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精选篇章

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精选篇章

文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是作者“文荒”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沈若惜慕容羽,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秦承宣狭长的眸子晃了晃。或许,就如她说的。她是他的希望……见秦承宣这么说,秦眶和陆琼也没有再多言。沈若惜开口,之后坐在桌边,写了一个药方,让下人去抓药去了。之后备上银针。她转头看向身后的几人。“接下来,我要给世子针灸,桃叶和侯爷留下,其他人可以出去。”......

主角:沈若惜慕容羽   更新:2024-07-11 18: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若惜慕容羽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精选篇章》,由网络作家“文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是作者“文荒”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沈若惜慕容羽,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秦承宣狭长的眸子晃了晃。或许,就如她说的。她是他的希望……见秦承宣这么说,秦眶和陆琼也没有再多言。沈若惜开口,之后坐在桌边,写了一个药方,让下人去抓药去了。之后备上银针。她转头看向身后的几人。“接下来,我要给世子针灸,桃叶和侯爷留下,其他人可以出去。”......

《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精选篇章》精彩片段


半晌,他开口。

“好。”

这是答应了。

沈若惜迈步,朝着床边走去。

她伸手,将床边的帘子给掀起,挂了起来。

只见床上侧躺着一个男人。

身材修长,但是却十分削瘦。

墨发散在枕边,整个人都散发着一阵颓然的气息。

秦承宣用手撑着床,缓缓转过身,露出了那张过分苍白的脸庞。

他虽然满脸病态,目光沉郁。

但是精致的五官却还是让人眼前一亮,可见往日俊朗。

看见面前的沈若惜,秦承宣目光一怔。

他没有想到,这次的大夫,居然会是这般绝世风华的女子。

比他见过的那些贵女们,都不知要端庄明艳多少倍。

但是想起她刚刚说得话,秦承宣的目光又顿了顿。

她貌似不似外表柔和。

沈若惜开口。

“世子请躺好,我为你检查一下双腿。”

说着,伸手去卷他的衣物。

秦承宣道。

“你这样,于礼不合吧?”

他注意到她梳起了鬓发。

说明已经嫁人了。

与他这样陌生的男子接触,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怕是对她的名誉有损。

沈若惜淡淡道。

“我是大夫,世子放心,所有人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没有性别之分。”

闻言,秦承宣缓缓松开了手。

沈若惜卷起他的裤腿,用手按着他腿上的不同位置。

按一下,就问一声。

“能动吗?”

“不能。”

“这里呢?”

“也不能。”

……

秦承宣双腿虽然瘫痪不能动,但是有感知能力,看着那只柔夷小手在他的腿上捏着,带着丝丝痒意,他一时耳朵有点发红。

他第一次与女子这般接触,还是一个这样美的女子。

觉得有些不自在。

仔细检查之后,沈若惜有了判断。

“世子这腿,不仅伤了骨头,还伤了神经,确实难治。”

秦眶眸光微亮。

“难治的意思,就是能治?”

“必须用非常之法。”

沈若惜说道:“其实我娘的行医之道,跟别人都不一样,与其说我们是用药,其实我们更擅长用毒,称毒医更加恰当。

世子的腿部神经早就已经没有了反应,所以我想用毒先激活他的双腿,而后再用药进行调理,风险有,但是比较小,愿不愿意赌,就看侯爷和世子怎么想了。”

“我愿意。”

不等秦眶开口,秦承宣率先应下。

他勾出一个苦涩的弧度。

“我实在不愿这么窝囊的过完下半辈子,只有有一线生机,我都要赌一赌。”

秦承宣狭长的眸子晃了晃。

或许,就如她说的。

她是他的希望……

见秦承宣这么说,秦眶和陆琼也没有再多言。

沈若惜开口,之后坐在桌边,写了一个药方,让下人去抓药去了。

之后备上银针。

她转头看向身后的几人。

“接下来,我要给世子针灸,桃叶和侯爷留下,其他人可以出去。”

