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美文同人 > 契婚冷爱:总裁请放手

契婚冷爱:总裁请放手

卡七卡七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她暗恋了邹景烨多年,本以为那天可以订婚,却被临场换下,不仅成了当晚最大的笑话,更被下药,推向那个绝情的男人。他以为,她是安排好的受孕女人,与她一夜缠绵,第二天,她却甩了钱,宣扬付了一夜情的费用。她被渣父威胁逼迫,她看着自己苦恋多年的男人指责她,在爱情和亲情的破灭之下,她选择与恶魔般的他签下协议,崛起报复那些欺她负她辱她之人。他护她,他宠她,她以为这就是爱情,可是当她临产之时,他却抛下她奔向别的女人,她才知道,原来他对她的爱,从开始便是一场精心算计的阴谋。再归来,他却可笑的说爱她……“晟宿,对不起,在爱情里,我们注定都要败诉收场——伊漾。”

主角:伊漾皱邹景烨晟宿   更新:2023-08-07 19: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伊漾皱邹景烨晟宿的美文同人小说《契婚冷爱:总裁请放手》,由网络作家“卡七卡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暗恋了邹景烨多年,本以为那天可以订婚,却被临场换下,不仅成了当晚最大的笑话,更被下药,推向那个绝情的男人。他以为,她是安排好的受孕女人,与她一夜缠绵,第二天,她却甩了钱,宣扬付了一夜情的费用。她被渣父威胁逼迫,她看着自己苦恋多年的男人指责她,在爱情和亲情的破灭之下,她选择与恶魔般的他签下协议,崛起报复那些欺她负她辱她之人。他护她,他宠她,她以为这就是爱情,可是当她临产之时,他却抛下她奔向别的女人,她才知道,原来他对她的爱,从开始便是一场精心算计的阴谋。再归来,他却可笑的说爱她……“晟宿,对不起,在爱情里,我们注定都要败诉收场——伊漾。”

《契婚冷爱:总裁请放手》精彩片段

“你确定,这杯是给我的酒?”伊漾皱着眉,有些忐忑的望着邹景烨。

长长的睫毛因不安,微微颤抖着,却因为一副厚重的茶色眼镜而被遮挡的严严实实。

她的嗅觉天生敏感,又曾经辅修过药剂学,所以只是闻一下,便知道这酒中加了某种特殊的药物,味道很淡,不是量少,就是发作的速度慢。

她不明白,为什么邹景烨要给她端这样一杯酒,却又不忍拒绝,毕竟她喜欢邹景烨,已经许久许久了。

“给你的酒,自然是要你喝的了”,邹景烨一边笑着,一边有些暧昧不清的凑到伊漾的耳边,小声说道:“而且这杯酒的意义不同,所以我要第一个敬你。”

今天是他将要公开和顾筱雅订婚,这杯喜酒,他想第一个敬伊漾。

过近的距离,让伊漾不可避免的心跳加速,微微垂下眼帘,白皙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可疑的红晕,小声的反问:“意义不同?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为了躲避家里的逼婚,邹景烨曾玩笑说过,不然就和她凑成一对,来逃避那些狂蜂浪蝶,而今天,在邹家老爷子的寿宴上,确实是一个公布的好时机,只是这杯酒?

他是怕她会拒绝吗?伊漾的心脏扑通扑通突然跳的猛烈。

“今天自然是一个极其特别的日子,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先喝了,过会儿就知道了。”邹景烨故作神秘。

“那我醉了,你可要负责送我回家哦!”伊漾难得大胆的直视了邹景烨,鼓足勇气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液。

同样的剑眉,一样的茶色眼镜和那熟悉的粉唇,这一刻脸上所绽放的笑容,却又好似有什么不一样,是那因酒精作用染红的脸颊?还是那第一次灿烂绽放的笑容?邹景烨只觉得这一刻的伊漾美的有些让人不忍移目。

