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美文同人 > 玄医圣手

玄医圣手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医道圣手方炎替师父下山寻找女儿,奈何倒霉透顶,刚下山就被草丛中扑出来的迷糊女当做犯人

主角:   更新:2023-08-08 04: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玄医圣手》,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医道圣手方炎替师父下山寻找女儿,奈何倒霉透顶,刚下山就被草丛中扑出来的迷糊女当做犯人

《玄医圣手》精彩片段

江海市最便宜的租住房,莫过于河香楼区,它位于市郊区,建立的时间可以追溯到八十年代了,房屋是那种很常见的筒子楼,在时间的岁月洗礼下,楼表面上的白石灰大片大片掉下来,墙壁也有不少裂纹和乱七八糟的涂鸦。
至于墙角则是爬满了碧绿的苔藓,和黄色的不明液体残留物渍。当然了,水泥地面也有很多坑,大大小小的坑见证了这条路的历史。
也是因为这里的居住环境差,加上租房客都是外来的务工者,江海市最卑微最底层的农民工一类,渐渐让所有人忘记了租住区本来的名字,喜欢叫这里为贫民区。在他们的眼中,比起那文雅的名字,贫民区显然更符合这里。夜晚到了十二点,繁华的江海市,或许夜生活正开始,但贫民区早已漆黑一片,对于务工者而言,每天沉重的工作很辛苦,需要很早睡觉,但一栋筒子楼的一个房间里,却依旧亮着黄色的灯光。
吱的一声,破旧的房门由内推开,一名面色红润的中年男人走出来。从他的穿着打扮和手掌厚厚的老茧能看得出来,他经常在工地里干活。
中年男人刚走出门两步,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跳了起来。跳了几下后,脸庞很快露出兴奋的惊喜,转身感谢握向站在门口的年轻人:“方神医,你的推拿手法真他娘的太厉害了,像是神仙的法术一样,我前几天腿只要动一下就疼得要死,现在跳了几下,屁事没有。”
门口的年轻人身高大约在一七米左右,身材不胖不瘦,模样属于那种很清秀,一看就给人抱以好感,至于打扮有些随便,上半身是简单的体恤,下半身是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
年轻人这时微笑的调侃道:“老李,我刚才是怎么跟你说的,就算你现在刚推拿好,还是需要注意腿,否则又会复发的,到时候你要是又痛了,我可不管你了。”
“别啊,方神医,我就是一时太高兴了,忘了。”叫老李的男人讪讪笑了几声。虽然看年纪,他比年轻人大十几岁,按理说也是长辈了,可他看向年轻人的目光却充满了崇拜。老李知道眼前的年轻人叫方炎,他不太清楚对方的来历,但知道他来的三天时间里,治好不少邻里街坊的各种顽疾,而且坚持不收一分一毫,最多涉及到药材时,收个药材钱,便宜医术又好。对于他们而言,就如同在世华佗,大家也很尊敬他,见面都喊声方神医。
“记住就好了,快点回去吧,你婆娘还等着你呢。但晚上记得动静小一点,别老是打扰别人休息。”方炎提醒道。“一定注意,一定注意,方神医,我就先走了啊。”老李憨厚的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溜了出去。
方炎看到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摇摇头轻笑一声,回到房间,从床下拽出一个小包背在身上,便趁着夜色离开房子。几分钟后,方炎站在贫民区岔道口,回头看向这个满载着尘封记忆的旧住宅区,心里暗自感叹,再过几天就要离开这里了。