闻言,几人立刻动身离开。

沈若惜留下桃叶,是因为她跟在自己身后,也懂一些基本的医药知识,打下手比较方便。

而留下秦眶,则是让他安心。

虽然武定侯夫妇同意了让她治秦承宣,但是内心肯定还是存疑,秦眶在这,也能打消他们的疑虑。

沈若惜将银针铺开。

“世子,等会我会在桶里放置毒药,给你泡澡,但是毒性不能蔓延上来,否则会有生命危险,我用银针扎在你丹田位置,将毒素控制在下身。”

说着,她伸手,将秦承宣的单衣解开。

他的上半身,露在了她的面前。

秦承宣一时有些尴尬。

男女授受不亲,他还是第一次这样面对一个陌生女子。


闻言,方蕙动作一顿,脸上是莫大的震惊。

她爬了二十多年,才爬上妃位,现在却成了嫔!

方蕙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再也说不出半句话。

……

而外面。

沈澈正在焦急的等待。

翰林院的事情办完之后,他便急急赶往了乾元殿。

但是沈若惜和沈天荣却还没出来。

他又不能进去,不知道里面情况怎么样,急得不行。

“你是谁?”

身后突然传来一句傲气十足的声音。

沈澈一转身,看见一个穿着翠绿色华服的女子,正带着几个婢女,对他发问。

他不认识。

但是能出现在宫里的女子,一般身份都比较尊贵。

沈澈缓缓道。

“微臣新科状元沈澈。”

“今年的新科状元?抬头,让本郡主看看!”

苏天菱命令道。

沈澈抬头。

美玉一般的脸庞闯进她的眸中,让苏天菱眼前一亮。

好俊的男子!

“你长得属实不错,成亲了吗?”

这话十分无礼。

沈澈当下有些不悦。

他冷淡道。

“不曾成亲。”

“是么……”

苏天菱绕着沈澈走了一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越看越满意。

她忽然道。

“本郡主看上你了,我看,你就去本郡主的府里住一阵子吧。”

沈澈不动声色的蹙了一下眉头。

“微臣乃朝廷命官,郡主自重!”

“大胆,你竟敢这么对本郡主说话?我父亲可是荣亲王!”

闻言,沈澈眉头蹙得更深。

原来她是荣亲王的嫡女,天菱郡主。

难怪这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父亲是手握大权的荣亲王,而皇后苏柳儿,是她的亲姑姑。

比起显耀的身份,更出名的,是这位郡主恶臭的名声。

什么端庄贤淑大家闺秀之类的词,跟她都没有关系。

这位郡主不仅品行恶劣,还酷爱养面首。

光是她在京都的一处府邸,就有二十多位面首。

荣亲王就这一个嫡女,宠得没有章法,任由她胡来。

前年的琼林宴上,苏天菱一眼看中当时的探花郎。

竟然叫人趁着天黑打晕了他,带进了府里。

仁景帝知晓后很是生气,但是架不住荣亲王的维护,最后这件事也不了了之,只给了一个面子上的惩罚。

可怜那位探花郎,大好的仕途原本刚刚开始。

因为这件事,他一蹶不振,自戕在了荣亲王府前。

如今,苏天菱居然将主意打到了他的头上!

沈澈一转身,不再搭理她。

这下可惹火了苏天菱。

“你敢无视本郡主?!”

她正要让人将他拿下,却见几个侍卫架着一个人走了出来。

是慕容羽。

后面跟着一脸苍白的宁兰雪。

而沈若惜和沈天荣亦是走了出来。

不过二人气定神闲,看起来心情不错。

慕容羽已经被扔在了架子上,重重的板子落下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沈若惜唇边勾出一抹笑意。

这就痛了?

慕容羽,一切才刚刚开始!

“父亲,若惜,你们没事吧?”

