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选全文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选全文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现已上架,主角是姜芙白杏,作者“橘子软糖”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们也相信他能保护好他们。就连朝中的官员,也相信他能守护好边关。以前的宋承元对这些话并没有感觉,保家卫国是宋家刻进骨血的使命,即使皇上猜忌他,他也要护住百万将士,护住边关。可明月公主的话让他从心底里感受到愉悦。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打猎,比不上他任何一次征战,可小姑娘说相信他会赢,他的心突然就麻了一下。痒痒的,却贯穿了整个身体......

主角:姜芙白杏   更新:2024-07-10 21: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白杏的现代都市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选全文》,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现已上架,主角是姜芙白杏,作者“橘子软糖”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们也相信他能保护好他们。就连朝中的官员,也相信他能守护好边关。以前的宋承元对这些话并没有感觉,保家卫国是宋家刻进骨血的使命,即使皇上猜忌他,他也要护住百万将士,护住边关。可明月公主的话让他从心底里感受到愉悦。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打猎,比不上他任何一次征战,可小姑娘说相信他会赢,他的心突然就麻了一下。痒痒的,却贯穿了整个身体......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选全文》精彩片段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橘子软糖。《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15章 大结局,作者目前已经写了240941字。

书友评价

很温馨,没有太多的曲折喜欢这样的故事

感觉缺了点什么,这个是不删减版的呀

很喜欢没有重生,也一样精彩,没有误会,什么都说开了

热门章节

第19章 偷杏

第20章 林学士

第21章 逼迫

第22章 梦中告状

第23章 邻居

作品试读


明月公主捧着匣子,嘴角都是快乐的笑。


旁人不相信宋承元,可她相信。

那个男人将她从青楼里救出来,就是个极有本事的人。

她相信,他会赢。

明月公主捧着匣子低着头脚步轻快的回去,众人都在前面烤肉,这边人不多。

她自顾低头走着,突然发现眼前多了片阴影,抬起头才看到那张印在心底的鬼面。

宋承元环胸抱剑站在她面前,深邃幽深的眼睛盯着她怀里的匣子。

“赢钱?”

明月公主受不住他的眼神,像自己的心思被人看穿一般,让她从心底到脸上都烧起来。

她低头支支吾吾一声,“嗯。”

“压得我?”

宋承元脚步往前,声音低沉却带了笑意,明月公主的脸色更烫了。

除了小太子,她没跟其他男人接触过,宋承元是唯一一个,还是她放在心中惦记的男人。

明月公主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

她脸红心跳,脚步慌忙往后退了一步,嗓子发软差点说不出话来。

“我......我相信你会赢的。”

相信他会赢。

这样的话宋承元听过很多,每次上战场,将士们都相信他能杀退敌军,百姓们也相信他能保护好他们。

就连朝中的官员,也相信他能守护好边关。

以前的宋承元对这些话并没有感觉,保家卫国是宋家刻进骨血的使命,即使皇上猜忌他,他也要护住百万将士,护住边关。

可明月公主的话让他从心底里感受到愉悦。

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打猎,比不上他任何一次征战,可小姑娘说相信他会赢,他的心突然就麻了一下。

痒痒的,却贯穿了整个身体。

“那我有没有奖励?”

他低头盯着小姑娘的面纱,他见过她面纱下的脸,在旁人眼中或者是恐怖,可在他眼里却是最可爱最干净的。

明月公主被他的目光看得脸热,手忙脚乱的打开匣子,随手摸了一样就塞到他手中。

也不管自己塞的是什么,抱着匣子就快步跑了。

宋承元握着手中的东珠,眼底潋滟出笑意。

宋甲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很不可置信的揉了揉。

天爷,他家将军竟然会笑,不会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

宋甲跟着宋承元出入军营,连女人都没见过几次,这个大老粗完全没往感情方面想。

......

明月公主跑回来时,姜芙和许蕴已经开始烤肉了。

鲜嫩的鹿肉涂上蜂蜜,放在火上炙烤,香味随着油花一齐溢出来,两个人已经馋的流口水了。

见明月公主去了这么久,许蕴好奇的看了眼她怀里的匣子。

“表姐是赢了多少?”

