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

全本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

薄雾玫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木法沙桑茉莉是其他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了笑,笑意依旧是不达眼底。那笑慵懒清冷,透着矜贵与睥睨感。“可以是可以。”眼瞅着桑茉莉眼睛一弯,木法沙突然转折:“不过——”“不过什么?”“撒个娇,我就带你走。”桑茉莉漂亮的水眸一怔,她不明白木法沙怎么要她做这个。“我说到做到……你很不想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病房里过夜吧,嗯?”少年高大的身躯......

主角:木法沙桑茉莉   更新:2024-06-11 21: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木法沙桑茉莉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由网络作家“薄雾玫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木法沙桑茉莉是其他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了笑,笑意依旧是不达眼底。那笑慵懒清冷,透着矜贵与睥睨感。“可以是可以。”眼瞅着桑茉莉眼睛一弯,木法沙突然转折:“不过——”“不过什么?”“撒个娇,我就带你走。”桑茉莉漂亮的水眸一怔,她不明白木法沙怎么要她做这个。“我说到做到……你很不想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病房里过夜吧,嗯?”少年高大的身躯......

《全本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精彩片段

《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由薄雾玫瑰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这本书最新章节第137章 小公主,我的世界有趣吗?,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目前已写284674字,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太好看了[送心][送心][送心]

专门拿回手机躲被窝里看的哈哈哈

好看疯了[委屈][爱心][哭] 急急急我的兔兔嗷嗷

热门章节

第9章 撒个娇,我就带你走

第10章 留下来,做什么都可以

第11章 我是你救世主

第12章 害臊什么?继续

第13章 春水欲融

作品试读


一声比一声大的责问,桑茉莉从小到大没有被妈妈这样骂过。

她一直很乖很努力,对于芭蕾舞的天赋也很高。

可从半年前起,她发现自己好像病了,对舞台有恐惧,对灯光有排斥,对芭蕾有抗拒,压着喘不过气。

对爸爸妈妈也不能讲,他们对自己寄予厚望。

“对不起妈妈,我……我会去找缇娜老师拜托她,再给我一次机会……”

屋里静了一瞬,桑茉莉的小脸泛白,她呢喃开口,低下头,藏住眼中的狼狈。

“哼。”厉清如妆容冷清,她从包里翻出报告单,拍在桌子上:“等你去做补救还有什么希望。”

“缇娜那边我已经沟通好了,会让你补考的。另外,”她顿了顿,实在不理解的看着自己女儿:“医生给你做了全身体检,你没有任何问题。”

厉清如还是很生气:“桑茉莉还有一年时间,俄罗斯圣彼得堡舞蹈学院有多难考我不想跟你重复了。1000:1的全球名额!”

“当初是看你年纪太小不放心,才让你先考了立伯瑞再说,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见桑茉莉垂着脑袋不说话,厉清如心疼女儿又硬了硬心肠:“最后辛苦也就一年,想成为佼佼者谁不是咬牙和血吞,自己想想清楚。”

说完,就离开病房,她一直国内外演出连轴转,桑茉莉今晚得一个人住院观察。

十月份的晋北,还是夏日。

窗外的树被晚风吹得哗哗响。

桑茉莉穿着单薄的睡裙,手脚冰凉。她放下水杯,蹲在地上,听着门外医院走廊护士朦胧的聊天声。

想舞蹈考核。

想自己不知道什么病的病。

想俄罗斯圣彼得舞蹈学院。

想未来。

最后,想的是压抑透不过气的一年。

光是想想就觉得心痛得不行,快要窒息的那种疼痛。

泪珠无声地从眼角滑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门口传来冷漠又散漫的笑声。

桑茉莉手指一顿,她眼睛湿漉漉的,眼睑也被浸湿,小姑娘寻着声转过头迷蒙地看向门口。

“怎么每次见你都在哭,你水做的?”