让邹景烨已经到嘴边的拒绝,生生的说不出口来。

所幸,这会儿,正好轮的邹景烨上台致辞,到是让邹景烨避免了尴尬,只是不知为何,这一刻,他竟有些不敢直视伊漾的眼。

不过多年来的熟识,还是让伊漾发现了一丝异样,却也只是痴痴的看着台上的男人,这些年,虽然是她一直暗恋着邹景烨,邹景烨身边的女人也换了无数,她却是唯一一个被他温柔相待,特殊怜惜至今的女人。

所以隐隐的,她相信,邹景烨的心理也是有她的位置的。

果然,在说完前面官方的致辞之后,邹景烨说出了她心中所想。

“今天除了欢迎各位参加我爷爷的寿宴之外,我还希望,各位可以对我的幸福做一个鉴定。”邹景烨那一向刚冷的面容,说到这里,却是不由的变的有些柔和。

众人惊呼,不知是谁家的女儿入了邹家大少的眼,一些相熟的人,开始不由的将目光放到了伊漾身上。

“呵呵……看我,一高兴,差点忘了正事,今天就请各位做个见证,邹家正式向伊家的大丫头提亲,不日就会登门拜访。”邹老爷子端着酒杯笑呵呵的抢了邹景烨的话。

众人一片叫好鼓掌之声,纷纷向伊漾恭喜,却不曾发现邹景烨那张迅速僵持下来的脸庞。

马上,祝福的掌声还未停,一道有些尖锐的女声,就率先喊了起来。

“你骗我!”人群里一个长相甜美,穿着白色小礼服的女生,转身欲走。

邹景烨见状,赶忙慌张的从台上跳下来,抓住女生的手臂,急急哄着:“筱雅,你听我解释。”

“景烨,你给我回来,像个什么样子,还有这个女人是谁?”邹老爷子努力压着心底的怒火,沉声问道。

邹景烨一边小声哄着顾筱雅,一边整了整衣襟,拉着顾筱雅走到台上,郑重介绍道:“刚刚有点误会,让各位见笑了,这位才是我要订婚的对象,顾筱雅。”

众人哗然!

伊漾在邹景烨跳下台那瞬间就攥紧了拳,此刻,那修剪精细的指甲却是早以嵌入掌心的嫩肉之中,却尤为不觉。

心脏宛如被生生撕裂一般,痛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除了紧紧盯着皱景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哪里来的野女人,也想进我邹家的门,我不同意。”邹老爷子将拐杖敲的咚咚作响。

“爷爷,你别生气,我回头一定和你解释清楚。”邹景烨的脸上难得带着一丝哀求。

却不知,这样的哀求,让邹老爷子,越发的恼火,他引以为傲的孙子,居然为一个女人来求他,让他气的,险些一口气上不来,但是碍于这么多人在场,他又不好真的发作,让邹家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只能气的发抖道:

“我不需要你解释,到是伊家大丫头,你看看怎么和人家说吧!”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伊漾身上,邹景烨只能一脸愧疚的看着伊漾,欲言又止。

场面有些尴尬,却是站在邹景烨身旁的顾筱雅率先打破了平静。

“伊小姐,希望你可以放手,毕竟我和景烨才是真心相爱的,就算你勉强用家族的权势和景烨在一起了,景烨也不会爱你的。”顾筱雅露出一抹怜悯的表情,继续道:“与其你们两个都不幸福……”

“筱雅……”邹景烨尴尬的打断顾筱雅的话,一时间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伊漾努力咬着唇,努力压抑自己已经漫上眼眶的泪水,细细打量着眼前的顾筱雅,大大的眼睛,两个小小的酒窝,微圆的脸颊上带着些许的婴儿肥,很是甜美可爱的模样,心中叹息,原来邹景烨喜欢的是这样的女孩子啊!

