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全文版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全文版

爱码字的二哥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爱码字的二哥”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赵蒹葭陆源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内容介绍:本小炮灰穿越到大乾王朝,靠自己的修为把贫穷的国家打造成现在帝国。周围邻国直接震惊地俯首称臣。原来穿越过来的日子这么爽?还没来得及娶亲纳妾,女帝带娃找上门了?“你这个爸爸,就这么不管孩子了?”孩子受欺负?不可能,谁这么大胆欺负我的崽崽!老婆受欺负?不可能!看我直接轰了他全家!...

主角:赵蒹葭陆源   更新:2024-06-11 21: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蒹葭陆源的现代都市小说《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全文版》,由网络作家“爱码字的二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爱码字的二哥”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赵蒹葭陆源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内容介绍:本小炮灰穿越到大乾王朝,靠自己的修为把贫穷的国家打造成现在帝国。周围邻国直接震惊地俯首称臣。原来穿越过来的日子这么爽?还没来得及娶亲纳妾,女帝带娃找上门了?“你这个爸爸,就这么不管孩子了?”孩子受欺负?不可能,谁这么大胆欺负我的崽崽!老婆受欺负?不可能!看我直接轰了他全家!...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全文版》精彩片段


“算你们会说话,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每个人都加一个鸡腿!”陆源捏着赵蒹葭冰凉的嫩手,心花怒放,他想着一天,已经想了整整五年了,管你什么公主不公主的,他就要赵蒹葭!

马三宝也是松了口气,心中暗道:“王八犊子,算你聪明,要不然晚上就噶了你!”

至于北凉县的干事,对陆源做任何决定那都是百分百的支持。

不过,大夏和大景的使团脸色就难看了。

张松年气的不行,“陆源,你可想好了,果真要拒绝我大景的招揽?”

“谁说我一定要接受你们的招揽?”陆源道:“你们皇帝写圣旨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

此话一出,赵蒹葭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大乾使团的那些人,更是不住的鼓掌。

“说得好,陆县令!”

“朝廷不在乎您,咱们在乎您,天元商会即刻起,愿以陆县令马首是瞻!”

“四海商会也是!”

“天下商会......”

众人纷纷附和起来,大乾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团结!

大夏和大景的商贾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张松年更是火冒三丈,“好好好,陆县令,日后可别后悔!”

“陆县令,咱家在陛下跟前的时候,陛下就说,县令乃人中龙凤,若是不接受着圣旨,到也没关系,只要陆县令愿意开价,只要大夏拿的出来,都可以!”王德蔑视的看了一眼张松年,“咱大夏可不像大景,抠抠搜搜的,半点诚意都没有,正所谓,交易不成仁义在,陆县令拳拳爱国心,咱家可是佩服的紧呢。

一个人若是连自己的国都不爱,又怎么配被万人敬仰呢?”

说到这里,王德向陆源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

周围人都看傻了眼,那可是大夏的内相,除了大夏皇帝,谁配让他行如此大礼?

此刻,他不仅行了,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无论是大乾商队,还是北凉县的干事,都是与有荣焉。

这,就是他们大乾人的骨气!

张松年看到这一幕,脸更黑了,王德这阉狗,实在是太能见缝插针了。

陆源笑了笑,这大夏的确是个聪明人,姿态够低,倒是可以多利用一下。

至于大景,敢在北凉县地盘威胁自己,等着,总有一天打到大景国都去。

“王公客气了,大夏皇帝的诚意,陆某已经收到,烦请王公转告皇帝,北凉县期待和大夏深入合作!”陆源笑眯眯的道。

王德一喜,“咱家谢过陆县令!”

李无忧挺了挺胸脯,不屑的看了一脸委屈的夏宁,“死男人婆,听见了没,这就是我们大夏的诚意!”

“你个骚狐狸,你给老娘等着,总有一天把你两个大柰割了喂狗!”

眼看两女又要吵起来,陆源急忙道:“行了,都别吵了,先入住迎宾馆,晚上一起吃个饭。

接下来两天,会有北凉县的官员全程陪同你们!”

两女对视一眼,冷哼一声,齐齐转身。

陆源又对大乾的商队道:“诸位,若有招待不周,请多担待!”

“陆县令言重了!”众人纷纷拱手还礼,一个个满脸喜色,就跟打了胜仗似的。

“夏鸢,招待好这些贵客!”陆源看向不远处那个身穿黑色制服,身材曼妙的女人。

“是,大老爷!”夏鸢应了一句,随即对众人道:“诸位,请随我入住,各项手续都已经办妥了!”

不管陆源是否接受两国的招揽,万国大会还是要开的。

每一次万国大会,都意味着他们将多一个日进斗金的新生意,这种生意,甚至连国家都不敢小觑。

“陆源哥哥,我跟你回去行不?”夏宁噘着嘴,一脸不高兴的走到陆源跟前。

“陆郎,你应该累了吧,我回去给你捏捏肩怎么样?”李无忧还想争取一下。

陆源扫了两人一眼,感受到手心一痛,急忙道:“不用了,你们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轻轻踹了赵吉一脚,“愣着做什么,跟我走!”

赵吉也是反应过来,急忙让随行跟上。

看着陆源头也不回的离开,两女都是气的跺脚。

.......

马车上,赵蒹葭冷着脸道:“你还要握我手多久?”

陆源老脸一红,“你手凉,多给你焐焐!”

“松开!”赵蒹葭眼中闪过一丝羞恼,脸颊更是多了两朵红晕,这狗男人,在赵吉面前如此轻薄她,她不要面子?

“哦!”陆源悻悻一笑,不舍的松开了手。

车厢里人不少,此刻却诡异的陷入了安静,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

欢欢则是趴在陆源耳边小声道:“爹爹,娘只是害羞了,下次换个人少的时候牵她!”

“死丫头,胡说什么呢?”赵蒹葭气啊,感觉自己老底都被揭完了。

欢欢‘啊’的一声怪叫,急忙将脸埋进陆源怀里,“爹刚才牵娘的时候,娘笑了好几次呢!”

“你以后别跟着我了,就当我没生你!”

陆源看着小女儿姿态一样羞恼的赵蒹葭,一时间也看呆了,“真美,生气都这么美,什么大景公主,大夏公主,连你脚指头都比不上!”

陆源这肉麻的情话,一时间把赵蒹葭说的俏脸通红,“下次再如此轻浮,我马上离开!”

陆源吓得连忙闭嘴,还顺带捂住了小丫头的嘴,父女二人委屈巴巴的,把一旁的赵吉看的笑出了声。

“嗯?”赵蒹葭一个眼神警告。

赵吉急忙憋住笑,装出苦大仇深的样子,他把这辈子所有难过的事情都想了一遍,才压住那股笑意。

“哼!”见状,赵蒹葭这才满意,随即将头瞥向窗外,她却不知道,自己的耳坠,玉颈都染上了粉色。

中午招待完赵吉后,陆源就要忙公事了,这些使团提前入城,只能把审判大会和表彰大会都推迟到明天。

赵吉也不是外人,晚上就住在陆源家。

陆源一走,家里就剩赵蒹葭跟欢欢,现在母女身份暴露,为了安全,自然不能住普通的客栈。

欢欢已经睡下,赵蒹葭坐在凉亭,喝着茶。

看着一脸紧张的赵吉,淡淡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