一声呼唤,拉回了沈若惜的思绪。

只见不远处,沈澈急急迎过来。

沈若惜露出一个笑意。

“没事,我已经和离了,二哥,咱们回去说。”

“好!”

沈澈松了一口气。

他拉着沈若惜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几人经过苏天菱的时候,沈若惜瞥了她一眼。

刹时神色一僵。

是她!

苏天菱!

这张脸,化成灰她都认得!

上一世,这个女人在琼林宴上,一眼看中了自己二哥。

但是沈澈却始终不待见她。

为了得到沈澈,苏天菱甚至使出过一些肮脏的手段,但是一直没有得逞。


桃叶不好说。

翎王她只远远看过一张侧脸,压根没看清真面目。

不过远远一瞥,已经够惊为天人了,她猜测应该会比世子更为俊美。

但是有啥用呢。

没法人道的。

哎。

“那小姐觉得呢?”

冷霜突然又将话题扔给了沈若惜。

原本以为她可能不会回答。

谁知沈若惜毫不犹豫。

“翎王风姿,无人能及。”

冷霜笑了。

要是自家主子听到了这话,怕是得开心坏了吧。

桃叶惊了。

“啊这,不是应该拿世子与齐王相比么?”

毕竟小姐的夫君,是齐王。

“他拿什么比?一滩烂泥罢了。”

沈若惜语气冷了几分:“我猜,现在齐王府,应该很是热闹。”

*

兰苑。

慕容羽扶着头,踏进了宁云雪的厢房。

“云雪,怎么了?”

他昨天被沈若惜气得不轻,心情很差,便喝了些酒,宿醉到了现在才醒。

刚收拾好,就被急急喊来兰苑,说宁云雪有事跟他说。

宁云雪面色娇羞。

“王爷,今日大夫过来给我把脉了。”

“怎么,你身体不适吗?”

一旁,大夫上前。

“王爷,宁姑娘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倒是这脉象……是喜脉!恭喜王爷!”

“什么?!”

慕容羽一瞬间清醒。

反应了几秒后,他挥了挥手。

“这事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管住自己的嘴,别透露半个字。”

“是。”

大夫匆匆下去了。

宁云雪抓住慕容羽的手,眼中光芒闪动。

“王爷,我们有孩子了,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

慕容羽怔怔盯着她的肚子。

有些发懵。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到了沈若惜。

她要是知道了宁云雪怀了他的孩子。

会是什么表情?

“王爷,你不高兴吗?”

察觉到慕容羽表情不对,宁云雪心中有些紧张。

“我,我是太惊喜了,都忘记说话了。”

慕容羽挤出一个笑意。

他心中有些乱。

这孩子来得太突然了,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宁云雪靠在他的胸口。

“王爷,我好开心,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孩子,以后孩子生出来了,王爷教他读书舞剑,将他培育成一个跟王爷一般优秀的男子,可好?”

慕容羽顺着她的话,忍不住遐想了一下。

又想起以前自己对宁云雪的承诺,不禁心中有愧。

“云雪,你既然怀了本王的骨肉,那本王……封你做侧妃可好?”

“不用了。”

“但是正妃之位,本王现在……”

“没事的,一个名分而已,我不在乎。”

宁云雪伸手封住他的唇,清丽柔弱的小脸上,温柔肆意。

“我现在也想通了,我这种身份想要嫁给王爷,确实是高攀了,即使是成为侧妃,也会引得圣上不高兴,从而对王爷有意见。

现在我只希望,能够留在王爷身边就行了,其他的,都不奢求。”

慕容羽心中一阵感动。

他一把将宁云雪揽在怀里。

“兰雪,委屈你了,你放心,今后,我一定会给你个名分的。”

“只要王爷心在我这里就行了。”

二人又缠绵的说了一些话,之后慕容羽才走。

他一离开兰苑,宁云雪脸上的娇羞和温柔瞬间消散。

她了解慕容羽,吃软不吃硬。

只要她不断示弱,表现出温柔体贴的一面,对比沈若惜的无理取闹,慕容羽就会对她越来越上心,而对沈若惜愈加反感。

毕竟她之前一直是这么做的,屡试不爽。

侧妃?

