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帝君他功德无量精品推介

帝君他功德无量精品推介

慕长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帝君他功德无量》,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慕长笙江暮舟,故事精彩剧情为:冥夫凶猛、七夜缠绵,灵胎暗结、螭龙血戒……我被一个从墓里爬出来的家族作为祭品献于冥君,从此游走于阴阳、不容于人间。...

主角:慕长笙江暮舟   更新:2024-06-11 21: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长笙江暮舟的现代都市小说《帝君他功德无量精品推介》,由网络作家“慕长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帝君他功德无量》,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慕长笙江暮舟,故事精彩剧情为:冥夫凶猛、七夜缠绵,灵胎暗结、螭龙血戒……我被一个从墓里爬出来的家族作为祭品献于冥君,从此游走于阴阳、不容于人间。...

《帝君他功德无量精品推介》精彩片段

做工程从地下刨出东西屡见不鲜,我爸曾经就收过一些地里刨出来的东西。

可是侯少文这个项目的二期,刨出来一口黑色的棺材。

一开始上报当地相关部门,等人来认领,结果很久都没人来,不能因为这个耽误工程进度,于是做了相关的行政备案后,准备将棺材移出迁葬到公墓。

鉴于现在的公墓只收骨灰盒,相关的工程负责人就说开棺收拾骨殖送火葬场火化,也买了点些纸钱来祭奠。

开棺后发现居然是空棺材!

白折腾了这么久,于是就将棺材当废品弃置,继续开工。

不久后在发现棺材的地方,挖出了一个大洞……“工程部的人回报说,洞里有很多古代的刑具。”

侯少文纠结的抓抓头:“挖出这种东西是很晦气的,如果声张出去,我这个项目就别想卖好价钱了,我跟工程负责人说先填上,等我找法师来看看,结果当天晚上就出事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就有些怂了。

江暮舟也说过,学道术道法我没有天赋,而且已经过了醍醐灌顶的年龄,学点堪舆风水就好。

我哥虽然学道术,但他是个半瓶醋,我看他一天打游戏、当奸商,从没见他专心学过道术。

这种邪门的地方需要专业人士来处理,我和我哥两个加一块儿……不知道行不行。

“这样吧,候少爷,我叫上我哥一起去看看,如果是阴物的话,我哥更擅长处理。”

“好,如果这事你们处理了,一百万的辛苦费。”

他苦笑道:“别嫌少,我现在真的没有现钱。”

啧,豪门少爷也有为了钱苦恼的时候啊。

我回家跟我哥说了这事,我哥咂舌道:“这种东西我才不收呢,刑具,就算处理了收回来,出手卖给谁啊?

没有市场啊……侯少说一百万辛苦费。”

“……那还是去看看吧。”

我哥立刻就转了话锋:“我发现他们侯家业障很多啊,肯定做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

晚上江暮舟躺在我身后时,我跟他说明天要和我哥去处理些东西,他没有多问。

我很想问他沈青蕊是什么人,但料想此时他不会回答,说不定还会凶巴巴的吼我。

沈家在他的授意下主持那个封邪法阵,说明他与沈家的渊源应该很深,不然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沈家。

第二天我收拾整齐,背上一个小背包准备出门时,江暮舟莫名其妙的把我堵在房间里。

“怎……怎么了?”

我小心翼翼的分辨他的眼神。

他眯着那双深邃的俊眸,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昨晚没。”

“什么?”

我没反应过来。

他皱眉,手指在我肩上穴位一按,我肩颈一痛,跌坐在床上。

我才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执着?

我哥车子热好半天了,看到我红着脸跳上副驾驶座位,他无奈的说道:“不是吧?
?”

……侯少文的地产项目在新城区,他不敢自己带我们去,让工程负责人老刘来带我们去看那个挖出来的洞。

老刘说,填上洞的当晚,有个老工人做晚饭的时候,准备炸点花生来下酒,结果突然血压升高,头晕不已,一头栽进热好的油锅里,整个头皮和脸都烂了,赶来的120直接宣布死亡。

第二天,工地上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跌了一跤,地上的钢钎直接戳爆他的眼球、透颅而出,挣扎都没有就死掉了。

我拿出罗盘,纤细的针头颤动着指向坑洞那边,走到坑附近就能感觉到丝丝凉气从地面往上漂浮。

“后面的事情更邪门了,有个工人的媳妇负责给我们做饭,他这几天晚上都看到媳妇半夜坐起来,用一根又长又粗的针往自己身上扎,吓得他大叫起来,现在还把他老婆绑着。”

我跟我哥对看一眼,心想这是什么东西作祟啊?

花样还挺多的。

“我们怀疑……是不是刑具上的鬼魂附身了……”老刘不敢走近那个洞口,十米开外他就停下脚步:“你们看,那里就是……敢下去看看吗?”

“有什么不敢的,看阴物哪有这么多畏缩不前?”

我哥掏出两张符咒化掉,然后掀开了木板。

我一瞬间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阴气,这里肯定有厉害的阿飘。

不过这阿飘害人的手段挺多,还不重样,说明是有脑子的厉鬼。

罗盘上的指针始终指着洞口,针头轻微的颤动,那个厉鬼应该就藏在这个地下。

我哥将护身铜符咬在口中,弯腰走下了木梯,我紧跟在他身后。

下面是一个方正的房间,有两尊怒目鬼塑像,各种刑具零散的挂在墙上,还有一个满是黑色痕迹的大石磨。

此时天光大亮,老刘看我俩都下去了,有些担忧的走过来,探头在洞口问了句:“没事吧?”

我和我哥都不开口,我回头给他做了个“走开”的手势,那一瞬间仿佛手指碰到个东西,飞快的从我身边掠过。

我心里一惊,倒退了两步撞到我哥后背,我哥看了我一眼,顺着我的目光打开手电筒。

有两块发黑的东西用铁钩挂着,好像破报纸一般。

我哥带着手套去摸了摸,龇牙咧嘴的露出一脸嫌弃的样子:人皮。

手中的罗盘突然逆行,那针尖转了半圈,指向身后的入口,然后又颤巍巍的回到原处。

我咽了口唾沫,紧张得心里默念宝诰,皂袍的小鬼差嗤嗤两声冒出来。

“啊!”

那个萌萌的小鬼差看见两个青面獠牙的鬼塑像,自己吓了一跳。

“……你不是鬼差吗,还会被这种东西吓到?”

我觉得有点好笑。

“不、不是……这里怎么跟我们的监牢这么像……我还以为自己遁错了地方……唔,这里没鬼魂啊,小娘娘召唤我们来做什么?”

什么?

没有鬼魂?

我的罗盘明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