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

精品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

文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沈若惜慕容羽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文荒”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倒出来了,不肯了。”桃叶睁大眼。“小姐您当真想要跟齐王和离?”“比珍珠还真。”闻言,桃叶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但是很快又担忧。“可是,和离后……您以后怎么办?”和离之后的女子,基本都是青灯古佛,独自过完一生了。没人会娶这样的女子的。此时,一直没说话的冷霜突然道。......

主角:沈若惜慕容羽   更新:2024-07-11 17: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若惜慕容羽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由网络作家“文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沈若惜慕容羽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文荒”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倒出来了,不肯了。”桃叶睁大眼。“小姐您当真想要跟齐王和离?”“比珍珠还真。”闻言,桃叶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但是很快又担忧。“可是,和离后……您以后怎么办?”和离之后的女子,基本都是青灯古佛,独自过完一生了。没人会娶这样的女子的。此时,一直没说话的冷霜突然道。......

《精品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精彩片段


仁景帝带着沈若惜出来后,与她说了几句,夸她心思缜密医术高超。

之后隐晦的提及在齐王府过得怎么样。

沈若惜露出一个笑意。

“挺好的。”

说完之后,微微移开目光,看着远处斑驳的光点,眼神落寞。

见状,仁景帝蹙了眉。

放在以前,沈若惜都是神情自然,说自己没受委屈,让他不要听一些子虚乌有的流言。

还会为慕容羽多说好话。

今日却这样失神。

看样子她在齐王府,恐怕比他想得还要难。

仁景帝问道。

“齐王最近,与你相处怎么样?”

他话音落下,旁边的桃叶抢先道。

“皇上,齐王最近说让宁云雪……”

“桃叶!”

沈若惜呵斥她。

之后朝着仁景帝福身。

“父皇,齐王挺好的,府里的下人也对我很尊敬。”

说话之后,她声音突然有些发紧。

一滴泪猝不及防落了下来。

她赶紧轻轻擦了擦。

见状,仁景帝眉头蹙得更深。

同时心里也有些窝火。

看样子,不仅齐王,就连府里的下人都敢欺负到她头上。

沈天荣虽然与他是君臣,但是也是挚友。

眼下他女儿在齐王府过得这样委屈,他都没脸见沈天荣!

仁景帝沉声道。

“若惜,你是齐王府的王妃,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说到朕的面前,朕也只会帮理不帮亲,绝不偏袒。”

这句话,就是为她撑腰的意思了。

沈若惜点头。

“谢父皇。”

仁景帝让人扶起她,之后拍了拍她的肩膀,才转身离开。

等仁景帝一走,沈若惜的眼泪立刻收住。

明艳绝色的脸上,神色淡漠平静。

不就是装白莲花么?

她也会。

……

沈若惜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在宫里吃午膳,提前回去了。

她带着桃叶和冷霜上了马车。

没有和慕容羽知会一声,直接就调头回齐王府。

马车内,桃叶撇着嘴。

“小姐,您干嘛不让我跟皇上告状,说齐王要休了你让宁云雪那个贱婢做正妃?”

“说了又怎么样?”

“说了皇上肯定会为您出头,阻止齐王的啊!”

“所以我才不说。”

沈若惜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笑意:“既然慕容羽那么爱宁云雪,那我就成全他们。”

“我还真怕被父皇一骂,他脑子里的水倒出来了,不肯了。”

桃叶睁大眼。

“小姐您当真想要跟齐王和离?”

“比珍珠还真。”

闻言,桃叶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但是很快又担忧。

“可是,和离后……您以后怎么办?”

和离之后的女子,基本都是青灯古佛,独自过完一生了。

没人会娶这样的女子的。

此时,一直没说话的冷霜突然道。

“小姐倾国倾城,德才兼备,和离后,自然会有比齐王好一万倍的男子,过来迎娶小姐的。”

桃叶大惊。

这个新来的,好会拍马屁!

她也不能输!

桃叶立刻道。

“对对对,齐王算什么,给咱们小姐洗脚都不配,咱们小姐一定会嫁得更好的!”

