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俏军嫂有空间,嫁军王被狂宠上天文章精选

俏军嫂有空间,嫁军王被狂宠上天文章精选

头卡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宋扶予宋浩是古代言情《俏军嫂有空间,嫁军王被狂宠上天》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头卡皮”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谁懂?好不容易感觉自己熬到头了,把公司发展成了跨国企业,还只身一人斗赢了害死爸妈的仇人。结果一场车祸,直接白干,让她穿成了七零年代同名同姓的小可怜。七零原主亲娘病逝后,亲爹娶了后娘,变成了后爹。在家不仅不受宠爱,还被逼下乡当知青。这么憋屈的出身怎么能配得上女总裁?怎么想的。果断选择虐渣爹,坑后娘,背上行李直接下乡,摆脱原主家里一堆烂人,带着亲娘留下的遗憾给圆满了!且看身怀空间,自带交易系统的霸气女总裁如何一步步为自己闯出一番天地!...

主角:宋扶予宋浩   更新:2024-07-10 2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扶予宋浩的现代都市小说《俏军嫂有空间,嫁军王被狂宠上天文章精选》,由网络作家“头卡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扶予宋浩是古代言情《俏军嫂有空间,嫁军王被狂宠上天》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头卡皮”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谁懂?好不容易感觉自己熬到头了,把公司发展成了跨国企业,还只身一人斗赢了害死爸妈的仇人。结果一场车祸,直接白干,让她穿成了七零年代同名同姓的小可怜。七零原主亲娘病逝后,亲爹娶了后娘,变成了后爹。在家不仅不受宠爱,还被逼下乡当知青。这么憋屈的出身怎么能配得上女总裁?怎么想的。果断选择虐渣爹,坑后娘,背上行李直接下乡,摆脱原主家里一堆烂人,带着亲娘留下的遗憾给圆满了!且看身怀空间,自带交易系统的霸气女总裁如何一步步为自己闯出一番天地!...

《俏军嫂有空间,嫁军王被狂宠上天文章精选》精彩片段


匆匆回到家的宋浩和刘巧玉,在厨房的小床上没有看到宋浩的身影,只看到了枕头上留下的血液痕迹。

“人呢!你不是说她在床上躺着吗!”

宋浩看到人不在家,有些慌张,朝着刘巧玉怒吼出声。

他总感觉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希望不是如他心里想的一样。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出门之前,明明和秀秀一起将她抬到了床上。”

刘巧玉看到人不在床上,同样感到不知所措。

“会不会在楼下李翠萍家里?她今天轮休,不上班。”

“那个丫头受伤了,身上又没有钱,除了找李翠萍,应该找不着其他人了。”

两人急忙去了楼下。

敲了很久李翠萍家的大门,里面都没有传出任何声响,刘巧玉害怕得手都在不停的颤抖。

“说不定是李翠萍带她去了医院,以前她就经常给宋浩那个小丫头片子买药,如今头被磕破了,应该会带她去医院包扎也不一定。”

宋浩压下心中的怒火,暂时接受了这个可能,但愿她们是去了医院。

..........

另一边的宋浩在医院包扎完头部,拿着医生开的药,又坐着车跟着陈国兴回到了他在这边厂区的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以后,陈国兴让人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看着她将药吞下去才作罢。

“说说你遇到的事情吧。”

在车上的时候,宋浩就想说,但都被陈国兴以她受伤,坐车可能会头晕打断了,现在终于可以一吐不快了。

她急啊,她只想赶紧处理完,和那几个烂人在同一个屋檐下多住一晚,她都觉得恶心。

宋浩将原主从小的遭遇,以及今天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都跟陈国兴述说了一遍。

听到最后,陈国兴噌的站起身,愤怒的用力捶了一下桌子。

突然的响声使得宋浩和坐在她边上擦拭眼泪的李翠萍都被吓了一大跳。

这个厂长怎么感觉比自己这个当事人还要激动,宋浩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继续往下说。

察觉自己的激动吓到了眼前的两人,陈国兴连忙道歉:“不好意思,你接着说。”

他示意宋浩继续说,坐下后喝了口茶,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爆发的冲动。

原主的遭遇刚才都已经说的差不多了,宋浩见他已经冷静了下来,于是开始阐述自己的诉求。

“厂长伯伯,居委会已经将我的名字上报到知青办了,四天之后我就要离开衡市,去北方的秦市参加建设新农村工作,所以我想在走之前将我妈妈的工作处理完毕。”

“你如果不想下乡的话,我可以找人去知青办将你的名字划掉。”

“你妈妈的工作由你提前接任,你有了工作就不用去那么远的地方了,刘巧玉转给宋秀秀的工作不作数。”

