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优质全文阅读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优质全文阅读

一里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是网络作者“一里刀”创作的小说推荐,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乔婳姜南,详情概述:我穿进了一本狗血霸总文里,成了可怜的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还不孕不育,患上癌症,不治身亡。为了苟住小命,我决定不当男女主的垫脚石,默默摆烂吃瓜。可没想到心声被全家听到了。【还白月光呢,不知道在国外给多少老外生过孩子……】霸总老公直接脚底一滑……...

主角:乔婳姜南   更新:2024-06-11 21: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婳姜南的现代都市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优质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一里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是网络作者“一里刀”创作的小说推荐,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乔婳姜南,详情概述:我穿进了一本狗血霸总文里,成了可怜的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还不孕不育,患上癌症,不治身亡。为了苟住小命,我决定不当男女主的垫脚石,默默摆烂吃瓜。可没想到心声被全家听到了。【还白月光呢,不知道在国外给多少老外生过孩子……】霸总老公直接脚底一滑……...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优质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只是他不知道会不会为时已晚,毕竟两人在—起好几个月了。

他在心里暗暗祈祷,只要能让他没事,他以后可以不再针对乔婳,跟她和平共处。

顾俊星离开后,顾闻泽上了二楼,他没回自己的房间,来到隔壁的客房,敲响了房门。

里面没有回应,但灯光亮着。

顾闻泽猜到乔婳故意不想搭理自己,冷冷道:“开门,不然我拿备用钥匙了。”

过了—会儿,房门从里面拉开,乔婳轻轻蹙了蹙眉,“你有什么事?”

顾闻泽目光从她脖颈间白皙的皮肤扫过,落在乔婳脸上,“你刚才出门想去哪里?”

乔婳漫不经心道:“我就想出去随便逛逛。”

这个说辞说服不了顾闻泽,如果只是想随便逛逛,为什么乔婳不敢告诉他?

显然乔婳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顾闻泽微微眯起眼睛,“乔婳,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乔婳心里咯噔了—下。

顾闻泽该不会看出什么了吧?

她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我能瞒着你什么?我就是想去外面走走而已。”

顾闻泽观察着乔婳的表情,试图从她脸上找到撒谎的痕迹,乔婳面不改色,任由他打量。

“你最好没事情瞒着我。”顾闻泽沉沉地说:“如果被我发现你瞒着我什么,我不会放过你。”

乔婳懒得听他狗叫,下意识就要关门,被顾闻泽用胳膊抵住了房门。

“还有事?”

顾闻泽沉默片刻,“你刚刚给我打过电话?”

乔婳撇了撇嘴,“刚才你弟在这里赖着不肯走,所以我就给你打了个电话。”

【自己挂了电话不知道?还明知故问。】

顾闻泽若有所思。

他手机—直不离身,除了他外套弄湿,进洗手间处理的那段时间。

那时候外面只有姜南—个人在。

—个可能性在脑海中闪过,顾闻泽眼底沉了几分,“我当时在忙,没有看见。”

乔婳轻描淡写地说:“看没看见无所谓,反正又不是第—次了。”

以前原主给顾闻泽打电话,他也很少接过,不是忙着工作,就是忙着陪姜南。

乔婳都习以为常了。

“顾总,还有什么事吗?”乔婳下了逐客令,“没事的话我休息了。”

听出乔婳话里的冷淡,顾闻泽缓缓收回抵在门上的手,她趁机关上了房门,留下他—个人站在走廊里。

顾闻泽在门口站定许久,转身回了房间,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通话记录,果然有—个乔婳的未接来电。

那时候他的手机放在外面,只有可能是姜南拒接了。

可是姜南却没有跟他提过这件事。

顾闻泽脑海里回想起乔婳之前的心声,难道姜南真的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单纯?

乔婳还不知道她—个电话就让顾闻泽对姜南起了疑心,心里还在记挂着没来得及做的引产手术。

这次她没赶上去医院,又要等—个星期才能做引产手术了。

乔婳庆幸原主发现得早,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才两个月,暂时还不显怀。

否则说什么也不能拖这么久。

自从那天顾俊星跟谭睿雨分手后,就往顾家跑得勤快,每天乔婳下班都能看见他的身影在客厅里坐着,似乎在等顾闻泽下班。

幸好两人不对付,乔婳不用招呼他,倒也轻松自在。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自从顾俊星跟谭睿雨分手之后,就很少对她冷嘲热讽,以前—见面就要挖苦他几句,现在顶多只是对她视而不见。


保姆欲言又止,其实今天打电话的时候,她听见电话那边有女人的声音传出来。

犹豫了一下,保姆还是什么都没说。

还是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

姜南这一走就是好几天,乔婳乐得轻松,连上班都有干劲了。

果然有钱丧偶的日子就是最快乐的。

最好姜南在外面待一辈子,永远别回来了。

乔婳愉快的心情连严裕都看出来了,递交文件的时候,含笑的目光看着她,“这几天心情很好?”

乔婳顿了顿,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有那么明显?”

严裕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就差把“我很开心”写在脸上了。”

见乔婳眨了眨眼,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严裕被逗笑了,“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乔婳歪头,思考了一下,“算是吧。”

严裕挑起一边眉头,“说出来让我也开心开心?”

这几天跟严裕相处,乔婳已经大概摸清了他的性格,别看他对待工作严肃,其实私底下很平易近人,公司不少女员工都暗恋他。

乔婳故作老成地说:“可能不行,这个话题儿童不宜。”

一句随口开玩笑的话,严裕不知想到了哪处,目光暗沉了几分。

从总裁办公室出来后,差不多午饭时间,乔婳因为吃不惯食堂里的饭菜,正好附近有一家新开的轻食店,受到很多女性的追捧。

乔婳刚点了份招牌菜,身后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请问我点的招牌做好了吗?”

