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阅读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全本阅读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姜芙白杏的精选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小说作者是“橘子软糖”,书中精彩内容是:头羞红了脸。萧荆又捧着她的脸亲了亲,小姑娘脸颊饱满,像树上的杏子,咬一口都能流出甜蜜的汁水,让他怎么亲都亲不够。小姑娘身子轻颤,萧荆许久才放开她。“手给我看看。”他还不知小姑娘是怎么受的伤,但只是小伤他也会心疼。姜芙伸出手,萧荆将白布拆开,雪白的指腹上有一道血痕,并不深,而且上了药已经快要愈合,可萧荆还是凝了眼。......

主角:姜芙白杏   更新:2024-07-10 21: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白杏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阅读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姜芙白杏的精选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小说作者是“橘子软糖”,书中精彩内容是:头羞红了脸。萧荆又捧着她的脸亲了亲,小姑娘脸颊饱满,像树上的杏子,咬一口都能流出甜蜜的汁水,让他怎么亲都亲不够。小姑娘身子轻颤,萧荆许久才放开她。“手给我看看。”他还不知小姑娘是怎么受的伤,但只是小伤他也会心疼。姜芙伸出手,萧荆将白布拆开,雪白的指腹上有一道血痕,并不深,而且上了药已经快要愈合,可萧荆还是凝了眼。......

《全本阅读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彩片段

精选一篇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橘子软糖,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目前已写240941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15章 大结局,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前面进展太慢,后面车速又太快[捂脸][捂脸]

感觉缺了点什么,这个是不删减版的呀

果真一人一个性格,他俩在梦里啥都干过了,而且很明显梦里已经和现实生活挂钩了,还能在梦里对话,他俩白天是怎么能装作啥都没发生的,好定力好耐力啊。这要是我,我早就摊牌把男的推倒让他娶我了,不娶我他想娶谁!

章节推荐

第64章 皇家围猎

第65章 兔子

第66章 赢钱

第67章 烤肉

第68章 他的霸道

作品阅读


她连忙伸手将寝衣拉起,也露出了包扎过的手指。

“怎么弄的?”

小姑娘生得精致,无一处不美,即使手指也如玉一般,如今包上白布,这处艺术品就有了瑕疵。

姜芙低头不说话,她心里乱得很。

自己夜夜意/淫萧荆,幻想他抱她哄她,甚至代入现实中,奢想嫁给他。

姜芙知道这是不对的。

她的身份注定不会入萧荆的眼,他以后会娶妻的,自己梦中缠着他像什么样子呢。

小姑娘眼泪砸在他手背,萧荆慌了。

“乖阿芙,是不是手疼了?”

这还是萧荆第一次唤她的乳名,姜芙哭得更凶,他越好,她就越难过。

小姑娘抽抽搭搭哭得喘不上气来,萧荆心疼的不行,顾不得她怕他,捧起小姑娘的脸,寸寸吻过她的眼泪。

“三爷......”

男人的脸近在眼前,薄唇落在她脸上,滚烫。

姜芙惊得打了个哭嗝,却也止住了眼泪。

萧荆抵着她的额头,轻声哄着,“乖阿芙,莫哭。”

“我不想哭的。”

姜芙实在扛不住他的亲近,低头羞红了脸。

萧荆又捧着她的脸亲了亲,小姑娘脸颊饱满,像树上的杏子,咬一口都能流出甜蜜的汁水,让他怎么亲都亲不够。

小姑娘身子轻颤,萧荆许久才放开她。

“手给我看看。”

他还不知小姑娘是怎么受的伤,但只是小伤他也会心疼。

姜芙伸出手,萧荆将白布拆开,雪白的指腹上有一道血痕,并不深,而且上了药已经快要愈合,可萧荆还是凝了眼。

“疼吗?”

姜芙性子本就娇气,萧荆越哄她,她就越觉得委屈。

“疼的。”

她话音刚落,就见男人捧起她的手,将那根受伤的手指含在了口中。

白杏觉得今日自家姑娘有些奇怪,醒来就捧着手看,还边看边脸红,好像那手上长了花一样。

“姑娘可是手还疼?”

同样的话昨夜男人也问过她,姜芙猛地将手放下,眼神闪烁,“已经不疼了。”

“......那就好。”

白杏挠挠头,不疼就不疼,姑娘紧张什么。

姜芙见白杏不再追问,才长舒口气。

她低头看着被包住的手指,那些濡湿的余温仿佛也被包裹住,她脸颊倏地就烧了起来。

......

自从严氏母女被萧荆警告过之后,果然没再找过姜芙的事。

没人在眼前碍眼,姜芙清闲了下来。

她手养了几天,已经彻底好了,但白杏还是不准她碰针。

“印子还没消呢,姑娘再等等,若是三爷知道您受伤还给他做荷包,肯定也不会开心的。”

“唔。”

姜芙听不得萧荆的名字,含糊敷衍着白杏。

不过日子也没清闲几天,许蕴上门了。

“阿芙妹妹,你之前说表姐中毒是真的吗?”

那日许蕴听了姜芙的话就匆匆回了摘星殿,若明月公主真的是中毒,只要毒解了,她脸上的红斑就能消失。

明月公主困在摘星殿十九年,如今看到了希望,许蕴怎能不激动。

然而这些天明月公主悄悄看遍了宫中的太医,无一人诊出她是中毒。

许蕴开始怀疑是不是姜芙诊错了。

她一个没落世家的孤女,连教导的长辈都没有,怎么会医术呢。

许蕴苦笑,自己就是太想让表姐好起来了。

然而等到她回了家,闻到姜芙送的玫瑰香,她心中又忍不住燃起一丝希望来。

万一姜芙真的会医术呢,这香珠就已经不是凡品,阿芙妹妹会医术也不是没可能。

姜芙也是第一次给人号脉,明月公主的脉象确实和医书中说的一样。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是说送我荷包,可绣好了?”


