不出阻止孩子自由恋爱的事,却也绝不会支持叶臻和—个女演员结婚。

因此虽然叶臻是抱着结婚的目的去谈恋爱的,可叶家父母却并不愿意正式去见童小雨——那并不是什么带着恶意或者鄙夷的羞辱,而是自然而然的,大人对小孩、豪门对普通人的天然俯视。


叶空原本以为,和温璨这样的人聊合作,是必然要签订一叠又一叠的契约的。

可出乎意料,两人竟真的只是口头来往,温璨没有半点要掏出合同让她签的意思。

而合作内容也实在简单。

合作期间,温璨承诺自己可以随叫随到,在不影响他自己利益的前提下,完成她想要他做的任何事,但与之相应的,是叶空必须完成和他表面秀恩爱的任务。

“要让所有人都相信,我们是真的,并且一定会结婚。”

叶空沉默片刻:“这个条件很模糊啊。”

“毕竟我也没有谈恋爱的经验,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所有人相信我们是真的相爱。”

温璨耸耸肩。

这个有些地痞气的动作被他做出来,竟也多了几分温柔倜傥之意:“所以,我们得一起摸索。”

叶空和他对视一会儿,突然问:“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温家的财产?可我听说温家已经是你在管了。”

“本来是的,可你也知道,我残废了,温家这种大族,怎么会让一个残废继续当家主呢?”温璨道,“但好在我太爷爷留下过遗嘱,只要我结婚,就可以正式继承温家的家主之位,还能得到他的全部股份。”

“这样一来,就算没办法继续掌管整个集团,我也依旧拥有可以轻易动摇温家的实力和地位,拿着巨大的好处还不用干活,岂不是很爽?”

“……但这一切都建立在你是个真残废的前提上。”叶空无语,“你随时都可以站起来,却故意让自己陷入危机,又要跟我这个陌生人合作达成别的条件——这么麻烦,真的只是为了摸鱼吗?”

“不要小看现代人的懒惰啊。”温璨笑着说,“我昼夜颠倒地工作太多年了,年纪轻轻就已经满心沧桑,想早点退休也不奇怪吧?”

“……”

叶空会信他才有鬼:“总之不要坑我就行了。”

服务员开始上餐前甜点。

叶空眼睛一亮,拿起刀叉开吃。

她的动作并不算优雅,举着刀叉的模样还有几分拙稚的可爱。

温璨看得好笑,承诺了不会坑她,又问道:“你很喜欢吃甜品?”

叶空一脸严肃地点头,小心划了一块,嗷呜吞进嘴里,眯起眼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不需要说话,旁观者就可以从她的表情里看出她此刻的快乐。

但凡给她一对翅膀,估计已经飘上天了。

温璨心里一动,侧头和店长小声说了两句。

片刻后,店长送上来一张卡。

温璨接过来,放到桌上,推向叶空。

叶空一边忙着吃一边看向那张卡:“什么东西?”

“拿着这张卡,你以后随时可以来这里吃甜品,并且是无限量供应。”

叶空瞪大了眼睛看向他,满脸都写着“还有这种好事”?

来不及说话,温璨又道:“不光是这里,整个玉洲市的知名甜品店,你都可以随进随出,免费享用。”

“……”

小县城来的叶空还从未见过这种操作,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她捡起那张卡,看了一眼,小心道:“真的?你不骗我?”

“不信你可以试试。”

“……好吧。”

叶空咽了咽喉咙,飞快地把卡塞进兜里,接着一脸郑重地看向温璨,问:“你想让我做什么,说吧?就算是要拍亲亲照发朋友圈也是可以的。”

“……”温璨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这么没有骨气让我很心慌啊,岂不是随便谁给你点甜品就能把你骗走了?”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叶空瞪他一眼,“我能为了随便什么甜品就卖身吗?起码也要跟你一样,把整个城市的甜品店都为我包下来才可以吧。”

“……”看着叶空又低下头去哼哧哼哧吃起来,温璨陡然升起了一股莫大的危机感。

看来要全世界搜罗顶级甜品师了——不,还是开发一条专门的研发线吧,然后把全城的甜点店都买下来,做成温氏的高级品牌,成立一家新的子公司,就挂在餐饮部旗下。

温璨在心里默默盘算了一下,又算了算玉洲内能跟自己抗衡又可能会骗走叶空的男人,这才终于安下心来。

两人一时间心情都很好,于是这顿饭就吃得很是愉快。

正餐上桌期间,叶空吃得十分敷衍,虽然没有浪费,但却狼吞虎咽,几口就吃完了。

直到餐后甜点被一一送上来,摆满整张桌子,她才又露出那种忘我的享受表情。

温璨不爱吃甜的,见她吃得这么幸福,忍不住问:“不腻吗?”

“做得很好,一点都不腻。”叶空摇摇头,“这里的甜点师傅很厉害。”

“你不怕吃多了发胖?”

“我吃不胖的。”叶空被甜品喂得很快乐,一身的刺都软了,对话里甚至显得无害,“医生说我小时候饿坏了胃,消化功能不好,吃什么都不容易吸收,所以也不容易发胖。”

她说得轻松,温璨的回应也轻描淡写。

“那你之后可以让你妈妈帮你调养一下,我记得方阿姨在养生方面很有讲究。”

“可我不想改,如果轻易就会吃胖,我岂不就不能随便吃甜点了?”

“……果然是小孩子发言。”

叶空得到了他的甜点无限供应卡,便懒得跟他计较。

一时间山顶只有风吹水面,树叶簌簌作响之声。

许久以后,温璨才突然问:“你为什么一定要留在叶家?”

叶空动作顿了顿。

温璨没有看她,却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提出订婚,你不能确定自己一定能留在叶家,面对你奶奶的排斥,和叶宝珠的恶意,你会一直忍耐下去吗?”

叶空捏着小勺子,慢慢说:“会。”

“宁愿这样也一定要留在叶家的理由是什么?”温璨问,“甚至不惜和我这个陌生男人订婚,也一定要确保自己留下来,你想在叶家得到什么?”

叶空攥着勺子,抬头看他:“人人都有的东西。”

少女眼眸漆黑,说着这样笃定的话,那双瞳孔里却依旧一点情绪都没有。

“我只是想得到我本来就应该的拥有的一切——我一定要得到。”

“你指的,应该不是叶家的财产和你叶家千金的身份吧?”

温璨看着她的眼睛,似在确定:“你说的,是父母,和兄弟姐妹?”

他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点意味不明的讽刺:“你真的以为,这些一定是好东西吗?”

“如果昨天我没看错,你爸爸妈妈好像并没有完全站在你这边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