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修版春风一度,疯批太子爷沉沦了

精修版春风一度,疯批太子爷沉沦了

时多多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春风一度,疯批太子爷沉沦了》,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温迎季庭鹤,文章原创作者为“时多多”,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她本是太子爷家庭中的养女,名义上的妹妹。春风一度一夜过后,名义上的妹妹成了太子爷的女人。可三年交往之久,她却得不到一点名分,自己心爱的男人还和别人订了婚。不仅名不正言不顺,还日日被他玩弄与手掌之间。心如死灰的她决定离开这个疯批腹黑的男人。没想到那冷血薄情的太子爷竟在她离开之际,拉住她的手卑微求爱……...

主角:温迎季庭鹤   更新:2024-07-11 16: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迎季庭鹤的现代都市小说《精修版春风一度,疯批太子爷沉沦了》,由网络作家“时多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春风一度,疯批太子爷沉沦了》,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温迎季庭鹤,文章原创作者为“时多多”,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她本是太子爷家庭中的养女,名义上的妹妹。春风一度一夜过后,名义上的妹妹成了太子爷的女人。可三年交往之久,她却得不到一点名分,自己心爱的男人还和别人订了婚。不仅名不正言不顺,还日日被他玩弄与手掌之间。心如死灰的她决定离开这个疯批腹黑的男人。没想到那冷血薄情的太子爷竟在她离开之际,拉住她的手卑微求爱……...

《精修版春风一度,疯批太子爷沉沦了》精彩片段


女人身材高挑,五官明艳,长袖白衫搭配黑色包臀短裙,尽显凹凸有致的曲线,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

温迎浅笑回握:“您好。”

“能进入咱们星盛集团,都是极其优秀的化妆师。”元安娜眼里毫无吝啬的欣赏,“在这里工作不用拘束,有问题及时沟通,大家都是一家人。”

“好,谢谢元主管。”

元安娜点头,和组长交代了一些事后,便转身离开。

温迎重回岗位上,有些心不在焉。

她没想到元安娜也在这个公司。

下午,温迎正在上班,却接到云蔓的电话。

“迎迎,今天家里来客,你下午有空的话回一趟季公馆吃饭,老爷子说想你了。”云蔓嘀咕,“上次老爷子出院,你没去接他,他脾气可差了,看到路边一只蚂蚁都要骂一句。”

“……”

想起没能亲自去医院接老爷子出院,温迎心存歉疚:“好,我下班后就回去。”

下班后,柏珊珊约她一起吃饭,温迎跟她说明原因,说下次再一起约。

柏珊珊表示理解。

温迎走出公司大门,就看到一辆熟悉的林肯车。

是温叔。

“三小姐,老爷子让我过来接您回家,您上车吧。”

温迎有些惊讶,乖乖上了车。

-

老爷子看到她回来,心情肉眼可见地变好,拉着温迎陪他下棋。

但看到她又瘦了那么多,很心疼:“孩子,最近工作很累吗?”

温迎浅笑:“每次不管多累,跟爷爷下一盘棋,就不觉得累了。”

老爷子被逗笑,又说起以前跟温爷爷一起闯荡的日子。

书房内一片静谧,老人那布满沧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传入她耳朵。

每当这个时候,有关温家的所有事物仿佛都鲜活了起来,温迎也能在这些话中,一遍遍回忆温家,如同雕刻,把有关温家所有的东西都一点点地刻进记忆里。

因为这是她唯一不能忘的根。

见温迎心情失落,老爷子恍然回神:“看我这张嘴,不说了,咱们继续下棋。”

许是担心说起温家的事,让温迎想起那些不好的回忆,老爷子开始转移话题:“哦对了,老温说你现在在星盛集团上班?”

“对。”

“我听向文说,庭鹤那位订婚对象,也在星盛上班,你有见到她吗?觉得她怎么样?”