方炎还是婴儿时,正是在这里被收养自己的师傅捡到,并带回去教会一身本领。现在他下山替师傅找寻亲生女儿,加上寻找突破修炼瓶颈的机遇。也顺便过来看看,查查有没有跟父母相关的线索,但目前看来,这里已是物是人非,居民都换了好几批。原本方炎打算看看就离开,毕竟寻找师父女儿是正事,但让人意外不到的是,贫民区前面的马路上,竟然有一株《药王典》记载的星药草。
星药草是很稀少的药草,不仅能治疗重伤,更对修炼有莫大的好处,平常非常难遇到,如今看到了,方炎打算弄到手。不过因为没有成熟,他打算先暂时住下来,成熟好再做打算。
方炎朝前走了几分钟,来到马路附近的一片空地上,这里大半都是绿荫荫的草地,只不过北面乱糟糟堆满各种工业建筑垃圾,居民的生活垃圾,这些污染让垃圾覆盖的地面没有一丝杂草,但让人奇怪,垃圾中间却有小块地方有一片绿草,其中一株翠绿的小草顽强的生存在那里,那就是星药草。
星药草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到夜晚时,会自动吸收天地精华,吸收足够了,便从幼苗状态慢慢转为成熟体态。
方炎走过去,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揭开盖后,倒出数滴剔透晶亮的液体,浇灌在星药草幼苗上,然后才满意将瓶子放回自己包里。看到那一株药草,心中也忍不住感叹,自己要不是刚碰见它在吸收天地精华,怕也不会想到垃圾里面有这样一株珍惜药草。“叶片都有小拇指大了,上面的颜色也很鲜绿,这样下去,三天内肯定能成熟。”方炎见到星药草在自己特制的药液照料下,快速成长,有些开心道,“真不知道师父他知道了,会不会气死,当年他精心培养一株星药草,花费不少精力,自己这随便走走都能遇到一株快要成熟的。或者这就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咦,有人?”
方炎的眉毛突然挑了一下,他感觉到后面的草丛里,有视线盯了过来,他没有动,假装并不知道有人盯着自己。但心里在想那目光的主人是谁,经过一阵考虑,他明白对方冲着自己来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自己才来江海市几天,没有结识仇家,很大可能性就在于星药草。
方炎明白若对方是冲草药来,自己一定会与对方拼个鱼死网破,毕竟自己来的时候,这里没有人照顾,现在自己辛辛苦苦养成熟了,对方过来拿走成果,方炎不可能答应这件事。
他在想了想后,打算趁对方没有意识到自己识破了他的诡计,先抓住他,想到这里,方炎脚尖点地,化作漆黑的残影,猛扑了过去,几十米的距离眨眼便没有了,在草里的黑影也没有想到,方炎速度这么快,在没有反应过来间就被抓住了。
方炎伸出右臂从后面死死勒住黑影的胸口和两只手臂,试图不让对方行动,在压住的瞬间,他的胳膊触碰到对方胸前两团惊人的柔软,滑腻的触感让方炎有些意外道:“你的胸肌是怎么练的啊,这么大,不过你练得似乎偏软啊。”
方炎有些奇怪,想要再印证下是不是自己感觉错了,伸手又捏了捏。
黑影发出一阵羞愤的娇喝声,身体剧烈的挣扎起来,方炎冷冷笑了一声,以为对方想要借这个机会故意挣脱反抗,他用另一只手朝前一推,将黑影推倒在地,自己则坐在他的臀部上。
“这屁股也很大啊。”方炎嘀咕着说道。“死流氓,你快放开了我,你这个强暴犯,我要抓你全家。”黑影娇喝出声。
乌云遮掩的月光这时照下来,借助月光,方炎看清了黑影的长相,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皮肤白皙的像是初春的积雪,五官精致可爱,柳叶眉,水灵灵的大眼睛。方炎有些意外,他没想到黑影会是这么漂亮的美女,不禁手在空中握了握:“我说手感这么好呢。刚才听声音就觉得有一些奇怪。”