“景烨,这次你是认真的?”伊漾抖着声音,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伊漾,我希望你可以祝福我们。”邹景烨握着顾筱雅的手,目光宠溺。

心好似被撕碎一般,痛的每一根神经都蜷缩颤抖,面上却依旧带着那比哭还要难看的,尴尬笑容说道:“祝你幸福。”

“假惺惺,笑的比哭都难看。”顾筱雅在一旁不屑道。

她最讨厌那些仗着自己家里有钱,就不把别人放在眼睛里的富二代了。
邹景烨心底多少有些明白伊漾对他的感情,明知道顾筱雅误会伊漾了,却也只能尴尬的对伊漾歉意道:“伊漾……今天……对不起啊!”

“没……关系,景烨,我有点醉了,你能送我回家吗?”伊漾感受到体内燥热的气息,艰难的说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都知道景烨和我订婚了,怎么还缠着景烨啊!”顾筱雅鼓着一张包子脸,一副醋意滔天的模样。

邹景烨给了伊漾一个歉意的眼神,看向顾筱雅却全是伊漾未曾见过的宠溺模样。

“景烨,就当我求你。”伊漾咬着牙,努力让自己不要发出什么怪异的声音。

此刻的伊漾已经顾不得失恋的心痛,顾不得心理那些坍塌的自尊心和此刻的狼狈,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向邹景烨讨要解药,快点离开这里。

可一直拿伊漾当情敌的顾筱雅,却是说什么都不同意。

邹景烨想顺着顾筱雅的意愿,却发现伊漾的脸真的红的有些吓人,知道她是真的不舒服,本就觉得对不起伊漾的心,到底还是占了上风,好言哄了顾筱雅半天,终究是决定先送伊漾回家。

“给我解药……”坐在车上,伊漾虚弱的伸出手,低呢道。

“什么?”邹景烨有些糊涂,正准备细问,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屏幕上筱雅的名字,瞬间吸去了他全部的心思。

“好好好……你别哭,我这就过来。”邹景烨一边在电话这头安慰着,一边已经开始解身上的安全带,就要往外走。

“景烨!”伊漾努力的大声呼唤,奈何声音却依旧低的厉害。

邹景烨回头看了一眼伊漾,只以为伊漾喝醉了,才要他送她回家,可筱雅刚刚在电话中哭的厉害,让他很是担心,一时间很是为难了起来。

就在此刻,一身黑色西装,刚刚从车上下来的晟宿,皱景烨见了,瞬间宛如见到救星一般,快速大步跑了过去。

“晟表哥,我有点急事,麻烦你开我的车,帮我把车里的女人送回家,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邹景烨匆匆将车钥匙交到晟宿的手里,便急急的跑掉了。

晟宿皱着眉看着手中的车钥匙,心里厌烦的厉害,可是想到那更另人厌烦的宴会,所幸便向一旁的法拉利走了过去。

开门上车,晟宿冷冷扫了一眼伊漾,冷声道:“地址。”

伊漾紧紧盯着陌生的晟宿,有些不可置信,邹景烨竟这般将自己交给其他的男人,身体里的热浪越发翻腾难耐,让伊漾来不及多想,本能的想要逃离这里。

“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伊漾想要起身去开车门,却发现身体里根本没有一丝的力气,软绵绵的,无力的很。

“地址。”晟宿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冷言。

伊漾撇了一眼晟宿身上剪裁得体的高档西服,又看了一眼他那张即使没有任何表情,依旧完美的好似用刀刻画一般的完美五官,咬了咬牙,随意报了一家附近的五星级酒店。

她这个模样,根本无法回家。

伊漾审视晟宿,只是觉得,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贪求她的身体吧!却不知,刚刚乱动弄掉眼镜的她,此刻药效发作,看向晟宿的目光,更多的是一种本能的渴望与贪求。

晟宿的眼中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却到底没有下车,而是一脚油门,直接飞驰出去,想要快些甩掉这个麻烦。

