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明穿,我成了万人唾骂的万大奶妈

明穿,我成了万人唾骂的万大奶妈

观海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大女主——权谋——宫斗——养成我穿越到大明,成了历史中的万大奶妈,史上说她天生狐媚,勾引皇帝,让皇帝娶了比他大17岁的女人。她还欺负皇后,让皇帝将她废了。还说她是宫中堕胎队队长!堕下嫔妃腹中婴儿无数。还要杀太子?让太子刚生下来就东躲西藏,要不是有忠义太监相救,太子也得死于她的手上。大明将近三百年的后宫中,没有谁能比她更嚣张跋扈,更阴毒狠辣。在她统治的后宫中,嫔妃们都要老老实实的,只要有她在,后宫就没有宫斗,难道我真的穿越到这个女人身上吗?

主角:   更新:2022-11-15 11: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明穿,我成了万人唾骂的万大奶妈》,由网络作家“观海”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大女主——权谋——宫斗——养成我穿越到大明,成了历史中的万大奶妈,史上说她天生狐媚,勾引皇帝,让皇帝娶了比他大17岁的女人。她还欺负皇后,让皇帝将她废了。还说她是宫中堕胎队队长!堕下嫔妃腹中婴儿无数。还要杀太子?让太子刚生下来就东躲西藏,要不是有忠义太监相救,太子也得死于她的手上。大明将近三百年的后宫中,没有谁能比她更嚣张跋扈,更阴毒狠辣。在她统治的后宫中,嫔妃们都要老老实实的,只要有她在,后宫就没有宫斗,难道我真的穿越到这个女人身上吗?

《明穿,我成了万人唾骂的万大奶妈》精彩片段

帝明集团,在总经理办公室中,一位三十多岁的风姿绰约女子站在主位,正对着下面站着的男性高管一通臭骂。

“张总,看你干的好事,这合同怎么回事,价格为什么比上次高了一个点??”

“万总,这是因为……。”

“别跟我解释,我只要结果,不要过程。”

“是。”

“还有你,赵总,你说这批货怎么还在码头?怎么还没运出去?”

“这是港口货物积压,所以……。”

“你不知道这批货值多少钱?交货延迟一天,公司要赔多少?公司请你来是干什么的?”

“我马上找人安排。”

女人微笑着道:“还有你,凌总,听说你上个月娶了一位小娇妻,你艳福不浅啊!蜜月度好了吗?”

凌总擦了擦头上的汗,“多谢万总关心,我昨天刚回来。”

女人脸色一变,大骂道:“你度蜜月快活了,可我却很不快活,你说,芯片研制进度为什么减慢了?

不管你干什么事?也不能拖慢公司的进度,你要带领你的部门加班,把进度抢回来。”

“请万总放心,一定在下个月底,将这个芯片研制出来。”

“你,商总,你好安逸呀!为什么…………?”

“还有你,林总…………,”

………

…………

女人将面前的高管从头到尾一通臭骂,一个都没放过,面前的高管也是一声也不吭,任由她呵斥。

那林总是从分公司升职的,对女人这样的霸道风格很是不满,想要辩解,也被同僚用眼神示意他别动。

直到女人骂累了,才坐回椅子上,喘了口气,挥挥手让他们退下。

“滚。”

高管们如蒙大赦,连忙鱼贯而出,生怕迟了一步。

出门之后,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林总气愤道:“总经理这样不顾现实的情况,就这样骂我们一顿,是不是太过分了。

还有张总,李总情况,都是鸡蛋里挑骨头,这就是纯粹找事吗?”

其余几位高管互相看了看,一人拍了拍他肩膀道:“你才来,有些情况你还不太了解。

总经理最近几年,每年都有几次这样的,但平时人都还很好,也就这几天,忍一忍就过去了。”

那林总有些不解,“每年几次都这样?我有些不明白?

她是女人,难道不是应该每个月都这样吗?再说她才三十多,也没到更年期呀!”

旁人翻了翻白眼道:“不是她大姨妈来了,也不是到了更年期,那比大姨妈还要恐怖。

应该是她父母来催婚了,找了几个男人让她相亲呢?所以这才脾气暴躁了点。

父母催婚的恐怖,我相信林总也是明白的吧!”

那林总这才明白,那女人的脾气为什么这样了。

他们都是高管,成功人士。结婚都比较迟,都知道父母催婚的恐怖。

“说的也是,忍一忍就忍一忍吧!”

在里面,总经理万贞萝坐在椅子上手抚额头,不停的叹息,心中埋怨她的父母。

你们以为我不想结婚吗?我也想啊!以前我想恋爱时,你们说要以学习业为重,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信了,我拼命读书,大学,硕博连读,一路下来,那时我二十八了。

想着年龄还不大,还能拼几年,于是,我与师兄夫妇成立了帝明公司,并将公司做大。

到了现在,我三十五了。成了帝明集团的总经理,也成了一位大龄未婚女青年。

可再回头看去,和我同龄的,有共同语言的,我能看上的男人,都结婚了。就是没结婚的,也是想找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

连二婚的,他们考虑的也不是像我这种大龄未婚女青年,他们还是要年轻的。

再加上我性格强势,也学过散打,就是有漏网之鱼的男人想娶我的,也会放弃的。

要不然夫妻万一打起架来,打赢了,说是家暴,名声不好听。打输了,那名声更不好听,连个女人都打不过。

所以相亲这几天,能看上我的,要不就是骗财骗色渣男,要不就是想吃软饭的小鲜肉。

想到此处,万贞萝想到父母晚上安排的相亲,就觉得自己的头有点疼。

万贞萝拿出化妆镜,仔细审视。

嘴里喃喃的道:“我虽然皮肤黑了点,但这是流行的小麦色啊!可是我晒了好久才弄出来的。

我个子高,虽然肤不白,但我长的漂亮,也有大长腿,比之那些美女也不差呀!

还有我体态丰腴,凹凸有致,可为什么就嫁不出去呢?

难道就是我年纪大了?那些男人都喜欢年轻的?怪不得听说过男人都很专一,专一的都喜欢十八岁。”

万贞萝长叹一声,心想,看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已经不行了,只能降低标准了。老头是不可能的,骗钱骗色的渣男更不可能。

忽然,万贞萝想起自己的一个师姐,也是和她差不多的情况,找不到自己合适。

就索性破罐子破摔,包养了一个吃软饭的小鲜肉,日子过得好像也不错。或许我也可以……。

想到此处,万贞萝心中不由一动,要不我也找一个小鲜肉?

虽然我年纪大一点,但对一些小鲜肉来说,我这样风情万种的熟女,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这时,秘书电话通知,下午三点,董事长夫妇让她陪着去机场接一个人。

万贞萝心想,这应该是师兄夫妇的儿子朱深回来了。

想当年这小屁孩自己也是带过他的,他天天就像个跟屁虫粘着我。现在估计是国外留学回来了。

她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于是她准备在椅上眯一会,再去接人。

她眯了一会,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一睁眼,就看见的却是一位少女惊喜的面容。“贞姐姐,你醒了。”

万贞萝望着那少女,一下愣住了,这是谁?她怎么在我的办公室里?

这少女好像都还没成年,是谁将她放进我的办公室?难道不知道我的办公室里有很多机密码?

又环顾四周,这不是我的办公室啊?这只是一间小屋子,装潢并不豪华。

但以万贞萝的眼光看出,这里的家具陈设都是完全按古法制作,价格可是不低。

不过屋中电灯也没有,只是用油灯照明,窗户也是用纸糊上的,这也太复古了吧!

这时,边上的少女又道:“贞姐姐,你今天下午掉进湖里,可吓死我了。”她娇俏的拍了拍胸口。

万贞萝看着少女,半天才缓过神来,“你是谁?这是哪?”

少女一愣,“贞姐姐,我是莲儿啊!这是紫禁城啊!”


万贞萝以她驰骋商场这么多年的眼光,当然看出这个叫莲儿的少女并未说谎,可她说的紫禁城是什么意思?

她准备坐起来,却感到身上无力。少女连忙扶起她,并拿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背后,让她舒服一点。

“这里是什么紫禁城?”

少女有些疑惑,“这就是太宗建的紫禁城啊!你现在的地方是太后的住所清宁宫的偏殿!”