萧荆虽爱极她害羞的模样,可也不舍得一直逗她,遂找了个借口转移话题。

姜芙闻言终于反应过来,她在袖子里掏啊掏,终于掏出来一个荷包。

“给您。”

荷包不大,但里面鼓鼓的,萧荆挑眉,有些好奇里面装了什么。

他伸手接过,小姑娘的指尖落在他掌心,柔软温热一触即离。

萧荆眸中闪过不舍,指尖蜷了蜷将荷包收拢。

荷包并不算精致,但却让萧荆喜欢到心坎里,他摩挲着上面的几簇绿竹,打开就看到里面装的香珠。

香珠是晶莹的绿色,饱满圆润,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很是好闻,萧荆眉心都忍不住舒展开。

“竟是竹叶香,难得。”

姜芙见他真的喜欢,眼睛亮晶晶的,不忘邀功,“是我亲自做的!”

“哦?”萧荆讶然,小姑娘竟然这么厉害,连香珠都会做。

想到之前她画的人骨图,萧荆坐直身子,小姑娘好像总能给他带来惊喜。

“阿芙真厉害。”

男人脱口而出的夸奖让姜芙心尖酥麻,那晚的旖旎梦境也回味在脑海中。

那夜他也是边唤她阿芙,边含住她的手指。

姜芙倏地攥紧手,之前受伤的指尖仿佛还留着男人口腔的余温。

“......还,还好。”

她语气羞赧,看都不敢看萧荆一眼,生怕自己的眼神亵渎了他。

萧荆知她胆子小,不像他梦中的小姑娘,会娇蛮的对他使出小性子。

正好窗外放起了烟火,绚烂的烟花照亮夜空,姜芙还是第一次看到烟火,不禁转身走到窗边,痴痴看着夜空,连男人站在她身后都不知。

御景楼并不高,但视野开阔,头顶是烟火,楼下是热闹的花灯和人群,人间烟火气在这一刻到达极致。

“喜欢吗?”

萧荆站在她身旁,小姑娘看着窗外,他就看着小姑娘。

姜芙连连点头,“喜欢!”

“那今晚就待在这可好?”

此时的萧荆就像蓄谋已久的猎人,一心想要引自己的猎物上钩。

姜芙犹豫了。

她喜欢烟花,也喜欢跟萧荆待在一起,可她答应了许蕴,待会儿要去找她的。

“我要去找蕴姐姐......”

萧荆不由得咬紧后牙,第一次嫉妒一个女人。

他很想将小姑娘困在怀中,哪里也不让她去。

可小姑娘好不容易不怕他,若他暴露出偏执的性子,只会将小姑娘推远。

“那我待会儿送你去。”

萧荆最后还是妥协。

姜芙高兴的点头,“三爷真好。”

小姑娘一脸欢喜,萧荆心中却忍不住唾弃自己禽兽。

小姑娘这样信任他,他却只想欺负她。

天字包厢。

许蕴听了白杏的话,就知道今晚是见不到姜芙了。

等白杏离开,她就一脸戏谑的看向明月公主。

“咱们这位三爷可不是温柔的人,阿芙妹妹落在他手中怕是跑不了了。”

明月公主对这个三表哥并不熟悉,她久居深宫,也就小时候见过他一面,印象中他是个极冷淡的人。

想到这样的人儿看上姜芙,明月公主也替她鞠了一把泪。

不过两人都知道,萧荆喜欢姜芙对姜芙而言是好事。

姜芙的容貌性子就需要一个强大的男人护着她,而萧荆就是最好的人选。

两人知道姜芙没有危险,也就没再继续等她。

明月公主第一次出门,对外面的一切都感到新奇,烟花盛开的时候她就坐不住了。

“蕴儿,我们出去看吧。”

“好啊。”



听到许皇后提萧玉璋,许蕴眉眼间尽是嫌弃,“是他,这萧玉璋就是个混不吝,还好阿芙妹妹跟他退亲了。”

“哦?怎么回事?”

许皇后在宫里无趣的紧,听到有八卦她坐直了身子。

许蕴随即将那萧玉璋之前如何看不上姜芙,死活要退亲,又在退亲后见到姜芙美貌想要反悔的事都告诉了许皇后,最后还狠狠批判了萧玉璋只看脸,完全不顾女子的名声。

“阿芙妹妹在姜家处境本就难,萧玉璋退亲直接将她推进了悬崖。”

“是啊,萧家这做法太不地道,老太太就没拦着?”

许蕴摇摇头,许皇后叹息一声,“恐怕是拦不住,世子夫人目光短浅,萧家日后还得靠萧荆。”

听到萧荆的名字,许蕴惊呼一声,许皇后眼神略带疑惑的看过来。

“蕴儿怎么了?”

许蕴连连摇头,“没事没事,只是突然想起来好久没见阿芙妹妹,蕴儿有些想她了。”

许皇后摸摸她头上的双环髻,笑着道,“蕴儿想她,姑母请她来参加宫宴便是了。”

说起来,她也想见见这个姜四姑娘呢,看看是什么样的小姑娘让蕴儿这么喜欢。

“好。”

从宫里出来,许蕴深深呼出一口气,刚才差点就露馅了。

她只是想到了萧荆对姜芙的心思,从之前送包厢到如今搬到姜芙隔壁去住,哪件不是在说他对姜芙势在必得。

只是这事只有她知道,许蕴觉得自己早晚会被憋死。

有秘密却不能说,真是太痛苦了。

自从知道隔壁的人是萧荆,姜芙就再也不让白杏去拿杏子了,晚上睡觉也刻意避着萧荆,她熬到很晚,直到天亮才睡。

虽然姜芙熬得日夜颠倒神情萎靡,但确实没再梦到萧荆了。

进入六月底,天气越来越热,可小厮却觉得自家主子的脸色越来越冷。

萧荆拧着眉,脸上罕见带了焦躁。

“那杏子还是没人拿?”

