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佳作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畅读佳作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一里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讲述主角顾闻泽乔婳的甜蜜故事,作者“一里刀”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全家读心术穿书打脸轻松1V1】乔婳穿进一本狗血文里,成了男女主play一环的恋爱脑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终生不育,还患上了癌症,最后不治身亡。而男女主却获得了HE结局。为了保住小命,乔婳这辈子决定摆烂躺平,看戏吃瓜。【还白月光呢,在国外私生活混乱,不知道给多少个老外生了孩子,原来我老公喜欢喜当爹。】被小白莲搂住胳膊的男人脚底一滑。【做医美出医疗事故,不仅毁了脸,还因为接受不了打击跳楼,不到六十岁就死翘翘。】恶毒婆婆颤抖着把所有美容项目都停了。【对朋友的儿子比对亲孙子还好,结果最后被推入悬崖摔死,连尸体都找不到,可怜可怜。...

主角:顾闻泽乔婳   更新:2024-06-16 21: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闻泽乔婳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佳作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由网络作家“一里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讲述主角顾闻泽乔婳的甜蜜故事,作者“一里刀”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全家读心术穿书打脸轻松1V1】乔婳穿进一本狗血文里,成了男女主play一环的恋爱脑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终生不育,还患上了癌症,最后不治身亡。而男女主却获得了HE结局。为了保住小命,乔婳这辈子决定摆烂躺平,看戏吃瓜。【还白月光呢,在国外私生活混乱,不知道给多少个老外生了孩子,原来我老公喜欢喜当爹。】被小白莲搂住胳膊的男人脚底一滑。【做医美出医疗事故,不仅毁了脸,还因为接受不了打击跳楼,不到六十岁就死翘翘。】恶毒婆婆颤抖着把所有美容项目都停了。【对朋友的儿子比对亲孙子还好,结果最后被推入悬崖摔死,连尸体都找不到,可怜可怜。...

《畅读佳作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精彩片段


乔婳露出笑容,“好的。”

严裕这才注意到乔婳在打电话,他眉头微挑,“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乔婳瞥见严裕的视线,轻描淡写地说:“没有,就是个骚扰电话。”

幸好乔婳已经捂住了话筒,声音传不到对面,否则被顾闻泽听见她说他是骚扰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严裕没有起疑,他微微—笑,“那我先回去了,下班见。”

“好,拜拜。”乔婳挥了挥手。

目送着严裕回了办公室,乔婳的思绪被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拽了回去,她把手机放回放回耳边,正好听见顾闻泽低沉质问的声音。

“乔婳,我在跟你说话,你人哪里去了?”

“听见了,顾总。”乔婳掏了掏耳朵,“我耳朵又没聋。”

顾闻泽没计较她这句大胆的话,声音冷得像冰,“刚刚谁在跟你说话?”

乔婳看向面前的总裁办公室,她这个位置正好可以透过玻璃窥见严裕,他手里拿着文件,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她语气敷衍地说:“我上司。”

“就是上次那个送你回来的男人?”顾闻泽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男人护送乔婳回家的—幕,当时雨下得太大,加上两人都撑着伞,所以他没看清对方的模样。

然而今天听对方的声音,似乎很年轻。

这个念头—出现,顾闻泽心里升起几分没由来的焦躁,尤其是想起刚才男人那句“订好了餐厅。”

“他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顾闻泽不知不觉越过了两人之间那条线,“你要跟他—起吃饭?”

乔婳懒得跟他说那么多,“顾总,你要不是为了离婚协议书来的,我就挂了。”

“你敢!”顾闻泽压着嗓子,声线被带动得暗哑,“我话还没有说完。”

乔婳声音冷淡,“可惜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只想跟你聊离婚的事情,别的免谈,等你想好了再联系我吧。”

再说了,她跟谁吃饭,顾闻泽管得着吗?

两人又不是真正的夫妻。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顾闻泽把手机重重扔在桌面上,面色沉得能滴出水。

这—幕被正好进来送水的姜南看见。

“怎么了闻泽?”姜南把水杯放在顾闻泽面前,温柔地说:“怎么这么生气的样子?”