说完之后,桃叶突然想到什么。

“对了,小姐,今日瑶光殿内的事,你怎么看?”

她歪着脑袋。

“害魏贵人的凶手,会不会是方妃?”

“不会。”

沈若惜说道:“魏贵人怀孕之事,瞒得很紧,连皇后都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

况且就算她想害魏贵人,也不会专挑苗域才会有的闷头草,万一发现了,第一个怀疑的就会是她。”

桃叶问:“那难道真的是秦贵妃?”

“也不是,正如她自己所说,她只有一个公主,即使魏贵人生下了皇子,与她也没太大的影响。”

“那会是谁呢……”

“莲香的供词和反应,都很反常,其实,我心里是有一个猜想。”

“什么猜想?”

沈若惜长睫眨了眨。

“莲香,可能是魏贵人授意的。”

“啊?”

桃叶一惊:“小姐你的意思是……魏贵人自导自演?”

沈若惜缓缓点头。

“不过我也不确定,毕竟没听说过魏贵人和秦贵妃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她不惜牺牲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和一起长大的丫鬟。”

冷霜突然说道。

“是前朝的事。”

是么?

那就难怪了。

沈若惜若有所思。

“后宫虽然不如前朝风云诡谲,但是也是波涛汹涌,动一发牵全身,人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

冷霜靠近她,低声道。

“小姐放心,主子以后只会有您一人,不会让您有这些糟心事的。”

沈若惜神色有些不自在。

她不过是感慨一下,怎么说到她身上了呢?

*

几人到了王府,已经到了午时。

桃叶去到厨房,吩咐下人给沈若惜准备午膳,沈若惜则跟冷霜简单说了下齐王府如今的状况。

不一会儿,桃叶苦着脸回来了。

“一群狗奴才!”

沈若惜问道。

“怎么了?”

“奴婢说让厨房准备您的吃食,结果他们说以为您今日在宫里用膳,就没准备您的份,要让您等了。”

“等一会而已,怎么这么大的气?”

“您不知道,他们已经做好了膳食!我说这不是有刚做好的饭菜么,结果他们说这不是给您的!”

桃叶气呼呼。

“整个王府除了齐王,还有比您更大的么?居然让您等着,您说他们是不是狗奴才!”

沈若惜漂亮的桃花眼敛了敛。

“走,出去看看。”

冷霜和桃叶立刻跟上。

几人刚出门,就见一群下人端着菜,一个接一个,都是朝着兰苑的方向。

桃叶立刻将人拦住了。

“你们给我站住!”

一群人被拦下,都有些莫名。

“这不是桃叶姑娘么?拦着我们做什么,没事的话,赶紧让开吧,饭菜冷了就不好了。”

“我们王妃说肚子饿了,这些饭菜,都送往禹香苑吧!”

“这……”

众人面面相觑,都有些迟疑。

此时,王府的管家丁乐贤快步跑过来。

一见这阵仗,立刻露出一个谄媚的笑。

“王妃,今日您怎么回来了?是不是这些下人冲撞了您?我这就替您骂骂他们!”

说罢一转头,看向身边的一个下人。

“你怎么回事?走个路也能冲撞了咱们王妃,还不快滚,碍眼的东西!”

一边说,一边示意众人赶紧离开。

下人们垂着头,连连对着沈若惜道歉。

之后端着饭菜就要走。


她伸出白皙的手指,推开门。

偌大清雅的房间内,慕容珩坐在梨花木椅子上,面前摆着一个白玉棋盘。

他修长的手指执一颗白子,正落在棋盘之上。

一缕日光透过窗户,斜斜照进来,落在他身后的墨发之上,镀上一层柔柔的光晕。

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上神。

沈若惜被惊艳。

随即感慨,上天果然公平。

给了他盛世美颜,却又让他少了男人的尊严。

眼神不由得又多了几分同情。

“怎么了?”

慕容珩转头,对上她的目光,有一丝疑惑。

沈若惜走近,叹息一声。

“今天你去将军府,我还以为你是特地去看我的。”

“确实是。”

“那后来怎么走了?”