小厮点头,“是,小的这两天都盯着,姜四姑娘身边那个叫白杏的丫鬟拿饭都不从墙根走了。”

这是故意躲着他们呢,也不知道是丫鬟的主意还是姜四姑娘的意思。

小厮默默想着,心里替自家主子鞠了一把辛酸泪。

三爷日日这样献殷勤,姜四姑娘好像不领情啊。

“三叔!”

萧玉璋傻笑着从门外跑进来,边跑还边喊着萧荆。

萧荆没回他,扭头看向小厮,小厮傻眼。

三爷都吩咐过不许大公子进门,大公子是怎么进来的?

“大公子......您......怎么进来的?”

萧玉璋‘啪’的一声弹了小厮一个脑瓜崩,双手叉腰一脸得意。

“当然是闯进来的!狗奴才,还敢拦小爷,不怕小爷跟三叔告状啊?”

萧玉璋以为门房拦着自己是小厮的主意,说起话来很是委屈,眼神还时不时往萧荆那撇,想让自家三叔给自己找场子。

然而萧荆从头到尾冷着脸,“是我下的命令,以后没有允许别冒冒失失闯进来。”

“三......三叔?你变了,你不疼我了!”

萧玉璋委屈死了,恨不得上前扒住萧荆的腿求安慰,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萧荆嫌弃的后退一步,“站那别动!说吧,你来找我做什么?”

“三叔......”萧玉璋可怜巴巴,“好吧,我不动。”

“我就是想问问三叔是不是跟许蕴关系好,能不能拜托她帮我约出来阿芙妹妹,我找她她都不理我。”

萧玉璋挠挠头,自从见了姜芙他的魂都像丢了一样,萧家没有同龄的女眷,他给许家递的帖子也没有音讯,没办法才求到萧荆这里来。


萧玉璋走后,众人碍于萧荆的冷脸也渐渐散开。

尤其是严氏母女,根本不敢继续待着。

今日她们大房的名声算是彻底坏了,日后姜瑶姜琳说亲都要难了。

严氏口中发苦,却不敢对着萧家发作,只能迁怒姜芙,只等回府后狠狠教训她一顿。

许蕴站在姜芙身边,看着萧荆走过来。

她感受到旁边的小姑娘往自己身后躲了躲,许蕴看萧荆的眼神一言难尽。

阿芙妹妹这样怕他,若是知道萧荆对她的心思......

许蕴突然不敢想了。

她回去定要让春雨搜刮一些强取豪夺的话本来看,若是萧三爷也像话本里那些王爷剑客之类的对阿芙妹妹虐身虐心,她说什么也要护着阿芙妹妹的。

萧荆在两人身前站住,他没管许蕴的眼神,只从腰间扯下一块玉牌递到小姑娘手中。

小姑娘胆子小极了,这会儿还打着颤儿,萧荆心头火起,脸色冷得似冰。

姜芙被他周身的寒气冷到,攥着许蕴的袖子根本不敢接他的玉牌。

“拿着!”

萧荆的声音并不大,但大堂里都是人,两人的动静早就将众人的眼神吸引过来。

姜芙咬着唇轻轻摇头,“我不要。”

她才不要萧荆的东西。

萧荆剑眉压了压,人显得愈发凌厉。

“退亲的事是萧家对不住你,这牌子你收下,若今后有人为难你,不必忍耐,直接打回去......”

他略微提高声音,眼神又在堂中扫视一圈,有威胁也有警告,看众人身子抖了抖他才将剩下的话说完。

“我给你善后。”

周围没人怀疑萧荆是看上姜芙,只觉得他是给萧玉璋擦屁股。

萧荆这样的高岭之花,哪里会喜欢女人呢。

即使严氏也没往上面想。

她现在正恨姜芙好运气,自己想出气都没法子了。

“娘,咱们就这么放过她吗?”

姜瑶忍不下这口气来,凭什么姜芙这么好命,她们就得当众出丑。

严氏咬紧牙根,恨恨道,“且让她得意片刻,等回了府娘就让你爹宴请林学士。”

这个小贱人必须早点嫁出去了。

“嗯!”

姜芙不傻,萧荆的话是给她撑腰,她不想收萧荆的东西,可这玉牌却能给她挡住许多麻烦,姜芙忍着内心的异样伸手接过。

“谢谢。”

她声音那样娇那样软,萧荆的呼吸都重了许多。

“上去吧。”

他怕跟小姑娘待得越久越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想将她拥入怀中。

许蕴挽着小姑娘,转身路过萧荆身边时还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禽兽。

阿芙妹妹不懂,她可都看在眼中。

萧荆刚才恨不得想将姜芙吞吃入腹的眼神,不是禽兽是什么。

刚才楼下的动静都被二楼收入眼中,谢婵重重捏碎了一个杯子,小丫鬟正吓得跪地给她包扎手。

“滚下去!”

谢婵冷声呵斥,伸脚将小丫鬟踢倒在茶杯碎片上,看到小丫鬟的手心染了红色,她心中的戾气才算纾解了出来。

“姑娘不必为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生气,姜四姑娘美则美矣,但家世低微,性子也软弱不堪,三爷定是看不上她的,能和三爷相守一生的,自然是姑娘这样容貌双全的女子。”

谢婵的奶娘知道她的心思,小声劝着。

谢婵低头将帕子攥紧,手心的疼痛让她渐渐清醒,“嗯。”

她自然看不上姜芙,但不代表她可以容忍那些小门小户的女人妄想攀附萧荆。

姜芙,必须除掉了。

谢婵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快得让奶娘都未看清。

御景楼外赛龙舟已经开始。

太子的龙舟遥遥领先,后面跟着各世家组成的队伍。

太子年纪尚小,力气比不上成人,他虽然站在龙头,可出力的都是其他队员。

许蕴站在窗边挥着帕子大声加油,下面的龙舟可是有她三个哥哥。

“大哥,二哥,三哥,你们快滑,后面要追上来了!”