扬九九是江海市区公安局的一名警察,最近局里接到一起强奸案,宋江路有两名年轻人在犯案。她觉得自己的跆拳道水平不错,拿下两个人没问题,而且捉住他们可以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在这等候一段时间,果然看到一名年轻的男人走过来,打扮很符合,特别是对方过来占自己便宜,现在还在耍流氓,没错了,就是他。看到对方用手握的动作,扬九九的脸颊微红,美眸像是喷火一样,羞恼道:“你要是再这样猥琐的比划,我一定要向上面申请,加重你的罪刑。”
“我说美女警花,我就是不小心摸了一下你的胸,你犯得着叫我强暴犯?要是摸下胸就叫强暴,天下的犯人,你抓得过来么。”方炎听到对方的话,明白原来是一位警察,但他更加很郁闷的说。
“你……谁说你摸我胸的事啊,我是说你在这一条宋江路做了两起强暴案,要是你有悔改心,跟我回到警局的话,罪刑能减轻一点。”扬九九话有些噎死的说道,但气势没有输,她清楚无论自己再弱势,也不能露出害怕的神情,不然别人会更加猖狂。
“宋江路?这里是宁江路啊,你不会眼睛有问题吧,啧啧,这么漂亮的美女眼睛有问题,真是可惜,好在你遇到我,我可以免费帮你治一治。”方炎惋惜的摇摇头。
“胡说,明明是宋江路,我才不信你的鬼话,你把我放下来。”扬九九才不理会他的话,身体使劲的摇晃着想要挣脱开,可惜没有成果。方炎耸耸肩膀说:“既然你不信,我扛你过去吧。”他轻松就将扬九九扛在左肩上,右手紧紧按住她的臀部,防止她掉下来。
方炎摸着那丰满的臀部,心想,这妞论长相和身材真是没有得挑,就是眼睛有问题,真是太可惜了。扬九九感受到臀部那可恶的大猪蹄,脸颊羞愤得一片潮红,想要挣脱开来,但没有一点效果。
她在挣扎一会后,眼睛突然注意到方炎腰间的那个小包,脑海突然闪过一丝灵光。
扬九九看到他腰间挎的包,心想犯人做案时都有工具,也许里面有工具能帮自己。她趁方炎没有察觉,伸出手偷偷摸向里面,虽然被那家伙占到便宜,但扬九九现在也不管,仔细的摸索一会,摸出半块造型精致的玉佩。
扬九九有一些纳闷,怎么摸出来一个玉佩,正想着这件事时,方炎突然说:“到了,你自己看吧。”
“啊?那你快放我下来。”扬九九一个激灵,闪电般将玉佩藏进自己的袖口里,她被放下来后,见到前方的路牌上面清楚写着宁江路。
“怎么样,迷糊警官,我没有骗你吧,这里不是什么宋江路,你抓错人了。”方炎指向那说道。
“咦?还真是,看来我还真是走错路了。”扬九九心里暗想,但转念一想,说道,“这个只能说明我走错路,但不能说明你不是犯人,万一你故意来这里做案。”
“哎,你的眼睛有问题,现在智商也出现负情况。我要是犯人,早把你办了,还送你看告示牌。”方炎一副无语的样子。
扬九九被憋得说不出来话,她知道自己这是臆想,没有证据,而且抓回公安局,让那群同事知道自己走错路,岂不是成了大笑话。不能这么干,她想到带回去不行,干脆瞪着轻哼道:“今天算你走运,本警官看在没有证据的份上,不计较你占我便宜的事。我先走了。”
说完,她大摇大摆的离开这一条马路。方炎看到后,不禁笑起来,这个小妞有一点意思。
因为一场闹剧,方炎重新回到草丛边,他坐了一会后,打开包想要看看师傅给的半块玉佩和照片,这些是寻找师傅女儿的东西,但在里面翻了下,方炎奇怪的发现没有。他一直没有动过,按理说玉佩应该在里面。
方炎回头一想,暗道一声不好,他怀疑刚才那个迷糊警官可能拿了自己的东西。没有迟疑,立马追过去,想要问清楚。
走在幽静的马路上,扬九九纳闷的嘀咕:“最近怎么老是犯迷糊,看个路都能看错,幸亏本警官机智,成功把这件事忽悠过去。”
她走着的时候,后面的草丛忽然沙沙的晃动起来,扬九九心中泛起一阵警惕,瞬间扭头喊道:“谁?谁在那。”
咻!