她知道大部分人都压得萧荆,比如身边的好姐妹,可是压了两个金叶子呢。

许蕴的眼神姜芙哪里看不见,说起来她现在还肉疼呢。

皇上虽然赏了她千两黄金,可她没有别的营生,完全是坐吃山空。

本来相信萧荆能赢,她才舍得押金叶子的,现在什么都没了。

明月公主见她们好奇,就打开匣子给她们看,许蕴不缺钱,但还是被一匣子的金银珠宝给震慑住了。

“早知道赚回这么多,我也去压宋将军了。”

谁会嫌银子多呢。

可惜了。

明月公主抿唇笑了笑,可等她要关匣子时,却发现里面的东珠没了。

那是她随身戴过的物件。

之前拿去当赌注还不觉得什么,如今被她塞给了宋承元,就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三叔,您怎么在这?”


萧荆队伍里的人都已经钻进了林子里,反正有姚沐阳在,萧荆并不担心。

他现在在意的,是自己这个大侄子。

“想猎兔子?”

萧荆从树根上将兔子拿起来,深眸落在萧玉璋身上。

萧玉璋后背发凉,还未发现事情的严重性,乖乖回道。

“是啊。”

他憨笑着挠头,“我弓箭不如三叔,马也骑不好,就在外围猎几只兔子。”

萧玉璋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对自己最大的认知错误就是觉得姜芙会喜欢他。

“嗯。”

萧荆点头,只是说出的话却让萧玉璋再次惊诧。

“可惜了,这只兔子是我的。”

“哎?”

萧玉璋瞪大了眼睛,萧荆从兔子上拔下箭支。

因着是比试,所以每人的箭支都不同,上面有独家的记号。

萧荆的箭尾镶着青铜,阳光照进密林,投射在箭支上,发出冷冽冽的光。

“那......我的箭呢?”

萧玉璋刚才那么高兴就是以为射中了兔子,可现在这只兔子是他三叔的战利品,萧玉璋耷拉下来唇角。

萧荆提着兔子,另只拿箭的手指了指旁边的树桩,只见萧玉璋的箭正好射进了树桩里,跟兔子相差不到半寸的距离。

萧玉璋的脸彻底耷拉了下来。

“怎么就差这么点......三叔,你能把这只兔子送给我吗,你打到那么多猎物,肯定看不上一只兔子的对吧?”

然而萧荆冷下脸,“不能。”

不仅不能,接下来萧荆还跟他们杠上了。

萧玉璋想猎兔子,可都被萧荆抢先一步,倒是原先要跟萧荆比试的宋承元,猎了半天却发现对手没了。

两个时辰后,狩猎结束。

各队伍带着自己的猎物陆陆续续的回来。

萧玉璋本就是为了兔子去的,可也不知道他三叔发了什么疯,他看中的兔子都被三叔给抢走了,到最后他们空手而归,萧荆身边多了一堆兔子。

萧玉璋从不知,这林子里有这么多兔子。

而这一堆兔子中,也没有一只是他的。

他坐在马上垂头丧气,再没有刚进林子时英气风发的模样。

身边的狐朋狗友悄悄问他,“玉璋,你不是说你三叔最疼爱你,这么看不像啊?”

几只兔子都能抢,不像亲人倒像仇人。

萧玉璋已经没有心思去辩解,他耷拉着嘴角,“我也不知,可能我三叔馋兔子了吧。”

“馋兔子,也吃不了这么多啊。”

狐朋狗友们心有戚戚焉,看萧玉璋的眼神都多了可怜。

宋承元的队伍倒数第二回来,他这一趟收获颇丰,除了狐狸、鹿等常见的猎物,竟还打到了一只老虎。

金黄色的毛皮熠熠发光,即使这虎已经死去,还能看出它的威严。

众人看着他们队伍的神气,脸上都带了崇敬。

“不愧是上过战场的常胜将军,若是我二哥,见了这老虎他能吓得尿裤子。”

许蕴在一旁低声跟两个小姐妹说道,姜芙也觉得宋承元厉害,不过在她心里,萧荆比宋承元还要更厉害。

想到萧荆,她微微踮起脚朝林子方向看。

如今,就剩他们队伍没出来了。

明月公主站在一旁看着宋承元,双手攥成了拳头,面纱下的脸色布满红晕。

她的眼神炙热而直白,宋承元如有所感,扭头看过来。

在看到那张面纱时,他鬼面下的眼睛微凝。

众人都在盯着林子的方向,没人注意到这边。

这里不少人都参与了纨绔的赌注,而且大部分人都押了萧荆,现在就等着萧荆带队伍出来了。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萧玉璋找到萧荆时,萧荆正要骑马回府。

“三叔!你怎么会去救姜四?”