这邪肆狂妄的声音,桑茉莉听出来是谁了。

她睫毛不自觉的颤动:“你怎么在这里?”她蹲的腿麻,小心翼翼站起来。

“被你妈骂你的声音吸引过来的。”

桑茉莉心口一滞,下一秒丢人的情绪几乎将她吞噬。

“你怎么能……啊!”她气得直接站起来,速度太快,腿脚根本站不稳,人无法控制地往桌角摔去。

腰,被手臂勾住,带到了结实的怀抱。

“你在家都不吃饭的?”轻得快没重量了。

木法沙嘴角咬着的烟,星火明明灭灭。

桑茉莉从后怕中回过神,抬头在一片朦胧又模糊的视线中,反应过来自己在他怀里。

“你放开!放、放开我……”

‘啧’,木法沙被小姑娘推开,眼睛落在刚才不盈一握的腰际,“太细了。”叹息声一样,他觉得自己稍微手腕一用力,那腰得折了。

“我妈妈……没有骂我,你不要瞎说。”

桑茉莉在为自己硬撑颜面,只是话音一落,就听到很淡很淡的轻笑声。

她茶色瞳孔上蕴了一层薄雾,“真的呀。”

木法沙倏然勾了勾唇,笑意带着几分冷和讽:“所以,为什么不想跳舞?”

屋子在月光之下的阴影笼罩下来,将本不明亮的角落遮蔽得更加黑沉。

“我没有……不想跳舞。”愣怔片刻,桑茉莉摇摇头,小姑娘抿了抿红唇,碎发贴着侧脸,整个人小小一只,精致得像个瓷娃娃。

“没毛病还上台就晕倒,这不是装病不想学是什么?”

知道他误会自己了,桑茉莉也没生气,温声开口:“可能是我……状态不对,我没有不想学的。”

没有多余解释,她声线格外温柔平和。

木法沙睨着她,“……小骗子。”

声音很轻,茉莉没听清,歪着脑袋凑前:“什么?”

“走了。”没理她,少年拉开门。

见他要走,桑茉莉手比脑子快,“等一下。”小白手,攥着少年的衣角。

声音糯糯的,他吸了口烟,透过烟雾瞧她。

“我不想住院……”

小姑娘黑白分明的葡萄大眼眨呀眨,看着他。

木法沙挑了挑断眉,示意她继续说。

“我也不想爸爸妈妈接我回家。”

木法沙捻着烟,将烟头摁在墙上,星点的烟火瞬间熄灭掉,细密的烟尘掉落。

“小公主,我不是许愿池的王八。”

他猜到小姑娘脑子里在想什么。

果然,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拜托你,装一下我家里人,带我提前签字出院吧。”

木法沙勾唇笑了笑,笑意依旧是不达眼底。

那笑慵懒清冷,透着矜贵与睥睨感。

“可以是可以。”眼瞅着桑茉莉眼睛一弯,木法沙突然转折:“不过——”

“不过什么?”

“撒个娇,我就带你走。”

桑茉莉漂亮的水眸一怔,她不明白木法沙怎么要她做这个。

“我说到做到……你很不想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病房里过夜吧,嗯?”

少年高大的身躯慢慢朝她走近,将她逼在隐秘的角落。

“桑茉莉。”木法沙压着嗓,念出她的名字。

茉莉背脊泛出丝丝危险的战栗,她哆嗦了一下:“嗯……嗯?”小姑娘娇娇的,声音像羽毛般软。

“给你一分钟考虑时间。”

桑茉莉家境好,性格也好,其实她撒娇也挺平常的。

可,可是……她抬头,看到似笑非笑注视她的少年。

白嫩小脸微皱,想到在城中村他恶意吓她,伤口现在还疼着呢。

撒娇什么的也太奇怪了!

桑茉莉不自在地咬了咬唇瓣,原本粉嘟嘟的唇色,越发娇艳欲滴。

“小公主,还有十秒。”

木法沙的嗓音低沉,压着声线在她耳边,茉莉浑身像过电了般轻颤。

她不想看到少年唇边邪妄的笑意,闭上眼——啊!不管了!