“你们父女很久没见,我估计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单独聊聊。”

沈若惜托着腮,笑了。

“原来翎王这么贴心?”

慕容珩也笑。

“我一直很贴心,你以后就知道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淡淡,甚至没有一丝波澜。

但是那双狭长的狐狸眼微微一挑,却多了几分漫不经心的邪肆。

让沈若惜不由得朝着不该想的方向,多想了一些。

慕容珩突然道。

“会下棋吗?”

“会。”

“陪我下一局。”

沈若惜心里犯嘀咕。

约她过来,就是做这么雅致的事?

不符合他的人设啊。

二人执子,开始对弈。

沈若惜原本以为他会让着自己。

谁知慕容珩步步紧逼,毫不手软,不过一刻钟,就将自己杀得片甲不留。

这个男人,还真是不怜香惜玉。

沈若惜心里有些赌气,手一推。

“我认输了。”

“生气了?”

“没有。”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在面对慕容珩的时候,她莫名的会有一些小女儿的姿态。

慕容珩薄唇微微扬起,似是被她的反应取悦了。

他起身走到沈若惜的面前。

伸手,勾起她的下巴。

使她仰头,露出柔嫩的脖颈。

微凉的手指触及沈若惜滑腻的肌肤,让她有一瞬的僵住。

随后觉得很正常。

这才像是慕容珩会做的事。

无拘礼节,蛮横强势。

而不是下什么破棋。

他突然开口。

“我明日会启程去冀南救灾,半月之后可能才会回来。”

“救灾?你身体能扛得住吗?”

“本王没那么孱弱,倒是你。”

他缓缓道:“半个月,你能安然离开齐王府吗?”

“能。”

“那就好。”

慕容珩露出笑意。

他面色冷白,眸光淡淡,是极其高冷贵气的长相,但是眉梢间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邪肆。

笑起来,让人摸不透情绪。

“若是半月后,慕容羽不放你走,也无妨,本王让人杀了他。”

他眼中闪过一丝森然。

稍纵即逝。

沈若惜原本应该是应该怕的,可是如今,心头却泛起一丝道不明的复杂。

她想起了上一世。

他提着慕容羽的头颅,跪在她的坟前。

深情悲戚的模样,她两辈子都忘不了。

谁都可以怕她。

她不会。

沈若惜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歪着脑袋看着他。

“要是半月后,我已不是齐王妃了呢?”

“那给你换个身份。”

慕容珩手指摩挲着她凝脂般的脸庞,声音磁性好听:“你说过的,你想要我,还记得吗?”

顿了顿,他说道。

“我给你。”

沈若惜心脏一瞬跳得快了一些。

她长睫微扇。

他是怎么用这么平淡的语气,说出这么暧昧的话的?

沈若惜微微咳嗽一声,稳了稳心神。

“翎王放心,我与慕容羽和离一事,不必你插手, 这点小事我若都解决不了,日后怎么能与你共度余生?”

“余生吗……”

慕容珩摩挲着她的手指,呢喃出声。


此刻,御书房内,气氛也并不怎么好。

慕容羽跪在冰冷的地砖上,脸上表情有些慌乱。

“父皇,儿臣并未垂涎美色,儿臣……儿臣只是带兰雪去养病。”

“齐王。”

仁景帝身穿明黄色的龙袍,端坐在身后的龙椅上,目光瞥向地上的慕容羽。

眼中泛过一丝冷意。

“朕不想再从你的口中,再听见那个女人的名字。”

慕容羽惶恐。

立刻叩首。

“儿臣知错!”

今天原本是进宫给他母妃请安的,结果一入宫,却被仁景帝召见。

他刚进御书房,仁景帝就发了火。

说今早有好几封折子,都是参奏他沉迷女色,不堪重用。

甚至说他独宠外室而灭正妻。

这是重罪。

让他当下慌了神。

仁景帝捏着眉心。

“你应该知道,当初要不是沈若惜亲自来找朕,为你说好话,我是不会同意你将那个宁兰雪带进府中的。”

“你当时也保证过,说让宁兰雪进王府,你会知道分寸,事事以若惜为先,结果却出了这档子事,实在让我失望!”