宋浩还小,可能不知道下乡是干什么,但是他作为钢铁厂的厂长,却早有耳闻。

哪是什么参加建设新农村。

下乡之后就是跟着一起干农活,村里人干什么,知青就跟着干什么。

城里人没种过田,很多年轻一辈五谷杂粮都分不清,哪能让他们来指导工作,这完全就是为了安抚大家说出的托辞罢了。

他可以直接在厂里给她安排一个轻松的文员工作,不希望宋浩去吃那个苦。

“厂长伯伯,刚才我说的情况您也知道了,我不想要和他们再有什么瓜葛,只想离他们远远的,最好这一辈子都不要再相见。”

“在乡下干再苦再累的活我都不怕,干多少活,我就吃多少东西,就算饿死,那也是我自己选择的路。”

“主要是离开了之后,我再也不用挨打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宋浩努力的从眼眶里挤出了两滴泪水。

她感觉她以前在狗血电视剧里学到的演技,此时都派上了用场,希望厂长能够被她打动,至少现在边上的翠萍姨一直在心疼得眼泪直流。

陈国兴看着她流泪的模样,也有些动容。

刚才在医院,明明那么疼,她都强忍着没有掉眼泪,现在竟然已经难过得开始流泪了,想必早就已经对那个家庭,对那些家人深恶痛绝。

既然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去下乡,大不了以后他多给她寄点东西,让小姑娘不至于冷到饿到。

“你对于你爸和你后妈他们,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陈国兴有一百个方法来对付他们,但是以他今天和宋浩短暂的相处来说,他知道这个姑娘虽然柔柔弱弱的,但是却非常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十分坚毅。

说出的话不仅非常有条理,而且很多看似不经意间说出的话,其实都具备着引导的作用,引导着听她说话的人跟着她的想法走。

如果是他的闺女该多好啊,他肯定会好好培养,将来这个丫头绝非池中之物,可惜了...

以宋浩对她不管不问的态度,别说好好培养,当初让她念书都是因为厂里给钱,结果还是只让她读完了初中。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忌惮厂里,刘巧玉小学都不会让她念完。

让她上完初中,在刘巧玉心中已经是对宋浩最大的恩赐了。

“我们家的房子以前是以我妈妈个人的名义分到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后来厂里做主转到了我的名下,不知道厂里能不能允许我进行转让。”

“转让?你是想卖掉房子吗?可是卖掉之后,以后你回来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这样,而且现在有房子,我也是住在厨房啊,里面都是痛苦的回忆,没有也罢。”

陈国兴在心里又痛骂了一遍宋浩,思考了片刻后作出了决定。

“厂里可以出资进行房屋回收。”

宋浩听完有些高兴,这样她就不用费事找买家了,而且她也目前没有转户的办法,厂里能够收购那再好不过。

“回收多少钱无所谓,我只希望不要将我暴露出来,而且越快处理越好。”

她空间那么多东西,完全不在乎这几百块钱,只希望那些人赶紧从原主娘的房子里滚出去。

至于这个房子,她肯定不会回来住了,卖掉正好。

“这点你放心,肯定不会让他们知道。”

边上的李翠萍也连忙作出保证不会说出去。

她非常心疼宋浩,巴不得刘巧玉他们流露街头,所以她肯定会守口如瓶。

宋浩将她对于那份工作的处理方法,也跟厂长说了一下。

陈国兴听完,在心里给宋浩点了一个赞。

这个丫头远比她想象中的厉害,而且也够果决。

他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和奇怪的地方,反而觉得她这样做非常好,以宋浩那种人唯利是图的性格,肯定会跟着她的想法走。


从筒子楼出来,陈国兴让小陈将车开到国营饭店。

“厂长伯伯,不用这么麻烦了,您直接送我去招待所吧。”

今天已经麻烦人家很多了,再去吃饭,感觉有点说不过去,毕竟人家是厂长,是大忙人。

“没事,我们也要吃饭了。”

人家都这么说了,宋扶予只好妥协。

她只要了一碗青菜鸡蛋粥。

这具身体常年营养不良,很久没有吃过好东西了,加上有伤在身,得先清粥小菜好好养养再说。

“你就只喝一碗粥吗?这怎么行?”

“不用担心钱,你伯伯我有钱,吃不垮。”

宋扶予微笑了一下。

“平常吃的不多,头上又受伤了,突然猛得一吃,肚子可能会不舒服。”

陈国兴看着她头上的纱布,想想也是,只好作罢。

和小陈一人点了一碗肉丝面后,三人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

“你下乡去秦市,那边太冷了,要不要我帮你去换一个气候温暖的地方?”