呵。

她可看不上。

她要得是正妃的位置。

宁云雪斜斜靠在软榻上,随后拿起一颗葡萄塞进嘴里。

“沈若惜回来了吗?”

“回姑娘,王妃刚回府。”

“你去外面散个消息,让沈若惜知道,我怀孕了。”

小说《重生后,我改嫁病弱残王扶他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方蕙抿了抿唇。

果然,沈若惜是因为这事憋着气。

还在闹呢!

她得好好挫挫她的脾性!

方蕙话锋一转。

“我这头疼,请了积云寺的大师算过,说是心病导致,需要有人吃斋念佛三日,抄一百遍的佛经,才能治了我的头疼,若惜,这事就交由你吧。”

沈若惜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母妃,近日王府事情众多,我怕是不能为您分忧了,而且我刚刚给您诊过脉,您的头疾很快就会好的,不必我抄佛经。”

“你拒绝为我抄经!?”

“母妃不相信我的医术?”

“我自然相信,但是抄佛经更显心诚,只有百利而无一害。”

沈若惜心底冷笑。

是啊,反正对她自己是没害。

费得是她的时间和精力。

“母妃若是执意要抄佛经,可找闲人过来,我觉得宁云雪就合适,而且她又是齐王的心尖宠,说不定哪天怀上了齐王的骨肉,与您亲上加亲,由她来再合适不过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

方蕙大怒。

且不说宁云雪那种低贱的出身,压根就不配给她抄佛经。

怀齐王的骨肉?!

不能!

至少现在万万不能!

“母妃身体不舒服,想必也没什么胃口吃午膳了,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沈若惜仿佛没看见她怒火一般,福了福身。

转身就要走。

“站住!”

方蕙一拍桌子,怒声喝止。

这下她是真的气得头晕了。

“沈若惜,你如今可是越发的没规矩的了!这佛经今天不抄也得抄,来人啊,将她给我压住,关到后面的小佛堂,没抄完佛经不准放出来!”

闻言,立刻围上几个膀大腰圆的嬷嬷。

几人撩着袖子,凶神恶煞的朝着沈若惜走来。

沈若惜冷冰冰的瞥了几人一眼。

正准备让冷霜动手,突然听见一声悦耳的声音。

“方妃娘娘这里好热闹啊~”

众人转头。

只见一行人拥簇着一个明艳的女子,正朝着怡月殿走来。

为首的女子穿着大红色百花罗裙,墨发散在身后,头上插着几根带着流珠的金簪,白嫩的耳垂坠着硕大的珍珠。

那张漂亮的小脸在日光下,显得秾丽动人。

宫人们纷纷行礼。

“参见明华公主!”

沈若惜眸光微闪。

原来是秦贵妃的女儿,明华公主。

明华公主如今双八年华,比她小上两岁。

她眉宇间与秦贵妃有些像,但是没有贵妃美得那么有攻击性,一双剪眸盈盈水水,看起来更加清纯动人。

方蕙有些惊讶。

“明华公主今日怎么有空,来本宫的怡月殿了?”

“我是特地来见齐王妃的。”

方蕙蹙眉。

“明华公主什么时候与齐王妃,如此交好了?”