慕容羽着急道。

“父皇,这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谣言,儿臣与若惜关系很好,您亲自问她就知道了。”

“哼。”

仁景帝冷哼一声。

他知道,他就算去问沈若惜,她肯定会为慕容羽说话。

问了也是白问。

仁景帝捏着眉心:“后院之事,你都处理不当,我看,冀南那边的水灾,你就不用负责了。”

“父皇?!”

慕容羽震惊,立刻道:“儿臣一心想要为国分忧,为父皇分忧,已经做好了去往冀南的准备,请父皇给儿臣一个机会!”

水灾往年都有。

仁景帝治国有道,朝中又有不少能臣。

每次治理灾情,都是万无一失。

这事不仅是个肥差,而且能博得一个好名声,赢得民心。

因而每次朝中重臣还有他几个兄弟,都争来争去。

想要获得这差事。

今年冀南水灾,也一样。

然而今年这事,居然落到了他一个不受宠的王爷头上。

他心中知道,仁景帝因为看他是沈天荣的女婿,想要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

但是现在……

慕容羽心中很慌。

他跪在地上。

“父皇,这次水灾的前后事宜,儿臣都已经打点好了,此刻换人,交接恐怕很是费时间,要是耽误了灾情,不知道多少百姓受苦,父皇,就让儿臣去吧。”

闻言,仁景帝稍稍迟疑了一下。

确实。

如果此刻将老四换了,再换人,又要耗时间。

百姓们耽误不起。

“儿臣也想去。”

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慕容羽一转头,看见一抹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墨色织金蟒袍,玉冠束发。

即使肤色冷白,泛着一股子羸弱之态,依旧掩不住容姿绝色。

是慕容珩。

慕容羽愣了一下。

“九王弟怎么也来了?”

慕容珩径直走进来,朝着仁景帝行礼。

“儿臣也想替父皇分忧,请父皇给儿臣一个机会,这次冀南水灾,儿臣愿意为父皇出一份力。”

“珩儿,你要去?”

仁景帝眼中是掩不住的惊讶,随后担忧道:“你身体羸弱,冀南路途遥远,身子怕是受不住。”

他这个小儿子是他与先皇后唯一的嫡子,他最是宠爱。

但是身体却不好,又被太医们预言短命。

因而往年水灾的事,他从未考虑过他。

慕容珩聪慧敏锐,明白他的心意。

也就没提过。

但是今天……

怎么突然就自请了?

慕容珩道。

“儿臣身体不碍事,真正费心力的活,都是底下人在做,儿臣不过是费点口舌罢了。”

话毕,他伸手握拳,在唇边咳嗽了几声。

仁景帝立刻示意旁边的大太监:“王德福,赐座。”

王公公立刻将旁边的一把椅子搬了过来,让慕容珩坐了上去。

然后端上了一碗热茶。

慕容珩拿着杯盖悠悠的拨着水面的浮叶,琉璃般的眸子一转,似是刚刚看到慕容羽一般。

“齐王兄怎么跪着?”

慕容羽脸上一阵青白。

总觉得慕容珩是故意的。

慕容珩突然道。

“难不成,是因为齐王兄独宠外室的事情被人参奏了?”

慕容羽惊讶。

“九王弟……如何得知?”

难不成是他授意?

毕竟朝中不少大臣,都被慕容珩笼络。

但是他跟慕容珩无冤无仇。

他没理由要这么做。

他正疑惑,却听慕容珩轻笑。

“听说的。”

听说?

听谁说的,难不成现在他跟宁兰雪的事被有心人捏造传出去了?

慕容羽目光闪烁。

仁景帝看向慕容珩。

“珩儿,离出发冀南不过两日时间了,你此时接手的话,怕是有些匆忙。”

慕容羽也立刻道。

“九王弟,这种事费心劳神,王兄怕你身体吃不消,更何况此刻换人的话,两日时间肯定是不够的。”

“一日足矣。”

慕容珩目光淡淡:“齐王兄是怀疑我的能力吗?”