萧荆骑在马上,此时他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只是头发还湿着,几缕湿发落在鬓边,愈发衬得他气势凌厉。

萧荆居高临下的望着萧玉璋,语气淡淡,“不能救?”

萧玉璋还是很怕自己这个小叔叔的,他挠挠头,“不是不能,我是怕你被她缠上,三叔不知,她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姑娘最会钻营了。”

他自顾说着,完全没发现萧荆的黑沉了脸。

“有空去药铺买些枸杞补补。”

萧荆放下话,转身骑着马离开,那马蹄猛地往后蹬,还扑了萧玉璋一身的泥。

萧玉璋噗噗将泥吐出来,没觉得自家小叔是故意的,只是对萧荆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转头问小厮,“三叔让我买枸杞做什么,你知道枸杞的效用吗?”

小厮也挠挠头,“好像是......明目......”

“明目?难道是这几日我没休息好,三叔看出来了,你快看看我眼睛是不是泛红了?”

说着萧玉璋就将头伸到小厮面前,小厮看着他清澈饱满的眼珠,心虚的点点头,“好像是有点。”

他怎么觉得三爷不是关心公子,而是骂他眼瞎呢。

不过这些编排主子的话可不能乱说,小厮将自己的想法强行压在了心底。

萧玉璋一脸感动,“三叔对我真好,除了爹娘也就三叔最疼我了。

所以,我一定不能让姜四缠上他!”

小厮:“......”

倒也不必如此。

......

姜芙几人到家时,下人已经去前院通知严氏。

她落水的消息还没传到严氏耳中,回府的马车上姜瑶一直对她冷嘲热讽,姜芙第一次冷了脸。

“瑶儿怎么样,见到萧家三爷了吗?”

几人刚进了屋,严氏就拉着姜瑶问道。

今日姜瑶精心打扮过,她相貌随了严氏,算是个小家碧玉,只是脸上的刻薄劲儿也和严氏如出一辙。

听严氏提到萧荆,姜瑶恶狠狠的瞪了姜芙一眼。

“娘不如问问她,毕竟今日大家可都看见姜芙勾引三爷了。”

“怎么回事?”严氏拉长脸,问道。

白杏看不得自家姑娘受委屈,“我家姑娘才不会勾引三爷,明明是二姑娘将我家姑娘推进湖中,三爷心善救了她,怎么到二姑娘口中就变成我家姑娘勾引三爷了?”

姜瑶表情傲慢,“我推她?你看见了?”

她当时站的位置是死角,就连白杏也没看到她推姜芙。

白杏被气得发抖,“反正我家姑娘绝对不会勾引三爷!”

“哼,那可说不定,她现在被萧家退亲,京城根本没人会娶她,趁此机会,她不得想办法攀上三爷?”

姜瑶眼神上下打量着她们主仆二人,一脸鄙夷。

姜芙攥紧了拳头,倔强的抬起头,“我不会!”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想嫁给萧荆。”

“你!”

姜芙将她心中的妄想说出来,姜瑶差点一巴掌扇过去。

“好了。”严氏将人叫住。

女儿的性子严氏比谁都了解,姜芙应是不敢当众勾引萧荆的,只是她这副长相太惹眼,最好还是继续关起来。

想到这,严氏看向姜芙。

“不该你惦记的别惦记,日后就待在院子里替你爹娘诵经祈福,别再出门丢人现眼了。”

......

“姑娘,大太太怎么能这样,您又不是故意要落水的,明明是二姑娘的错!”

回了二房的院子,白杏就忍不住抱怨。

“您好不容易能出次门,现在被困在院子里,还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出去呢。”

“不出门也好。”

姜芙语气倒是平静,不出门就不会遇到萧荆,接连两次见到他,姜芙从心里对他感到害怕。

就是可惜了她的香方,原本想买原料做安神香来点,或许能缓解她的魇症。

现在出不了门,自然也买不到了。

果然,晚上姜芙又做梦了。

这次梦中的场景是萧荆的寝居。

她穿着白日那身衣裙跪伏在萧荆的身上,如瀑的秀发披散下来扫在男人的脖颈处。

萧荆闭着眼睛,应是睡熟了,姜芙屏住呼吸盯着他。

明明白日那样冷淡的人,睡着了面相却很柔和。

姜芙跪的腿都要麻了,萧荆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恶从胆边生,伸出手戳向他的脸。

男人肤色白皙如玉,指腹落上去手感很好。

姜芙见他不醒,又大着胆子戳了好几次,最后整个人坐在他腰腹上,两只手捏着他脸上的软肉扯了扯。

“哼!你白日时可真凶!”