以前沈天荣与仁景帝关系好,沈若惜小时候,经常来宫里玩。

自小就见过几位皇子与公主。

但是熟悉的就那么几位,其中慕容羽她最是上心,从来没听说过她与明华公主有什么深厚的交情。

明华公主笑道。

“方妃娘娘,上次魏贵人的事,我母妃说甚是感谢齐王妃,今日听到齐王妃来了,特地让我过来,有请齐王妃去福阳宫一叙。”

方蕙面上讪讪。

她自然不想这么轻易放过沈若惜。

但是上次秦海棠的一巴掌,扇得她脸肿了两天。

到现在她还记得。

惹恼了那个贱人,她没什么好果子吃。

方蕙不悦道。

“既然秦贵妃邀请,若惜,你就去一趟吧,不过叙完之后,还是得回来,我交待你的事还没完。”


然而这次,沈若惜站在殿中,绝美的脸上,神色冷静到冷漠。

“臣女觉得,王爷还是解释一下身边的宁姑娘吧。”

慕容羽拧眉。

这样的沈若惜,让他看不懂。

到底她是在耍性子,想要逼着他给她一个说法赶走宁兰雪。

还是真的要跟他彻底分开?

见慕容羽不吭声,仁景帝开了口。

“看样子朕上次传的口信,你并未听进去,到底还是独宠了这个外室!”

慕容羽拱手。

“父皇,儿臣没有!儿臣这些日子一直在反省自己,并且主动跟若惜示好,但是她却一直对儿臣冷冰冰,实在不能怪儿臣一个人啊!”

沈若惜冷笑。

“王爷的示好,就是让我煮药膳伺候你沐浴?”

闻言,一直在旁默不吭声的慕容珩,喝茶的动作一顿。

他眼中飞快敛过一丝杀意。

转瞬即逝。

沈天荣拍着椅子。

“齐王,你欺人太甚!我女儿在家中时,我不曾让她受过一点苦,你居然让她做丫鬟的事!”

慕容羽面色难看。

“若惜,让你伺候本王沐浴不过是个幌子,本王是想给你台阶下。”

“那我还得要感恩戴德了?”

沈若惜转头:“齐王说过,我恶毒蛮不讲理,实在惹你厌恶,不如宁姑娘来得体贴,成亲大半年,齐王不曾在我禹香苑留宿过一晚,想必一定是极其讨厌我,我还是不去触这个霉头了。”

话一出口,满殿皆惊。

只有慕容珩的脸上又有了笑意。

沈若惜叹气。

“只是我不明白,齐王既然这么讨厌我,当初为什么要同意娶我? 不图我这个人,难不成偌大的王府,还图我这点嫁妆?”

她看似哀怨至极的抱怨,但是却让殿上的气氛一下变得不同寻常。

仁景帝眸中闪过一道冷光。

他虽然一直不怎么喜爱慕容羽,但是对他也没多大防备,毕竟这个儿子一直是几个皇子中最为安分乖顺的。

如今沈若惜这么一说,倒是让他警醒了。

他既然这么厌恶沈若惜,那么娶她,就是另有所图了。

图什么?

难不成,图沈家偌大的兵权,和他对沈天荣的信任,在谋划更大的野心?

慕容羽也察觉出了仁景帝目光的不对劲。

他厉声道。

“若惜,你休要胡说!我当初是真心想要迎娶你的,是你一直无理取闹才让我对你逐渐失望,闹成今天这个局面,并非本王一个人的过错!”

沈天荣立刻嚷嚷。

“若惜如何无理取闹了?你带着别的女人回王府,难不成还得让她笑脸相迎?”

不就是比嗓门大么,谁不会似的!

方蕙立刻道。

“大将军,普通男子尚且三妻四妾,齐王身为王爷,日后定会还有其他女人的,沈若惜要是一个宁兰雪都容不下,那以后怎么办?这种善妒的性子,可当不了齐王妃。”

沈若惜点头。

“方妃娘娘说得对,臣女确实是不适合做齐王妃,所以臣女与齐王已经和离,实属皆大欢喜。”

闻言,方蕙傻眼了。

她微微咳嗽一声。

“若惜,本宫知晓你还在跟齐王怄气,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本宫回头定会好好教育齐王,让他给你道歉,你就不要闹了。”

沈若惜没有理她,而是站直身子,朝着仁景帝说道。

“皇上明鉴,臣女与齐王一直离心,实在不合,如今是真心想要和离,并非怄气。”

苏柳儿蹙眉。

“沈若惜,你是真要和离?你要三思,和离对女子而言,并非什么好结局。”


沈若惜适时落泪,过去扶着沈天荣。

“爹,女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父女二人靠在一起,一副委屈隐忍的模样。

仁景帝一下怒了。

“齐王,你可知罪!”

