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池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完结半熟之恋:我与豪门大佬的驭爱之路

全文完结半熟之恋:我与豪门大佬的驭爱之路

葱香鸡蛋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江黎罗靳延出自霸道总裁《半熟之恋:我与豪门大佬的驭爱之路》,作者“葱香鸡蛋饼”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俞巧的事没有做到,怕唐文德对你兴师问罪?”江黎俞巧不合,共争唐文德的消息在微博上挂了一夜,他没有做出任何举动,任由风声。做她们这一行的,有时候为了热度为了红,其实没必要在意那么多正不正面,只要话题就够了。这样的话题,是踩在江黎的肩膀和名声上,可她却不是既得利益者。欧昱丰一个头两个大,他摸着头在屋里急得踱步,像是百口莫辩。......

主角:江黎罗靳延   更新:2024-06-11 21: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黎罗靳延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完结半熟之恋:我与豪门大佬的驭爱之路》,由网络作家“葱香鸡蛋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江黎罗靳延出自霸道总裁《半熟之恋:我与豪门大佬的驭爱之路》,作者“葱香鸡蛋饼”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俞巧的事没有做到,怕唐文德对你兴师问罪?”江黎俞巧不合,共争唐文德的消息在微博上挂了一夜,他没有做出任何举动,任由风声。做她们这一行的,有时候为了热度为了红,其实没必要在意那么多正不正面,只要话题就够了。这样的话题,是踩在江黎的肩膀和名声上,可她却不是既得利益者。欧昱丰一个头两个大,他摸着头在屋里急得踱步,像是百口莫辩。......

《全文完结半熟之恋:我与豪门大佬的驭爱之路》精彩片段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欧昱丰怎么还能睡得着。

文沁拉开门,趁着江黎进屋的空档,又小声给她透露风声。

“你一晚上没回来,电话又打不通,他急得脸像调色盘,你等下说话悠着些。”

江黎一路上了二楼,阳光顺着水波纹窗户投入,光影在胡桃木地板上荡漾了一圈又一圈,欧昱丰坐在藤椅上翘着腿,他抱着手臂板着一张脸,对着地板上的影子数了一次又一次。

他见着江黎,脸上表情没缓和半分。

“还舍得回来?”

江黎将身上的白绒貂毛外套取下放在椅子上,抬手推开窗子透气。

“自己家,当然舍得回。”

她开口就是怼他,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对,欧昱丰将翘起的腿放下,缓和了下脸色。

“我给你发了消息为什么没回?”

江黎回过身看他,漫不经心:“我以为你会先问我昨晚跟谁在一起。”

欧昱丰沉默了几秒:“那你昨晚跟谁在一起?”

江黎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欧昱丰。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欧昱丰叹了口气:“好吧,我不问。”

“昨天那样的场合你就不该走在俞巧后面再出场,你独自走红毯出了会场,现在网上怎么说的都有,江黎,你什么时候这么冲动了?”

江黎坐在沙发上,身上的缎面白裙在阳光下泛着光泽,她微微抬手拢着光,语气意外的平静。

“昨天什么样的场合?”

江黎问他:“是本该庆祝我得奖的场合,还是你隐瞒唐文德到场,赌我不敢和资本、舆论对着来,让俞巧踩着我出尽风头的场合吗?”

欧昱丰一时哑口。

她说:“公司每年来的新人数都数不过来,我不在乎你想要捧谁,但你用错方法了。”

欧昱丰揉捏着太阳穴,闭着眼一脸无奈:“江黎,你误会了,我没有那么想……”

江黎靠在沙发背上,没给他解释的机会。

“那你怎么想?你借走我的造型团队给俞巧我没意见,你带着她拍大片发官博买热点我也没意见。我从香港飞回京北的那一晚你不是很义愤填膺吗?你骂了唐文德那么久,转手又收了他多少钱,才会选择不告知我今晚唐文德会到场,他的车就堵在红毯边上,你想要听媒体问我什么?”

江黎起身走到欧昱丰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

“你根本就没打算让媒体来问我,不管我拿了多大的奖项,昨晚你都不会让我出现在媒体面前,昨天的热搜词条本该是俞巧的。你急,是急我没有听你的话照你的安排去做,还是急许给俞巧的事没有做到,怕唐文德对你兴师问罪?”