许蕴扶着窗边,目不转睛的盯着下边,比龙舟上的人还紧张。

连带着姜芙都被她的情绪感染,也跟着趴在了窗边,攥紧了帕子。

萧荆一抬头就看到小姑娘娇媚的脸。

六月的日头晒得很,虽离得远,但萧荆还是看到她绯红的小脸。

不仅是他,龙舟上的公子哥们也看到了。

甚至周围还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嘶!那是谁家的姑娘,怎么生得跟个妖精似的。”

“呸!什么妖精,明明是仙女!这样美的姑娘,以前怎么没见过?”

“就是啊,要是早知道,我早就请人去提亲了,我娘这些日子还催我成亲呢......”

“你整日喝花酒早掏空了身子,也配娶美娇娘?哼!这姑娘我要定了......哎呦!”

说话的这人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撞入了水中,他挣扎着,嘴里骂骂咧咧,可等扒着龙舟站稳身,就看到萧荆黑沉的脸。

“萧......萧三爷?”

他也没做什么吧,怎么就被萧三爷给盯上了。

公子哥欲哭无泪。

萧荆听了一耳朵公子哥们对姜芙的轻薄之言,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刚才觊觎姜芙的人都被他狠狠撞入了水中,那副不要命的劲儿把太子都看傻了眼。

“三......三表哥倒也不必这么拼,父皇说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太子第一次参加龙舟赛,还以为是自己拖了后腿,对萧荆的做法他也不敢说什么。

但萧荆的猛劲也激发了队员的拼劲,一队人挥着船桨,超过一艘艘龙舟直接夺得了第一。

“萧三爷也太厉害了!他来参加比赛简直就是欺负人,还好我三个哥哥跟他是一队,不然也要被撞入水里了,那可才是丢人丢大发了!”

楼上的人听不到下面的说话声,只以为萧荆是重视比赛。

许蕴激动的又蹦又跳,额间热出一头的汗,可丝毫不能掩住她的兴奋。

姜芙双手扒着窗,看着下面她腿有些软。

原来萧荆这么厉害,她夜夜意/淫他,真是胆子肥了。

日后不能再做梦了,她害怕。


出了御景楼,姜瑶先找到姜琳,刚刚她去跟小丫鬟接头把人支开了,此时姜琳看着一个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姜瑶上前趾高气昂的吩咐,“我要去找林哥哥,你帮我把风。”

“是,二姐姐。”

姜琳乖巧的应下,可眼神却不露痕迹的望了眼不远处的男人。

见到姜瑶,林枫已经缓缓走过来。

他虽然不如萧荆矜贵,也不如萧玉璋俊俏,但从小养尊处优也算得上是京城的贵公子。

原本姜瑶还不满他的身份,如今见了人就变成了羞羞答答的小娘子,拉着他的手钻进了角落里。

姜琳许久才收回眼,眸底多了野心。

她不如姜芙好命,虽然被萧家退亲,但又攀上了许蕴,也不如姜瑶有严氏为她打算。

她想要的东西,必须靠自己争取。

......

姜芙上了二楼,许蕴的包厢在最里面,可她还没走进去,靠近楼梯的包厢门就打开了。

“姜四姑娘,我家爷叫您。”

姜芙认出他是萧荆身边的小厮,心尖蓦地一跳。

她原以为萧荆已经原谅她的失约,如今看来,男人好像并没有想放过她。

姜芙提着心进了包厢,她让白杏去跟许蕴说一声,自己待会儿再过去,白杏点头离开。

进了包厢,云安贴心的出来,将空间留给两人。

萧荆坐在窗前,整片窗子打开,能清晰看到外面的夜景。

灯火通明,美到极致。

然而姜芙此时根本没有心情欣赏美景,她看着窗前散发着郁气的男人,腿肚子都软了。

“三......三爷......”

萧荆今日依然是金冠黑袍,他修长的指骨握着茶杯,眉眼微敛不怒而威。

小姑娘娇声唤他,他也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指骨在桌上点了两下,“坐。”

姜芙提心吊胆,她总觉得萧荆生气了,还是很生气的那种。

“三爷,我不是故意放您鸽子,您别生气好不好?”

姜芙在他对面坐下,双手覆在膝上,身子微微前倾,娇俏的小脸带着讨好。

萧荆心尖一软,哪里还舍得跟她置气。

他冷眸深了几分,视线中只有小姑娘乖巧的脸,“怕我生气?”

小姑娘头点的像啄米的雀儿,发簪上的流苏都晃出了残影。

“怕的。”

“为何怕?”

萧荆俯身,两人的距离不足一尺,他已经能闻到小姑娘身上的甜香味。

姜芙耳尖发烫,想后退却沉沦在男人的深眸中。

她敛眸,软软开口,“三爷是好人,阿芙不想让三爷不开心。”

小姑娘的心思单纯又直白,却恰好戳中萧荆冷硬的心。

作为金吾卫指挥使,这京中有许多人怕他,怕他发怒让他们丢了乌纱帽。

他们的怕都是因为自身的利益,而只有小姑娘,单纯的不想让他不开心。

这样纯粹的感情,让萧荆胸口像揣了一个暖炉,从心尖蔓延到全身,滚烫。

“我没有不开心。”他盯着小姑娘的发顶,声音变得柔和。

“真的?”姜芙半信半疑,她刚才看到萧荆的冷脸,可是害怕极了。

“真的。”

萧荆轻点下颌,没忍住拍了拍小姑娘的头。

小姑娘身子娇小,被他摸了头杏眼都眯成了月牙,乖巧的像只漂亮的波斯猫。

或许是因为梦境,姜芙很喜欢他的亲近,现实的萧荆越来越像她梦中那个温柔又霸道的男人了。

她悄悄睁开一只眼,想要偷看男人,却正好被男人捉住。

姜芙红了脸,猛地低下头,头顶男人愉悦的笑声让她脸更热了。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萧玉璋找到白杏时,白杏正要骑马回府。

“三叔!你怎么会去救姜四?”

白杏骑在马上,此时他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只是头发还湿着,几缕湿发落在鬓边,愈发衬得他气势凌厉。

白杏居高临下的望着萧玉璋,语气淡淡,“不能救?”

