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美文同人 > 你最珍贵

你最珍贵

七重锦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新婚夜,缠绵过后,第二天醒来却发现枕边之人不是她的丈夫!夏阑珊惊慌失措,满世界找老公,却屡屡碰壁。走投无路之际,他从天而降,递上修长的手,“跟我回家!”跟他回家?不,她不回,他不是她老公。她拒绝,他就用最霸道直接的方式让她沉沦,并且告诉她,“从今以后,你是我慕夜廷的人。”他多金,狠辣,对别的女人不屑一顾,却独独将她视为猎物。意外怀孕,孩子却来路不明,她被推上风口浪尖——“孩子,是我的。”当着慕夏两家人的面,当着所有媒体,慕夜廷站了出来,承担一切。全场哗然。这一场举世轰动的‘红杏出墙’,要如何才能落幕?夏阑珊试着逃跑,寻找真相,而真相就是,她早就是被狮子盯住的小白兔。用尽手段,步步紧逼,他把她困在怀里,“这段关系,只有我才有说结束的资...

主角:夏阑珊慕夜廷   更新:2023-08-07 19: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阑珊慕夜廷的美文同人小说《你最珍贵》,由网络作家“七重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新婚夜,缠绵过后,第二天醒来却发现枕边之人不是她的丈夫!夏阑珊惊慌失措,满世界找老公,却屡屡碰壁。走投无路之际,他从天而降,递上修长的手,“跟我回家!”跟他回家?不,她不回,他不是她老公。她拒绝,他就用最霸道直接的方式让她沉沦,并且告诉她,“从今以后,你是我慕夜廷的人。”他多金,狠辣,对别的女人不屑一顾,却独独将她视为猎物。意外怀孕,孩子却来路不明,她被推上风口浪尖——“孩子,是我的。”当着慕夏两家人的面,当着所有媒体,慕夜廷站了出来,承担一切。全场哗然。这一场举世轰动的‘红杏出墙’,要如何才能落幕?夏阑珊试着逃跑,寻找真相,而真相就是,她早就是被狮子盯住的小白兔。用尽手段,步步紧逼,他把她困在怀里,“这段关系,只有我才有说结束的资...

《你最珍贵》精彩片段

夜,沉。

慕家别墅。

宾客散尽,空气中还飘着甜腻的香槟气息,见证着慕夏两家的联姻之喜。

二楼主卧,柔软的大床上。

夏阑珊醉眼朦胧地看着站在床边的人,拉住男人宽厚的手掌,“老公……”

灯光暗沉,挺拔的身影压下来,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笼罩而来,挺括的胸膛抵住了她。

吻,落在她娇嫩的唇瓣上。

大掌像带了魔力一样在她身上点火,和她一起焚烧,沉沦……

一夜放纵,腰酸背痛。

夏阑珊缓缓地睁开眼,瓷白的小脸笼罩在阳光里,光泽诱人。

她盯着头顶的奢华水晶灯好一会儿,神思渐渐清明起来:昨晚,她度过了自己的新婚夜!

二十年的人生中,最最值得纪念的日子!

由衷的笑在嘴角绽放开来,甜甜的,充满了幸福感。

强有力的手臂还霸道地锢着她的腰身,热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她缓缓地转过头,打算给枕边的人一个早安吻——

视线落在旁边。

男人壮硕的胸膛半遮半露,引人遐想。

再往上移——

坚毅的下巴,性感的薄唇,高挺的鼻梁,以及深邃的眉眼……

是自己看错了吗?揉了揉眼睛,继续看过去——

“啊——”被雷劈了也没有现在这样恐怖,吓得她失声尖叫。

夏阑珊拥被而起,连滚带爬地跌坐在床边,“小叔?!”

惊悚!!!

新房是她的,新床也是她的!

可这根本就不是她的老公,而是老公的小叔叔,慕夜廷!

怎么会是他?!

