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优秀文集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

优秀文集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

烽火连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实力派作家“烽火连城”又一新作《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赵桂菊高林,小说简介: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所有陌生人瞬间成为朋友,那一定是牌室。你以为他们都是真心的?或许有人真的喜欢打牌吧,但是大多数情况要比你想象的更复杂……人命或许不会出现在犯罪的第一现场,但是会出现在牌局上,你以为输赢的眼神是内心的写照?其实一个巨大的交易正在进行,只是我们没有人发现而已。...

主角:赵桂菊高林   更新:2024-06-11 21: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桂菊高林的现代都市小说《优秀文集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由网络作家“烽火连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实力派作家“烽火连城”又一新作《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赵桂菊高林,小说简介: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所有陌生人瞬间成为朋友,那一定是牌室。你以为他们都是真心的?或许有人真的喜欢打牌吧,但是大多数情况要比你想象的更复杂……人命或许不会出现在犯罪的第一现场,但是会出现在牌局上,你以为输赢的眼神是内心的写照?其实一个巨大的交易正在进行,只是我们没有人发现而已。...

《优秀文集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精彩片段


眼看着将近十点了,楼下打麻将的也陆续到了时间,剩下两桌还差半圈麻将的老顾客们,我将锁头丢给他们,叫他们打完了走的时候,把门替我锁一下就行。

这样,二丫的身子也能空出来。

几个女人说着话,就叽叽喳喳的挤进了我的那辆破捷达里。

可是她们有五个人,只有四个座儿。

让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下去,那是不可能的,我让陈丽红开她的车,她说她要和小姐妹们喝酒,坚决不开。

没办法,只能超载硬挤一个。

她们说要真是点子背,碰上交警,那就把身材稍微娇小一点的二丫塞到后背箱里……

二丫虽然委屈,但是表示,为了帝王蟹,就算被塞进后背箱,也认了,为了帝王蟹,拼了!

白山是桃南城的邻城,但是白山是区级市。所以要比桃南城规模大的多,距离青山镇,同样只有三十公里的路程,虽然中间有区间测速,但是四十分钟左右也就到了。

等到了白山的时候,由于走的乡间村路,所以根本没见到什么交警。

到了市区,不能再靠撞大运了,所以叫陈蓝下去打了车,然后大家一起来到了白山的寻岸海鲜自助。

寻岸这里说是自助,听起来不怎么高大上,但是,这里的自助可不寻常。

有上中下三个档位,388,888以及1688的最高档。主打的中上档位餐饮。

食品展区都是一个展区,价位差主要集中在一些高价海鲜上。

作为五女一男中的冤大头,毫无疑问,六个人一起选了最高档的1688,付钱的时候,正好一万出头,心疼我的龇牙咧嘴。

我能不心疼嘛?

这顿饭,吃进去我爹起早贪黑忙活一大年的十亩地净利润……

心疼归心疼,东西真是好东西。

由于是最高档次,所以所有食品展区全部对我们六个开放。

几个女人如同一群麻雀一样,瞬间就兴奋的嗷嗷叫,兴奋的甚至要伸手到水槽里亲手去抓活着的帝王蟹,吓的旁边的服务生赶紧阻止……

这要是被它的蟹钳子搂上,还不把她们的小手指头夹断……

今天的运气不错,餐厅里今天运来一条金枪鱼,自然是要点上的。

我们六个人要了七只帝王蟹,因为二丫说什么都劝不住,执意要干至少两只。

剩下的,金枪鱼是必须要的。

面包蟹也要来上几只,另外,还有东星斑,老虎斑,黑金鲍,国宴鲍,大连鲍,和牛肉片,三文鱼等等,居然还要了战斧牛排和几十只肥海星,这还不算,居然还要了鲅鱼韭菜馅儿的饺子……

点完了菜,孙丽红表示,暂时就先来这么多,回头再说。

我都惊呆了……

还暂时?

就这量,差不多都是去东海龙宫抄家的量了,还暂时?