“太后的清宁宫?这个年代哪来的太后?”万贞萝的声音大了起来。

莲儿吃了一惊,连忙做出闭嘴的手势,并嘘了一声。

“轻声,太后就是孙太后啊!贞姐姐难道你忘了?你这话要是给别人听到,就是太后喜欢你,你也要被打廷仗的。”

莲儿也有些奇怪,贞姐姐从四岁就进宫了,也是老人了,今天怎么说话怎么怪怪的?

她摸了摸万贞萝的额头,嘴里喃喃的道:“是有些发烧!看来贞姐姐是说胡话了。”

万贞萝一脸懵逼,这个时候还有太后?还有廷仗?廷仗电视中看过,就是脱了裤子打屁股那种。

万贞萝有些欲哭无泪,我只不过打了一个盹,醒来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难道我是被人绑架了?

万贞萝想到了一个可能,她冷静下来,“说吧!赎金要多少钱?”

莲儿有些慌了,贞姐姐确实是发烧了,怎么老是说胡话?

“贞姐姐,我先服侍你睡下吧,明天我去找太医给你瞧瞧!”

万贞萝冷笑,“搞得像真的一样,还太医,你们不就是要钱吗?”

莲儿已经不准备跟她对话了,人家都说胡话了,你跟他说什么都没用了。

万贞萝见她要走,连忙抓住她,一定要弄清楚此时的情况。

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自己的胸好像大了一个号。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睡一觉?这里也能变大?或者是那些歹徒给我动了隆胸手术?

她用手按了按,好像是真货,不是填充的。又看见了自己的手,自己以前的手虽然晒的黑,但保养的比较好。

现在的手,虽然也黑,但手却有些粗糙,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干活的。

万贞萝蒙逼了,这胸,这手分明就不是我的?总不会那些歹徒给我换头了吧?

难道是我穿越了吗?这怎么可能?我可是女博士,我要相信科学。

她用颤抖的声音道:“现在是哪一年?”

“是正统十四年啊!”

万贞萝喃喃的道:“正统十四年?正统我知道是明代的年号,皇帝是朱祁镇。

难道我真的穿越到明代了吗?我不信,你们都在骗我,我要回去。”

莲儿又大惊,捂住万贞萝的嘴,“贞姐姐,你疯了,直呼皇上的名讳是大不敬,要杀头的。”

万贞萝看着莲儿惊恐万状的脸,知晓她并没撒谎。但穿越这个事实,让她实在是不能接受。

她还是要确定一下,“莲儿,我的头烧的厉害,确实有些糊涂了。你跟我说一下,我是谁?”

莲儿觉得贞姐姐是真烧糊涂了,“贞姐姐,你叫万贞儿啊!是孙太后的贴身宫女,难道这些你都忘了吗?”

万贞萝觉得自己的脑子是彻底宕机了,难道我真的是穿越了?还是在做梦?

莲儿见万贞萝发呆的样子,有些焦急的道:“贞姐姐,你先休息吧!我明天请太医给你瞧瞧!”

万贞萝觉得自己要冷静一下,要好好静一静,理清一下头绪。

“莲儿,不必请太医了。你先走吧!让我睡一下就好了。”

“那好,贞姐姐,王尚服批了你两天假,让你好好休养,那明天我再来看你。”

莲儿走后,万贞萝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穿越了,还是穿到明朝一个名叫万贞儿的宫女身上。万贞儿,这名字好像很耳熟。

忽然,万贞萝一脸震惊,她终于想起了,这万贞儿是谁了。

这万贞儿不就是大明历史中,最狠毒,最让人诟病的妖妃万大奶妈吗?

因为这女人与她同姓,是姓万的女人中名气最大的一个,她还是了解了一下的。

她可是历史中老公养成达人啊!土木堡事变爆发,英宗朱祁镇被俘,代宗朱祁钰继位。

为了保护二岁太子朱见深的安全,孙太后将她最信任的宫女万贞儿,派去照顾他。

土木堡事变后,朱见深父母被囚南宫,自己的太子位又被废,生命是朝不保夕。

只有万贞儿不管宫中情势如何变化,她始终挡在朱见深前面为他遮风挡雨。

后来,英宗复位,太子复立,这时朱见深已经离不开万贞儿了。

宪宗朱见深继位后,本想立万贞儿为皇后,但遭到朝廷上下一致反对。

因为这女人年纪太大了,比皇帝还大十七岁。要是这个女人真当了皇后,大明岂不是让人耻笑?

宪宗只能退一步,万贞儿成了贵妃,荣宠六宫。在和新任皇后的宫斗中,一个月就将让新任皇后被废。

就是后一任皇后对她也是退避三舍,宫中事务全在她手,简直比皇后还皇后。

这段糟糠之妻不可弃的爱情,也是明朝宫廷中三大帝王爱情故事之一。

一是,太祖朱元璋和马皇后的共同创业,二是,明宪宗与万贵妃的患难与共,三是,明孝宗与张皇后的始终如一。

这三对爱情都让人感动,但万贞儿的名声却是明朝嫔妃中最差的,没有之一。

因为万贵妃的比明宪宗大十七岁,后人都称之为万大奶妈。

历史上记载,她蛊惑宪宗废皇后,这也就罢了,明朝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废过皇后。

关键她自己的儿子,也是宪宗长子夭折,在她没有生第二个皇子前。

她疯狂迫害别人嫔妃,不准她们怀孕,只要有嫔妃们怀孕了,就是一包药送过去,以至她成为了堕胎队队长。

太子朱佑樘也是吃了几次药,命大没被打下来,又受到忠义太监保护,才活了下来。

不然大明的皇位就会第三次由藩王继位了。

别的嫔妃再厉害,但在皇帝在位时,她们也不敢动,只有皇帝驾崩了,只有到了太后的位置上,还敢放肆。

所以在嫔妃的位上,可没一个比她厉害,先把皇后废了,又以贵妃之位让后一位皇后对她畏之如虎。反正只要她活着,六宫就是她做主。

当然,武媚武则天除外,不过那是另一层次的女人了。几千年了,也只有她一个。

想到此处,万贞萝打了一个冷颤,我不会穿越到这个狠毒的女人身上吧!

她又想,不过最近又好像有人要洗白的她,说她是堕胎队队长,但宪宗可是有十几个子女啊!这好像又不可能。

后人这么贬低她,应该是宪宗对女真来了个黎庭扫穴,差点将女真灭族。

所以满清在明史上把宪宗黑的一塌糊涂,为他们的祖先出一口气,就连他最爱的万贵妃,顺便也一起抹黑了。


有人说过,要想抹黑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在男女关系上面。

万贵妃比宪宗大十七岁,男比女大这么多,正好是一个黑他的点。

所以只黑宪宗有恋母情节,但对于他们之间患难与共的爱情,明史上却是闭口不谈。

万贞萝有些欲哭无泪,我只不过是想一下找个小鲜肉当男朋友,可还没有实行呢?

也不知道是哪位天使大姐就把我送到明朝,又把一个小屁孩送给我当老公!

不对,我要镇定,我怎么会相信穿越这种无稽的事呢?我可是女博士呀!

还是先睡一觉,也许醒来之后,自己就又回到办公室了。

想到此,她觉得困倦起来,沉沉的陷入了梦乡。

在睡梦中,一股记忆进入了她的脑中,与万贞萝的记忆开始融合。

这是一个苦命女人的记忆,她的名字叫万贞儿,父亲是一名县吏,因为亲属犯罪谪居霸州。

父亲为了日后能有所依靠,托人把四岁的万贞儿送入宫中,在正统皇帝朱祁镇生母孙太后身边做宫女,这可是妥妥的童工啊!

好在孙太后比较喜欢她,一直留她在身边当贴身宫女,已经十五年了,她现在已十九岁了。

十几年的记忆从大脑中一一闪过,与万贞萝的记忆相互融合起来了。

早上,万贞萝眼睛一睁,还是在同样的小屋,再回想脑中的记忆,她终于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穿越了。

万贞萝连忙起身,拿起梳妆台上的一把镜子,看看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

只见镜中的女子,微胖,有着小麦色的肌肤,眉下是清澈明亮的丹凤眼,乌黑发亮的长发,细细看去还有着一股英气。看样子她也是性格刚烈之人。

她再看一下自己的身材,体态丰腴, 前凸后翘。身高足有一米七,身材匀称,大长腿。

这个相貌按现代人来说,也是英姿飒爽,有一种健康美,是相当受人推崇的。

特别是身材,走在大街上,回头率能达到100%。真是男人垂涎,女人妒忌啊!