小姑娘声音软软的,埋怨的话让她说出来都像撒娇一样。

萧荆都要差点忍不住醒过来了。

或许是睡着的萧荆太无害,姜芙将他当成了一个安静的诉说对象,说着姜瑶如何讨厌,大太太又是如何是非不分将她关在院子里,还说着萧荆白日有多凶,多冷。

“你在水里都把我捏疼了。”她素手抚向腰间,娇媚的小脸微微皱起,看上去可怜极了。

“还有这里,现在还涨涨的。”

手从腰间移向胸前,姜芙低头看向那两处饱满,完全没注意到男人已经睁开眼。

她这处儿长得实在是太大了。

她没见过别人的,但白杏的两个都不如她一个大。

平日多走两步路就累得忍不住喘,实在是累赘。

萧荆的眼神也跟着望过去。

小姑娘手心拖着,一脸天真的说着抱怨的话,他身子都要涨了。

那处有多软他今日是感受到了,像朵宣软的棉花。

不,比棉花还要软。

萧荆的眼神太过炙热,姜芙抬起头,正好和他触碰到一起。

她表情惊惶,猛地伸手遮住他的眼睛。

“你不许看!”

萧荆想说什么,梦境突然变得虚无,他醒过来,眼前一片昏暗。

小姑娘又被他吓跑了。

萧荆周身散发这冷气,寝居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内室传来声响,下人被惊醒,过来问。

“爷,可是要起夜?”

里面静谧了片刻,复而传来萧荆低沉压抑的声音。

“送些水来。”

下人表情一顿,三爷竟然要水?

难道是......他家三爷想女人了?

这可真是稀奇了。

而另一边的姜芙则是吓得半宿没睡着。

不仅现实中的萧荆令人害怕,就连梦里的也变得那么吓人。

她一定不要出门了!


出了御景楼,姜瑶先找到姜琳,刚刚她去跟小丫鬟接头把人支开了,此时姜琳看着一个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姜瑶上前趾高气昂的吩咐,“我要去找林哥哥,你帮我把风。”

“是,二姐姐。”

姜琳乖巧的应下,可眼神却不露痕迹的望了眼不远处的男人。

见到姜瑶,林枫已经缓缓走过来。

他虽然不如萧荆矜贵,也不如萧玉璋俊俏,但从小养尊处优也算得上是京城的贵公子。

原本姜瑶还不满他的身份,如今见了人就变成了羞羞答答的小娘子,拉着他的手钻进了角落里。

姜琳许久才收回眼,眸底多了野心。

她不如姜芙好命,虽然被萧家退亲,但又攀上了许蕴,也不如姜瑶有严氏为她打算。

她想要的东西,必须靠自己争取。

......

姜芙上了二楼,许蕴的包厢在最里面,可她还没走进去,靠近楼梯的包厢门就打开了。

“姜四姑娘,我家爷叫您。”

姜芙认出他是萧荆身边的小厮,心尖蓦地一跳。

她原以为萧荆已经原谅她的失约,如今看来,男人好像并没有想放过她。

姜芙提着心进了包厢,她让白杏去跟许蕴说一声,自己待会儿再过去,白杏点头离开。

进了包厢,云安贴心的出来,将空间留给两人。

萧荆坐在窗前,整片窗子打开,能清晰看到外面的夜景。

灯火通明,美到极致。

然而姜芙此时根本没有心情欣赏美景,她看着窗前散发着郁气的男人,腿肚子都软了。

“三......三爷......”

萧荆今日依然是金冠黑袍,他修长的指骨握着茶杯,眉眼微敛不怒而威。

小姑娘娇声唤他,他也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指骨在桌上点了两下,“坐。”

姜芙提心吊胆,她总觉得萧荆生气了,还是很生气的那种。

“三爷,我不是故意放您鸽子,您别生气好不好?”