江黎俞巧不合,共争唐文德的消息在微博上挂了一夜,他没有做出任何举动,任由风声。

做她们这一行的,有时候为了热度为了红,其实没必要在意那么多正不正面,只要话题就够了。

这样的话题,是踩在江黎的肩膀和名声上,可她却不是既得利益者。

欧昱丰一个头两个大,他摸着头在屋里急得踱步,像是百口莫辩。

“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我昨晚只是不想你受到媒体的影响,我是知道唐文德会到场,可我没想过他会把车堵在红毯边上。那是什么人?二世祖,难道你要我冲出去把他的车拖走吗?江黎,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欧昱丰的声音越来越大,文沁端着茶盘刚走到楼梯口,听到欧昱丰急躁的声音脚步又顿住,转身要下楼不去打扰,却又站定偷偷听着。


江黎倒是一脸的淡定,对着欧昱丰平静的像是一汪清潭,眼里不起波澜。

“我知道你为了利益,我理解你,可你为什么要对俞巧说她会成为第二个江黎?”

欧昱丰一怔,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你是在气这句话?”

“我是气原来你根本不了解我,你想让俞巧压着我出风头,凭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可你偏要做这些。”

江黎歪着头,发丝被风吹乱挡住视线,她拨开,又说。

“你还记得吗?昨天本该是我得奖的庆功宴,是你亲口许给我的。”

欧昱丰猛地一怔,突然顿住。

“我……”

“你忘了。”

江黎定定地看了欧昱丰好一会,空气沉寂了,连窗外的风都停了。

文沁压着脚步下了楼,没发出什么声响。

江黎侧过身,突然问了一句:“有烟吗?”

欧昱丰没抬头:“不会抽,学什么人抽烟。”

江黎顿了顿,突然笑了。

欧昱丰看着她,心情烦躁:“你笑什么?”

江黎说:“我笑你看错人了,俞巧怎么做得了第二个江黎?她不会站在你面前和你这样吵,她和我一样有野心有想法,但有一点,她比我识时务,比我懂事。”

“我笑你看错了人,看错了俞巧,也看错了我。我能走到今天就说明我不是什么小白花,我的心要比你想象的野,我不顾媒体舆论走红毯就是为了告诉你,我不是乖乖女,有些东西就算是抢破了头我也会去争。”

“鱼死网破,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楼上寂静了许久,文沁在楼下坐着,撂在一旁的热茶氤氲都散了,没了热气,她正想着要不要再去添些热水来。

欧昱丰看了江黎好一会,张了几次口,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在江黎的一句句质问中,他也辩驳不出一句对与不对。

过了好半天,他才沉闷闷吐出一句,语气低了些,就像是在给两人之间寻一个台阶下。、

“你一年没进组了,我找几个好剧本你挑一挑。”

他就这样平淡地转移开话题,想要快点结束这个话题。

江黎点点头,没有再为难质问他,顺着他的话应下去。

“好。”

欧昱丰走了,下楼的时候不知是因疲倦还是什么,垂着头弯着背脊,路过文沁的时候看了一眼搁置在一旁的茶,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文沁见门关上,这才小跑着上了二楼。

“你们吵起来了?”

江黎摇头,抬手解着身上长裙的拉链,女人背脊光滑,白绸一般的面料被敞开,露出那双漂亮的蝴蝶骨。

“没什么好吵的,我们又不是仇人。”

她顺手将裙子与那件外套搁在一起,换上睡裙。

“把衣服送去洗吧,叫人小心些,别洗坏了。”

文沁点头,上去拿衣服时翻看了两下:“这不是品牌方给你准备的衣服吧?是那个什么罗先生?”

她昨天是跟他一起离开的。

文沁自说自话,将衣服小心叠起收好。

“难怪你这么珍惜。”

那些名贵娇气的衣服经不住洗涤,都是送去专人打理,有的料子更是贵气,穿过一次就不能再洗,用什么方法都不行。

江黎从来没有特别嘱咐过一句,今天不一样,她叫她小心一些。

江黎回过头看她一眼,想了想:“有那么明显吗?”

好像带上那位“罗先生”,她的心事都藏不住了。

文沁点头:“很明显,你对他很不一样。”

江黎坐到软床上,金丝复古花纹柔软,她身子晃了晃,底下的软床也跟着向上弹了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