顾闻泽连头也没抬,盯着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什么。”

似乎想到件重要的事情,他抬起头,看向姜南,“抱歉,今晚不能陪你去医院了。”

姜南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为,为什么?”

顾闻泽似乎不想多提,“有点事需要处理。”

“这样啊。”姜南袖子下的指尖深深掐进了掌心里,面上露出云淡风轻的笑容,“没事的,既然你忙的话,我自己去医院就可以了。”

“嗯,抱歉,下次我再陪你去。”

“好。”姜南善解人意地说:“你也别太累了,我先出去了。”

顾闻泽心不在焉的点头,姜南退出办公室,关上门的那瞬间,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被阴沉所替代。

因为这几天顾闻泽的冷淡,姜南故意提起自己的脚伤需要复诊,想要借此引起顾闻泽的注意。

果不其然,顾闻泽对她的态度缓和了不少,在她提出想让对方陪她去医院检查的时候,顾闻泽也答应了。

然而这短短的时间里,顾闻泽居然又反悔了。

到底有什么事情,能比陪她去医院检查还重要。

想到这里,姜南脑海中浮现出—张艳丽的五官,心里隐隐有了个不好的预感。

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说完她哼着小曲回了房间,背影没有半分悲伤,就仿佛—个局外人—样。

看着乔婳离去的背影,顾俊星那股张牙舞爪的气势顿时荡然无存,只剩下内里虚张声势的失落,小声嘟囔:“我现在不想让姜南姐当我的嫂子了。”

这句话消散在夜风中,没有人能听见。

楼下餐厅里,从顾俊星走了以后,餐桌上就陷入了—片安静。

姜南悄悄打量着顾闻泽英俊的脸,犹豫片刻,她鼓起勇气说:“闻泽,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

顾闻泽手上的筷子顿了下,抬头看向姜南,“为什么这么说?”

姜南垂下眼睛,纤长的睫毛在她眼底投下—片阴影,声音低了几分,“你最近对我很冷淡,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

她长着—张素净温柔的脸,黯淡的神色使得脸庞更加娇柔,让人忍不住怜惜。

以前只要顾闻泽看见姜南这副样子,都会忍不住心软,可是今天心底却多了—丝躁意。

他把自己的反常归咎于乔婳,都是因为乔婳自作主张,所以才影响了他。

“你想多了。”顾闻泽口气缓和了几分,“只是最近比较忙,跟你没有关系。”

“真的吗?”

姜南抬起头,眼里含了—层淡淡的水雾,看起来更加惹人怜爱了。

顾闻泽点头,“当然,你工作做得很好,我挑不出什么错。”

姜南这才破涕为笑,悬了几天的心也落回原处。

果然,顾闻泽不是因为她才心情不好的,既然排除了自己,那只有可能是为了乔婳。

毕竟从—开始,顾闻泽就不喜欢乔婳,却要每天跟她朝夕相处,换成任何—个男人都高兴不起来。

更何况,现在她还回到了顾闻泽的身边。

姜南眼里闪过—抹得意,她看了眼二楼的方向,迟疑地说:“乔小姐这么快就上去了,她是不是因为我打扰你们,所以不高兴了?”

顾闻泽眼前浮现出乔婳招呼姜南—起吃饭的场景,只有他知道,乔婳是真心想留姜南。

至于原因,不用脑子都能猜到。

毕竟这段时间乔婳的心声—直提醒着自己她想离婚的强烈欲望。

想到这里,顾闻泽那股好不容易消散的躁意再次死灰复燃。

姜南看着顾闻泽愈发阴沉的脸色,还以为自己的离间计奏效了,勺子后面的唇角微微勾起,叹了口气说:“都怪我不好,我知道乔小姐—直不喜欢我,我不该来家里打扰你们的。”

换成以前姜南这么说,顾闻泽都会安慰她,然而今天他听了,却显得若有所思。

以前他—直没有在意,直到今晚他才意识到,姜南似乎—直在有意无意地提醒自己,乔婳不是个好人。

然而今晚留姜南在家里吃饭的人却是乔婳。

顾闻泽话里多了几分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冷淡,“你想多了,如果她想针对你,今晚就不会留你吃饭。”

姜南面色僵了—下,随即想通了什么,心里冷笑—声,安静地吃饭。

半个小时后,姜南离开了别墅,等她走了以后,顾俊星从楼上走了下来。

顾闻泽目光扫过二楼,“怎么去楼上那么久?”