萧玉璋还是很怕自己这个小叔叔的,他挠挠头,“不是不能,我是怕你被她缠上,三叔不知,她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姑娘最会钻营了。”

他自顾说着,完全没发现白杏的黑沉了脸。

“有空去药铺买些枸杞补补。”

白杏放下话,转身骑着马离开,那马蹄猛地往后蹬,还扑了萧玉璋一身的泥。

萧玉璋噗噗将泥吐出来,没觉得自家小叔是故意的,只是对白杏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转头问小厮,“三叔让我买枸杞做什么,你知道枸杞的效用吗?”

小厮也挠挠头,“好像是......明目......”

“明目?难道是这几日我没休息好,三叔看出来了,你快看看我眼睛是不是泛红了?”

说着萧玉璋就将头伸到小厮面前,小厮看着他清澈饱满的眼珠,心虚的点点头,“好像是有点。”

他怎么觉得三爷不是关心公子,而是骂他眼瞎呢。

不过这些编排主子的话可不能乱说,小厮将自己的想法强行压在了心底。

萧玉璋一脸感动,“三叔对我真好,除了爹娘也就三叔最疼我了。

所以,我一定不能让姜四缠上他!”

小厮:“......”

倒也不必如此。

......

姜芙几人到家时,下人已经去前院通知严氏。

她落水的消息还没传到严氏耳中,回府的马车上姜瑶一直对她冷嘲热讽,姜芙第一次冷了脸。

“瑶儿怎么样,见到萧家三爷了吗?”

几人刚进了屋,严氏就拉着姜瑶问道。

今日姜瑶精心打扮过,她相貌随了严氏,算是个小家碧玉,只是脸上的刻薄劲儿也和严氏如出一辙。

听严氏提到白杏,姜瑶恶狠狠的瞪了姜芙一眼。

“娘不如问问她,毕竟今日大家可都看见姜芙勾引三爷了。”

“怎么回事?”严氏拉长脸,问道。

白杏看不得自家姑娘受委屈,“我家姑娘才不会勾引三爷,明明是二姑娘将我家姑娘推进湖中,三爷心善救了她,怎么到二姑娘口中就变成我家姑娘勾引三爷了?”

姜瑶表情傲慢,“我推她?你看见了?”

她当时站的位置是死角,就连白杏也没看到她推姜芙。

白杏被气得发抖,“反正我家姑娘绝对不会勾引三爷!”

“哼,那可说不定,她现在被萧家退亲,京城根本没人会娶她,趁此机会,她不得想办法攀上三爷?”

姜瑶眼神上下打量着她们主仆二人,一脸鄙夷。

姜芙攥紧了拳头,倔强的抬起头,“我不会!”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想嫁给白杏。”

“你!”

姜芙将她心中的妄想说出来,姜瑶差点一巴掌扇过去。

“好了。”严氏将人叫住。

女儿的性子严氏比谁都了解,姜芙应是不敢当众勾引白杏的,只是她这副长相太惹眼,最好还是继续关起来。

想到这,严氏看向姜芙。

“不该你惦记的别惦记,日后就待在院子里替你爹娘诵经祈福,别再出门丢人现眼了。”

......

“姑娘,大太太怎么能这样,您又不是故意要落水的,明明是二姑娘的错!”

回了二房的院子,白杏就忍不住抱怨。

“您好不容易能出次门,现在被困在院子里,还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出去呢。”

“不出门也好。”

姜芙语气倒是平静,不出门就不会遇到白杏,接连两次见到他,姜芙从心里对他感到害怕。

就是可惜了她的香方,原本想买原料做安神香来点,或许能缓解她的魇症。

现在出不了门,自然也买不到了。

果然,晚上姜芙又做梦了。

这次梦中的场景是白杏的寝居。

她穿着白日那身衣裙跪伏在白杏的身上,如瀑的秀发披散下来扫在男人的脖颈处。

白杏闭着眼睛,应是睡熟了,姜芙屏住呼吸盯着他。

明明白日那样冷淡的人,睡着了面相却很柔和。

姜芙跪的腿都要麻了,白杏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恶从胆边生,伸出手戳向他的脸。

男人肤色白皙如玉,指腹落上去手感很好。

姜芙见他不醒,又大着胆子戳了好几次,最后整个人坐在他腰腹上,两只手捏着他脸上的软肉扯了扯。

“哼!你白日时可真凶!”

小姑娘声音软软的,埋怨的话让她说出来都像撒娇一样。

白杏都要差点忍不住醒过来了。

或许是睡着的白杏太无害,姜芙将他当成了一个安静的诉说对象,说着姜瑶如何讨厌,大太太又是如何是非不分将她关在院子里,还说着白杏白日有多凶,多冷。

“你在水里都把我捏疼了。”她素手抚向腰间,娇媚的小脸微微皱起,看上去可怜极了。

“还有这里,现在还涨涨的。”

手从腰间移向胸前,姜芙低头看向那两处饱满,完全没注意到男人已经睁开眼。

她这处儿长得实在是太大了。

她没见过别人的,但白杏的两个都不如她一个大。

平日多走两步路就累得忍不住喘,实在是累赘。

白杏的眼神也跟着望过去。

小姑娘手心拖着,一脸天真的说着抱怨的话,他身子都要涨了。

那处有多软他今日是感受到了,像朵宣软的棉花。

不,比棉花还要软。

白杏的眼神太过炙热,姜芙抬起头,正好和他触碰到一起。

她表情惊惶,猛地伸手遮住他的眼睛。

“你不许看!”

白杏想说什么,梦境突然变得虚无,他醒过来,眼前一片昏暗。

小姑娘又被他吓跑了。

白杏周身散发这冷气,寝居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内室传来声响,下人被惊醒,过来问。

“爷,可是要起夜?”

里面静谧了片刻,复而传来白杏低沉压抑的声音。

“送些水来。”

下人表情一顿,三爷竟然要水?

难道是......他家三爷想女人了?