到底怎么回事?!她哆哆嗦嗦地努力回忆昨晚,可是越想弄明白,脑子就越是不听使唤,简直要疯了……

慕夜廷醒来,坐起。

目光一秒钟从睡意中恢复清冷,看着坐在地上狼狈的她,他显得从容很多,“还疼吗?”

疼?!

夏阑珊下意识地去看雪白的床单,那中央,有点点猩红。

轰地一声,脑子里像被点燃了一个炸药库。

她试图从地上站起来,可双腿却软得不像话,眼看额头就要磕到床头——

长臂伸过来,稳稳地捞住了她,男人身上的木质香气一波一波地凌迟着她的神经。

夏阑珊抬头,声音裹着浓浓的颤抖,“你为什么会在我们房间里?!”

慕夜廷起身,毫不避讳地站在她面前,身型完美得像米开朗琪罗的大卫雕塑。

眼睛刚好看到不该看的部位,夏阑珊赶紧别开脸,低吼,“回答我的问题!”

“昨晚都享受过了,没有必要害羞。”

声音磁浓,低沉,也异常地平稳。

享受过了……

这句话像针一样扎进她的耳朵里,提醒她,昨晚自己在他身下是如何地娇喘吟哦,辗转承欢……

可是……她一直以为那是自己的老公!枕边的人怎么会变成了他?!

夏阑珊眼圈瞬间涨红,唇瓣颤抖,愤怒如同地震波一样爆发,“昨晚的事情不解释清楚,我就告你强暴!”
慕夜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任凭她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间里回荡,他连眼神都没有任何变化,居然还点了点头,淡淡道,“随你。”

说完,提步,优雅地走进浴室。

夏阑珊坐在原地,呼吸不畅,胸口剧烈起伏。

小手把被单抓出一道道折痕——

慕夜廷,慕家的小叔。

她曾经无数次听人提及过,说他年纪不过二十八岁,但已经是慕氏集团的总裁,不仅在商场上恣意驰骋,手段老辣,而且任谁都捉摸不透,任谁都不敢招惹。

其实结婚前,自己也只在慕家见过慕夜廷一次。

一个月前,慕少弦带她去见家长。

慕夜廷那时候也刚好出国回来。

全家在一起用餐,热热闹闹地说话。

就只有他慕夜廷一个人,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清冷的目光穿过那么多人,笔直地落在她的身上。

她当时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回望,却又发现他似乎不是在看自己……

万万没想到,和他的第二次见面居然是在这么惊悚恐怖的情况下!

夏阑珊试了好几次,勉强从地上站起来,带着愤怒穿好衣服,奔出卧室,“少弦——”

第一要紧的,就是找到慕少弦!

她酸软着双腿,狂奔!

把别墅的上上下下每一个房门都打开。

但都是空无一人。

除了每个都在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佣人之外,她连只苍蝇都看不到!

夏阑珊快疯了,拿出手机毫不犹豫地打给慕少弦——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更大的不安在心中扩散……

这里是她跟慕少弦的新房,是留给她和慕少弦两个人住的,所以小叔为什么会在?

而慕少弦又怎么不在?!

管家丁伯毕恭毕敬地走过来,“夏小姐,早餐——”

“丁伯!”夏阑珊如同抓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他的手,“少弦呢?!我们房间里的人不是他!而是——”

“所以夏小姐,您要在房间里用早餐,还是去餐厅?”丁伯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而是加重了自己对她的称呼,彻底忽略了她的问题。

夏小姐……

夏阑珊震惊不已地看着他,“你叫我什么?!”

他们不是应该叫她小少奶奶的吗?

手一松,手机重重地砸在了脚背上,生疼。

夏阑珊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丁伯弯腰,捡起手机递回去,“夏小姐,您要打电话吗?需要我帮你拨号吗?”

夏阑珊失控,声音拔高好几度,“我要拨110,我要告慕夜廷侵犯我!快,帮我打——”

“好的,”丁伯依旧保持着微笑,把号码帮她拨好,然后把手机恭敬地递回给她。

态度好到令人发指,也令人害怕。

夏阑珊头皮发麻,耳畔嗡嗡作响。

她终于明白了,刚才慕夜廷的那一句’随你’是什么意思了!