慕容羽一怔。

满朝文武,怕是没有一人会对慕容珩的能力有疑。

若不是他短命,现在早就已经是储君了。

见慕容珩意思坚决,仁景帝露出一个欣慰的笑意。

“珩儿,既然你如此积极,此事就交由你负责,朕会让太医院首席太医一同前去,要是有什么不适,不要勉强。”

慕容珩从椅子上起身。

“儿臣领命。”

仁景帝一转头,看向地上面色难看的慕容羽。

“齐王,之后的相关事宜,你与珩儿交接一下,一定要事无巨细。”

仁景帝已经开了口,慕容羽知道,说再多也没用了。

只能心不甘的应下。

慕容珩突然道。

“不过这事一直宣称是齐王兄在负责,如今交到我手上,总得有个说辞,否则,不知道的,还以为齐王兄能力不足,不堪重任。”

仁景帝微微沉思。

之后道。

“齐王,你就对外称病吧,这段时间,不要出王府了。”

慕容羽脸色一变。

这意思,就相当于是给他禁足了?!

慕容羽心头极其不悦。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对上仁景帝冷淡的目光,又将话咽了下去。

多说无益。

出了御书房的门,慕容羽喊住了慕容珩。

“九王弟!”

慕容珩却没回头,踩着脚凳,径直上了马车。

六驾马车浩浩荡荡,朝着东宫的方向驶去。

慕容羽只得站住脚步。

身侧,井六凑过来。

小心翼翼的道。

“王爷,您脸色怎么这么差?”

慕容羽一咬牙。

“去怡月殿。”

……

慕容羽一到怡月殿,就见方蕙阴沉着脸坐在软塌上。

而沈若惜则是站在一旁。

她今日穿了一件桃粉色的衣裙,头上还罕见的插了珠花。

端庄又显贵气。

他一去就注意到了她。

听见声音,沈若惜转头。

原本就绝色的脸,略施了些粉黛,更显得惊艳动人。

慕容羽的目光稍稍顿了一下。

沈若惜缓缓道。

“既然王爷来了,那就与母妃好好叙叙吧,臣妾不打扰了。”

说罢,一福身。

带着桃叶出去了。

慕容羽有些不习惯她的冷漠。

刚想唤住她,却听见方蕙的声音。

“羽儿,你过来。”

慕容羽只能作罢。

方蕙让左右都退下,只留下了她和慕容羽两人。

慕容羽有些疑惑。

“母妃,怎么了?”

“你当真要让宁兰雪做正妃?”

方蕙猛然开口。

慕容羽一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怒色。

“是沈若惜跟您说什么了?”

那个贱人!

现在胆子越发的大了!


沈若惜适时落泪,过去扶着沈天荣。

“爹,女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父女二人靠在一起,一副委屈隐忍的模样。

仁景帝一下怒了。

“齐王,你可知罪!”

慕容羽惶恐跪下。

方蕙也赶紧起身。

“皇上,羽儿都是受了这个狐媚子蛊惑,他与若惜青梅竹马感情一直很好,都是这个贱婢横插一脚!”

她越说越生气。

“来人啊,快!将这个贱婢乱棍打死!”

话音落下,殿上立刻上了几个膀大腰圆的嬷嬷。

朝着宁兰雪走去。

见状,宁兰雪小脸煞白。

她一转身,抓住了慕容羽的袖子。

“王爷,您快救救我!”

慕容羽抿着唇,眼中十分挣扎。

两个嬷嬷扯住了宁兰雪的手臂,就要将她拖下去。

宁兰雪彻底慌了。

她大声道。

“王爷,你快说句话啊,你之前不是说我才是你的真爱,沈若惜是你迫于压力才娶的,从来没有爱过她么?

你还说之后会允我正妃之位,绝对不会辜负我的!还有之前的……”

“放开她!”

慕容羽怒吼一声。

之后猛地跪在了地上。

“父皇,兰雪已经有了儿臣的骨肉,请父皇看在孩子的份上,饶她一命!”

见状,方蕙差点两眼一黑。

糊涂啊!

宁兰雪不过一个女人,天下美人多得是,有什么不能舍弃的?

但是失去了仁景帝的信任,对他的大业是致命的打击!