这可真是稀奇了。

而另一边的姜芙则是吓得半宿没睡着。

不仅现实中的白杏令人害怕,就连梦里的也变得那么吓人。

她一定不要出门了!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萧世子说完,就翻了个身继续睡过去。

王氏气得绞紧了帕子。

这爷俩没一个省心的!

让姜芙做妾,先不说萧家打脸的事,就目前萧玉璋对姜芙的痴迷,若真纳了她,后面定会传来宠妾灭妻的丑闻,哪家好姑娘会愿意嫁过来。

王氏重重捶了萧世子几拳,直把心里的火发出来才算完。

“她想进门,除非我死了!”

......

姜芙吓醒后就一夜未睡,拥着被子睁眼到天明,她怕自己闭上眼就是萧荆的脸。

那可比噩梦还要可怕。

“姑娘喝点蜜水压压惊,多晒晒太阳,那些东西怕阳气。”

白杏搬了个躺椅让姜芙躺着,这边挨着墙根,因着有树荫遮蔽,太阳不算毒辣,但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极为舒服。

她只知道姜芙夜夜惊梦,却不知她梦中内容,只以为是梦到了那些脏东西。

二房夫妻去世之后,府中就传出了二房阴气重的消息,白杏虽然不信这些,但自家姑娘夜夜惊梦,白杏也有些动摇了。

姜芙捧着杯子,蜜水入喉她脸上才恢复了些红晕。

她想着昨晚的梦,萧荆在她梦中开口,还叫出她的名字。

姜芙握紧茶杯,那真的是梦吗?

为何跟真的一样。

若萧荆也记得梦中的情景......

不!不可能!

这只是梦!

姜芙重重摇头,头顶恰好落下一颗果子砸在她怀里。

“咦,隔壁的杏子熟了。”

白杏扬眉,踮起脚尖扒着墙头往上够。

可这树极高,即使果实累累也不是她能够得到的。

“它是杏子,我也是杏子,为何我就不能抓到它?”

“噗嗤!”

姜芙被白杏的话逗出笑来,心头的惊惧也消散了许多。

算了,不管梦里的萧荆如何可怕,那都只是梦罢了。

现实中他们可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这样想着,姜芙就不怕了,也有心思去看白杏摘杏子了。

“姑娘,我去搬个梯子过来,今日定要摘它几篮子。”

白杏雄心满志,提起裙摆就往库房跑。

姜芙抿着唇笑着仰头,这杏子长得真好,黄灿灿的挂在枝头,看着就好吃。

而且杏子做成杏干,杏仁做成乳酪,也都是极好吃的。

她吞了吞口水,再抬头眼神中就多了火热。

“姑娘你在下面接着,我来摘。”

竹梯不算太重,白杏很快就搬来了,她蹭蹭几下就爬了上去,把篮子交给姜芙。

“你慢点......”

姜芙连忙嘱咐,白杏扭头朝她做了个鬼脸。

“知道啦。”

主仆两人一个摘一个捡,很快就捡了半篮子。

“做什么的!”

突然从对面传来一声厉喝,白杏身子晃了晃,差点从梯子上摔下来。

姜芙看不到人,但能听出那声音极严厉。

“长公主府的杏子也敢偷,你们哪家的?”

“杨管事,是姜家的。”对面传来对话声。

“哪个姜家?”

后面的话姜芙没听清,她只觉得对面的人极可怕,慌忙招呼着白杏下来。

还好那人训斥完没再追究,主仆两人蹲在墙角直到脚都蹲麻了才确定对面的人放过她们了。

“好险......”

姜芙轻拍着胸脯,长舒了一口气,白杏也吓得脸色发白。

“都怪婢子不该贪这个嘴,哪想到对面是有人的。”

白杏后悔极了,隔壁从未出现过人,往年杏子都烂在地上,今日她们刚偷就被抓个正着。

白杏觉得倒霉极了。

“好了不怪你,我也馋嘴......”

姜芙咬唇,她看着篮里的杏子,将篮子交到白杏手中。

“你给隔壁送回去吧,他们知道我们的身份,若是找上门来,大伯母那边不好交代。”

“好。”

白杏提着篮子再次爬上竹梯,找了个绳子吊着将篮子送到隔壁。

很快,杏子被送回来的消息就传到了杨管事的耳中。

“这姜四姑娘还真和传闻中一样,胆小如鼠。”

杨管事还不至于跟一个孤女计较,可因着姜芙的身份他还是往萧家走了一趟。

萧家贺松园。

萧老太太倚在贵妃榻上,听着杨管事的禀告,得知姜芙偷杏子被抓又悄悄送回来,她布满皱纹的脸笑成了一朵花。

“这姜四姑娘倒是个有趣的。”

也难怪许家姑娘喜欢她了。

萧玉璋昨晚胡闹的事萧老太太看在眼中,之前还闹着要退亲的人只是见了姜四一面就非她不娶,萧老太太对姜芙很是好奇。

原本以为是个擅钻营的小姑娘,如今看来天真更多一些。

杨管事弯腰垂头,摸不清主子的意思。

“几个杏子罢了,她想摘就随她摘去,你莫要再吓她。”

“是。”

杨管事得了主子的意思,从贺松园出来,路上正好遇到回府的萧荆。

“三爷。”

“杨管事?”

萧荆看到一张略微陌生的脸给他请安,想了半天才想出此人的名字。

与此同时,他脑中闪现出另外一件事。

“杨管事可是负责掌管公主府?”

杨管事没想到萧荆还记着他,一脸受宠若惊,“正是。”

萧荆眸色渐浓,“嗯,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三爷可是折煞小的了,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

萧荆没再吓他,让小厮赐了赏银脚步微顿就朝贺松园走去。

听了姜芙偷杏的事,萧老太太也有些馋杏子了,让下人送了些进来。

只是她不爱吃酸的,这杏子虽只有一点酸味,她也受不住。

“收下去吧。”

萧荆进门就看到萧老太太酸的皱皱巴巴的脸,他撩袍在贵妃榻另一侧坐下。

“娘不爱吃酸,怎么想起吃杏了?”