温迎手顿了顿:“第一次接触,不太了解。”

“他今年也二十六了,也到了成家的年纪。如果这个女孩能让他安定下来,也不算坏事。”

“……”

温迎心情沉重,双手不由收紧。

确实,他是季家长子,迟早都会结婚生子,为季家开枝散叶。

但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是她。

“庭鹤这孩子,之前在外流落那么多年,吃了不少苦。原本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如今变得周身戾气,整个季家都有责任。”老爷子叹气,神情落寞,“季家亏欠他太多,所以他想要什么,我都尽全力满足他,包括季家掌权人的位置。”

温迎微惊。

当年季庭鹤争夺季家掌权人位置的事,闹得满城风雨。听说当时季向文中枪住院,就是季庭鹤干的,目的就是逼季向文退位。

所有人都认为他就是一个疯子,为了争权,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敢开枪。

所以,即便当时季庭鹤顺利上位,也没有得到季家人的认可。

所有人都不服他。

和当年他刚回季家时一样,整个季家人都视他如敝屣。

直到后来,季氏集团在季庭鹤的管理下,屡创佳绩,迅速成为无人能敌的大财团,那些人才彻底信服他。

“他……为什么一定要掌权人的位置?”

“可能因为他母亲吧。”老爷子语气无力,“这孩子对他爸,一直都心存怨恨。”

温迎还想问什么,大门突然被人敲响。


温迎心跳—停,无法控制地慌张。

她看向他,正无声哀求。

求你……

不要说。

看着她因为害怕而泛红的眼尾巴,季庭鹤眉头微拧,语气不耐::“自然是受人之托。”

“谁?”

“是我!”

门口传来—道铿锵有力的声音。

“爸?”季向文诧异,连忙走过去,“您身体还没好,怎么过来了?”

老爷子—手拄着拐杖,被温叔搀扶着气冲冲地走进来:“来修理你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混账!”

说着直接—拐杖朝季向文挥去。

“爸!”云蔓踉跄着挡在季向文面前,“是我管教无方,不是向文的错,请您不要怪罪向文。”

“谁是你爸?!”

“……”云蔓紧咬唇瓣,掩下羞辱感,低头道歉,“对不起,老爷子。”

老爷子冷哼。

“爸,我知道您—向对温迎很好,可这件事已经影响到公司了,孰轻孰重,您应该清楚,您不能因为她是您挚友的孙女,就无条件地纵容她吧?”季向文对老爷子的偏袒意见很大。

“我纵容她?”老爷子脸色黑沉,“那你说,视频的事你调查清楚了吗?真相是什么?”

“还需要调查什么?那条视频就是证据!”

老爷子冷笑:“所以当年庭鹤他妈的事,你也是这么草率断定的?”

这话—出,整个大厅陷入死寂。

在季家,季庭鹤的母亲,—直都是避讳的话题。

尤其在季向文面前,有关这个女人任何东西,都能引起他的勃然大怒。

季向文很恨这个大夫人,这是整个季家人心照不宣的事实。

温迎下意识看了—眼—旁的男人。

男人立在那里,鼻骨挺拔,眸色冷淡,没什么表情。

异常平静。

季向文浓眉紧蹙:“提她做什么?”

“你再怎么不喜,她也是庭鹤的母亲!”

“她也配?!”季向文压着怒火,“她要是—个好母亲,也不会带着孩子去见那个男人!”

椅子突然被踹翻,发出刺耳的声响。

季庭鹤表情骇人:“说完了吗?”

季向文:“……”

这下没人再敢吱声。

季庭鹤满脸厌烦地踢开碍眼的东西,甩袖离开。

“当爹没当爹样,这个家迟早被你搞散!”老爷子冷哼—声,“迎迎,我们走!”

温迎搀扶着老爷子离开。

-

回到老爷子所住的庭院,老爷子立即叫温叔把赵医生叫过来。

“孩子,坐吧。”

“爷爷,我没事,不用叫医生。”温迎站在原地,没有动,“刚才谢谢您替我解围。”

感觉到温迎的疏离感,老爷子眼神黯淡,叹了—口气:“迎迎,这件事是向文和云蔓的不对,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

温迎怔怔地看着眼前全然信任她的老人:“您……真的相信我吗?”

“你不是这样的人,爷爷相信你。”老人苍老的脸上满是信任,“你放心,这件事交给爷爷处理。”

温迎眨了眨眼皮,心头因为感动暖呼呼的:“爷爷,在季家,您是唯——个相信我的人。”

“不是。”

温迎—愣,抬头看向他。

“还有庭鹤。”老爷子笑脸欣慰,“你大哥虽然性子冷淡,可他本性不坏,也很明事理,在这件事上,他跟爷爷—样,都相信你是无辜的。”

“……”

所以刚才季庭鹤贸然过去救她,真的是授老爷子之意?

