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我的师父是株?畅读精品

我的师父是株?畅读精品

咬一口石榴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精品古代言情《我的师父是株?》,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昆仑翠云,是作者大神“咬一口石榴”出品的,简介如下:喜欢势力大的投怀送抱,所以这里也有他们的……不好说,你想去试试也挺好,反正规矩虽不多,平常人还是不太乐意被盯得紧紧的。”我在听到“投怀送抱”这几个字时只觉心惊肉跳,有钱人都这么任性啊。再听到“规矩不多”心里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什么规矩难道会很奇葩,让大部分人不能接受?如果我早点发现句中的重点可能就少了很多事端……但是谁能想那么多,想得多又不会不出意外。......

主角:男频   更新:2023-12-03 16: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男频的现代都市小说《我的师父是株?畅读精品》,由网络作家“咬一口石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精品古代言情《我的师父是株?》,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昆仑翠云,是作者大神“咬一口石榴”出品的,简介如下:喜欢势力大的投怀送抱,所以这里也有他们的……不好说,你想去试试也挺好,反正规矩虽不多,平常人还是不太乐意被盯得紧紧的。”我在听到“投怀送抱”这几个字时只觉心惊肉跳,有钱人都这么任性啊。再听到“规矩不多”心里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什么规矩难道会很奇葩,让大部分人不能接受?如果我早点发现句中的重点可能就少了很多事端……但是谁能想那么多,想得多又不会不出意外。......

《我的师父是株?畅读精品》精彩片段

去年,我才过完15岁生日——因为记性不好我就不说儿时的经历了,所以讲讲这一年来发生的事。

我讲到哪里了?哦嗷,15岁生日刚过,我就被打发出了院子,别的孩子都有出路提前走了,只有我不知道去哪。

粗笨的活再努力做也不能被留下,但是主家之前说都可以去山崖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人手的地方,我现在反正也没什么去处,不如去看看。

说去就去,背着行囊,脚踩碎石,绝不回头。

山崖虽然听起来险峻,可是走近了才发现“山崖”没有崖,简直就是平坦的草市,歇脚的地方很多。倒是有一个突兀的大石头,歪歪扭扭地刻着古文,如果不是刻歪了,那就是没摆正位置,怎么看都不对劲。

旁边有一个裹着头巾的车夫蹲着,手里一把清凉的蒲扇扑扇,见我愁眉苦脸很是不解,走过来搭话:“此字乃是‘山崖’,原本可能在高山之巅被镌刻,谁料山崩地裂填平了坑洼,山石滚落于此,路面开阔了,来往人也多,慢慢成了草市,石头笨重难搬运也就无法轻易辨别。”

“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是不是说这里能找到活干吗?”

车夫眼神闪烁了一下“是,是有这么个说法,不过都是碰运气。听说近些年人们都好仙风道骨,这儿的确不失为一个选择。”

我心里疑惑不由得问:“什么选择,仙风道骨是要干什么?”

“嗐,大一点的势力都喜欢依附仙家,仙家又不喜欢势力大的投怀送抱,所以这里也有他们的……不好说,你想去试试也挺好,反正规矩虽不多,平常人还是不太乐意被盯得紧紧的。”

我在听到“投怀送抱”这几个字时只觉心惊肉跳,有钱人都这么任性啊。再听到“规矩不多”心里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什么规矩难道会很奇葩,让大部分人不能接受?

如果我早点发现句中的重点可能就少了很多事端……但是谁能想那么多,想得多又不会不出意外。

枯黄的草地里有不少商贩席地而坐,还有备着桌椅的茶摊,米面车堆了不少,买的人熙熙攘攘。在我眼里,最显眼的数路尽头的大树。

走近了发现大树可真高啊,郁郁葱葱,而且姿态也太妖娆了,像跳舞的娇柔女子,长袖高高甩起做托举状,手臂翘起不遮挡腰身线条,脚被裙子遮盖仿佛盛开的牡丹倒扣地上——妙!想抱。

没靠近几步,几张脸就跃然眼前,心怦怦直跳后背发凉,刚才竟然有这么多人在,我刚才是想干吗……此刻没由头的想扭头就跑,可被两个抱着剑的雌雄莫辨的人拦住。

看这架势我可能难逃一劫,“大白天的……我身无长物,别打劫有话好商量,我可以努力干活,但是不会挣钱的!”这两个人依旧意味不明地看着我,越发觉得他们像吃人的人,天底下还有比人更可怕的吗,没有了吧。

我惊慌失措地后退,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把包挎在脖子上,接着以周围人反应不过来的时间内爬上了大树。

我以为他们是普通人,不会反应过来我会爬树而且以那么快的速度,实际上他们一个个哪里是人啊!眼睛尖得很,只是没拦着。

手脚并用噌噌往上爬,周围却格外地安静,除了三两声吆喝之外,这样寂静,不对劲,难道没人追上来抓我?

低头发现他们站着都不敢动的模样,脸色不大好,我敢肯定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光看那目瞪口呆的样子,有可能想说又不敢说。

所以他们惹上什么事了?

肯定不是我惹事,那就是他们闯祸了?也没道理这时候拿我替罪,我就是好奇跑过来,又不认识他们,他们反倒是要吓死我了。

我紧紧地扒住树干,越发觉得不对劲,更不敢下去。突然背上一阵力抓着我,又猝不及防地往地上摔,“啊——什么啊!”没摔在地上,还在别人的手里拽着。

我伸脚踩在地面上惊魂未定,腿在打颤,完全给不上力,被抓我的人一只手扶着站直了。我才发现眼前有一个庞然大物,青色和棕色的衣服?树成精了?

不是,看错了看错了,后面树还在,是棉布样的上衣不是树皮做的。

不过这人真高啊,脸很冷嘛。

“树精”说话了:“你们招人就招人,别跟山匪抢亲一样,又不缺夫人。”

这个声音好像在空谷里回荡,比从前听过的鸟鸣还要空灵悦耳啊。

反观被说的人,各个都低着头,我才大胆地打量。他们衣服有些相似之处,交领一致除了个别细节、颜色不同,基本上都差不多,发饰倒是精巧,五彩斑斓的花纹图案——不好,有组织的一伙人。

心里咯噔一下想到,自己怕不是撞到土匪窝子了吧。

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这可要怎么逃出去啊,要不先抱紧土匪头子的大腿,假意归顺,之后再跑?

“树精”没有给这个机会,随便几句话决定了我的去留。

“这些天大家也辛苦了,人数不够任务没完成都没关系,大家努力争取在下一次切磋攀比上……”

这年头土匪还有任务?招兵买马、抓壮丁、打家劫舍——夭寿啦,我不想当土匪啊!

没人注意到我的神情恍惚,内心崩溃过后,思绪很快平息。

世间只有自己一个人,无牵无挂无处容身,所以别讲究了,土匪也行,能活着就足够了,管什么天高地厚!

“以后就跟你们混了。”

不怕死地添上一句,还在谈话的他们俱是一愣。

据当事人事后说,他们都被我的豪迈惊艳到了。谁能猜到最不管事的人收了我,果然我的魅力还是结实的可以当跑堂。

“树精”不愧是头目,一抬手就知道,我会被打的吧。

这手揉了一把头发,混乱的青丝都自己有规律地缠在一起,衣服也轻了,路上沾染的沙石掉在地上。

“以后不要再爬树,很不雅。”

没有被打的我热泪盈眶,“我肯定会好好做事,不会再上蹿下跳,说东道西。”

基于之前的经验,他们组织性纪律性肯定强啊,不能再懒散下去,必须洗心革面,从头开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