在这时,草丛有一道流光冲向扬九九。待到脚一麻时,扬九九吃惊的发现一枚针筒扎在自己大腿上,而后,麻痹的感觉越来越重,她支持不住的倒下来。
扬九九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和恐慌,眼睛看向草丛,只见到两名高壮的男人走出来。
他们从外貌上来看,年纪不大,穿着一身黑色夹克和黑色牛仔裤,一看和大街上的普通年轻人没区别,但两人的眼神却很让人不舒服,仿佛想把自己剥光一样。
李强和王刚是附近的混混,他们因为看了很多小片,升起想要强少女的想法。两人准备麻醉枪还有一些迷药等工具,开始实施行为,这些日子,他们在宋江路做了两起案,都成功了。尝到甜头的他们明白老是在一个地方做案,可能会引起警察的注意。所以换到这一条宁江路。没有想到,他们会遇到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
李强贪婪的舔舔嘴唇,猥亵说道:“我说王刚,这女警察真不错,你先上还是我先上!”
王刚迫不及待的想要脱下裤子,兴奋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种时候,当然是兄弟们一起上。”
听到他们污秽的语言,扬九九的脸色吓得一阵惨白,她明白对方是真犯人,反应过来后,强打精神大喊道:“你们知道我是谁么?我是警察,我的同事很快会赶过来。”
“呸,我们刚才早注意到你一个人在走路了,别骗我们,我们虽然读书少,但是智商还是有的。”李强不屑道。
“你们这是在犯重罪。”扬九九再次说道。
“少跟这小妞废话,我们还是先上吧。”李强嘿嘿笑了两声,说完,想要过去撕碎扬九九的警服。
扬九九吓得有一些哆嗦,手一抖,口袋里的玉佩落了下来,她看到玉佩时,想起刚才那一个年轻人。要是他注意到自己拿玉佩就好了,说不定追过来。可是能及时发现然后赶到这里来么?扬九九心里不太自信的暗想。看到他们越走越近,扬九九越加的害怕和无助。
“喂,迷糊警官,把我的玉佩还我吧。你还是一个警察呢,怎么能偷别人的东西。”在这时,一道声音淡淡的从李强他们后面传过来。
扬九九闻言,美眸满是希望的看过去,发现方炎正站在马路上,她急忙喊道:“喂,快救我!”
“喂喂喂,先把玉佩给我再说吧。”方炎笑了起来,想起刚才的事,故意这么说。
“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先救我,我才能起来给你啊。”扬九九真是气死了,露出两只洁白的小虎牙,眼睛狠狠瞪向过去。
“先让我考虑一下。”方炎觉得她生气的样子蛮好玩的。
李强和王刚站在一边,面面相觑,他们弄不清这家伙有什么意图,但听到刚才的话,两人似乎认识。不管怎么样,他们明白这事不可能让外人在场,李强冷冷说道:“先打晕他再说!”
王刚点头:“恩,一起上!”
看到两个人跑过去了,扬九九忙喊一声:“小心,他们冲过来了!”
“我还是自己过来拿吧,要是你不给我,我就自己摸着拿了。”方炎轻笑着走过去,完全没有理会冲过来的两个人。
扬九九看到他们快碰到方炎时,暗暗焦急,心想方炎这家伙是瞎子么?不过很快,她的眼睛不禁瞪圆了,很是吃惊起来。
王刚和李强再快要冲过去时,方炎突然迈出一步,冲到王刚的面前,反手一抓,直接拧断王刚的一只胳膊,然后用膝盖撞断王刚的肋骨,而李强的麻醉针还没有射出来。就被一脚狠狠的踢倒在地。
扬九九很是意外,他没有想到这家伙看起来蛮年轻的,身手这么厉害。想到刚才抱住自己的动作,暗想应该不是瞎碰到的。
此时,方炎站在满脸痛苦的王刚身边,蹲下身问道:“我还没理会你们两个,你们倒是直接跑过来打我。不过无所谓,我很讨厌你们这种强暴犯,本打算等拿到玉佩再动手,现在算是提前了。”
“你他妈的敢打老子。”王刚咬着牙骂出声。
咔嚓!
方炎二话不说,立马伸出手扭断另一只胳膊,让王刚痛苦的叫了起来。
他冷冷的问道:“现在还说了么?”