以前她的样子也跟这个差不多,只有胸小了点。现在胸大了,补全了她的短板,让她很是满意。

心想,胸这么大,怪不得人家都骂万贵妃是万大奶妈呢!

再往下一看,她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裹脚,还是天足,要是裹着一双小脚,那可就完了。

万贞儿这个相貌要是现代人看来,简直就是极品美女。但古人看来,就不符主流的审美了。

古代文人讲究正妻要有端庄大气婉约之美,万贞儿眉眼自带英气,这个就不符。

小妾要会伺候主人,皮肤白皙,长的漂亮,小鸟依人就行。

万贞儿皮肤微黑,身材又高,小鸟依人是不行了。因为古代男人的身高可没有现代这么高啊!大部分还没她高呢?

虽然她身材非常好,体态丰腴,前凸后翘,可还是不受这时上层男人的推崇,倒是下层人对这种女人非常满意。

皮肤有点黑,一看就是能干活的人,丰乳肥臀,适合生养。

怪不得万贞萝记忆中,孙太后本想如张太皇太后一样,把她自己调教的女人给自己儿子为妃。

可就这相貌,让孙太后打消了这个主意。太后知道,自己儿子喜欢贤良淑德,端庄高贵,温柔体贴,肤白貌美的女子,不喜欢万贞儿这样的女子。

万贞萝忽然想起了莲儿昨天下午吓她一跳,是怎么回事了?

掌印太监王振不知怎么回事, 他看中了万贞儿,几天前,派出小太监通知她,想与她结为对食。

对食就是就是太监,宫女宫中寂寞,两个人在一起搭伙过日子,做个假夫妻。

这种无性夫妻的感情甚至比通常的夫妻感情还好,有时一人死去,另一人有可能还会殉情。

以前这都是年纪大的太监宫女,出不了宫的结成对食,年轻的宫女都是不会的。

因为她们运气好,是可以恩准出宫,嫁个正常的男人可不比与太监对食要好?

另一个要是被皇上看中了,临幸了她,那可就乌鸦变凤凰了,要是与太监对食了,让皇上知道了,那这俩人都得死,有的还要连累家人。

只有出不了宫的,年老色衰的宫女,才有可能与太监成为对食,因为这时皇帝是绝对看不中她们的。

但王振不同,他以前是举人,可考不中进士,为了掌握权力,这才自阉成为太监。

经过这些年,凭着他的学识,成功的当上了司礼监掌印太监,掌握了批红的权力,是为内相。

他的权力到达顶点之后,自然是要享受了。虽然他已没有那个工具了,但他曾经近过女色,所以他的变态心理也更严重。

别的太监从小入宫,与宫女对食只是为了获得一丝心里的慰藉。

而他不同,他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地位,毕竟后宫的妃子们争宠需要他,大臣们为了官位需要他。

虽然这些人都巴结他,但他们的心里都鄙视他,怎么说他就是一个太监。

这样的反差让他更加变态,皇上的嫔妃他自然是不敢动。

于是,他就冲着宫女下手了,要是别人,被人发现逼迫年轻宫女对食,那可要被杖毙的。

因为按规矩,后宫所有的女人都是皇上的。你强迫别人,不是给皇帝戴绿帽子吗?

可他不同,他是陪着皇上长大的,是皇上的大伴,找几个年轻宫女对食,谁敢管他。

就是皇上也念他忠心耿耿伺候他的份上,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他看中的年轻宫女或是为了权力自愿的,或是被权势逼迫,都同意与他对食。

可性格刚毅的万贞儿是绝不会同意的,她只要再等几年,就能求孙太后放她出宫,找个良家结婚生子。

岂肯与那年过半百的太监结成对食?而且那王振也不像普通的对食。

她的记忆中与王振对食的女子,虽然她们的地位都提高了,但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伤痕,说明王振就是一个变态。

万贞儿要是在太后面前告状,王振就会对她的家人下手,事后来个咬死不认账,那太后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王振可是权势滔天,就连皇帝朱祁镇也对他言听计从,称他为大伴。

孙太后就是知道是王振干的,也不会为了一个她喜欢的宫女,就逼着皇帝处罚王振。

毕竟皇帝是她亲儿子,为了一个宫女和儿子产生嫌隙,孙太后是绝对不会愿意的。

所以就是向太后告状,太后大概也只有睁一眼闭一眼了。


万贞儿当然知道这一点,她性情刚烈,为了保护家人,也是为了让自己不受辱,就投湖自尽了。她想的是自己死了,王振也就罢手了。

好在被人发现,这才将她救了下来。可是发现过晚,她已经死了,正好让万贞萝夺舍了。

万贞萝回想到此,为万贞儿的遭遇也是感叹了一番。

这个世界应该是一个平行世界,她出现了,就说明以后的事也会改变。

这不万贞儿不就死了吗?

但想到自己顶替了她的身份,那与王振对食的人岂不是成了自己,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万贞萝决定了,明天就走,只要出了紫禁城,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在明朝活下去,应该是不成问题吧!

至于那个老天给她的小老公,那就算了。尽管他以后会当皇帝,但现在他才二岁,她可等不了。

但又想到,自己是在紫禁城,是明朝防卫最强的地方。她想偷偷的溜出去,那怎么可能?

明朝出门可是要路引的,要是没有,估计连京城都出不去。

还有她现在是顶替了万贞儿的身份,她要是跑了。王振要是发火了,万贞儿的全家都得完蛋,

这也会让她良心不安的。毕竟她是穿到万贞儿的身上。

既然现在走不掉,那只有凭着自己的头脑来避开这场灾难了。

然后过几年,依照万贞儿的计划,求孙太后恩准放她出宫,自己就能回家,找个男人嫁了。

凭着自己的生意头脑,也能帮助丈夫混得风生水起,这样就能过起没羞没臊生活了。

打定好主意后,万贞萝这名字就不能提了,现在她就是万贞儿!

这时,有人进来看望她了,来的是一位中年女人。她身材中等,皮肤细腻,眼神冷峻,只是年纪大了,眼角有鱼尾纹。

她穿着蓝色明朝官服,服饰形制上是上衣下裙的袄裙,上衣两侧开衩,方领对襟,用金属纽扣,琵琶袖,袖口边缘为白色。

下着蓝色裙,裙形为马面裙,两边打褶,裙摆宽大,有三角形裙片在两侧。

其发型为中分高盘于头顶,头戴官帽,尽显大气。这种服饰为宫中有官职的女官所穿。

万贞萝通过记忆,知道来的是王尚服,宫中女官分为六局一司,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功六局,一司即宫正司。每局有执掌者两名,皆为正五品。

王尚服是宫中负责管理服饰、物品、仪仗的女官,是万贞儿的直属上司。

她也是万贞儿从四岁进宫后,就把她当成女儿一样的照顾。

在万贞儿记忆的影响下,她也是轻喊一声,行了一个万福礼。

“王尚服。”

脸上带着不甘和受了委屈的神色。

王尚服本是一脸冷峻,但看见万贞萝受了委屈的脸,也是长叹一声,面色放缓下来,抚着她的头发道。

“贞儿,你怎么这么糊涂呀?”

“尚服,我只是不慎失足。”

“叹,你不要瞒我了,我怎么也是尚服,宫中头等女官之一。

王振㡳下的小太监找上了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是不是王振想逼你为他的对食?”

