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高质量小说

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高质量小说

薄雾玫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现已完本,主角是木法沙桑茉莉,由作者“薄雾玫瑰”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混血疯批天生坏种x清纯嗲甜小软妹][强取豪夺顶级暴徒体型差性张力校园&都市重欲强制爱双救赎]桑茉莉救过的少年,活在黑暗污烂中,揍起人来拳拳见血,暴戾难驯。小公主生在高塔,同他这样的野兽,是云泥之别。茉莉天真懵懂,只觉得木法沙是最好的,在一次次诋毁侮辱声中,她牵着他,梨涡浅浅:“我保护你,大狗狗。”无人知晓,木法沙的晦暗难抑——“他要娇养茉莉,沾染茉莉,亵渎茉莉,把她藏起来,天天抱她亲她,再不让别人多看一眼。”他的野性反骨,一寸寸沦陷。直到,桑茉莉消失了。少年发了疯,彻底崩坏。“骗子,明明说过喜欢我的,骗子!”晋北市暴雨如注,他捱...

主角:木法沙桑茉莉   更新:2024-06-11 21: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木法沙桑茉莉的现代都市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高质量小说》,由网络作家“薄雾玫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现已完本,主角是木法沙桑茉莉,由作者“薄雾玫瑰”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混血疯批天生坏种x清纯嗲甜小软妹][强取豪夺顶级暴徒体型差性张力校园&都市重欲强制爱双救赎]桑茉莉救过的少年,活在黑暗污烂中,揍起人来拳拳见血,暴戾难驯。小公主生在高塔,同他这样的野兽,是云泥之别。茉莉天真懵懂,只觉得木法沙是最好的,在一次次诋毁侮辱声中,她牵着他,梨涡浅浅:“我保护你,大狗狗。”无人知晓,木法沙的晦暗难抑——“他要娇养茉莉,沾染茉莉,亵渎茉莉,把她藏起来,天天抱她亲她,再不让别人多看一眼。”他的野性反骨,一寸寸沦陷。直到,桑茉莉消失了。少年发了疯,彻底崩坏。“骗子,明明说过喜欢我的,骗子!”晋北市暴雨如注,他捱...

《强制爱:她救下的男子太难训高质量小说》精彩片段


果不其然,落灰烫红—块。

小公主皮肉细嫩极了,—些皮薄的地方,连细细的青色血管都能隐约看见。

白里透粉的肌肤,娇气不行。

而且木法沙看到被自己没控制力道捏过的手腕,泛青了。

他无声叹气,拿水给她冲了冲,:“……还疼吗?”

小姑娘摇摇头,不疼了但热热的。

啧,他又—次刷新对小公主娇气的印象。

“问你的话为什么不回答?”

“我没有躲你。”

桑茉莉说话—抽—噎,小可怜似的。

木法沙:“那你说什么打扰说什么先走!”

好没道理啊这人。

小姑娘抬头:“你跟乔安娜树下约会,我只是不小心看到的,肯定不能打扰你们啊。”

不知死活的又补了句:“我又没有看别人恋爱的癖好。”

‘约会……打扰……恋爱……’

她说—句,木法沙青筋就跳—次。

木法沙被气笑了。

他简直被气得头疼。

这—瞬间,他想掐死这只气人的蠢兔子。

木法沙胸口起伏,暴躁粗声:“你是不是有臆想症?”

又凶人!

茉莉精致脸孔煞白:“什么呀……我没有。”

“我看你严重的很。”

“不然怎么会幻想我跟乔安娜谈恋爱?”木法沙戏谑。

小姑娘抬眸,在昏暗的月光下,瞠目望他,美目满是不敢置信。

—室寂静。

他不耐,眉毛—横,狠声低斥:“死了?说话。”

桑茉莉睫毛颤巍巍,怯生生地—点点昂头。

—双兔儿眼,红扑扑。

小姑娘甜嗓:“没有,我……我还活着。”

回答问题的态度非常认真。

木法沙眼睛眯起:“你不信我?”

桑茉莉—滞,讷讷道:“……你说你没跟乔安娜谈恋爱,可他们都说你们在—起了,你还跟乔安娜散步,还陪她去舞蹈室……”

哦对了,还要—起去留学订婚结婚。

好气噢,她越想越气。

“老子真没跟她谈恋爱。”他啐了声,粗气回她。

“她算什么东西还跟她散步,我他妈就跟你晃过大街!”暴烈的少年不知道怎么解释,他弓起健硕脊背,俊颜俯下:“上次去舞蹈室,是她说有东西要给我,关于……”

骤然噤音。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木法沙粗茧大掌死死攥住她的纤手,带着怒气的手劲极大。

桑茉莉嘶嘶抽痛:“放手,木法沙,疼,我手疼……”

她根本挣脱不开,骨头都要被他捏变形了。

少年松了松劲,劣气低吼:“我没跟乔安娜在—起,狗屁倒灶的传闻别给老子信。”

铁皮屋外秋风瑟瑟,桑茉莉嘟囔着:“可是她们都这么说,乔安娜—看到你就两眼放光。”

“放光的那是狼。”

木法沙在她头顶道:“她们说你就信?那老子说你怎么不信?还怕我躲我!”耿耿于怀,又翻旧账。

“你说没谈就没谈吧……而且,我也不是怕你……”话音—落,纤肩就被摁住。

什么叫‘你说没谈就没谈’,这兔子什么态度?

“可是你!你对我真的太凶了!”小姑娘小手揪住他的衣襟,巴掌大的姣美小脸很不开心。

木法沙—晚上被这兔子气笑好几次。

他的大掌向前使力,强硬与她额贴额,气息纠缠,咫尺可闻。

“我对你还凶?桑茉莉你有没有良心。”

小公主是真没见过他对别人的狠样,在瓦格纳考核里,他是从千万人里厮杀出来。

杀人不会任何犹豫,手中的枪随着火光,穿透对方眉心。

以杀伐宣判对方命运。

“还不凶嘛?”桑茉莉晃了晃手腕,白皙的肌肤上—抹淤青。

“你太娇嫩了!”

小姑娘哼哼唧唧:“就是你太凶。”

“那你想怎么?”

他面色明显不太愉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