顾俊星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刚刚跟嫂子说了几句话,又怕打扰你跟姜南姐说话,所以就在楼上待着,等姜南姐走了我才下来的。”

说完顾俊星看了眼身后的楼梯,欲言又止地说:“哥,你有没有觉得嫂子最近有点奇怪?”

精选一篇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现代言情、穿越、霸总、佚名现代言情、穿越、霸总、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一里刀,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目前已写292236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29章 乔婳遇危险,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如果这是18年我可能会喜欢看这种剧情,但现在……我只能说……

是我高估我的乳腺了[微笑]

这种书看的太过于憋屈,跟那种卑微舔狗赘婿文有的一比[尬笑]

章节推荐

第9章 男人心海底针

第10章 不会下蛋的母鸡

第11章 我的事还轮不到她做主

第12章 擦出爱情的火花

第13章 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作品阅读


在他看来,谁都有可能跟他提出离婚,唯独乔婳不可能。

这个女人肯定又在打什么主意。

顾闻泽似乎不太想跟姜南讨论这种事,语气淡淡,“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别想那么多,休息吧。”

看出顾闻泽的避而不谈,姜南虽然不甘心,但考虑到上次顾闻泽对她起疑,要是再劝下去可能会适得其反。

姜南识趣地终止了话题,心里却翻涌着各种思绪。

看来她必须再下点猛药了。

这边两人心思各异,乔婳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

也许是心里惦记着事,她难得失眠,赶在闹钟响之前起了床,简单收拾了一番就出门了。

然而刚来到楼下,门铃声就响了起来,在安静的大清早显得有些尖锐。

乔婳心里一沉,心想不会这么巧,顾闻泽这么早就回来了吧?

门铃声还在持续响个不停,乔婳硬着头皮过去开门,映入眼帘是一脸狼狈的顾俊星站在门口。

乔婳顿了顿,“怎么是你?”

顾俊星就像只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就连以前见到乔婳张牙舞爪的气势也没了,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我哥呢?”

乔婳语气敷衍,“他出去了,你没他联系方式?”

换成以前顾俊星听乔婳这爱答不理的语气早就发作了,今天却破天荒地没反驳,低声说:“我打了我哥好几个电话,他都没接。”

乔婳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人家估计忙着跟姜南睡觉呢,哪有空搭理你。】

顾俊星脸色变得有些奇怪,“他昨天晚上没回来?”

乔婳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意外,顾闻泽不回家应该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他去姜南那里了。”乔婳算是间接回答了问题,“你应该有姜南家的地址吧,去那边找他应该能找到。”

顾俊星忍不住多看了乔婳一眼,犹豫地说:“我哥去姜南那里,你不生气?”

他听说乔婳以前只要一知道他哥跟姜南在一起,就像个疯婆子找他们的茬,两人还为此吵了好几次架。

乔婳疑惑的样子不像作伪,“我生气什么?”

【我巴不得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我好跟你哥早点离婚。】

【到时候离婚了,说不定我还能分一大笔钱,下半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希望姜南加把劲,赶紧把顾闻泽拿下,这样我就解脱了。】

顾俊星堪堪维持住了表情,“你,你以前不是很喜欢我哥,甚至不惜用那种下.......手段逼我哥结婚吗?”

“下作”两个字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当初两人床照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如果不是乔婳做的那么绝,根本没有嫁进顾家的机会。

乔婳听出他想说什么,没放心上,“我以前是很喜欢你哥,不过现在不喜欢了。”

就算她否认,估计也没几个人相信,还不如换个说法。

顾俊星盯着乔婳的脸,像是想找出她撒谎的痕迹,可是她坦诚的样子让人找不出一点破绽。

顾俊星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是因为姜南姐回来了,你知道自己没机会了吧?”

乔婳思考了一下,“算是,也不是。”

“是不是,不是就不是。”顾俊星对她这个说法很不满,“什么叫算是也不是?”

乔婳懒得跟顾俊星辩解那么多,岔开话题说:“怎么突然说起我来了,你来这里找你哥有事?”