她的儿子怎么就拎不清呢!

仁景帝冷冷的目光看向慕容羽,半晌,伸出手,示意了一下。

拖着宁兰雪的几个嬷嬷,立刻停住了动作。

“若惜,这是你与齐王的事,你做主,要不要留下这个女人。”

闻言,慕容羽猛地抬头,看向沈若惜。

他手指握紧,眼中弥漫过一丝紧张。

按照沈若惜如今这么冷漠的态度,一定会让宁兰雪死的!

可谁知她福身道。

“皇上,宁兰雪虽然令人作呕,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臣女如今已经与齐王和离,就不咄咄逼人了,留下她吧。”

仁景帝点头。

“你受了这等委屈,还愿意给她求情,实在难得。”

沈若惜垂下眼眸。

让宁兰雪死太便宜了。

她要留着宁兰雪这个祸害,继续待在齐王府。

将来与慕容羽一起,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仁景帝扫了一眼几人。

开了圣口。

“既然和离书已经签下,沈若惜,你与齐王,从此婚嫁各不相干,再无瓜葛。”

沈若惜叩首。

“谢皇上。”

慕容羽跪在一旁,心底不知是什么滋味。

除了愤怒,还有一丝……

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齐王。”

仁景帝突然再次开口,令慕容羽一惊。

“儿臣在!”

“你独宠一个勾栏女而灭妻,行为不端,不尊纲常,有辱皇家脸面,从今日起,褫夺你齐王的封号,停一年俸禄,杖责三十!”

慕容羽脸色发白。

但是却半句话也不敢说。

“儿臣……知错。”

“皇上,皇上开恩啊!”

方蕙从椅子上滚下来,跪在地上开始哭诉:“皇上,褫夺封号万万不可啊,羽儿一时糊涂,才被这个贱人所迷惑,罪不至此啊!”

褫夺封号,由“齐王”降为“四王爷”,于慕容羽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不仅品级降了,俸禄待遇都要消减。

最关键的,仁景帝这一举措,无疑是在告诉世人,慕容羽不受宠。

对他夺嫡影响十分大。

方蕙这番求情,却惹来仁景帝更大的怒火。

“方妃,你教子不严,现在不仅不知错,还在为他推卸责任!四王爷有这种混账行为,你难辞其咎!从今日起,你降为嫔位!”


仁景帝也开口。

“你考虑好了?”

“臣女考虑好了,真心和离。”

闻言,方蕙脸色变了。

慕容羽心中也乱了。

这么多年,沈若惜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眼里心里从来都只有他。

可如今事情的发展却完全脱离了他的预料!

他以为再不济,沈若惜也只会哭着在父皇面前诉说自己委屈。

到时候自己放低态度哄一哄就好了。

可没想到她真要与他和离!

“若惜,你别冲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可能对你没有情谊?我错了,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说罢,他看了一眼跪在身边的宁兰雪。

接受到他的目光,宁兰雪心底狠狠骂了沈若惜一句“贱人”,之后露出一抹委屈的神色。

“沈大小姐,你误会王爷了,其实王爷多次到我这里来,都是因为与你吵架心中苦闷,只能找我排解,他心里一直有你的。”

慕容羽也道。

“若惜,只要你能消气,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做。”

听到这话,沈若惜突然转头。

“什么都愿意做?那齐王让宁兰雪搬离王府回到她的勾栏院里,怎么样?”

慕容羽神色一怔。

她果然是在设法逼他!

宁兰雪也是咬紧了牙关。

这个贱人,居然敢这么对她!

“我……答应你。”

冷不丁响起的声音,让宁兰雪一惊。

她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慕容羽。

对上她受伤的眼神,慕容羽心虚的避开。

他权衡了一下。

宁兰雪与将军府,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只要先哄好沈若惜,之后即使是在勾栏院,他也会好好照顾宁兰雪的,先委屈她了。

听到这个答案,沈若惜点点头。

“齐王终于拎清了一次,我气消了不少。”

闻言,沈天荣掐着自己的人中,差点当场去世。

他还以为他女儿终于看清了慕容羽的真面目。

没想到还是瞎了眼!