万贞儿带着抽泣的声音道:“尚服。”

“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我不应该寻短见,就是我死了,我的家人也躲不开王公公的报复,”

王尚服点点头,“看来你还不笨,王振对你发了话,你还以死抗争,这会让他很没有面子。

他权倾朝野,只要发一句话,你的家人就会有麻烦,甚至不用发话,自会有人将事情办妥,替他出一口气。”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现在只有拖了,王振准备让皇上御驾亲征瓦剌,这一来一去可是要小半年。

在此期间,你只要让太后将你派到皇长子身边,成为他的贴身宫女,让皇长子离不开你。

到那时,就是王振回来,他也奈何不了你了。

毕竟在皇上眼中,大伴可比不上他的儿子呀!而且这个皇长子还有可能成为他的太子。

王振他自己肯定也知道这个,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宫女,而让皇上,太后感到不快。”

万贞儿眼睛一亮,皇上御驾亲征,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关键是这些天,你要先拖过去。至于太后那,我也会帮着你的。”

万贞儿跪下道:“我明白了,多谢王尚服的指点。”

王尚服扶起她,有点疑惑的道:“贞儿,我从你四岁进宫就看着你长大,你不必如此客气,你今天怎么和我生分了。”

万贞儿一惊,记忆中王尚服可是侍她如女儿一般,她也待她如母,今天她对王尚服做足了礼节,反而显得有些生分了。

“尚服,我只是……。”

“算了,要是你拖不过去这段时间,我也会想办法送你出宫。

你就带上你的家人隐姓埋名吧!路引我也会给你准备好。”王尚服有些落寞的道。

“尚服。”万贞儿心中感动,王尚服的这些话,让她感受到了的母爱。

她在以前的时空中,虽然父母健在,但从初中起就住校了,一直到博士毕业,然后出来打拼。

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就是见了面,也是催促她学习。这样的母爱,她可是好久没有感受过了。

万贞儿扑到了王尚服的怀中,轻轻的抽泣,感受母爱。

她知道,要是她在王尚服的安排下远走天涯。王振要是让东厂去查,肯定会查到王尚服的头上。

到那时,尽管她是尚服,以王振的权力,王尚服也会被削去官职,罚去浣衣局受苦。

所以万贞儿是绝对不会走这条路的,那会伤害视她如女的王尚服,也会让万贞儿的家眷发生危险。

王尚服轻抚万贞儿的头发,眼神中带有母爱,尽显慈爱之色。

“别哭了,我这辈子是出不了宫了,已经把你当成女儿养了。

我也不想你成为王振那老家伙的对食。他自己都被阉了,还想着女人,还尽找年轻的。

不过,你还是要想办法拖过这些天,现在已经六月底了,你一定要拖到皇上御驾亲征,不然谁也帮不了你。”

万贞儿离开王尚服的怀中,“尚服,我知道了。”

“那好,你好好休息吧!想一想怎么能拖下去?”


王尚服走后,万贞儿想起了王振是什么人了。他是明朝最有权力的太监,与刘瑾,魏忠贤并称为明朝三大祸国太监。

他以前被张太皇太后,三杨压制,还不敢嚣张。后来他们过世之后,才嚣张跋扈起来。

在他势力最强的时候,竟敢把明太祖朱元璋悬于宫门上的太监不许干政的铁牌给摘了下来。

一时之间,满朝皆惊,不断有人弹劾,但被皇帝朱祁镇无视了,反而被王振打击报复。

因为皇帝从小就是被他带大的,对他言听计从,称他为大伴,就连孙太后也对他没有什么办法!

也是他忽悠皇帝朱祁镇御驾亲征,酿成了土木堡之变,让明朝差点丢了半壁江山,

这样说来,万贞儿只要拖到皇帝御驾亲征,王振就再也不是问题了。

因为那个时候皇帝都去草原留学了,王振也被护驾将军樊忠亲手击杀。

历史中土木堡之变就是正统十四年发生的。而她已经问了莲儿,今年就是正统十四年。

现在是六月底,最大的问题是怎样才能拖到七月中旬皇帝御驾亲征。

万贞儿躺在床上,大脑飞快转动,她想的当然不是怎么避免土木堡之变。

因为以她的地位,根本是避免不了的。就是她冲到皇帝面前,让他不要御驾亲征,会兵败被俘。

哪怕她说的再婉转,后果也是杖毙,她可不做这种不自量力的事。

万贞儿想的是怎么利用皇帝御驾亲征,来拖过这段时间。

她可是金融博士,心理学硕士毕业。以她的学识,应该会找到办法的。

一天后,万贞儿用她所学的心理学知识,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在一间豪华的卧室中,两人纠缠在一起。

半饷过后,两人才停了下来。女人身上满是淤青,但她却躺在男子怀中,好像对男子在她身上的弄出来的伤,并不在意。

她年约十八九岁,有着红彤彤的尖下巴,眉下是流波转盼的双眸,乌黑的长发,一副杏脸桃腮的脸形,也是一个美人了。

男人却是五十多岁了,头发花白,但却保养的极好,面白无须,让别人看起来有一种阴柔的感觉。

女子娇嗔道:“王公公,您都对她发下话了,那个的万贞儿竟然还敢自尽,这也太不给你面子。

她虽然被人救了下来,但你也要惩罚他一下,不然会有损王公公的威严。”

床上的王公公自然是王振了,他嘿嘿一笑,“你推荐来的万贞儿,可是与你一起入宫的,与你可是好姐妹啊!

你为什么不给她求情,还要咱家惩罚她?”

床上的女子一惊,马上又撒娇的道:“奴婢虽与她是好姐妹,不然也不会推荐她伺候公公了。

但她不识抬举,得罪了王公公,那奴婢自然要大义灭亲。

不过奴婢希望王公公留下她一条命,毕竟我们还是好姐妹啊!再说,王公公不是对她的身材不是还有点兴趣吗?”

王振是何等人,他是宫中血雨腥风中杀出来的,自然知道这些宫中女人之间的虚假姐妹情。

本来他才不在乎这些小人物之间的龌龊事。但有一点她说的对。

他做为司礼监掌印太监,是宫中太监,宫女的一把手,就是在朝中,也是权势滔天,就是最高等级的几位大臣,见了他也得退让三分。

他看中一个小小的宫女,发下话了,那个万贞儿竟然以死相抗,也是太不给他面子了。他要是不惩罚她,怎么能服众。

“你说的也是,宫中是要立些规矩了。”

女子伏在王振怀中笑了,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

“好了王公公,我们不提她了,免得扫兴。不过,你答应奴婢的事,你还没有办呢?你是不是不喜欢奴婢了?”

王振顺手在女子身上捏了一把,听见女人的呼痛声,满足的笑了。

“放心,咱家过几天就提拔你当女史。”

女子用手抚着王振的胸口,娇声道:“女史只是八品,奴婢想当司言。

王振眼中寒光一闪,尚宫局的司言可是一个重要位置,主要是负责传达皇后或太后的懿旨和奏启。

后宫如有事需要奏启皇后时,也可以通过司言传达,相当于外朝的通政司,而通政司可是九卿之一。

她以为与我成为对食,就能去当司言?我虽然可以将她调过去。

但此女心机太深,我还是要先压一压,看她能不能为我所用。

“尚宫局的两位尚宫一个是太后的人。一个是皇后的人,咱家想调个人过去还是有点难度。

再说你不是张尚宫的手下吗?为什么不求求她?”

“张尚宫虽然相信我,但奴婢的资历太低,升奴婢为司言,会引发争议的。

但王公公你可是内宫掌印,像这种小事,你不会办不到吧?”她脸上有股惊讶之色。

王振心中冷冷一笑,贱货,竟然对咱家使起了激将法!她还是太年轻了。

咱家要是年轻人的,还有可能上当,咱家都年过半百了,你拿出激将法,不是侮辱咱家吗?

“那当然能办到,不过时间要长一点,等咱家陪皇上御驾亲征得胜归来,立下大功,你的那些事都是小事。”

女子有些失望,但她在王振面前不敢露出不满,只能是乖乖的应了一声。

王振歇息了一下,又有了兴趣,从床边一个抽屉拿出了一件东西。

女子一惊,但还是没有说什么,一会儿屋中传来皮鞭的声音,女子的声音又在屋内传了起来。

第二天的傍晚,万贞儿正在房中一边休息,一边打磨她的拖延之策。

这时,房间大门被人粗鲁的推开,一名太监闯了进来。

万贞儿连忙站了起来,因为来的人是王公公的义子毛贵,宫中权力也是不小。

毛贵看着房中的万贞儿,阴阴一笑,“万贞儿,我干爹要见你,随我前去吧!”