提到这个话题,顾俊星的脸红一阵青一阵,像是恼羞成怒,“关你什么事?”

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乔婳忍不住吐槽,穿到哪个剧情不好,偏偏穿到怀孕的节点。

一个星期前,原主察觉自己没胃口,闻到油腻的东西还想吐,来医院一查才知道自己怀孕了。

原书里,乔婳发现拿到怀孕报告之后,正好在医院里碰见顾闻泽和姜南。

乔婳当场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了顾闻泽。

姜南听说乔婳怀孕之后,先是恭喜顾闻泽当爸爸,伤心地提出要离开这座城市,顾闻泽当然不可能让她走,于是强迫乔婳打掉孩子。

乔婳没想到顾闻泽会是这个反应,把矛头对准了姜南,发疯般跟她撕打起来。

为了救姜南,顾闻泽情急之下推了乔婳一把,她没站稳撞在墙壁上,引起先兆流产。

乔婳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的院,这期间顾闻泽没来看过她一次,每天都陪在姜南身边。

这剧情乔婳听了脑袋都大了。

换成恋爱脑原主,一定会把肚子里的孩子留下来。

但乔婳不会做这种蠢事。

反正顾闻泽知道以后也不会要,还不如她主动打掉。

她可不想介入男女主的剧情,又落得跟原主一样的悲惨下场。

从医院离开后,乔婳回了顾家。

自从两人结婚后之后,乔婳就搬进了顾闻泽的家,一住就是三年。

原主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然而顾闻泽只是把她当发泄工具。

乔婳进浴室洗了个澡,刚换好衣服出来,就听见楼下传来密码锁解锁的声音。

伴随着脚步声靠近,接着房门从外面推开。

顾闻泽走进房间,跟浴室门口的乔婳四目相对,她正拿着毛巾擦头发,修身的睡裙勾勒出曼妙身材,水珠顺着她光滑修长的脖颈下滑,消失在胸前令人遐想的部位。

顾闻泽微微眯起眼睛。

不得不承认,乔婳这张脸和一米七五的身材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可惜这副姣好的皮囊下却心如蛇蝎。

注意到顾闻泽的目光,乔婳下意识捂住胸口,脸上充满防备,“看什么看?”

真不是乔婳故意穿成这样勾引顾闻泽,实在是原主的衣柜里找不出一件正常的睡衣,要么是吊带蕾丝,要么是情趣内衣。

这已经是她能找到的最保守的一件了。

这副样子落在顾闻泽眼里就是乔婳矫揉做作,他厌恶地收回视线,扯下领带随手扔在地上,“我现在没力气跟你吵架,你最好别来烦我。”

每次顾闻泽从姜南那里回来,乔婳都会跟他大吵一架。

今天肯定也不例外。

然而乔婳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凭借着原主的记忆找到柜子里的吹风机,自顾自吹起头发。

看着乔婳平静的反应,顾闻泽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乔婳居然没有像以前一样跟他大吵大闹。

顾闻泽声音冰冷,“乔婳,你又在动什么歪心思?”

乔婳吹头发的动作顿了顿,她回头看向顾闻泽,眼神多了几分古怪,“我又怎么了?”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我闹的时候嫌我像个泼妇,不闹又以为我在动什么歪心思。】

【他是不是以为我会对他的姜南做什么。】

顾闻泽目光变得深邃无比。

不怪顾闻泽这么想,自从姜南回国以后,乔婳就一直在针对她。

好几次乔婳还动手伤害姜南,如果不是他正好赶到,姜南早就不知道进了多少次医院。

顾闻泽危险地眯起眼睛,“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对我送姜南去医院很不爽,所以一直故意想找茬吧?”

乔婳关掉吹风机,房间里瞬间恢复平静,她的声音显得愈发清晰,“顾总,既然你觉得自己照顾朋友没错,为什么觉得我会生气?”

“还是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越线了?”

顾闻泽下颌变得紧绷,声音低沉:“她刚回国,只有我这个朋友,我不照顾她,还有谁能照顾她?”

乔婳哼了一声:“姜家以前好歹有权有势,姜南在这里读到高中毕业,连个朋友都没有?”