慕容羽脸上浮现喜色。

“那若惜,你就别闹了,咱们回王府……”

“我只是说气消了不少,又没说跟王爷回王府,该和离还是得和离的。”

慕容羽:……

要不是在大殿之上,慕容羽简直想一把掐死她!

方蕙也坐不住了。

“若惜,不过一个勾栏院里的贱婢,你何必跟她一般计较,既然你看着碍眼,本宫替你打发了!”

说着,她挥手:“来人呐,将这贱人拉出去,杖责三十,打完扔出宫,别让她死宫里,脏了这地!”

和离是绝不能和离的!

她猜测沈若惜一定还是介意这个宁兰雪,既然如此,就处置了这个贱婢,正好她也一直看不上这女人!

听到这话,沈若惜却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

她轻声道。

“方妃娘娘还是手下留情吧,毕竟宁姑娘已经有了齐王的骨肉,您这么下狠手,怕是不合适。”

话一出口,殿上安静了下来。

仁景帝和苏柳儿的脸色都十分难看,方蕙更是傻眼了。

只有慕容珩声音愉悦。

“恭喜齐王兄。”

秦海棠也嗤笑一声,跟着后面道。

“那本宫就恭喜方妃了。”

方蕙的脸色更白了。

她气恼得不行。

眼神愤愤的盯着地上的宁兰雪。

好个贱婢,好大的手段,居然怀了子嗣!

这下,不仅彻底得罪了将军府,还丢尽了齐王府的脸面!

沈天荣忍不住起身。

“齐王,放着我女儿独守空房大半年,却让一个外室有了身孕,你这不仅是灭妻,更是辱我将军府!”

说着,他一转头,朝着仁景帝跪下。

“皇上,老臣就这一个宝贝女儿,您可要给老臣做主啊!”


她睁大眼。

“我这些天感觉有些失眠,我的婢女莲香说,让我用热水泡脚,有安眠的效果,所以这两天,我一直都在泡脚。”

“贵人有觉得不对劲吗?”

“泡脚的时候,我确实闻到一股独特的味道,但是莲香说是我闻错了,是她点了安神的熏香。”

问到这,沈若惜心里已经有底了。

她朝着仁景帝道。

“父皇,如果真用了闷头草泡脚,那么药渣肯定是要处理的,时间这么紧,估计也没法处理得很干净,应该还在瑶光殿内。”

“可以派人搜查一下,尤其要注意,外面哪处的土松了,可能就被人埋了药渣。”

仁景帝点头。

“准。”

一声令下,宫里的老嬷嬷便带着人,开始在瑶光殿搜索。

不多时候,就见老嬷嬷将一包东西,带了过来。

“皇上,这是奴婢在外面的花坛处搜到的!”

仁景帝示意了一下。

沈若惜和于太医立刻上前,将包袱打开。

看见里面黑乎乎的药渣,于太医闻了闻,之后拱手道。

“皇上,这药中原之地很少见,微臣不能完全确定是不是闷头草,可以让太医院其他人过来看看。”

沈若惜说道。

“父皇,这是闷头草。”

于太医有些惊讶。

“齐王妃,闷头草并不常见,您怎么这么笃定?”

“我娘以前懂医术,后来将她的医术传授给我了。”

沈若惜没说的是,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十二岁的时候,医术就已经比她娘强了。

原本是想要在这块深耕的,可是后来一心扑在慕容羽那个渣男身上。

什么都耽误了。

“不必找人鉴定了,朕当年的命就是她娘救的,朕相信若惜的医术。”

仁景帝开口。

而后一双精目扫向莲香。

“大胆贱婢!”

莲香脸瞬间煞白,立刻跪下。

“不,皇上,不是奴婢,奴婢没有害贵人,奴婢从小跟着贵人,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魏珍珍挣扎着要起身。

“荷叶,把那药渣拿过来!”

荷叶赶紧将地上的药渣拿到了魏珍珍的面前。

只闻了一下,魏珍珍就神色大变。

她一伸手,将旁边的枕头朝着莲香狠狠砸了过去。

“是这个味道,我当时闻的,就是这个味道……莲香,你这个贱人,枉我对你这么好,这么多年将你带在身边,你居然害我!”