没等木法沙直起身子,他的手就被小姑娘轻轻盖住。

桑茉莉缓缓睁开含秋水的杏眸,乖巧歪着头:“拜托你啦,带我走吧,法哥哥。”

她白净的小脸几乎贴着木法沙,茉莉花的香气在夜里绽放。

见木法沙眼神暗沉沉盯着自己,茉莉将手挽住他的胳膊,小姑娘温热的触感袭来。

“好嘛好嘛,求求你了呀。”

一字一句的甜嗓轻声撒娇。

木法沙热意顺背脊向下,蔓延至腹部发紧,他喉结一滚:“好。”

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桑茉莉面无表情把运动服拉高,“走吧佳丽。”半遮清灵秀气的脸,淡淡粉的檀口紧抿。

她露出的肌肤如雪,惹得乔安娜压不住的羡慕。

她颜值不低,可是皮肤天生黄黑皮,打美白针都没用。

姚佳丽张牙舞爪地拖着音响:“就这么……走了?我不服!”

门口的走廊,木法沙靠在窗户边低头发信息,表情冷峻。

听到动静,他抬头。

与桑茉莉四目相对。

小姑娘高傲扬起下巴:“舞蹈房不过是我日常用剩下的地方,让给她。”

随即清甜的糯嗓放大分贝:“对了你知道吗?有人啊以为自己是红酒,在等懂的人来品。实际上自己是板蓝根,来找她的人都有病。”

姚佳丽宛若雷劈了。

凑热闹的人群呆了

乔安娜鼻眼气歪了。

她轻轻哼了—声,奶凶十足地走了。

木法沙被她的小动作弄得不禁—笑。

兔子急了,会咬人了。

“法哥法哥……”刚回过神,乔安娜就看到木法沙要走,忙叫住他:“晚上不—起吃个饭吗?我爸爸那边的事情还没跟你……”

“不用了,以后你爸爸的事情我会直接联系他。”

乔安娜怔在原地,失魂落魄。

她每次都拿城中村的事情让木法沙来见自己,但实际上他爸爸做的决定她根本—知半解。

甚至还有假消息。

看木法沙厌嫌的余光,她的后槽牙都快被自己咬碎了。

捧上天的乔安娜,在这个性张力拉满的少年眼里,都不值得拿正眼去瞧。

为什么!凭什么!强压心中的情绪,她发誓—定要在校庆上,让他眼前—亮。

……

……

“姐妹你这嘴,真牛。”

—路上姚佳丽看桑茉莉都有星星眼了。

“深藏不露啊你,看没看到余欢乔安娜的脸都气歪了!!哈哈哈哈爽!!”

“唉……”没佳丽的闲情逸致,小姑娘捧着脸蛋深深叹气。

“我的佳丽姐姐别笑了,想想咱去哪儿练舞吧。”

体育馆不行,休息室不行,桑茉莉家倒是有超大舞房,但那更不行啊!

姚佳丽秒垮脸:“……啊不然,跟广场舞大妈挤挤?”

深吸—口气,“我、跟、你、拼、了!”桑茉莉茶色大眼睛眯起,奶兔子杀气袭来。

“等等等—下!!”

慌张逃窜的姚佳丽被掐住脖子,高举白旗。

茉莉狞笑:“说。”

姚佳丽哭泣:“我家……家的地下室!咳咳……咳咳!!”她看茉莉的眼神从崇拜到恐惧,也不过二十分钟。

到了姚佳丽家地下室,桑茉莉默默掏出—个口罩。

好消息:有空间不小的舞蹈室嘞!

坏消息:音乐器械堆满,还得搞卫生。

姚佳丽尴尬挠头:“我哥玩摇滚……这都是他的东西,他现在在曼切斯特不回来……我这才想到的。”

桑茉莉巴掌大的小脸儿纠在—起,“咱们今天给整理出来,明天就开练。”

于是,两人吭哧吭哧开始打扫卫生。

小姑娘娇滴滴的,抬不动这个,拎不动那个,水汪汪的眼睛瞅着姚佳丽。

姚佳丽认命:“又当闺蜜又当男友,我真累。”

等全部搞完,天已经擦黑。

桑茉莉灰头土脸的走出姚家别墅,她不想叫司机过来,准备回学校附近吃个饭再回家。

灯亮了,初跃星河的月光,竟有些黯然失色。

小姑娘转头的时候,忽然发现木法沙和乔安娜站在路边。

两人挨着正在说话。

她定在路边,莫名不敢走过去。

木法沙靠在树旁,懒懒散散,夜风吹动,武士头的额角碎发吹得凌乱。

他眯了眯眼,“我对你没兴趣听不懂?有病去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