萧老太太喝了几口蜜水才将口中的酸味压下,她掩了掩嘴角,眼中盛满笑意。

“还不是姜家那个小姑娘......”

“哦?”

萧荆端起茶杯的手微顿,坐直了身子。

萧老太太未觉,将姜芙主仆偷杏又还杏的事当成个趣谈跟萧荆说,末了还有些可惜。

“我虽没见过这姜四姑娘,但从她处事来看是个乖巧的,若是大郎没退亲,娶到府中来倒是极好的,但先前他闹着退亲,如今又反悔,你大嫂绝对是不同意的,可惜了。”

萧荆垂眸,如玉的指骨捏紧了茶杯,声音凉薄。

“大郎确实荒唐了些,姜四姑娘不嫁他是好事,不然就是坑了人家小姑娘了。”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明明是金枝玉叶,却像个犯人一样被关着,贵女们提起也都是厌恶和恐惧。

若她的脸真能治好,那对明月公主来说就是重生。

“阿芙妹妹你确定吗,真的是中毒?”

“我......我就是摸着像,蕴姐姐可以找其他大夫看看。”

姜芙虽未说死,可许蕴却信她。

那么多大夫都诊不出中毒的脉,只有姜芙诊出来了。

再加上今日那副人骨图,许蕴心中有个强烈的声音。

明月公主有救了。

姜芙出宫后,就看到姜家的车夫一脸焦急的迎上来。

“四姑娘,车轴断了,小的修了半天都没能修好,这可怎么办!”

姜家就这一辆马车,严氏宝贝的很,现在坏在宫门口,车夫急坏了。

姜芙抬头望了一眼,只见那车轴从中间断得彻底,已经不能坐人了。

她安抚车夫,“你别慌,我去找蕴姐姐......”

许家人多,肯定有办法的。

然而还没等她话说完,就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

“姜四姑娘。”

萧家的马车停在她身边,萧荆掀开车帘,深眸凝住她。

姜芙手心微微攥紧,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紧张的话都不会说了。

“三......三爷。”

萧荆的眼神从小姑娘的发旋上转了一圈,声音沉缓,“车坏了?”

“嗯。”

小姑娘低头绞着帕子,声音糯糯的。

她心思浅,害怕都写在脸上。

萧荆眼尾不由得下压,“上车,送你回去。”

“......不用的,我和蕴姐姐一块回去就可以,不麻烦三爷。”

姜芙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她哪里敢上萧荆的车啊。

“要我抱你上来?”萧荆身子微微前倾,好似真要下来抱她。

这样霸道又孟浪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姜芙有瞬间将他和梦中的男人重合,脚步不由得往前迈了迈。

然后又急促的停下。

“不要!”

小姑娘声音软糯,拒绝的却干脆,萧荆眉心直跳,就要从车上跳下来。

宫门口陆陆续续有人出来,姜芙已经能感觉到旁人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她怕极了麻烦,若让旁人见到她被萧荆抱上车,日后她就不用出门了。

“你别!我自己上去。”

眼见萧荆就要跳下来,姜芙慌忙拦住他,小手覆在他手臂上,娇娇软软,萧荆躁郁的心一下就被抚平了。

“慢些。”

男人大手握住她的,另一只手则扶着她的腰,将人带进车厢中。

“三爷可以放开我了。”

进了车厢,她的手还被男人握着,腰间的手更像是一块铁钳,箍得她动都不敢动。

车帘落下,车厢中一片昏暗,她伏在男人身上,还能听到他的呼吸,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松墨香。

姜芙眼前晕眩,仿佛是在梦中。

眼前的萧荆是梦中那个夜夜欺负她的男人。

“三爷......”

她唤了两声,却未听到男人的回话,直到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男人暗哑低沉的声音才响起,“怕我?”

姜芙的耳根都要烫熟了,声音夹着哭腔,“不......不怕......”

“嗯?”

男人似对她的话不满意,掌心压着她的腰往前带,彻底将她包围住。

姜芙吓哭了,“怕的。”

“怕我什么?”

“三爷性子凶。”小姑娘语气抽噎,委屈极了。

“呵!”萧荆差点气笑。

小没良心的,自己救了她这么多次,就让她记住凶了。

他冷哼一声,姜芙以为他又生气了,吓得缩了缩脖子。

萧荆:“......”

更气了。

他的掌心从小姑娘纤腰落到她脖颈,像安抚小奶猫一般捏了捏她脖颈的软肉,“不对你凶,莫怕。”

“嗯......那三爷放开我吧。”


许蕴没忍住捏了她脸上的软肉,“阿芙妹妹怎会这样讨人喜欢,若我是男子就好了,定会把你娶进府里。”

“好啊。”

姜芙被她逗得咯咯直笑,明月公主掀开门帘出来时,就看到这幅景象。

“说什么呢,这样开心?”

许蕴连忙摆手,“没什么,我逗阿芙妹妹玩呢。”

明月公主面纱下的红唇勾起,她看向姜芙时眉眼弯弯,“这就是姜四姑娘吧,果然娇憨可人,怪不得蕴儿喜欢你。”

“我也喜欢蕴姐姐。”

姜芙握着许蕴的手,眼神依恋。

那样乖巧的小姑娘,明月公主突然有些羡慕许蕴了。

“听说姜四姑娘喜欢点心,我让下人准备了几样,咱们一块进去尝尝吧?”

“好。”

姜芙也不认生,很自然的答应下来。

明月公主见惯了表面对她尊敬,眼神却嫌恶她的人,还是第一次见这样心思纯净的小姑娘。

她好像明白为何许蕴会喜欢她了。

这样干净的小姑娘,她也喜欢。

明月公主脸上的笑容真切了几分,伸手牵住姜芙,“我拉着你。”

姜芙的指尖搭在她手腕上,她最近已经将关于针灸和脉象的书倒背如流,平日在姜家她都拿自己和白杏练手,除了刚才偷偷诊过许蕴的,这还是她诊过的第四个脉象。

明月公主脉搏微弱凝滞,是早衰之相。

姜芙抬头看向她脸上的面纱,若有所思。

“啪!”

