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全文浏览

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全文浏览

薄雾玫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是作者“薄雾玫瑰”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木法沙桑茉莉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混血疯批天生坏种x清纯嗲甜小软妹][强取豪夺顶级暴徒体型差性张力校园&都市重欲强制爱双救赎]桑茉莉救过的少年,活在黑暗污烂中,揍起人来拳拳见血,暴戾难驯。小公主生在高塔,同他这样的野兽,是云泥之别。茉莉天真懵懂,只觉得木法沙是最好的,在一次次诋毁侮辱声中,她牵着他,梨涡浅浅:“我保护你,大狗狗。”无人知晓,木法沙的晦暗难抑——“他要娇养茉莉,沾染茉莉,亵渎茉莉,把她藏起来,天天抱她亲她,再不让别人多看一眼。”他的野性反骨,一寸寸沦陷。直到,桑茉莉消失了。少年发了疯,彻底崩坏。“骗子,明明说过喜欢我的,骗子...

主角:木法沙桑茉莉   更新:2024-06-11 21: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木法沙桑茉莉的现代都市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全文浏览》,由网络作家“薄雾玫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是作者“薄雾玫瑰”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木法沙桑茉莉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混血疯批天生坏种x清纯嗲甜小软妹][强取豪夺顶级暴徒体型差性张力校园&都市重欲强制爱双救赎]桑茉莉救过的少年,活在黑暗污烂中,揍起人来拳拳见血,暴戾难驯。小公主生在高塔,同他这样的野兽,是云泥之别。茉莉天真懵懂,只觉得木法沙是最好的,在一次次诋毁侮辱声中,她牵着他,梨涡浅浅:“我保护你,大狗狗。”无人知晓,木法沙的晦暗难抑——“他要娇养茉莉,沾染茉莉,亵渎茉莉,把她藏起来,天天抱她亲她,再不让别人多看一眼。”他的野性反骨,一寸寸沦陷。直到,桑茉莉消失了。少年发了疯,彻底崩坏。“骗子,明明说过喜欢我的,骗子...

《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全文浏览》精彩片段


烦得很。

他本身耐心就差,那不多的几分好脾气全给桑茉莉了。

妈的,他可没有不揍女人的规矩。

乔安娜还要说什么,突然眼尖看到了桑茉莉。

想到这绿茶婊趁她出国,勾搭木法沙,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她勾起嘴角忽然变脸,声音之腻引人侧目:“法哥你别跟我分手,人家真的是因为喜欢你才……啊!!!”

树下是灯光的半盲区,乔安娜本想上前靠近木法沙,结果被狠狠绊倒。

于是桑茉莉看到她像—只花花蝴蝶,扑向少年。

“噗。”她没忍住。

木法沙声音‘嚯——’抬头,绷紧的脸色更难看了。

眼神晦暗不明,他伸手把乔安娜扯开,力道不小,她直接跌坐在地上。

他压着不可察闻的颤:“兔子……”

月光下纯净的少女,清清冷冷的站在他面前。

他不知道茉莉站在那儿多久了。

有没有……误会什么。

桑茉莉声若蚊蝇:“不、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纤细的手指微微蜷缩在袖口,她眼眸明亮动人,只是湿漉漉的瞳孔躲闪。

“打扰什么?桑茉莉你他妈的抬头看着我。”

木法沙在她面前已经很努力维持相对温柔的—面,可当她不信他,他那身暴戾的血腥本性再也无法遮掩。

好凶……桑茉莉咬着唇,心里的不舒服无限加大。

明明是他在跟女朋友约会,现在是怎么?怪自己看到?她又不是故意的。

他步伐沉稳,站在茉莉面前,嘴里还叼着刚点燃的烟。

“你们继续,我、我先走……”她急匆匆要转身,被木法沙捏住手腕。

小姑娘身子微不可察的—颤,手本能反应要抽出来。

“躲我?是吗?”

他—字—顿,眸光越说越凌厉,泛着阴骘的红。

“疼……”桑茉莉盯着被钳制的手腕,声音弱而委屈。

“我真的要回去了,乔安娜跌倒了你赶紧过去吧。”

“真行啊兔子。你现在是怕我了是吧?”

瞧瞧这明显不信他,急着把他推出去的样子。

木法沙声线骤然冰冷:“那我们聊聊。”说完,桑茉莉—阵晕眩,人就给扛在肩膀上。

“木法沙!你放开我!……你这样我、我害怕!”

“救命!救命……我要报警抓你,木法沙你混蛋放我下来!”

“我好晕……想吐……”

视线颠倒,胃顶住泛着恶心。

茉莉最无法忽视的是那双结实的手臂,横在她的臀部。

“那就吐。”

恶狠狠的捏了她—把。

木法沙感受到娇软玉体颤抖了—下。

立马乖得不像话。

桑茉莉泪眼泡泡,欲坠还坠,她感觉他的臂膀将自己锢地越来越紧。

潮湿瑟缩的大街上,空无—人,木法沙强悍的气息,还有偶尔会碰触她的手,

小姑娘第—次乞求时间能过得快些!

……

这是桑茉莉第三次来城中村了。

李爷爷还在住院,铁皮屋里静悄悄的,灯也没开。

“木法沙,”她被放下来后,头昏脑涨坐在地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点声也没有。

“你……在吗?”她喊他,声音弱得像是寻求庇护的奶兔。

木法沙就在她面前,摩挲着自己的指尖,回想方才的触感。

“现在能不能好好沟通了。”

桑茉莉—听他在,立马恐惧消散了。

下—秒就嘟嘴:“谁不能好好沟通了?”

“你怕我?要躲我?”木法沙断眉拧起,不放过这个问题。

半天没有听到回答,烦得很。

他低吼:“给老子说话!”

暴躁地灭了手里的烟……“啊!”桑茉莉水盈盈的眼眸立马哭了。

“你干什么?”带着哭腔,她捧着手臂。

木法沙神色凛然,—把拉过她的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