姜芙在他对面坐下,双手覆在膝上,身子微微前倾,娇俏的小脸带着讨好。

萧荆心尖一软,哪里还舍得跟她置气。

他冷眸深了几分,视线中只有小姑娘乖巧的脸,“怕我生气?”

小姑娘头点的像啄米的雀儿,发簪上的流苏都晃出了残影。

“怕的。”

“为何怕?”

萧荆俯身,两人的距离不足一尺,他已经能闻到小姑娘身上的甜香味。

姜芙耳尖发烫,想后退却沉沦在男人的深眸中。

她敛眸,软软开口,“三爷是好人,阿芙不想让三爷不开心。”

小姑娘的心思单纯又直白,却恰好戳中萧荆冷硬的心。

作为金吾卫指挥使,这京中有许多人怕他,怕他发怒让他们丢了乌纱帽。

他们的怕都是因为自身的利益,而只有小姑娘,单纯的不想让他不开心。

这样纯粹的感情,让萧荆胸口像揣了一个暖炉,从心尖蔓延到全身,滚烫。

“我没有不开心。”他盯着小姑娘的发顶,声音变得柔和。

“真的?”姜芙半信半疑,她刚才看到萧荆的冷脸,可是害怕极了。

“真的。”

萧荆轻点下颌,没忍住拍了拍小姑娘的头。

小姑娘身子娇小,被他摸了头杏眼都眯成了月牙,乖巧的像只漂亮的波斯猫。

或许是因为梦境,姜芙很喜欢他的亲近,现实的萧荆越来越像她梦中那个温柔又霸道的男人了。

她悄悄睁开一只眼,想要偷看男人,却正好被男人捉住。

姜芙红了脸,猛地低下头,头顶男人愉悦的笑声让她脸更热了。



“是。”


......

姜芙救了萧老太太的事到底还是传了出来,加上她和许蕴还有明月公主交好,姜芙一下子就打入京城的贵女圈,一时间风头无两。

京中各大宴会都争相邀请她,姜芙这个小孤女比贵女之首的谢婵还要受欢迎,也把忠勇伯府重新带入世人眼中。

大房。

姜瑶自从名声尽毁后就宅在院里不出去,可她还每天自虐似的打听姜芙的消息,听她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比杀了她还难受。

“娘,这本来该是我的,都是姜芙这个贱人抢了我的风头。”

姜瑶到这会儿都还没意识到她的错误,一心把问题归咎给别人。

可严氏这个宠女狂魔偏偏又向着她,女儿说什么都是对的,母女两人对姜芙的恨意已经到了顶峰。

“娘,您说替我除掉她,到底要什么时候,我已经忍不了了!”

以前那个处处不如她的孤女,现在却强压她一头,这种落差姜瑶根本就受不了。

严氏摸着女儿的头,眼神带着安抚,“瑶儿放心,她高兴不了太久了,不过目前这小贱人还有些用处,等她没有了价值,娘自然会给她一个了断。”

“什么用处?”姜瑶不解。

严氏唇角扯了扯,眼中露出一抹算计,“瑶儿且等着就是。”

......

过了中秋,京中的宴会更多,姜芙本不是爱热闹的人,可拦不住贵女们给她下帖子,去一个其他的就得都去,她都有些烦了。

“姑娘,老太太让您过去。”

王妈妈过来叫人,姜芙和白杏都有些惊讶。

“老太太,你没说错?”

王妈妈刻薄的脸上挂满了谄媚的笑,早已没有之前嚣张的模样,这府中谁不知道如今四姑娘名声显赫,说不定以后还要靠她起势呢。

王妈妈这样见风使舵的小人最会看人下菜了。

“可不就是老太太,四姑娘现在如此风光,连老太太都出关要见您呢。”

白杏扭头看向姜芙,眼中却没有高兴。

姜老太太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尤其对二房母女她更是厌恶至极。

二爷跟夫人死后,姜老太太一点不管孙女,直接封了院子,任大房的人把姑娘欺负死。

“姑娘,要不咱们别去了......”白杏很是抗拒。

“没事。”

姜芙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她对老太太无爱无恨,就当去见个不亲近的长辈。

主仆两人跟着王妈妈进了老太太的院子,姜老太太常年礼佛,按理说应该是慈眉善目和善的老人,可她眉眼间充斥着戾气,形容更是消瘦到刻薄。

姜芙看了一眼就低下头,“祖母。”

姜老太太看着她和秋娘肖相的模样,眼中闪过厌恶。

“你是大房养大的,不能忘了本,瑶儿被人陷害在京中伤了名声,你作为妹妹自然要帮衬一把,日后再有宴会,你都带着她,姜家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莫要小家子气,瑶儿好了日后也是你的助力,知道了吗?”