报警,怕也没有什么作用。

只因为他是慕夜廷!

夏阑珊红了眼圈,一口气堵在胸口,猛地推开丁伯的手。

她迅速地回房,趁慕夜廷还在洗澡,抓起自己的小包,夺门而出。
坐上出租车,夏阑珊无力地靠在后座,眼圈依旧酸涩不已。

心中的震荡还在不断发酵,如同棉花一样堵在喉咙口,她怕自己一张嘴,就会哭出来。

新婚之前的甜蜜期待,全部都变成了现在的无尽惊恐。

她根本不敢去细想昨晚发生的一切,以及慕夜廷的脸,还有他散发出来的那种强大气场。

这一切让她觉得似乎是个圈套,而自己,不过是其中最弱小的猎物……

这种无力感简直太过糟糕……

到了目的地,她付钱下车,又给慕少弦打了一个电话,依旧是关机。

打给公婆,也是一样的——关机。

想找找其他的人,可慕少弦的那些朋友,她也一个都不认识……

挂断电话,她沮丧地走进了夏家的排屋。

——

城北夏家。

夏父此刻不在家。

继母杨蓉正在喝早茶,看到夏阑珊,她顿时紧绷着脸,“你怎么回来了?”

夏阑珊无视她脸上的不高兴,快步走了过去,声音沙哑,“小妈,你知道慕少弦的其他联系方式吗?”

杨蓉秀眉一挑,放下咖啡杯,“怎么?你没有,反倒来问我?!”

漠不关心的语气早就让夏阑珊习以为常,她咬了咬唇,“不是你介绍我和他认识的吗?我现在……联系不上他,他人在哪里?他不见了……”

自己二十岁的年纪,还在读大三就早早出嫁,全都拜这位继母所赐。

夏阑珊自己也想早点离开这个没有半点温暖的家,所以在和慕少弦相处了几个月之后,答应了他的求婚。

原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可是现在,生活给了她一记更大的耳光,扇得她都快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杨蓉觉得连伪装都没有必要了,冷笑一声,“不见了?自己老公看不住,来问我?!嫁出去了,就是泼出去的水,有事没事都来找我,我又不是你妈!”

“小妈——”夏阑珊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捏紧了垂在身侧的手,声音更低,“我真的找不到他了,你帮我想想办法吧?”

杨蓉起身,嗤笑,“我约了人逛街。没空。”

拿过桌上的包,她用肩膀重重地撞了夏阑珊一下,“赶紧给我滚蛋,嫁出去了,这里可不是你的家了!别随随便便跑回来碍我们的眼!”

昨晚体力耗费过多,夏阑珊抵不过她的冲撞,往后踉跄地退了好几步,后腰撞上桌角,尖锐地疼起来。

她一时直不起身体,眼睁睁看着杨蓉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满脸得意地开门出去了。

华灯初上。

夏阑珊茫然地走在大街上,街边的橱窗玻璃映衬出她此刻的狼狈——

身上还穿着昨晚敬酒时候的白纱小礼服,脚上还穿着慕家的拖鞋,长发凌乱,像小疯子一样。

身体,还是很酸痛……

没有半点精神。

而慕少弦……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他的手机一直不通,就连慕家那边,也没有人能联系上。

公公婆婆的电话也在一夜之间关了机,就连慕家老宅里,也没有人了。

在外面走了一天了,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

有没有人可以给她解释着一切?!

有没有人告诉她为什么?!!!

可是……

回答她的只有眼前忙碌的车水马龙。

才24小时不到的时间,她就被人从天堂抛进了地狱,甚至连罪名都没有一个,就毁了她所有的期待……

手机震动了好久,她才回神。

陌生的号码来电。

杏眸一撑,她赶紧接起,压在耳边,“少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