万贞儿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连忙行了一个万福礼道:“有劳贵公公了。”

毛贵一愣,原来的万贞儿可是很刚烈的,从来没有喊他过贵公公。

今天怎么这么客气?不光喊他贵公公,还行了一个礼?

但又一想,大概是死过一次,知道生命的可贵,才不得不低头。

毛贵大刺刺的受了一礼,“算你识相,跟我走吧!”


万贞儿来到王振的豪华住所,见到这位在明朝历史第一位权势滔天的大太监。

一见到王振,万贞儿忙行了一个跪拜之礼,“见过王公公。”

王振眼睛都没抬,只是拿起茶盏,用茶盏盖拨了拨茶沫,慢慢的品茶,任凭万贞儿跪在地下。

万贞儿也知道这是王振给她的下马威,她马上做出一副惊恐的模样,身子微微颤抖。

心中却是冷笑,反正过不了多久,你全家都得诛三族,给你磕个头就当作给你送终,毕竟死者为大!

王振品了几口茶,放下茶杯,看着万贞儿颤抖着身躯,非常满意,这才慢悠悠的道:“起来吧!”

万贞儿站了起来,哆嗦的站了起来,低头道:“谢王公公。”

“抬起头来。”

万贞儿有些惊恐的抬起了头。

王振看着万贞儿,他虽是举人出身,但也是居住于乡间,对万贞儿这种前凸后翘的身材很感兴趣。

“听说你跳湖了,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咱家逼迫你呢?这样对咱家的声誉可是不利啊!”

“公公不要听信宫中谣言,谣言止于智者。公公看上贞儿,是贞儿的福气,贞儿怎会寻死呢?那只是贞儿一时不慎,落入湖中而已。”

王振笑了,“谣言止于智者,小嘴倒是很会说话啊!看来到湖中醒了一下脑子,对你很有好处呀!

你放心,你只要跟了咱家,咱家也不会亏待你的。去后屋沐浴更衣,在床上等着咱家,看你怎么伺候咱家了。

要是服侍的让咱家满意,那就算了。要是咱家不满意,后果你是知道的。”

万贞儿知道王振的变态欲望来了,但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虽然贞儿愿意伺候公公,但贞儿从小也有个愿望。”

王振见万贞儿已雌伏,心情大好,心想她的愿望,还不就是要升官,只要她伺候的我舒服,这都好办!

“说吧!什么愿望?”

“贞儿原来的愿望就是嫁给一位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现在贞儿愿意伺候公公,但贞儿也希望伺候的也是这种人物。”

王振眼睛一睁,立马眼中有了杀气,他本就是阉人,如何当的起顶天立地,还大丈夫,这不是讽刺他吗?

万贞儿觉得身上一冷。

“顶天立地大丈夫,你好大的胆?”王振一拍桌子,声音尖利的大声喝道。

外面的几个东厂番子听到王振的的怒喝声,连忙冲了进来。

万贞儿看着他们,知道这些人都是保护王振的,也算是大内高手吧!

虽然自己练过散打,女子防身术,但对这些人来说,就是一盘菜,而且还是一盘下酒小菜。

好在她不用动手,她早已用心理学分析了王振的心理,下面的一番话,就能将她的对食之危拖延下去。

“请王公公听贞儿道来。”

王振强忍怒气。

“看你怎么说?要是让咱家不满意,你知道你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贞儿所说的顶天立地之人,不是和宫外的腐儒所说的那样。

何为顶天立地,不是身材雄伟,气概豪迈就行了。而是看他能不能为国效力,青史留名。”

王振心中一动,怒气顿消,挥手让东厂的番子退下。

“继续!”

“皇上最近不是要御驾亲征吗?如果皇上在公公的辅佐下击退瓦剌,那公公也是有赫赫之功的。

那与太宗皇帝时期的郑和郑公公相比,也是不逞多让,青史上也肯定会给公公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才是贞儿心中的顶天立地之人,贞儿当然会好好的伺候。”

王振听了心中大悦,在他眼里,小小的瓦剌算得了什么!

当年瓦剌可是被太宗,仁宗,宣宗爷孙三代皇帝按在地下使劲的摩擦,屁也不敢放一个的主。

现在竟敢犯边,那岂不是军功送上了门。所以,他才敢鼓动朱祁镇御驾亲征的。

现在万贞儿的一番话,说到了他的痒处,其实他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他毕竟也是文人出身,文人都想青史留名啊!

王振看着万贞儿,越看越满意,含笑道:“说的好,咱家虽是刑余之人,但也有保家卫国的气概。

既然你如此说了,那好,那咱家就成全你,你先回去吧!

等咱家辅佐皇上驱逐瓦剌之后,你再来侍候咱家这个顶天立地之人吧!”

万贞儿心中一喜,果然猜对了王振的心理,但她的脸上却并无惊喜之色。

正要回去之时,王振对她的背影又说了一句。

“你既然愿意侍候咱家,那咱家也不能亏待了你,六局一司你可以选个位置。”

原来,王振还是要试了一下,看她是真的是要侍候顶天立地之人,还是欺骗他,只是为了权力。

要是为了权力,那就是欺骗他,在王振这里,你要权力可以和他明说,但不能骗他。

对于骗他的人,王振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万贞儿回过头来,坦然道:“公公,贞儿不是为了官位,是真的愿意伺候顶天立地的之人。”

王振盯着万贞儿的眼睛,似要从她的眼中看出点什么!

万贞儿的眼睛也没有闪躲,坦然的与他对视。

王振并未从她的眼中看出什么?也就挥手让她退下了。

万贞儿走后,王振叫来了毛贵,“盯着她,咱家回来要知道她的一举一动。还有别让她跑了。”

“请干爹放心,她跑不了。”

王贵下去后,王振也是一叹,他心想,现在的人都是对咱家各种讨好,拍马屁。

却都没有注意到咱家也是文人出身,也想青史留名啊!虽然咱家是阉人,是成不了名臣的。

但历史上也有不少清史留名的阉人啊!比如太史公,蔡伦,郑和等。

咱家要是在史上与这三人并列,那也不枉此生了。可是宫里宫外的人都不知道咱家的心思,让咱家深感无知音之人。

不过,今天却被一个宫女给点出来了。要是这个叫万贞儿的宫女真如她所说的那样,那她真是咱家的知音了。

等咱家出征回来了之后,定要好好的提拔她,毕竟知音难觅呀!

万贞儿回房后,见四下没人,也是松了口气,终于把时间拖了下来。

只要御驾亲征大军一出发,王振就回不来了,至于当不当大皇子的贴身宫女,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等到土木堡之变过后,景泰帝一登基,打退了瓦剌,宫里就会稳定下来。

等到二十多岁,就可以求太后恩准出宫,过自己的生活。


王尚服听说万贞儿回来了,急匆匆的过来,见万贞儿好好的,身上没有伤痕,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连忙将她抱在怀里,“贞儿,你回来了,看来你成功了。”

万贞儿依偎在王尚服的怀中,感受母亲般的爱护,她将在王振那里的经过说了一遍。

王尚服一惊,双手捧着万贞儿的脸,仔细打量。

“怎么了?”万贞儿茫然的道。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的性格有些刚烈,也就是脾气直,怎么会使用权谋呢?”

万贞儿一愣,知道自己的性格大变,让人起疑了。

“也许是我经过了生死,才明白人不能太直,那样会让自己吃亏的。”

王尚服的脸色不断变幻,忽然看了看万贞儿的耳后,看见了一粒红痣。

这才确定,她面前这个性格大变的人确实是她视之如女的万贞儿。

她叹了口气,“确实如此,在宫中,你不会使用权谋,要不就是活不了多久,要不就是活在底层。

原来有我护着你,脾气直就直一点吧!到了二十多岁就可以出宫嫁人,平淡的度过一生。

现在看来你死过一次后,还是不甘平淡,也知道使用权谋了。”

“我……。”万贞儿有些懵逼,她只是用心理学避免了王振的对食之危,怎么就成了使用权谋了呢?

王尚服在房中来回踱步,忽然一回头道:“贞儿,你如果走上了这一步,那你就需要舍弃一些东西了。

比如你这辈子都出不了宫了,还要经过许多的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你的生活将不会那么单纯了。

你听了我说的这些,你还是要走这条路吗?”