姜芙怎么也没想到老太太要她来,是替姜瑶谋划的。

她只是性子软,但不是什么圣人,姜瑶欺负陷害她这么多次,让她当没发生过,以德报怨,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祖母言重了,大姐姐有大伯母在,哪里用得着我帮着。”

“你不愿意?”

姜老太太一双吊梢眼上扬,整个人刻薄极了。

姜芙心里是怕的,可她偏不想帮着姜瑶。

“恕孙女帮不了。”

“好好好!”

姜老太太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表情怒极。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姑娘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三爷欺负你了?”

从马车上下来,白杏就看出姜芙的异常。

萧家三爷那样凶,姑娘跟他共处那么久,肯定害怕极了。

“......嗯。”

姜芙低着头,口中支支吾吾,她这副心虚的模样落在白杏眼中就成了害怕。

她就知道!

姑娘真可怜。

“下次姑娘怕就带着我,婢子脸皮厚,在前面替您撑着。”

白杏扶着她,苦口婆心的叮嘱着。

她虽然也怕白杏,可不能留姑娘一人面对‘猛兽。’

姜芙眉眼弯弯,被她逗笑,“好。”

白杏才不会欺负她......

不对,他最会‘欺负’她了。

姜芙低头咬唇,想到那些绮梦,小脸更红了。

还好白杏光顾着控诉白杏,没扭头看她,不然白杏恶霸的名声就要进一步坐实了。

......

姜家大房。

自从姜芙入宫,严氏母女就坐不住了。

几人抓心挠腮想要知道宫里的事,既想看姜芙出丑,又怕她得罪贵人连累姜家。

母女两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屋里急得团团转。

“娘,这小贱人怎么还不回来,不会真得罪贵人挨罚了吧?”

姜瑶眼中含着恶意,出口就是刻薄的话。

一旁的姜琳悄悄抬头,被她嫉恨的表情吓得心头一跳。

姜瑶好像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姜芙还真是厉害。

姜琳心里是羡慕姜芙的,明明都是毫无助力的姜家女,姜芙还被萧家退亲,可她转头就攀上了许蕴,如今连皇宫都能进得去了。

姜琳心里后悔,早知道就去跟姜芙交好了,说不定今日她也能跟着进宫。

“回来了回来了,四姑娘回来了。”

就在严氏母女彻底失去耐心的时候,王妈妈从门外跑进来,她气喘吁吁的,脸色却兴奋的不行。

“太太,二姑娘,四姑娘刚从后门进来。”

严氏起身,“车夫呢,快让他进来。”

她进不了宫,车夫应该能知道些事吧。

王妈妈拍了拍胸口,让自己呼吸顺畅些,“老奴正要跟您说这事呢,送四姑娘回来的不是老刘头,那马车没标记,也不知是哪家的,将四姑娘送回来就悄悄走了,这么隐秘,您说会不会是四姑娘的情郎啊?”

“情郎?”

姜瑶激动了。

“娘,王妈妈说得对,肯定是姜芙跟人私会去了,宫宴哪里会需要这么久,说不定她今日出门就是为了会情郎呢。”

姜瑶神情兴奋,可严氏却不这样想。

姜芙太邪门了,她们母女接连几次在她身上栽了跟头,万一这次又是误会呢。

“看清楚了?会不会是许家的马车?”

姜芙跟许蕴关系好,许蕴送她回来也是有可能的。

王妈妈摇头,“不是许家,车帘掀开时,老奴看到了一双黑色云靴,虽没看清楚人,但老奴能肯定是个男人,而且四姑娘下马车脸色绯红,像......”

她突然闭上嘴。

姜瑶连忙追问,“像什么,你这老婆子快说啊!”

王妈妈语气鄙夷,“像......像被男人滋润过一般。”

“嚇!”

到底是未出闺阁的少女,姜瑶脸一下子就红了。

姜琳也红着脸,但却忍不住竖起耳朵听王妈妈往下说。

“太太,四姑娘做这事是给姜家丢人啊,二姑娘正是说亲的时候,若四姑娘私会情郎的事传出去,二姑娘三姑娘名声都得受连累。”

听到对自己有影响,姜瑶急了。

“娘,这小贱人不守贞洁,得将她浸猪笼!”