慕容羽惶恐跪下。

方蕙也赶紧起身。

“皇上,羽儿都是受了这个狐媚子蛊惑,他与若惜青梅竹马感情一直很好,都是这个贱婢横插一脚!”

她越说越生气。

“来人啊,快!将这个贱婢乱棍打死!”

话音落下,殿上立刻上了几个膀大腰圆的嬷嬷。

朝着宁兰雪走去。

见状,宁兰雪小脸煞白。

她一转身,抓住了慕容羽的袖子。

“王爷,您快救救我!”

慕容羽抿着唇,眼中十分挣扎。

两个嬷嬷扯住了宁兰雪的手臂,就要将她拖下去。

宁兰雪彻底慌了。

她大声道。

“王爷,你快说句话啊,你之前不是说我才是你的真爱,沈若惜是你迫于压力才娶的,从来没有爱过她么?

你还说之后会允我正妃之位,绝对不会辜负我的!还有之前的……”

“放开她!”

慕容羽怒吼一声。

之后猛地跪在了地上。

“父皇,兰雪已经有了儿臣的骨肉,请父皇看在孩子的份上,饶她一命!”

见状,方蕙差点两眼一黑。

糊涂啊!

宁兰雪不过一个女人,天下美人多得是,有什么不能舍弃的?

但是失去了仁景帝的信任,对他的大业是致命的打击!

她的儿子怎么就拎不清呢!

仁景帝冷冷的目光看向慕容羽,半晌,伸出手,示意了一下。

拖着宁兰雪的几个嬷嬷,立刻停住了动作。

“若惜,这是你与齐王的事,你做主,要不要留下这个女人。”

闻言,慕容羽猛地抬头,看向沈若惜。

他手指握紧,眼中弥漫过一丝紧张。

按照沈若惜如今这么冷漠的态度,一定会让宁兰雪死的!

可谁知她福身道。

“皇上,宁兰雪虽然令人作呕,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臣女如今已经与齐王和离,就不咄咄逼人了,留下她吧。”

仁景帝点头。

“你受了这等委屈,还愿意给她求情,实在难得。”

沈若惜垂下眼眸。

让宁兰雪死太便宜了。

她要留着宁兰雪这个祸害,继续待在齐王府。

将来与慕容羽一起,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仁景帝扫了一眼几人。

开了圣口。

“既然和离书已经签下,沈若惜,你与齐王,从此婚嫁各不相干,再无瓜葛。”

沈若惜叩首。

“谢皇上。”

慕容羽跪在一旁,心底不知是什么滋味。

除了愤怒,还有一丝……

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齐王。”

仁景帝突然再次开口,令慕容羽一惊。

“儿臣在!”

“你独宠一个勾栏女而灭妻,行为不端,不尊纲常,有辱皇家脸面,从今日起,褫夺你齐王的封号,停一年俸禄,杖责三十!”

慕容羽脸色发白。

但是却半句话也不敢说。

“儿臣……知错。”

“皇上,皇上开恩啊!”

方蕙从椅子上滚下来,跪在地上开始哭诉:“皇上,褫夺封号万万不可啊,羽儿一时糊涂,才被这个贱人所迷惑,罪不至此啊!”