万贞儿有些欲哭无泪,“尚服,贞儿不想走什么权谋之路,就是纯粹的想自保,想拖过这一段时间,能安全的出宫而已。”

王尚服冷笑,“你在王振面前说的那些话,肯定是打动了他,不然他也不会放了你。

等他陪着皇上御驾亲征回来之后,他一定会让你与他对食。

毕竟,能猜中他的心思,又能用言语打动他的人可不多,甚至只有你一个。

你被王振看上了,你以为你还能顺利的出宫吗?”

万贞儿知道王振是回不来的,要是不知道,那这一招就是败笔。

王振虽然暂时放过了自己,但他一回来,就只能被迫和王振对食了。

王尚服又道:“如果你不愿意走这条路,我也会送你出宫。不过以后,你就只能与自己的家人浪迹天涯了,甚至要离开大明朝。

如果你不愿意,就可以借王振的势力,当嫔妃是不可能,不过运作的好,你可以升到尚宫。那也是女人可以担任的最高官职了。”

“成为皇长子的贴身宫女也不能避免对食吗?”

“很难,你在王振面前猜中了他的心事,让他看上了你 ,你要知道知音难觅啊!

就是你成为大皇子的贴身宫女,可大皇子才二岁,就是离不开你。王振求求皇上,皇上也可能默许了。

你要知道,小孩三岁才记事,过几天大皇子就把你忘了一个干净,王振就是抢了他的贴身宫女也不会得罪他的。”

万贞儿沉默了一下,说了一句话,让王尚服一下愣住了。

“王振回不来了。”

王尚服回过神,训斥道:“荒谬,你疯了,你怎会这样想?

王振怎么会回不来?皇上御驾亲征,肯定会带上京师三大营。

有了这些部队,瓦剌岂能是对手?毕竟他们都被我朝压了几十年了。”

她又顿了一下,“就是万一输了,有那么多部队保护,皇上和王振也能安然的退回来,怎么会回不来呢?难道你认为王振会暴毙军中吗?”

万贞儿不说话了,她不能泄露过多,不然别人以为她疯了。

王尚服见她低着头不说话,也是叹了一声,“我原以为你会向王振服个软,求求他,给他一个面子,把这个事拖下去。

等你成了皇长子的贴身宫女,我再求求他,有可能他会放过你。

但我却没想到,你在王振那说出那番话,引起了他的兴趣,现在看来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其实,与王振对食的年轻女人多了,他也不差你一个女人,只要你成为他真正的知音,他搞不好会放过你。但也有可能,他更不会放过你。”

“贞儿明白了。”

王尚服摸着万贞儿的发鬓,“你明白就好,今晚你好好想想吧!到底是出宫?还是想留在宫中。

要是你想出宫,我会在王振出征时,安排你走的。要是留在宫中,我也可以帮你。”

万贞儿道:“尚服,贞儿就是想出宫,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出宫,那会连累你的。

我想的是求王振放过我,过些年我二十多了,就可以求太后,让我正大光明的出宫。”

王尚服叹了一口气,心想,怎么这孩子一下子精明,一下子幼稚呢!王振怎么会放过她的?我上面说的话只是安慰你而已。

但她心中也有些安慰,这孩子没白疼,知道我放她出宫,会连累我的。

“那你先想想吧!我回去了。”

万贞儿躺在床上,解决了对食之危,让她的精神放松下来,渐渐的沉入梦乡。

虽然王尚服认为她只有两条路,一是她只有屈居于王振,行那权谋之路,当上尚宫。

二是远走天涯,到人迹罕至之地渡过她的一生。

至于王振回不来,她认为这简直就是妄想。可万贞儿知道,在土木堡之变后,王振确实回不来了。

翌日,天还没亮,万贞儿要上值了,她和几位要好宫女相伴来到清宁宫。

几位宫女刚见到万贞儿安然无恙,也是大为高兴,对她的失足落水,也是安慰了一通。

莲儿见她的贞儿姐姐身体恢复如常,更是高兴。只有一人愣了一下,好像有些不可思议?

来到清宁宫,万贞儿是属于尚服局的,专管太后的衣着,服饰。

她们来到宫中,孙太后还没有起来,但这些侍候的宫女们就一一准备好了,他们准备伺候太后起床梳洗。


孙太后起床,先洗漱,宫女端着金立双凤盥盆放在旁边,另一个宫女金云鹤纹水瓶注入温水。

温水洗好脸后,又用马尾做的牙刷,沾上宋代就有的牙膏擦拭牙齿。

宋代(太平圣惠方)中就有记载,牙膏是用柳枝、槐枝、桑枝煎水熬膏,入姜汁、细辛等,每用擦牙,有妙用。

这些都让万贞儿看了是惊奇万分,她一直认为古人是到了明代弘治之后才有牙刷的。

而且也没有什么牙膏,只能用青盐擦拭牙齿。

没想到牙膏牙刷早就有了,自己没有用,是因为自己的地位不够,只能用嫩柳枝沾青盐漱口了。

漱过口后,孙太后躺在榻上,宫女们就一个精美的漆盒中取出一些粉末,加水调成糊状,均匀的抹在太后脸上。

万贞儿又是一阵懵逼,没想到这个时候都有面膜了?这古人真是不服不行啊!

孙太后已经五十了,一张圆圆的鹅蛋脸,脸上虽有些皱纹,但皮肤白皙,保养的非常好。

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眉,面容虽是慈祥,但眼中不时有精光闪过,面容也是含威不露。

万贞儿瞄了一眼,连忙低下头。她知道这孙太后表面看起来一脸慈祥,但在宫斗中也是一把好手。

当年她凭着生下了皇长子朱祁镇,母凭子贵。硬是让青梅竹马的宣宗皇帝,将张太后指定的胡尚祥胡皇后给废了,她才登上了后位。

万贞儿心想,看来宫里的嫔妃都不是善茬,想以美貌就拴住皇帝的心,那是做梦。

再漂亮的美人,看多了皇帝也就有了免疫力,最主要的还是看她们的手段。

不然的话,为什么有许多男人出轨,出轨对象还没他老婆漂亮,但他们还是出轨了,那就是因为小三有手段。

孙太后敷过面膜,过了一些时候,将他洗净,再敷上一些脂粉,点上唇彩,早上的美容化妆就做好了,

接着就是尚食局的尚食负责传膳。尚食局端上了光禄寺准备的早餐。

早餐是羊肉炒、猪肉炒黄菜、蒸猪蹄肚、两熟煎鲜鱼、香米饭、豆汤、泡茶等,还有一些面食。

孙太后看着面前的早餐,也是叹了一口气道:“光禄寺现在是越来越不用心,天天都吃这几个菜谱,雷打不动。”

尚食一脸惶恐,跪下道:“太后,奴婢本来也对光禄寺说过,但他们改一改菜谱。

但光禄寺说这是当年太祖经常用过的食谱,这有何处不妥?

弄的奴婢胆子再大,也不敢对太祖定下的食谱说什么了?也只好这样了。”

孙太后摇摇头,“算了,起来吧,这也怪不到你,就这样对付几口吧!”

万贞儿也是看桌上的一堆油腻的饭菜,心中也是摇头,大清早的吃这个,谁吃得下啊?

何况太后年纪已经大了,肠胃都不好,要以清淡为主,她天天吃这个,怪不得对光禄寺有怨言呢!

万贞儿知道明朝可没有御膳房,那是清代才有的部门。

明朝皇室前期的饭菜都是光禄寺负责做的,她也在后世书中看到过明朝光禄寺做的饭菜有多差。

太祖朱元璋是底层出身,吃的不是那么精细,只要有鱼有肉管饱就行!

所以,光禄寺头一批厨子都是军中庖厨,他们食谱都是大鱼大肉,油腻荤腥,以迎合太祖的口味。

后来的三位皇帝太宗,仁宗,宣宗也是打仗打出来的,对饮食也不是那么很在意,觉的光禄寺的饭菜也还凑合。

但以后的皇帝就不同了,他们可是金枝玉叶,从来没有吃过苦,吃的自然要精细一些,让他们天天大鱼大肉,他们哪受得了这个?