伊漾此刻却根本没有心情去理会晟宿的想法,半昏迷的她,只觉得整个人都好似掉到岩浆中一般,灼热的厉害,让她不自觉的开始扯着礼服的衣襟,想要呼吸更多的凉气。

紫色圆领中式礼服,明明很是保守,却因为一番扭动,不免就有些凌乱,让伊漾整个人也不免带上了一丝别的味道。

晟宿瞥了一眼,却越发误会了起来。

这些年,他一直不肯结婚,甚至不肯和任何女人亲近,家里的人总是找各种机会往他身边塞各种的女人,却不想连邹景烨也加入到了这个行列中了。

“刺啦~”刺耳的刹车声,具大的惯性,让伊漾猛然清醒。

“到了。”晟宿冷着脸,鄙夷的扫了一眼伊漾,继续道:“告诉邹景烨,你这种货色,我还看不上,让他不要再费心思了。”

伊漾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想起那杯酒,却是轰然反应过来。

一时间咬着牙,这一刻,只觉得无数的背叛感涌入心间,屈辱,不甘,怨恨瞬间埋没过理智,让伊漾控制不住暴怒的嘶吼道:“滚!你才要告诉邹景烨,我没看上你这种货色才好。”

“欲拒还迎吗?”晟宿双手环肩冷冷的看向伊漾:“这种戏码,我见多了,而且就算是滚,也应该是你从我的车上滚下去不是吗?”

“你……”伊漾气的浑身发抖,可是一向不善言辞的她,却实在不知该如何反击,只能用尽浑身的力气,打开车门,意图离开。

随即车门处传来“咚”的一声,伊漾却是才下车,就脱力的昏倒在车门口。

晟宿看着倒在地上不知真晕还是假晕的女人,本想一脚油门,直接离开,可是余光猛然撇到,身后那紧跟着的黑色宾利,暗道了一声麻烦,所幸直接下车,一把将倒地的伊漾抱起,大步向酒店走去。

果然那辆黑色的宾利只停在了酒店门口,却并没有再下来人,跟进来。

酒店的房间内,晟宿有些烦躁的想要将伊漾摔到床上,却不想已经昏迷的伊漾不知何时竟抓住了他的领带,一个惯性,自己竟也跟着被她带到了床上,整个人直接压在伊漾的身上,姿态暧昧。

“别走……”伊漾迷糊的呼唤着。
“滚!”用力一挣扎,直接将伊漾推到一边,利落的从床上翻身而起。

“滴滴滴”短信的声音清晰明了。

晟宿拿出专属于那个人的手机,却看到上面写道:“宿,对不起,我走了,这个女人,是我千挑万选过的,一定会让晟家如愿以偿。”

晟宿的脸,一瞬间阴沉的吓人,却还是努力压着翻腾的怒火,快速回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说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嘭!”的一声,晟宿将手机直接摔向地板。

“热……”昏迷中的伊漾神志不清的爬向床边,努力撕扯着晟宿的衣襟。

晟宿一把捏住伊漾那纤细的脖颈,将她从床上暴力提起,第一次认真打量伊漾的模样。

精致立体的五官,堪称完美,此刻那白嫩的脸颊被烧的绯红,一双琥珀色的眼眸微眯着,带着些许的水汽,似火的红唇微张着,妩媚动人,偏偏一对剑眉长而入鬓,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刚毅洒脱,如此矛盾的糅合在一起,越发美的惊心动魄。

“咳咳……”伊漾难受的挣扎。

晟宿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就那么不断收紧手掌,看着伊漾越发动作加剧的挣扎,似乎要就此掐死伊漾,却在最后的时刻,猛然松开了手。

如愿以偿?呵……那就如你们所有人的心愿好了。

夜漫长……

第二日,一直到中午的最刺目的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窗纱洒到床上,伊漾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眸。

痛!浑身上下都不停传递的酸痛感,让伊漾瞬间从床上坐起,整个人也一瞬间被惊醒。

陌生的酒店房间,身体的异样,还有那青青紫紫的痕迹,全部都提醒着伊漾,昨夜错失的记忆。

伊漾很想放声大哭,可是透过浴室那半透明的玻璃门上印出的高大身影,却让伊漾只能死死捏住被角,咬着牙,努力抑制住自己即将崩塌的泪水,因为比起那一夜记忆模糊的狼狈,伊漾实在无法在清醒的情况下,再去面对一次那不堪的过往。