褫夺封号,由“齐王”降为“四王爷”,于慕容羽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不仅品级降了,俸禄待遇都要消减。

最关键的,仁景帝这一举措,无疑是在告诉世人,慕容羽不受宠。

对他夺嫡影响十分大。

方蕙这番求情,却惹来仁景帝更大的怒火。

“方妃,你教子不严,现在不仅不知错,还在为他推卸责任!四王爷有这种混账行为,你难辞其咎!从今日起,你降为嫔位!”


愤怒的同时,也放下了心。

原本还以为沈若惜是不是真的狠下心,要与他和离。

现在看她反应这么大,果然还是放不下他。

呵。

搞半天,欲擒故纵罢了。

*

千里之外的冀南。

夜凉如水。

高楼之上,慕容珩披着一件深色的披风,站在栏杆处,打开了手中的信封。

上面清秀端庄的字体,一如信的主人。

【听闻冀南多潮湿阴冷,翎王身体欠佳,血气不足,应多食益气补血之物,其中首选当归。】

他长睫凝露,淡淡的眸中,露出一丝柔和的光芒。

当归。

他确实应当趁早归去。

“看什么呢?”

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想要抢过慕容珩手里的信。

慕容珩身子一侧,轻飘飘避过来人。

修长的手指一捻,将信叠起,放入自己怀中。

他转头看向旁边的慕容修。

“端王兄这么晚不休息,来这里做什么?”

“还能因为什么,实在无聊得慌,就上来看看,不想却见你在这看着信发呆,谁的啊?”

慕容珩没回答,而是问道。

“你近日找的美人,不合胃口?”

慕容修是所有皇子中,最为年长的,生母早就过世,十几岁的时候就养在皇后苏柳儿膝下。

但是身为大皇子,他却并不热衷于权力之争。

只喜欢一些风雅之事,尤其好美人。

这次下冀南救灾,慕容修也跟着过来了。

原因无他,只是听说冀南的美人水灵婀娜,他想过来物色一番。

听到慕容珩的话,慕容修啧了一声。

俊朗的脸上满是失望。

“好看是好看,不过也都是千篇一律,没什么新奇的。”

说着,他看向慕容珩:“九王弟,不是我说,你也二十一了,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未免太过纯情了。”

“不感兴趣。”

“凡事都有个第一次,你尝过之后,就会欲罢不能了。”

慕容修盛情邀请:“我那里有个新来的,还未经人事,不如给你?”

“不了。”

慕容珩拂开他的手:“我不行。”

慕容修:……

这倒是为难。

“不行也没事,还有其他办法的,我认识一个老板,她手里的花样多,不用到那块也行,有工具……你要不试试?”

“不试。”

“九王弟……”

“说了不试。”

慕容珩微微转过目光,瞥了慕容修一眼。

浅色的瞳仁稍稍一扫,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冷意。

让慕容修噤了声。

所有皇子中,他性格随和,与慕容珩算是走得最近了。

但是某些时候,还是怕他。

作为长兄,简直没面子。

“不试就不试,看你这冷冰冰的样子,活该单身。”

慕容修小声哔哔,朝着屋内走去。

边走边叹息。

可惜了九王弟一张绝世的好容貌。

这辈子,怕是都不会有上心的人儿了。

*

小雨接连下了几日。

天气逐渐转凉。

沈若惜歇在禹香苑,接着几天都没出来。

慕容羽没见到她,越发的火大不满,也愈加觉得宁兰雪体贴温柔,对她愈加疼爱。

七日转瞬即过。

沈若惜期间接到武定侯夫人陆琼的邀请帖,才出了自己的院子。

以赏花的名义去了侯府,给秦承宣再次治了一次腿。

这次之后,秦承宣的腿有了比较大的进展。

能够动脚趾了。

沈若惜出来的时候,见到了秦文言。

十一岁的少年,见到她立刻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大礼。

沈若惜颔首。

“表少爷不必如此客气。”

“沈夫人治好了世子的腿,是武定侯府的大恩人,夫人担此大礼,应该的。”

沈若惜也不再拘泥,笑道。

“你是要找世子吧,表少爷进去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