【亏你还是个霸道总裁,这种蹩脚的理由都信。】

【我还说我有十个男模,你信吗?】

顾闻泽太阳穴突突直跳,乔婳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姜南她性格比较内向,从小就没什么朋友,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乔婳敷衍道:“是是是,她性格内向,还会缠着别人的男朋友不放。”

顾闻泽恨不得掐死乔婳。

她这张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明明以前只会像个泼妇一样动手动脚。

就在这时,顾闻泽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来电显示闪烁着姜南的名字。

【来了来了,白月光她来了。】

【等下白月光就会说自己发烧变严重了,让你过去照顾她。】

顾闻泽假装没听见,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姜南虚弱沙哑的声音,“闻泽,我发烧好像更严重了,你能过来一下吗?”

顾闻泽看向乔婳的眼神里多了一抹复杂。

居然真的被她给说中了。

见顾闻泽久久没回应,姜南内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闻泽,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乔婳手掌抵在唇边,故意提高声量,“明知道打扰还打电话过来,该说你贱还是说你犯贱?”

顾闻泽额角青筋跳了跳,怒斥道:“闭嘴。”

乔婳撇了撇嘴,把头转了过去。

“乔婳也在那里吗?”姜南声音里含着歉意,“抱歉,是我打扰你们了,不然我自己打车去医院看看吧。”

顾闻泽沉声道:“不用,我现在过去,你等我一下。”

姜南有些犹豫,“这样可以吗?乔婳不会生气吧?”

顾闻泽瞥了乔婳一眼,“不用管她,好好待在家里。”

姜南这才露出笑容,“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顾闻泽拿起外套就要离开,此时他又听见那该死的女人的心声。

【他是要去看小白莲了吧?】

【可惜他路上就会跟别人撞车,然后去不成小白莲的家。】

【要不要跟他说一声?】

【算了算了,顾闻泽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顾闻泽脚步猛地一顿,心口莫名涌起一股烦躁。

他才不信乔婳这个女人的鬼话。

她肯定又在耍什么花招。

不再去看乔婳是什么反应,顾闻泽摔门而去,开车朝姜南的住所赶去。

然而没开出多远,只听见“砰”地一声,顾闻泽的车前盖被右边驶来的桑塔纳重重撞了上来。


期间顾闻泽抬起头,发现乔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她握着筷子认真吃饭,似乎真的毫不在意他受伤。

他想起两人结婚第一年,有次他出车祸不小心伤到了头,乔婳在病房里忙上忙下,又是替他换药,又是一晚上守在床边寸步不离。

可是现在他受伤了,乔婳居然无动于衷。

连顾闻泽自己都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心头像被一股无名火烤着,闷闷地不痛快。

等处理好伤口后,顾闻泽来到餐桌前坐下吃饭,听到动静的乔婳抬起头,淡淡看了他一眼后,又把头低了下去。

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息,只能听见碗筷碰撞的声音。

在顾宅那顿饭让乔婳放下了警惕,所以吃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但她忽视了一点,虽然保姆刻意把菜做得清淡,但还是免不了油腻。

等乔婳感觉到胃里的翻山倒海时,已经来不及了,直冲喉咙的干呕感让她忍不住吐了出来。

顾闻泽听到动静,抬眼看向乔婳,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你怎么回事?”

乔婳没吃多少东西,吐出来的都是酸水,她故作镇定地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没事。”

顾闻泽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又捕捉不到那一丝异样。

他声音覆上了几分低沉,“乔婳,你不会在瞒着我什么吧?”

乔婳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不动声色避开了那几道油腻的菜,“我能瞒着你什么,就是胃不舒服而已。”

顾闻泽想起上次乔婳去医院检查身体,就说是胃不舒服,一股说不上的烦躁涌上心头。

“胃不舒服就去医院治疗。”顾闻泽沉沉地说:“家里又不是没钱给你治病。”

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才打破了盘旋在两人之间凝重的气息

乔婳瞥见屏幕上闪烁的来电显示,微微挑了挑眉。

顾闻泽扫了一眼屏幕,拿手机的动作忽然顿了顿。

【接啊,你的白月光都给你打电话了,怎么还不接?】

【难道因为我在场,所以顾闻泽不好意思?】

【不可能吧,他又不是这种要脸的人。】

乔婳忍不住出声,“姜小姐给你打电话,你不接?”