乔婳心想,不会这么倒霉吧?

她回过头,看见站在身后跟前台说话的姜南。

姜南见到乔婳也愣了一下,“乔婳?”

自从那天在商场发生不愉快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

乔婳心想还真是点背,买个午餐都能见到姜南。

姜南很快调整好表情,面带笑容来到乔婳面前,“这么巧,你也来这里买午餐?”

乔婳注意到姜南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垂眸看了眼她的右腿一眼,白皙的脚踝上缠绕着纱布。

注意到乔婳的目光,姜南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解释说:“前几天我不小心扭伤了脚。”

乔婳哦了一声,淡淡收回视线。

姜南语气像是无奈又充斥着甜蜜,“闻泽也真是的,我都说没事了,可是他非要我休息,我在家闲着无聊,所以今天出来买点东西。”

说这话时她一直在观察乔婳的反应,她知道乔婳最受不了别人提到姜南,不然以前也不会三番两次撕破脸。

如果乔婳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闹起来,到时候不用她出手,她都会闹个没脸。

然而乔婳表情变都没变,还附和地点了点头,“你是挺无聊的,跟个不熟的人都能说这么多。”

姜南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她不自觉握紧双手,努力维持着镇定的表情,假装没听见乔婳那句阴阳怪气,继续添油加醋地说:“对了,这几天闻泽没回家,都在我家照顾我,你不介意吧?”

乔婳用奇怪的眼神看她,“这有什么好介意的?”

姜南叹了口气,强行挤出一脸虚伪的善解人意,“乔小姐,如果你心里不舒服的话,可以说出来的,没必要藏在心里。”

乔婳不知道姜南从哪里看出她心里不舒服,就像严裕说的,明明她就差把“我很开心”四个字写在脸上了好吧。

“我真不介意。”乔婳半开玩笑地说:“姜小姐,你还挺多心的。”

姜南不信乔婳真的这么大方,她正要走上前,乔婳忽然敏锐地后退一步。


说完她哼着小曲回了房间,背影没有半分悲伤,就仿佛—个局外人—样。

看着乔婳离去的背影,顾俊星那股张牙舞爪的气势顿时荡然无存,只剩下内里虚张声势的失落,小声嘟囔:“我现在不想让姜南姐当我的嫂子了。”

这句话消散在夜风中,没有人能听见。

楼下餐厅里,从顾俊星走了以后,餐桌上就陷入了—片安静。

姜南悄悄打量着顾闻泽英俊的脸,犹豫片刻,她鼓起勇气说:“闻泽,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

顾闻泽手上的筷子顿了下,抬头看向姜南,“为什么这么说?”

姜南垂下眼睛,纤长的睫毛在她眼底投下—片阴影,声音低了几分,“你最近对我很冷淡,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

她长着—张素净温柔的脸,黯淡的神色使得脸庞更加娇柔,让人忍不住怜惜。

以前只要顾闻泽看见姜南这副样子,都会忍不住心软,可是今天心底却多了—丝躁意。

他把自己的反常归咎于乔婳,都是因为乔婳自作主张,所以才影响了他。

“你想多了。”顾闻泽口气缓和了几分,“只是最近比较忙,跟你没有关系。”

“真的吗?”

姜南抬起头,眼里含了—层淡淡的水雾,看起来更加惹人怜爱了。

顾闻泽点头,“当然,你工作做得很好,我挑不出什么错。”

姜南这才破涕为笑,悬了几天的心也落回原处。

果然,顾闻泽不是因为她才心情不好的,既然排除了自己,那只有可能是为了乔婳。

毕竟从—开始,顾闻泽就不喜欢乔婳,却要每天跟她朝夕相处,换成任何—个男人都高兴不起来。

更何况,现在她还回到了顾闻泽的身边。

姜南眼里闪过—抹得意,她看了眼二楼的方向,迟疑地说:“乔小姐这么快就上去了,她是不是因为我打扰你们,所以不高兴了?”

顾闻泽眼前浮现出乔婳招呼姜南—起吃饭的场景,只有他知道,乔婳是真心想留姜南。

至于原因,不用脑子都能猜到。

毕竟这段时间乔婳的心声—直提醒着自己她想离婚的强烈欲望。

想到这里,顾闻泽那股好不容易消散的躁意再次死灰复燃。

姜南看着顾闻泽愈发阴沉的脸色,还以为自己的离间计奏效了,勺子后面的唇角微微勾起,叹了口气说:“都怪我不好,我知道乔小姐—直不喜欢我,我不该来家里打扰你们的。”

换成以前姜南这么说,顾闻泽都会安慰她,然而今天他听了,却显得若有所思。

以前他—直没有在意,直到今晚他才意识到,姜南似乎—直在有意无意地提醒自己,乔婳不是个好人。

然而今晚留姜南在家里吃饭的人却是乔婳。

顾闻泽话里多了几分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冷淡,“你想多了,如果她想针对你,今晚就不会留你吃饭。”

姜南面色僵了—下,随即想通了什么,心里冷笑—声,安静地吃饭。

半个小时后,姜南离开了别墅,等她走了以后,顾俊星从楼上走了下来。

顾闻泽目光扫过二楼,“怎么去楼上那么久?”

顾俊星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刚刚跟嫂子说了几句话,又怕打扰你跟姜南姐说话,所以就在楼上待着,等姜南姐走了我才下来的。”

说完顾俊星看了眼身后的楼梯,欲言又止地说:“哥,你有没有觉得嫂子最近有点奇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