“蠢货!”

承乾宫,林贵妃狠狠扇了林雪燕一巴掌,精致的长甲划过她脸颊,留下一道血痕,在娇嫩的小脸上显得格外刺眼。

“啊!姑姑......”

林雪燕捂着脸,眼神委屈。

林贵妃原本还有些愧疚划伤她的脸,见她这副不知悔改的模样越发生气。

“别叫我姑姑,本宫没你这样蠢的侄女!”

明知皇上在场,她还当众刁难姜芙,若是成功了便罢了,还被对方狠狠打脸,这让向来自视甚高的林贵妃怎么能忍得了。

“你规矩都学狗肚子里去了,借刀杀人不会用,非得当众跟她作对?现在好了,皇上不仅厌弃你,连带着对我都有意见了。”

林贵妃入宫十多年,还是第一次丢这么大的人,她快恨死林雪燕了。

“我......我也没想到她真的会画画,姑姑,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雪燕慌了。

“还能怎么办,你要嫁到萧家,姜芙就不能留!”

林贵妃妩媚的脸上闪过阴狠,许家有太子,她想登上那个位子只靠林家远远不够。

萧家有长公主坐镇,林雪燕若能嫁进去,对她来说是一大助力。

之前萧玉璋跟姜芙退亲,林贵妃以为林雪燕嫁进去是板上钉钉,哪想到萧玉璋见了姜芙之后就跟丢了魂儿一样。

林贵妃思忖片刻,复而开口,“姜芙一个毫无助力的孤女想再嫁入萧家绝无可能,世子夫人不会做自打脸的事,但你不能小看男人的固执,萧玉璋贪慕姜芙美色,说不定能求得世子夫人开口让她做个妾。

虽说妾只是个玩意儿,可姜芙颜色太盛,就算你做正妻,她也势必会压你一头,所以姜芙必须嫁给别人。”

林雪燕听得脸色发白,她从未想过姜芙会对她影响这么大。

“那她要嫁给谁?”

林贵妃手指掀开杯盖,轻轻拂去沫子,她说得口干,林雪燕却毫无长进。

林贵妃放下茶杯,脸色阴沉,“自然是要身份贵重性子暴戾之人,这样姜芙嫁进去才没心思再勾引别人。”


皇上诧异他的殷勤,扭头问萧荆,“大郎这是?”

当初两人的亲事可是萧玉璋闹着要退的,现在上赶着又是怎么回事。

萧荆指腹摩挲着杯壁,“大约是后悔了吧。”

“荒唐!”

皇上脸色难看,许蕴见状心里替姜芙捏了一把汗。

众人都等着看姜芙闹笑话,谢婵倒是被冷落在一旁。

不过她也不在意,反正待会儿出丑的不是她。

这边姜芙挑了一支纤细的羊毫,她确实不会画画,但有一样东西她曾临摹过十几年,闭着眼都能画出来。

小姑娘站在桌案前,右手执笔,娇媚的小脸上写满了严肃。

萧荆坐直身子,眼神盯着她,顺便瞪了几眼萧玉璋。

他现在算是明白脸皮厚的好处了,不用顾忌众人的目光,想待在哪儿就待在哪儿。

萧玉璋站在姜芙身后,怕她热还拿起扇子给她扇风,那副贴心的模样差点让林雪燕咬碎银牙。

姜芙画的很快,笔尖勾勒出线条,不一会儿就画了大半。

“这......这......”

萧玉璋站在她身后,自然是第一个看到她画的人。

他脸色煞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手中的扇子都差点握不住。

乖乖,阿芙妹妹怎么画这么可怕的东西。

谢婵作为谢家精心培养的嫡女,画的一手好丹青。

只是姜芙一个草包花瓶,竟然跟她同时搁笔,众人不觉得姜芙画得会有多好,只是刚才萧玉璋的表情奇怪,大家都对姜芙的画感到好奇。

“快呈上来。”

皇上开口,小宫女们将两人的画呈上前。

负责送姜芙画的小姑娘脚步趔趄,脸色发白,这让众人更好奇了。

等画被呈到皇上面前,皇上也被吓了一跳。

“这......这是人的骨架?”

只见那偌大的白纸上画着一幅人骨,头颅四肢栩栩如生,连有几根骨头都能数的清。

“是,更像是解剖后的图。”

萧荆在金吾卫任职,办案有时需要仵作,他对人体结构稍微了解,一眼就看出这画的专业性。

若是真的人体图,那对仵作办案和大夫治病有大用处。

萧荆从心中涌出一股骄傲,他的小姑娘很厉害。

姜芙触碰到萧荆的眼神,猛地低下头,脸颊热热的,有些不敢看他。

她还不懂这副画的珍贵之处,只想着应付过比试。

小姑娘再次躲开他,萧荆心口发疼,然而这会儿已经顾不上难受,他只想将画拿去给仵作和太医求证。

皇上后面也反应过来,看姜芙的目光带了赞叹。

传言果然当不得真,这姜四姑娘才是有大才的人。

“皇上,怎么不将画展示出来,难道姜四姑娘画的见不得人?”

林贵妃等不及看姜芙出丑,笑着催促皇上。

她向来受宠,在皇上面前也没有顾忌,然而这次注定要碰壁。

听到林贵妃对姜芙明里暗里的嘲讽,皇上冷下脸。

“既然爱妃要看,那就看吧。”

皇上摆手,让宫女们将两幅画都摆好,对着众人展示。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骷髅头贴在她脸上,林贵妃吓得直接跌坐在椅子上。

“啊!鬼啊!”

在场的贵女们都是养尊处优的,哪里看过这么吓人的东西,一个个都被吓白了脸。

只有谢婵,看到那副骨架图,攥紧了手心。

谢家世代从医,自然能看出骨架图的珍贵。

谢婵看向自己的那副贵女扑蝶图,胸口堵住了一团郁气。

她最得意的才艺,竟然输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