光禄寺不光负责宫里,还负责每逢年节时候的各种庆典仪式,以及宴请朝臣或者别国使臣也要负责。

所以不光是皇帝,太后,就是宫中嫔妃,还有大臣也对光禄寺的饭菜也是屡有怨言。

明朝有人曾调侃过,我朝有四大不靠谱,翰林院文章,武库司刀枪;光禄寺茶汤,太医院药方。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光禄寺饭菜的难吃程度,在整个京城都出了名。

后来的皇帝们终于受不了了,拒绝了光禄寺的饭菜,让宫中亲信太监们准备了。

所以你看到宫中的司礼监,御马监等大太监不光要干本职的工作,还要负责皇帝的胃。

虽然这不合常理,但怎么说亲信太监总知道皇帝的口味,这让皇帝终于能吃上可口的饭菜了。

宫中等级高的嫔妃,也自开小灶,不吃光禄寺的饭菜。至于等级低的,那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吃光禄寺的了。

太后随便对付了几口,万贞儿她们就拿出了准备好的燕居冠服,首饰递给王尚服。

王尚服侍候太后更衣,准备接见皇后等嫔妃的问安。

燕居冠服也就是常服,太后常服有双凤翊龙冠、大衫、霞帔等。

双凤翊龙冠,附以翠博山。上饰金龙一,翊以二珠翠凤,皆口衔珠滴。

前后珠牡丹花二朵,蕊头八个,翠叶三十六叶,珠翠穰花鬓二朵,珠翠云二十一片。

大衫为黄色,材质丝、纱、罗随用,直领,对襟,领间缀纽扣三对,大袖敞口,后身比前身略长,用以收纳霞帔末端。

王尚服一一给孙太后穿戴好,扶着她坐于厅中,准备接受嫔妃们的问安。

孙太后四周望了望,看见了万贞儿,她对这个四岁就进宫伺候她的宫女,也很是喜欢。

本想将这个她亲手调教宫女,送给自己的儿子为嫔妃,就像当初的她一样。

当初她也是年少入宫,与宣宗是青梅竹马,被张太后的亲自教导宫廷礼仪,被宣宗纳入后宫。

可惜,她的儿子朱祁镇对万贞儿不感兴趣,因为她有点黑,而且个子也高了,与他审美不符,这让她有些遗憾。

“贞儿,你过来。”

“是,太后。”

万贞儿走上前来,行了一个万福礼。

“听说你前两天掉入了宫后苑的湖中,这是怎么回事?”

“多谢太后关心,那时奴婢看见一只漂亮的蝴蝶,想去抓它,不慎失足落水。

好在被人救了上来,但还是感染了风寒,这才休息了两天。”


太后看着万贞儿的眼神有些复杂,她当然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但牵扯到王振,她也不好管。

王振是儿子的亲信,儿子对他是言听计从,他把太祖立下的宦官不许干政的铁牌给摘下来,儿子都默许了。

她也应群臣劝谏去规劝儿子,可王振还是好好的,儿子还是一如往常信任他。尽管她是太后,但也奈何不了王振。

毕竟儿大不由娘,他已经长大了,是皇帝,而且又亲政了,她也管不了他了。

现在要她为一个喜欢的宫女与儿子产生嫌隙,她自然是不愿。儿子和宫女谁重要,她还是分的清的。

好在万贞儿并没有在她面前告状,不然她还真的不好办?

她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万贞儿早点出宫,以避开王振。

“你以后要小心些,你也长大了,也该成家了,哀家会找个机会放你出宫的。”

万贞儿大喜,这样不必过几年,最多明年就能出宫了。

“奴婢多谢太后。”

这时,外面的太监禀报,皇后带领的嫔妃已到了清宁宫向太后问安。

“让她们进来吧!”

因为皇帝朱祁镇的妃子比较多,只有几名份位高的嫔妃,才有资格在皇后的带领下向太后问安。

钱皇后在头一位,后面是周嫔,万嫔,刘嫔,王嫔,杨嫔,樊嫔等几位嫔妃。

众人在皇后的带领下,全部向孙太后行跪礼请安。

“向太后请安。”

“起来吧!”

“谢太后。”

各人依次坐下。

万贞儿偷偷的抬起头,作为宫女,在这些宫中嫔妃面前始终是要低着头的。

如果敢于向她们这些嫔妃平视,是会被认为不敬,是要受罚的。

她看了看众嫔妃,都是美女,见了面下意识的总要比较比较容貌。

她发觉按照明代的审美标准,几位嫔妃都是美艳非常,不说倾国倾城,但都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

比之自己,按照明朝的审美,她们的容貌上确实是高了她一截。

但万贞儿觉得如果以现代的标准审美,她的外貌,身材绝不差这几位。

比过以后,万贞儿的心里舒服多了,美女吗!总有一点好胜之心。

不过,万贞儿也有些奇怪,这些嫔妃的年龄大都和自己差不多, 就是皇后也只比她大四岁。

可在这些嫔妃中,有两位好像都有三十多了,那是刘嫔和樊嫔。

看着她们的样貌,难道皇帝朱祁镇也喜欢比他大的女人吗?怪不得他儿子朱见深也有着喜欢熟女的品味。

孙太后看着下面的儿媳妇,非常满意,周嫔生了皇长子,万嫔也生了儿子,又怀上了过几天就要临盆,还有一位王嫔也怀上了,这让她很是高兴。

但看看钱皇后,心中一叹,对于钱皇后,她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有一点,让她不甚满意。

皇帝都有两个儿子了,可皇后的肚皮一点动静也没有。别说皇子了,就连公主也没生下一个。

按说皇帝也很宠爱她,也经常去皇后的坤宁宫留宿,可为什么皇后老是怀不上呢?

好在皇帝皇后都还年轻,也不急于一时,但皇后没有子嗣吧!会后宫动荡,她的后位也不稳啊!

几人坐下后,孙太后与几位儿媳妇开始寒暄起来。

寒暄过后,孙太后就急着要看她的长孙了。

“哀家的孙儿在哪?快抱过来。”

周嫔心中得意,这可是皇长子啊!要是皇后生不出儿子,这就是太子。

说不定有机会,她能像孙太后一样,以皇后无子为由,逼迫皇后退位,自己当上皇后!

以后再成为太后,与皇帝同葬,祔入太庙,想一想,她的心情都有些小激动呢!

男人喜欢当皇帝,女人当然也喜欢当皇后了,皇后可是女人的终极目标啊!

“奶娘,快把皇长子抱与太后。”声音中透露着一丝得意。

她身后的奶娘忙上前,将怀中两岁幼儿交于张尚宫。

太后急道:“小心的,别伤了哀家的大孙子。”

张尚宫将皇长子轻轻地放到孙太后的手上,孙太后一脸慈祥,逗着孩子。

万贞儿偷偷的看了看皇长子,他有着老朱家祖传的国字脸,天庭饱满,地阁方圆。

脸蛋胖嘟嘟,红扑扑的,让人有一种捏一把的冲动,

长的虎头虎脑,眼珠子忽闪忽闪的,眼睛的上面挂着两条浓密的眉毛,长得很壮实。

这小屁孩就是历史上的明宪宗邾见深?天使大姐给我找的老公?

我是想嫁个小鲜肉,但天使大姐给我的小鲜肉也太鲜了吧!捏一把都要滴水的这种。

这还在成长期,起码还要养成十几年才能收割呀!这时间太久,我可等不及了。不过我怎么看着这小孩有点眼熟?

“见深,快叫一声皇祖母让哀家听听。”

“皇祖母吉祥。”皇长子朱见深喊了一句,虽然音还有些不准,但大家都能听的懂。

孙太后大为高兴,“上次来还只会叫皇祖母呢!这次晓得向皇祖母请安了,不错,真聪明。”

她抬起头,望着周嫔,“周嫔,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看来过些时候,你可以进妃位了。”

周嫔见她教儿子的马屁,赢得了太后的赞许,心中大喜,“多谢太后。”

“不必,这是你应得的!”

又问皇后,“万嫔的孩子呢?”

万嫔挺着肚子艰难地站起来,让奶娘将皇次子带过去。

孙太后也将皇次子接了过来,一番逼弄后道:“万嫔,你什么时候生呀?”