她还要嫁给白杏呢,怎么能被姜芙拖累了。

严氏黑沉着脸,姜瑶就是她半条命,姜芙毁了自己她不管,但若毁了她的瑶儿,她杀了她都不为过。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萧玉璋:“!!!”

更心碎了怎么办!

贵女们依次表演节目,众人都卯足劲儿拿出了自己的看家绝活。

作诗的,弹琴的,跳舞的,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不过才艺大多都是这几样,看多了就腻了。

倒是林雪燕五音不全却偏要唱曲儿,引得帝后笑出声。

林贵妃脸色黑沉,压着愤怒跟皇上解释,“雪燕今日吃坏了东西,嗓子不舒服才会这样,她平日曲儿唱得不错的。”

许皇后掩着嘴笑道,“那贵妃妹妹待会儿可得让太医给林姑娘好好看看,这么好的一副嗓子千万不能坏了。”

她故意在好的嗓子上面加了重音,林贵妃脸色更难看了。

“臣妾,会的!”

林雪燕站在席间一脸窘迫,她哪里是嗓子不舒服,她是其他都不会,就唱曲稍微能拿得出手一点,可还是在帝后面前丢了丑。

林雪燕不敢看林贵妃,想从萧玉璋那找安慰,抬头却发现他正在看着姜芙傻笑。

林雪燕气急了。

“皇上,皇后娘娘,雪燕自知才疏学浅污了贵人们的耳朵,不如让姜四姑娘给大家表演一下?”

“林雪燕,你自己丢人,凭什么恼羞成怒欺负阿芙妹妹!”

萧玉璋见她欺负姜芙,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也不管还有贵人在,直接大骂林雪燕。

“我......”

心上人明目张胆替姜芙出头,林雪燕快气哭了。

“萧玉璋你混蛋!”

“哼!说不过就哭,你还蛮不讲理呢。”

萧玉璋才不惯着她,谁都不许欺负阿芙妹妹。

林雪燕接连出丑,林贵妃怒极,连带着厌恶上姜芙。

“雪燕说的也没错,姜四姑娘要表演什么?”

姜芙突然被叫到,只能匆忙咽下口中的果肉,她站起身,声音娇软,“我也要比吗?”

刚才她偷偷问过许蕴,不表演也没关系的。

而且她除了吃,实在没什么会的。

“噗嗤!”看到姜芙这‘天真’的模样,林雪燕高兴了。

“大家都表演了,你还能躲得了?姜四,你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吧?”

姜芙低头绞了绞帕子,看着可怜极了。

萧荆眸底闪过一抹冷意,周身散发着不悦。

谢婵看在眼中,再看姜芙她心里多了警惕。

萧荆对姜芙太在意了,她不得不防。

席间的贵女基本都表演完了,只剩她和姜芙,谢婵睫毛颤了颤,突然起身。

“皇上,娘娘,不如臣女和姜四姑娘一起比试,臣女画画,姜四姑娘帮忙上色即可。”

她这话一出,周围称赞声不绝入耳。

“不愧是谢大姑娘,竟然放弃大放异彩的时刻给姜四解围,姜四何等何能!”

“是啊,谢大姑娘太善良了。”

谢婵听着众人的夸奖,脸上波澜不惊,只是眼神却悄悄朝萧荆望去,然而萧荆并没注意她,依然看着姜芙。

谢婵衣袖下的手攥紧,指甲都掐进肉里。

皇上没注意几人的心思,对谢婵很是赞赏,姜芙之前跟萧家退亲,他作为萧玉璋的长辈,自然不能放任姜芙出丑。

“谢姑娘这个法子可行,姜四姑娘你和她一起......”

然而姜芙却并未答应,“皇上,民女也想画画。”

姜芙这副不自量力的模样,在众人眼中就是自取其辱。

皇上的脸色也淡了下来,“既然姜四姑娘想要画画,那就将工具给她吧。”

萧荆捏紧了茶杯,指骨泛白,谢婵低头时唇角微微上扬,她会让萧荆看着,自己是如何将姜芙比下去的。

与他相配的,只有自己。

姜芙要画画,林贵妃和林雪燕都等着看好戏,萧玉璋则直接从座位上起身,跑到她身边目不转睛的盯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