“不说了不说了,这位大爷,我是无辜的,我只是被李强蛊惑过来,原来我不想干这种事,你放过我吧。”王刚颤抖道,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是说一句狠话,对方果断下手,这尼玛太狠了。
“草,你敢陷害我,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一边的李强忍着痛,破口大骂。
方炎最讨厌的就是侵犯女人的犯人,他知道两个人在推卸责任,打算教训他们一下。见到两边互骂,灵机一动的笑道:“喂,他这么诬陷你,你要不要还手。不然是不是太吃亏了?”
“是是,我明白过来了。”王刚连连点头,一巴掌扇过去,嘴中大骂道:“李强,我让你诬陷我!”
李强因为方炎的话,不敢还手,但眼神充满恨意,咬着牙,像是一只猎豹盯向王刚,他没有想到打得这么狠。
方炎知道这一巴掌用了十足力,他笑道:“李强,他打你,你直接还他一巴掌吧,不然也吃亏了。”
李强脸色一喜,狠狠扇过去,打得王刚哎哟叫唤一声。
方炎笑道:“轮到你了,王刚!”
两个人不傻,这时反应过来,纷纷向方炎求饶,悔悟知道自己做错。
方炎的脸色冷了下来:“你们干这种事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知错,给我继续扇,谁没有用力的话,我帮他扇!”
王刚咬着牙狠狠扇过去,李强也朝着他扇,两人很用力,生怕只有自己吃亏。很快,两个人的脸已经肿了。
扬九九倒在地上,愕然的看向眼前一幕,她没想到刚才笑呵呵的方炎,有这样的一面。做为警察,在法律方面当然不允许这种私刑,但回想到刚才的事,心里却是一阵痛快。
数分钟后,王刚和李强鼻青脸肿,面目全非,他们想要再扇对方时,已经抬不起力量,视线模糊起来。
方炎看出来了,抬手打向他们的后颈,把他们弄晕后放到一边的草丛堆着。
他走到扬九九的身边,扬九九有一些紧张。
方炎恢复先前的笑容,伸出手:“我说兼职小偷,现在把玉佩给我吧。”
“谁是小偷,我是人民的保护者警察,你再叫,我告你诽谤!”扬九九还想说声谢谢,但见到他开口说自己小偷,不由得反驳说道,心里暗恼这个不知道情趣的家伙,哪有男人在美女面前这么说话。
“喂喂喂,你别污蔑我,你快把我的玉佩拿出来。不然,我就在你身上摸啊,我来啦,我来啦。”方炎笑着伸出手,慢慢靠近扬九九的大腿。
“在我口袋里,我自己拿给你!”九九害怕的大声说,手忙着从口袋掏出半块玉佩。
“你见过这种玉佩么?”方炎心中一动,问道。
“没有,这种造型挺少见。”扬九九说道。
“没有事。”方炎眼神有一抹失望,他站起来说道:“我先走了,你身上的麻醉还有两小时就能解除,他们不到早上起不来,这里平时没有多少人,你就放心吧。”
“喂喂喂,臭木头,你扶我进公安局啊。”扬九九恼火起来,这个没有情调的家伙,不知道英雄救美要救到底。把自己丢在这里算啥,万一又出现两个家伙怎么办,她知道自己身手不错,但现在没办法动,就是别人的一盘菜。
“我忙着呢。”方炎皱眉道,他现在还要去照看星药草。星药草在快要成熟时,非常脆弱,一个不好就没了。
“哼,这两个犯人有奖金,我分你一半。”扬九九不太舍得的说。
“有钱?恩,这样吧,我治好你然后你带他们回去。至于钞票,我抽空去公安局找你。”方炎提出一个折中建议。
“你能治麻醉?”扬九九狐疑起来。
“当然,我是一名医生。”方炎笑着走过去,蹲下身来,想要脱去扬九九的鞋子。
扬九九紧张道:“你干嘛?”
“替你按摩加速化解大腿的麻醉药啊,这样你就能走了呗。别说话,我按了。”方炎脱下她的鞋子和袜子,露出一双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