“启禀太后,下个月就生产了。”

“快坐下,别动了胎气。你为皇上开枝散叶,也有大功,也可以升妃位。”

万嫔也是大喜。“谢太后。”

孙太后点点头,又对其余嫔妃道:“现在皇上春秋鼎盛,其余的嫔妃也要努力一些,多为皇上添些子嗣。”

其余几位嫔妃忙道:“是,太后。”

万贞儿冷眼旁观,看到了嫔妃们的脸色都有些变化。

钱皇后性情温柔贤淑,对此情景虽脸带微笑,但在万贞儿看起来她笑的有些勉强。

也是,太后在皇后面前夸别的嫔妃为皇上开枝散叶,自己却无所出,这让钱皇后的脸上有点过不过去。

钱皇后也知道,虽然太后好像是对所有嫔妃说的,但还是在隐约的提醒她。

多和皇上亲近,早点产下嫡子。只要生下了嫡子,你的后位自然会稳如泰山。

其余几位也是脸色各异,刘嫔和樊嫔是无所谓,她们本就是伺候皇上的宫女出身,身份本来就低。

再加上她们的年纪本来就比皇上大十多岁,想当皇后那是不可能的。

况且她们都三十多了,也只有樊嫔生了一个女儿,再往后她们年龄是越来越大。

虽说现在还受皇帝宠爱,但想生孩子可是有些困难了。

别的嫔妃虽还没诞下龙子,但她们心中也都有主意。皇宫中虽有天下最好的医生,但历代还没长成就夭折的皇子也是一抓一大把。

就是皇子长大了,在没有继承皇位以前,他们的孩子都有机会。

万一皇后生不下嫡子,周嫔和万嫔生下的皇子又不幸夭折,那自己的孩子不就有了机会吗?

但她们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先生一个儿子,这是基础,她们暗中也给自己鼓了鼓劲。


万贞儿心中暗笑,孙太后这么一说,皇帝以后晚上可就要多多加班了。

太后一边抱着皇长子朱见深,一边和嫔妃们聊聊家常。

忽然,万贞儿偷偷抬头又瞄了一眼皇长子,突然想起这孩子怎么看起来眼熟了。

她好像在帝明集团朱董事长夫妇的相册里见过,那是他两岁儿子的生活照。

这孩子她也是抱过的,名叫朱深,她也经常送他上学,接她放学。

当年,她和董事长夫妇,也是她的师兄师姐三人一起创业打拼,他们的孩子没人带。

那时是谁有空谁就带一把,那孩子可是老粘着她的,就是他妈也有些妒忌。

后来集团壮大上市,朱深大了以后,也出国留学了,一去十年。就在他要回国的时候,她穿越了。

这皇长子朱见深小时候的样子,和朱深虽不是一模一样,但已经有八成像了。

朱见深,朱深这两个名字就差一个字,难道他也穿越了吗?

万贞儿也顾不得宫中礼节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皇长子朱见深。

好在孙太后和嫔妃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孩子们身上,没有发现她的无礼。

这时,朱见深好似知道有人看他,在孙太后的怀里扭来扭去。

嘴里还有些不清楚的叫道:“皇祖母,下来,下来。”

太后以为小孩子喜欢活动,抱着久了小孩子不愿意了,就将他放了下来。

周嫔一惊,以为自己的孩子对太后抱他有些不满,忙道:“见深,你干什么?”

太后笑着挥挥手,“无妨,小孩子吗?不就是喜欢跑跑跳跳吗?”

周嫔见太后没有怪她的儿子,松了一口气。这儿子可是她最大的资本,要是他惹怒了太后,那自己以后想当皇后可就难了。

小朱见深下了地,迈开两条小短腿,就往万贞儿那走去。

众人看着朱见深来到万贞儿的身边,伸出两只粉嘟嘟的小手,“抱,抱抱。”

万贞儿一时不知所措,他怎么跑到我这边来了?难道他认识我?朱深那小屁孩也穿越了吗?

她下意识的抱起他,朱见深的小脑袋直往她怀里钻,弄得她非常尴尬。

众人看着她,也有一些不知所措,大家心想,皇长子怎么跑到一个宫女怀里干嘛?

王尚服想将朱见深抱回太后那,但朱见深死命挣扎,就是不走。王尚服又不敢用力,一时僵在那了。

孙太后的脸色一沉,这孩子怎么回事,哀家是他的皇祖母,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宫女吗?

周嫔见太后脸色不好,知道她有些生气,一时急得满头大汗,不知道怎样说才好。

其余嫔妃大多都有些幸灾乐祸,叫你得瑟,你的儿子撇开了太后,跑到一个宫女那去要抱抱,太后能高兴的起来?

刘嫔看了看万贞儿,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抿嘴一笑,在太后耳边说了一句话。

太后听了,她的脸色也有些奇怪,但看了看万贞儿也笑了。

“周嫔,皇长子大概饿了,还不叫奶娘去喂奶。”

众人头脑转了转,这才明白,皇长子为什么要那个宫女抱了?

原来万贞儿的身材说得好听一些是体态丰腴,粗俗一点就是丰乳肥臀。

胸前的两只本钱在座的各位谁也不如她。孩子饿了想吃奶,当然要到她那里去了。

众人看了看她,再低头看看自己,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点妒忌之心。

呸,原来男人从小就这样。好在她长的黑,个子也高了点,不然皇上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万贞儿听了太后这么一说,也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顿时满脸通红,头都快埋到胸里去了。

这让众人又嫉妒了一把,酸溜溜的心想,不就是个奶妈身材吗?得意什么?

奶娘连忙抱过朱见深,将他带到偏房喂奶去了。路上,朱见深 虽不闹了,但眼睛还是盯万贞儿的胸不放。

太后看了心中一动,有点想让万贞儿当她长孙的贴身宫女,对放万贞儿的出宫感到有些后悔。

王尚服看着太后的脸色,知道让万贞儿当皇长子的贴身宫女有门了。

可这时,万贞儿感觉她要改一改她的计划了,这个朱见深太像朱深了。

自己还是要试一试,看他是不是真的穿越了,万一朱深真的穿过来了,自己又出宫了,这小屁孩一个人在宫里可混不下去。

嫔妃们问完安后,又在皇后的带领下行礼退下。出门时,周嫔走到万贞儿旁边,朝着她瞪了一眼。

刚才要是太后发怒,认为她没有教育好皇子,那她的皇后梦可就要破灭了。

所以对这个让她吓了一大跳的宫女,当然是心中不满。

以后几天,因为皇帝要御驾亲征,宫里也忙碌起来,万嫔又产下了一个皇子,让太后也是高兴了一把。

正统十四年,公元一四四九年,七月十六日。

皇帝朱祁镇命其弟郕王朱祁钰为监国守北京。

英国公张辅、成国公朱勇、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内阁学士曹鼐、张益等一百余名文武官员随同他御驾亲征。

皇帝走后,宫里又安静下来,王尚服见王振已走,趁这个机会,准备找个机会劝太后选万贞儿当皇长子的贴身宫女。

一天,王尚服在给太后欣赏几件江南送过来的绸缎时,孙太后叹了一口气。

王尚服道:“太后是担心皇上吗?”

“哀家入宫这么多年,皇帝御驾亲征的事经历的多了。

对一个小小的瓦刺,皇上有百战雄狮在手,又有名将英国公辅佐,有什么可担心的?”

“那太后担心什么?”

“皇后入宫已经有些年头了,可至今无子,哀家是为后宫的稳定而担心啊!

皇后无子,那些嫔妃自然就有了小心思,这会引起宫中动荡的。”

“太后不必担心,皇上正值春秋鼎盛,皇后也正当妙龄,只要等一些时候,皇后定会诞下龙子的。”

“哀家早已问过太医了,太医道皇后有宫寒之症,怀孕有些麻烦,需要好好调理。

可都调理这么多年了,皇后到现在别说龙子了,就连一个公主也没有。

看来,她以后……。哎!这孩子可是太皇太后亲自选定的啊!”

王尚服知道有机会了,“皇后吉人自有天相,太后不必挂怀。不过,太后要担心的是皇长子。

如果皇后有子,那是嫡子,也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宫内的嫔妃自然都无话可说,也就没什么想法。

但现在是皇后无子,嫔妃们自然都有了想法。所以说皇长子的安全就更要注意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