秦市距离这边差不多两千六百公里,坐火车都要两三天,小姑娘去这么远的地方,太遭罪了。

“不用,知青办已经安排好了,再搞特殊,怕人家有意见。”

“而且秦市虽然冷,但土地肥沃,地广人稀,粮食产量还高,又是以吃大米为主,我过去了只要认真劳作,不用太过于担心没有吃的。”

她反而觉得那边挺好的。

冷一点能通过穿衣服解决,要是去了贫瘠荒芜之地,有钱都没地方买粮食。

她虽然空间有大量物资,也能自己种植,但为了谨慎起见,在这种仇富的年代,她很多时候还是要低调一点,至少得先看了具体情况再作考虑。

陈国兴见她已经决定好了,也断了想要给她换近一点地方的心思。

“那我去给你买张卧铺票,这样两三天的火车,你在车上还能睡一下。”

“陈伯伯,您就别给我搞特殊了。”

宋扶予无奈的笑了。

“人家如果都是硬座,我一个人坐卧铺,估计得被其他一同下乡的知青给嫉妒死。”

“我可不想还没到地方,就把人都给得罪了。万一她们孤立我,我都没地方哭去。”

虽然她也想坐卧铺,但还是要秉着低调的原则行事。

三天的卧铺,在这个年代至少得花二十块钱,这可是一个普通员工大半个月的工资。

如果不是因公出差,单位报销,一般人可坐不起。

她感觉陈国兴就像个老父亲一般,过分热情的给她操心下乡事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原主亲爹呢。

见自己起不到任何作用,陈国兴叹了一口气。

还有几天时间,他得趁着这几天给小姑娘多准备一些东西。

现在虽然才十月初,但秦市那边早就开始穿外套了,早晚甚至还得穿厚衣服。

就她那编织袋里的小半袋行李,可能还没下火车,就得冻够呛,根本度不过秦市寒冷的冬天。

吃过饭,陈国兴又带她去了与钢铁厂有合作的宾馆。

他们钢铁厂如果有异地客户过来谈合作,都是下榻这个宾馆。

前台的人陈国兴基本都认识。

“小李,这是我侄女,麻烦你给她安排一间稍微安静点,但又能保证安全的房间。”

“没问题陈厂长。”

小李看了下已经入住的住客登记信息,最后给她选了一间走廊靠里的房间,离楼梯远,非常安静。

房间对门住着一位半个小时前办理了入住的人,她看了对方的介绍信,是部队开具的。

和军人住两对面,安全绝对有保障。

登记了宋扶予的信息之后,小李领着他们上了二楼。

陈国兴站在外面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确实不错。

离楼梯远,声音小。

房间门口的顶上还有一盏灯,足够亮堂。

“今天一天累坏了,赶紧进去休息吧,记得吃药,晚上睡觉之前一定要确定门窗有没有关紧,有什么问题或者需要什么东西都找小李,我会和她交代好的,她人不错。”

陈国兴不方便进去,所以此时站在门口对宋扶予交代着注意事项。

“您放心吧陈伯伯,我会注意的,您也早点回去休息,今天感谢您的帮忙,辛苦了。”

她朝着陈国兴深深的鞠了一个躬,于情于理都应该感谢人家。

如果今天没有他,事情不可能处理的这么顺利。

“你这孩子,跟你陈伯伯这么客气干嘛,快进去吧。”

说完,便下楼离开了。

关上房间门,宋扶予直接进了空间。

她现在特别想泡个澡,舒缓下疲惫的身体。

原主的身体还是太弱了,一整天的斗争下来,感觉快要虚脱了,此刻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终于无需再伪装坚强。

她躺在竹楼的浴缸里,感受着温热的水包裹着瘦弱的身体,真舒服啊~

这个竹楼,除了外观是空间自带的以外,里面大部分东西都是她爸妈添置的,后来空间归属于她之后,也陆陆续续买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放在房子里。

不得不说她爸爸非常厉害,大学念的是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就和她妈妈两人创办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公司。

不仅公司管理得有声有色,在三十岁的时候,帮助了一个快要去世的老人,结果意外得到了这个空间。

夫妻俩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竹楼,她妈妈想要里面也和空间外的居住环境一样,于是她爸自学了水电方面的知识,给这栋原本极具古风气息的原始竹楼,不仅装了发电机,还配置了一套水循环系统。

所以她此刻才能在空间,躺在浴缸舒服泡澡的同时,还可以一边看以前下载下来的电视剧。

泡了大约四十分钟,中间添了三次热水,宋扶予总算是感觉又活了过来。

没有吃医院开的药,而是喝了一杯灵泉水。

灵泉水恢复效果更好,还没有任何副作用,主要是不苦,她从小就不爱吃药,能躲就躲,实在躲不过就闭着眼睛强吞下去。

躺在床上的宋扶予,把玩着原主那破旧的护身符,原主妈妈林元曦在做这个护身符的时候,应该是希望自己女儿能够平安,健康的长大吧。

但是这个护身符在学了十多年刺绣的宋扶予眼里,缝制水平实在是不佳,针脚缝的歪歪扭扭,对有些轻微强迫症的宋扶予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让她心里无比别扭的伤害。

实在是忍不了了,宋扶予从床上爬起来,把她的针线盒拿到床边,准备拆开护身符,重新缝一下边。

她用绣剪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将原本的针线挑开,在将里面棉花掏出来的时候,原本被棉花包裹着的纸张吸引了她的注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