顾闻泽不知道自己那一瞬间的迟疑是怎么回事,以前姜南一打电话过来,他都是第一时间接起。

顾闻泽迅速调整好心情,按下接听。

电话那头传来姜南娇柔的声音,“闻泽,你今晚要过来吗?”

顾闻泽自动放缓了声音,“怎么了,腿还是不舒服?”

“嗯,有点。”姜南迟疑了下,“你那边怎么那么安静,你现在在哪里?”

顾闻泽沉默片刻,“我在家。”

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好半天,姜南才紧着嗓子开口,多了几分柔弱娇怜,“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乔婳陡然提高声量:“没什么不方便的,顾总马上就过去。”

顾闻泽掀起眼皮看向她,不知道是不是乔婳的错觉,那一眼里好像带着僭越的不悦。

“乔小姐也在?”姜南这么问,话里却没有半分意外,小心翼翼地说:“那她会不会介意?”

都特意点到她的名了,乔婳怎么能不回答,一只手抵在唇边,大声说:“你放心,我一点也不介意。”

说完她看了顾闻泽一眼,催促说:“没听见人家说的,还不快去?”

乔婳态度大方又坦然,一点也不像伪装出来的样子。

明明她这么善解人意,顾闻泽应该满意才对,可是心口像被一把小锤子砸了下,谈不上舒畅。


不知道是不是顾俊星的错觉,乔婳说完这句话之后,周遭的空气仿佛—瞬间冷冽了下来,尤其是他哥那个方向的气流异常强烈。

见餐桌上没人出声,姜南抿了抿唇,“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打扰了。”

见姜南走到唯—的座位上坐下,对面还正好是顾闻泽,乔婳别提对自己的安排多满意了。

【哎,我真是太贴心了,居然主动给姜南和顾闻泽制造机会,谁能有我这么善良。】

【顾闻泽心里肯定高兴得跳起来了吧。】

【希望顾闻泽看我这么识趣的份上,到时候离婚的时候给我分多点家产,我就心满意足了。】

顾闻泽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看乔婳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暗潮汹涌。

又是离婚。

乔婳故意让姜南留下来,就是想刺激自己提出离婚?

听到乔婳不知死活的心声,顾俊星有些急了,他不知道乔婳是怎么想的,居然邀请姜南留下来吃饭。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跟姜南是情敌关系吗?

偏偏顾俊星不好说什么,只能心里干着急,目光在三人之间转来转去。

姜南不是傻子,餐桌上凝滞的气氛太过明显,她只好把目光转向顾俊星,先跟看起来最好搭话的顾俊星搭话,“俊星,你回来多久了?”

顾俊星有些心不在焉,“半个多月了。”

“听说你带了女朋友回来。”姜南没注意到顾俊星的反常,笑着说:“怎么今天没带来?”

提到这事,顾俊星的思绪终于被拉了回来,他盯着碗里的白米饭,神色有些黯然,低声说:“我们分手了。”

姜南愣了—下,脸上顿时浮起—丝尴尬,“抱歉,我不知道,真是不好意思。”

顾俊星摇了摇头,“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本就低迷的气氛因为这番对话更加干窒。餐桌上—时间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

也许是气氛太过尴尬,姜南只好没话找话,只不过这次交流的人变成了顾闻泽,“闻泽,你今天怎么都不说话?”

【是啊,老公你快说句话啊。】

听到乔婳故作娇媚的心声,正在喝汤的顾俊星猛地呛了—下,他抬起头,摆了摆手,“我不小心噎到了,你们继续。”

他忍不住瞪了眼乔婳,大庭广众的,这女人能不能含蓄—点?

顾闻泽连眼都没抬,淡淡道:“没什么好说的,吃饭吧,菜快凉了。”

姜南不自觉捏紧了手里的筷子。

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顾闻泽好像对她冷淡了很多,偏偏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或者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所以她今天才故意找上门来,借口看顾俊星,其实来找顾闻泽才是真的。

“闻泽,你是不是介意我打扰了你们—家人吃饭,所以不高兴了?”姜南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咬着嘴唇说:“如果是的话,我可以走的。”

乔婳生怕姜南真的走了,开口挽留,“别啊,顾总怎么会介意你在这里,你来了,他能高兴得多吃几碗饭呢。”

说完她看向顾闻泽,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是吧顾总?”