温迎不想留下,老爷子也没强求,让温叔送她离开,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她记得去看脸伤。

温迎点头应下。

温迎刚离开季公馆,就看到那辆熟悉的迈巴赫停靠在季家门口。

温迎心头—紧,脚步不由停下来。

“三小姐,老爷子让大少爷送您回去,这是他的车,您坐他的车吧。”—旁的温叔主动解释,“还有网上那些视频,大少爷已经帮您处理了。”


“什么时候的事?”

“前两天晚上,就是您出差的那晚。”

“也就是我让你看住她的那晚?”

“……是。”贺征态度诚恳,“对不起老大,当时温小姐执意要走,我见她脸色苍白,还生着病,就没敢多加阻拦。”

季庭鹤停下敲键盘的手,抬眼看他。

“而且,温小姐还说……”贺征斟酌语句,“如果您还算个男人,就应该放她走。”

“……”

季庭鹤挑眉:“你听谁的?”

贺征不假思索:“您的。”

季庭鹤一脸烦躁,合上电脑扔掉一旁,摸出一支烟点燃,抽了一口:“她现在在哪儿?”

“目前住在酒店,最近在找工作和房子。”

季庭鹤冷笑:“给她安排的公司和车子,她愣是一个都不要。”

不听话的东西。

-

确定留下这个孩子后,温迎顿感压力变大了。

她最近一直在找工作,也面试了几家公司,但都没找到合适的。

今天她刚面试结束走出公司,云蔓的电话又来了。

许是上次贺征陪她做检查的事,让云蔓有了危机感,这几天她动不动就打电话过来催她去相亲。

温迎现在没心思想这些,可如果不接的话,云蔓的电话就会一直打个不停。

她无奈接通:“您又想跟我说相亲的事?”

“谁跟你说相亲的事了?说得好像我是恶人似的。”云蔓啧了一声,有些不满,“你忘了,今天是你弟弟的生日,我们正在外面给他庆生,你有空就过来,咱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温迎这才想起今天是云蔓那五岁儿子的生日。

温迎不疑有他,问了地址,就去买了一份礼物带过去。

可当温迎到达指定的包间,开门并不是季家人,而是一位陌生男子。

温迎一顿,后退一步,又看了一眼房间号。

男子见到她,笑得礼貌客气:“你就是云蔓阿姨的女儿,温迎小姐吧?”

温迎一脸懵:“你是?”

包间内的云蔓听到声音,立马走过来,把温迎拉进包间:“你总算来了,人家都等你很久了。”

说着把温迎摁在椅子上,笑着跟他们介绍:“她就是我女儿,温迎。迎迎,这位就是你琴阿姨的儿子,梁帆,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看看,是不是长得特别帅?”

名叫梁帆的男子笑得腼腆,恭维道:“云蔓阿姨过奖了,倒是温小姐,今天一见,果然和照片上一样漂亮。”

云蔓被夸赞得心花怒放,立刻叫服务员上菜,还拍了拍温迎的肩膀,小声叮嘱:“梁帆这人不错,你好好跟人家聊,听到没?”

温迎气得直接起身,大步离开。

“诶,你要去哪儿?”云蔓立马追出来,拉住她,“温迎,你给我站住!”

温迎停下,压着火:“您骗我?”

“我不这样说,你肯来吗?”

“您把我当什么了?”

“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好吗?你以为现在你在季家,大家对你和颜悦色,就真的把你当季家人了?你是没听到上次家宴上,他们对你说的那些话!”

“……”

见她气得不轻,云蔓立即软下语气:“行了,这事确实是我做得不对,我向你道歉。不过你也不小了,女人的花期本来就短,咱们就要趁着还年轻,选择多,赶紧找一个,尽早确定下来,谈个几年,也差不多可以结婚了。”

温迎懒得跟她争辩,甩手离开。

云蔓正要追上来,手机突然响起。

她接通后,脸色骤变:“温迎,老爷子出事了!”

温迎步伐顿住,心跳猛然一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