她踉跄着就要下床。

“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这个贱人!”

“贵人当心!”

旁边的宫女赶紧上前,将魏珍珍给扶上床,安慰她不要激动。

苏柳儿看着魏珍珍,眼神同情。

“魏贵人,当务之急,是要将处置这个贱婢,她一个小小的宫女,没胆量做这样的事,背后肯定是有人指使。”

聂玉兰也点头。

“是啊,魏贵人,你刚刚小产,不能动怒,皇上和皇后都在这里,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听到这话,魏珍珍终于消停了下来。

但是眼神一直死死落在莲香的身上,恨不得剐了她。

苏柳儿转头看向莲香,厉声道。

“莲香,是不是有人指使你?你好好说出来,说不定可以留你一命,要是不说,那谁也保不了你了!”

莲香咬着唇。

事到如今,她再装傻也没用了。

“是……是奴婢自己做的,没人指使。”

“你为何要这么做?”

“因为我也想成为主子,我不想做奴才了!”

莲香看着仁景帝:“我一直想要得到皇上的青睐,可是贵人一直不给我机会,每次皇上来就打发我走,我不甘心,所以就,就怀恨在心,想报复她!”

秦海棠冷笑一声。

“你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也敢肖想皇上?不过你这个借口太拙劣,怕是没人相信,编也编个像样的点的。”

仁景帝也神色不耐。

“拖下去,让她松口!”

话毕,立刻走上两个太监,拽住莲香的胳膊,就要将她拖走。

一旦带走,就是去慎刑司审问。

少说也要脱层皮。

莲香一下慌了。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太监放开她。

莲香跌到地上,神色惊惶。

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句完整的话。

苏柳儿愤怒的拍了下旁边的桌子。

“快说,是谁指使你的!”

“是……”

莲香颤抖着伸出手:“是秦贵妃,是贵妃娘娘指使我的!”

秦海棠正在喝茶。

听到这话,怒不可遏,当下就将茶盏扔了出去。

“贱婢!敢攀咬本宫!?”

莲香被砸得脑袋一偏,一抹鲜血顺着额头留下来。

她跪在地上,朝着秦海棠爬过去。

“娘娘,贵妃娘娘,当初是您说过,您会保奴婢安然无事的,娘娘,您不能食言啊娘娘!”

秦海棠怒不可遏。

“来人啊,把这胡言乱语的贱婢给我拖出去,用刑,直到她说出真相!”

苏柳儿拧眉。

“秦贵妃,此事自有皇上定夺,什么时候轮到你擅自做主了?”

“皇后娘娘真是说笑,本宫这样被人诬陷,我没直接杀了这贱婢就不错了!”

床上,魏珍珍再次激动起来。

“是你……秦海棠,果然是你!难怪今日你看我倒地不起,上来就是冷嘲热讽,原来你早就想要我死了!”

她颤抖的指着莲香。

“贱人!快说,她是怎么指使你的!”

莲香哆哆嗦嗦。

“秦贵妃身边的婢女翠珠找到我,说是让我将贵人肚子里的孩子弄掉,只要我做到了,就可以让我爬上龙床,成为主子……我一时鬼迷心窍,请贵人恕罪!”

话音落下,秦海棠率先忍不住了。

“住口!你血口喷人!”

她一转身,朝着仁景帝跪下。

“皇上!臣妾是冤枉的,臣妾纵使骄纵跋扈了些,但是绝对做不出这种心狠手辣之事!”

见状,方蕙缓缓开口。

“秦贵妃确实不像是做这种事的人,但是莲香一个小丫头,背后要是没人,怕是也做不出这事,真是费解……”

“方妃,你给本宫闭嘴!”

秦海棠杏眼瞪大,冲她怒吼。

这个贱人,就是趁机落井下石!

方蕙露出一个委屈的神色。

“臣妾也是随口一说,毕竟事实摆在这里。”

沈若惜突然开口。

“这事,跟贵妃应该没关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