顾闻泽冷冷扫了乔婳—眼,没有回应这个问题。

姜南紧紧盯着顾闻泽的脸,心里重燃希望,“真的吗?”

乔婳主动替顾闻泽回答,“当然是真的,不然你能—回国,顾总就招你当他的贴身秘书吗?所以你千万别觉得不好意思,把这里当自己家就行了。”

—直没说话的顾闻泽忽然冷冷开口:“食不言寝不语,你父母没教过你?”


顾闻泽收起手机,沉着脸推开椅子起身离开。

乔婳像个善解人意的好兄弟,不忘交代说:“要是太晚的话,你就别回来了,在那边借住一晚。”

顾闻泽的脚步有一瞬间的停顿,背影刹那间迸发出冷意,握紧拳头出了门。

餐桌前只剩下乔婳一个人,保姆忍不住说:“夫人,您别怪我多嘴,您为什么要赶先生出门呢?”

虽然她来的时间短,但也能看出这两人感情不算太好。

好不容易顾闻泽回来吃顿饭,居然又被乔婳赶去了别的女人那里。

而且那个女人一看就心术不正,摆明了是要来破坏两人的感情。

乔婳重新拿起筷子,平静地吃饭,“男人的心要是不在,强留也没有意义。”

保姆想说什么,看着乔婳不甚在意的脸,无奈叹了口气,回到厨房继续干活,却没有注意到乔婳眼神染上了几分若有所思。

不过顾闻泽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早点打掉才行。

虽然被顾闻泽发现的话,这个孩子肯定也留不下来,但多少会增添不少没必要的麻烦。

幸好明天就是周日,公司单休,她终于有时间可以做引产手术。

初夏的晚风裹挟着一股闷热燥感,在闭塞的车厢里暗流涌动,顾闻泽从别墅出来后,没有急着去姜南那边,他坐在车里,透过挡风玻璃望着别墅亮着灯的方向。

良久,他掏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你去帮我查一下,一号那天乔婳在医院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

他总觉得,乔婳最近有些不对劲。

十五分钟后,姜南听到门铃声去开门,见到顾闻泽破皮的唇角时,被吓了一跳,“你的嘴唇怎么弄成这样了?”

顾闻泽敷衍地说:“没什么。”

似乎意识到什么,姜南不自觉咬住嘴唇,声音低了几分,“是因为你要过来,所以乔小姐生气了是吗?”

姜南有些急了,显得口不择言,“她也太不为你考虑了,再怎么生气,也不能弄伤你,明天去公司让员工们看见会怎么想。”

“不是她的问题。”顾闻泽忽然打断姜南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听姜南说乔婳的不是,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快。

也许是姜南之前从来不会在背后说人坏话。

顾闻泽话里的冷淡让姜南愣了一下,似乎察觉到什么,她的指尖抠住了裙角,“抱歉,是我太心急了,乔小姐以前总是找你麻烦,所以我以为她又跟你闹了。”

她睫毛微垂,在灯光下打下一片小小的阴影,眸子里的光亮也随黯淡下来, 顾闻泽叹了口气,岔开话题说:“我先帮你上药。”

“嗯。”

姜南低低的应了一声。

气氛无形间变得低迷起来,一直到上药结束,姜南都没有再说过话。

顾闻泽把药放回原位,轻叹了口气,“我跟她发生了点误会,不是因为你的事。”

他的解释让姜南眼底重新亮起幽光,她抬起头,那点激动掩饰得很好,故作迟疑地说:“闻泽,你没考虑过跟她离婚吗?”

顾闻泽的动作倏地凝固在半空中。

姜南声音低了几分,“我已经听说乔婳当年对你下药的事情,是因为她威胁你,所以你才会娶她的,你们之间根本没有感情基础。”

顾闻泽当然想过跟乔婳离婚,但每次提起,乔婳的反应都很激烈,有几次更是闹到自杀的地步。

虽然乔婳前不久主动提过一次离婚,但顾闻泽没有当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