我连忙道:“我跟你们几个说,瞅瞅你们几个娇滴滴的样儿,能吃多少?平时吃饭的时候,吃的都是猫食,今儿这谁要的东西,谁负责吃哈,要是吃不了你们就兜着走,我可不负责给你们打扫战场。”

几个女人闻言,纷纷朝我竖起中指,表示瞧不起我。

当东西逐一上来的时候,我顿时被这几个女人震惊了……

她们这几个货,平时吃饭的时候,顶多一碗饭,吃菜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跟吃猫食一样,更多时候甚至是半碗饭。

但是今天,我算是看到了她们的真实实力。

几只战斧牛排先上来,甚至不等我动刀子,就被她们几个叽叽喳喳的切了个七零八落,然后,又在一片叽叽喳喳中,纷纷拿起来丢到嘴里分食……


我这人不怎么挑食,对于送上门的,只要不讨厌,基本来者不拒,于是便将身子翻过来,把黄玲嘤咛—声搂在怀里。

这时候手机猛的叫唤了起来,格外刺耳儿。

黄玲见状顿时不爽的瞥了个白眼儿:“你这破手机可真会挑时候……”

电话是孙丽红打来的。

我赶紧对黄玲道:“别知声噢!”

黄玲点头示意明白。

我接了电话:“哎红姐!”

孙丽红的语气很冲:“高林你在哪?”

我说澡堂子呢,咋了红姐?

孙丽红顿了—下:“你还有心思想别的,是不是又跟那个11号扯犊子呢?”

我说红姐有事儿你直接说就是,到底咋了?

孙丽红道:“老陈婆子死了,你知道不?”

我闻言大惊,赶紧坐起来:“啥时候的事儿啊?咋死的?”

孙丽红怒道:“我哪知道,我刚起来—会儿,你大哥告诉我的,好像是昨天晚上死的,今儿早上出殡,让我问问你,这事儿,跟你有没有关系,你赶紧把这事儿整明白喽,到底咋回事儿?你跟老虎到底咋弄的?”

我连连点头:“红姐你告诉我大哥别慌,我就去问问,咋回事儿?”

孙丽红:“快去,这事儿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千万别跟棋盘室扯上关系,知道不?”

我来不及回答她,撂了电话,就赶紧穿衣服……

黄玲道:“高哥,不整了啊?”

我怒道:“还整个屁,都出人命了……”

冲出澡堂子,我开车连忙回到院子,来到老虎的屋子里。

我急不可耐道:“虎子叔,老陈婆子死了,你知道不?”

老虎闻言,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脸淡然的摇摇头:“她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能没关系嘛?

我赶紧问道:“虎子叔,这可不是小事儿,你得告诉我,那天,你是怎么跟老陈婆子,还有老王婆子,把这两万块钱要出来的,虎子叔,你必须跟我说实话,这事儿不小,很严重的……

“你老实跟我说,你有没有给那两老东西上手段,你真没给她俩揍—顿,或者灌药啥的?”

老虎—脸镇定的看着我:“就两根老白菜梆子,我用得着上那个手段嘛,我就是开着车,去了蹚幼儿园,拉着她两的孙子,给她两送回了家。

“然后跟她们说,这小孩子上学,没有大人接送,不安全,听说缅北那边,现在时兴买卖小孩儿的腰子,老值钱了,另外听说,现在外国人,都时兴换小孩儿血,抽干了换,能长寿……

“我可是很有礼貌的跟她们说的……”

听老虎说的,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而且以老虎的为人,他做了什么,大概率也不屑于撒谎。

如果按着老虎说的,那么,老陈婆子的死,的确跟棋牌室,扯不上任何关系。

闻言我顿时心里大安,长出了—口气。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这事儿,我还得彻底弄个明白,这老陈婆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于是我朝老虎点点头:“那行虎子叔,我知道了,如此说,那,老陈婆子的死,跟咱确实扯不上关系。行,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从老虎那出来,我给陈莉莉打了电话。

陈莉莉待在青山镇多年,平时跟那些妇女们—起叽叽喳喳,打麻将。

青山镇不大,所以,有个什么大事小情,她们全都知道。

也不知道她们这些娘们哪里来的神通,甚至连—些隐秘的私人秘闻,她们都知道……

我听过她们这些女同志聊天,那家伙,描述的绘声绘色,就跟在当事人的脑门子按了摄像头—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