昨夜的礼服早已经破碎不堪,无奈之下的伊漾,所幸直接套上那散落在地板上的西装,拿起自己的包包,仓皇而逃。

“一夜晴这种事,不是为情,就是为钱,所以在你不想留情的状况下,就最好先留钱,也省得以后纠缠不清。”不知为何,已经走到门口的伊漾,脑海中突然蹦出闺蜜蓝伽的理论来。

让已经一脚迈出门的伊漾,生生又退了回来,将包里所有的现金全部掏出了扔在床上,而后又更加迅速的从房间逃出。

所以当晟宿洗过澡之后,就发现昨夜的女人不仅逃了,而且还带走了他的衣服,以及他西服内的钱包,至于床上那散落的几十张粉红钞票,是对他昨夜的补偿吗?晟宿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带着刻骨的寒意。

“很好!真的很好!”晟宿一边低吟,一边拿起床头的手机,开机,准备好好“报答”一下那个胆大妄为的小女人。

手机开机,还未等晟宿将电话拨出去,就先响了起来。

“晟总,你怎么才开机啊!晴小姐昨晚给你公寓送了一个女人后就失踪了,只怕是不大好,你快回来看……”

还未等电话那头的楚越说完,晟宿就猛然先掐断了电话。

她送的女人在公寓,那昨夜的女人是谁?难道真的是邹景烨自作主张给他安排的女人吗?

皱着眉头拨通邹景烨的电话,得到的结果,却让晟宿越发皱紧了眉头。

那个女人,居然只是一个意外。

想到电话里,邹景烨讨好的向他解释,昨天实在是忙不开,才拜托他送自己的朋友回家。

伊漾,伊家的大小姐,伊家那个出了名的废物小姐?

只是恰巧她被人下了药,而他收到苏子晴的短信吗?晟宿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巧合,特别是连续性的巧合。

漆黑的眼眸微眯,本就深邃的眼眸,越发不见一丝光亮,想了想,还是再度拨通助理楚越的电话,让他将伊漾的资料传给自己。

弄的已经做好因跟丢晴小姐,准备被晟宿责罚的楚越很是纳闷,难道说,晟总移情别恋,喜欢上这个伊漾了吗?

不提这边楚越如何疑惑,这边才从酒店跑出去的伊漾,却是才进家门,就遭到了一通狂轰滥炸。

“你还有脸回来?”伊志山随手将手中的报纸向伊漾摔去,一抬头看到伊漾一身不合身的西装,又继续骂道:“昨晚你跑到哪里鬼混去了?穿成这个样子,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在外勾三搭四不成吗?”

“爸,姐姐失恋,放纵一下也是难免的,何况姐姐身上这身西装一看就价格不菲,说不定姐姐又攀上什么高枝,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将姐姐嫁给张总啊!”伊秋在旁边“好言相劝”一张娇俏的面容上,满是同情。

“高枝?她追了邹景烨十几年都没搞定,一夜能搞定谁?指不定又被谁给骗了,不然怎么会连套像样的衣服都没给她买?”伊志山一脸的鄙夷。

一旁的伊秋和她的母亲高美兰则不断的说着一些看似劝慰,实则火上浇油的话,不断加剧着伊志山的怒火。

伊漾低着头,去捡脚下的报纸,根本不敢去看伊志山的眼睛,可报纸上的标题,却还是生生的刺痛了她的眼,撕裂了她的心。

上面大篇幅的报道,全是邹景烨定情灰姑娘顾筱雅的新闻,而她则作为一个被抛弃的笑话,被冠上痴情千金,苦恋十年无果的字眼。

伊漾的手不由得捏紧手中的报纸,她对邹景烨的情,又何止是十年?可是最后,他却将她推向别的男人的床,是怕她再去纠缠他吗?心底的痛,无论怎么剥夺,依旧顽固的刺痛着伊漾的每一根神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